icon-close

一枚巨大的水屬性氣團,已經是凝聚在了玄武分魂的嘴中,但是因為百轉鬼蝶放出的大霧,讓玄武的分魂,無法辨別峰揚的位置。

而且,霧蝶放出的大霧,不僅僅是有削弱敵人視野的功能,還有一定的毒氣。

峰揚看自己的攻擊有效,便是繼續使用精神力衝擊。

轟隆!

那水屬性的氣團,直接是被玄武分魂給吐了出去,但是因為迷霧還有峰揚的速度,那氣團幾乎可以說是飛向了相反的方向。

氣團的迸發,直接是席捲著整個空間,打的峰揚的身上,都是水汽。就連遠處的空間,都是被這樣的招式,震的扭曲了一下。

「這威力!」峰揚不由得讚歎道,「這樣的技能,如果打在我身上,我可能今天就得隕落在這裏了。」

遠處的空間,在扭曲了一下以後,便是迅速恢復了起來,而天空中的裂縫,也是在這樣的攻擊之下,又一次出現開來。

「我得繼續使用靈魂衝擊。」峰揚心中道,於是便是加大了自己的精神力量。

但是,因為這麼長時間使用精神力的衝擊,讓的峰揚也是感覺到自己的腦袋一陣暈眩。

「看來的我的靈魂境界,還不能支撐長時間的精神力壓制。」峰揚心中道,「我接下來該怎麼辦,我只能通過這樣的衝擊,讓他的行動變得遲緩起來,但是我的精神力有限,用不了多久,就可能消耗殆盡。」

「我現在還真的是拿他沒有辦法啊……」峰揚遺憾地道。

說着,百轉鬼蝶再次附在靈風劍上,峰揚的氣息,完全的爆發。

青色的能量在靈風劍的劍刃上凝聚,在靈風劍的周邊,形成了青色和黑色的氣流,可以說是非常的霸氣!

「神風伏地斬!」

峰揚大喝一聲,身形一動,彷彿是鬼魅一般,只看見一道殘影,出現在玄武分魂的身邊。

峰揚一劍刺出,向玄武的脖子中刺去,青色的風屬性能量,直接是劃開了玄武分魂的皮膚。

打了這麼長時間,峰揚這才是見到了一點玄武分魂的血液。

「刃蝶!」

峰揚大喝一聲,那靈風劍上的黑氣,直接是化作了一隻飛鏢,鑽進了玄武分魂的傷口之中。頓時,一陣灼燒的疼痛突然在玄武分魂的身體中擴散開來。

就當刃蝶鑽進玄武分魂身體的一霎那,那玄武分魂便是疼得發起瘋來,那龍頭不斷地瘋狂擺動,這要

是撞在峰揚的身上,那峰揚可就是必定要守內傷。

峰揚趕緊一閃身,躲開了這樣的晃動,並且遠離了這裏,但是此時的百轉鬼蝶,可已經是進入了玄武分魂的身體之中。

「一定得有作用啊。」峰揚看了看還在發瘋的玄武分魂,不由得道。

的確,要是這樣都解決不掉玄武分魂的話,那百轉鬼蝶,也就是得賠進去了。

「巽字,風刃!」

峰揚單手在身前結印,頓時,峰揚身體周圍的風屬性能量,都是化作一道道青色的月牙,向玄武分魂飛去。

但是這樣的攻擊,看起來還是沒有效果。

只見玄武分魂突然停止了躁動,突然間,就在那傷口之中,一股血液再次噴出來,就像噴泉一樣。

而那紅色的噴泉之中,就有着一道黑色的飛鏢。

飛鏢被噴出來,直接是來到了峰揚的身邊,然後化成一隻黑色蝴蝶。

「這傢伙,竟然還能這樣將我好不容易打進他身體中的刃蝶給逼出來,還真的是厲害!」峰揚心中嘆道,「看來我這回真的是麻煩了。」

峰揚正想着,只見那玄武分魂的眼睛,再次變成紅色,它又是掙斷了鐵鏈,但是這次,它沒有去破壞空間,而是向峰揚沖了過來!

迅猛之勢,彷彿雷霆!

那樣的速度,峰揚想躲,都已經是來不及了。

(本章完)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遺世九洲》,微信關注「優讀文學」,聊人生,尋知己~ 「老闆,耽誤你們做生意了,很抱歉,希望今天事情你們要保密。「說完在吧台上放了一打現金。

「是是,於先生,我明白。」經理點頭,客氣非常的說道。

於世維訝異的看他一眼,他認識自己,等秘書裝好藥液,直接帶人上車匆匆離去。

留下汀蘭咖啡廳人猶如風中凌亂,到底怎麼回事?他們見證一起黑社會的毒品交易現場。

其中一個年輕姑娘,湊近經理身邊,緊張兮兮的問,「經理,我們要不要報警。」

「報什麼警,你不認識那人是於氏葯業的總經理,於院長的長子,你們一個個的,一點見識沒有,人家於總,是在買葯,我看了一眼,小瓶子里裝的肯定是藥水。」

周雨薇迅速走出咖啡廳,身手利索穿過馬路,看到一個衚衕口,拐進去見裡面沒人,立馬往身上拍了張隱身符,

隱身符能量還有一半,她要馬上換裝,身上帶著一個億的現金,被人搶劫咋辦,

雖然她不怕,可她不能隨意暴露,更不想惹事,如今這年頭處處都是自媒體,攝像頭,不定啥時被拍到傳到網上。

此時她還不知道,她去廢品站收錄廢品的事兒,就被監控拍到了,只不過她身上有隱身符,很像是靈異鬧鬼,可把當地人嚇得要死。

周雨薇隱身後,找個合適的地方換上女裝,又給自己化了妝,就算於世維跟她走對面也認不出來,

帶上一頂帽子,直接打車趕到長途汽車站,買票回京。

她在半路就把那張手機卡掰斷扔了,掃清一切痕迹,多虧常看電視劇,要不然周雨薇也不懂這些。

化上濃妝,把帽子拉低,穿著不起眼的衣服,周雨薇上了長途車,往上鋪一躺才踏實下來。

一般在車上不會出問題,根本不會發生在半路被劫道的事,這趟車是直接發往京城,全程走高速,中間都在休息站修整吃飯。

回京的路上,周雨薇心情非常好,有時候其他乘客去吃飯,她也不去,作為修士,幾天不吃飯,根本沒事。

另一邊,於世維拿到藥液在保鏢護送下,回到醫院,於院長和他弟弟於世傑都等著他們,看著藥箱里藥液,父子三人臉上都露出笑容。

然後三人立馬十個一組分開,分別藏在不同地方,包括於氏醫藥公司和藥廠,醫藥研究所,於氏醫院幾個地點。

於氏又得到一批藥液的事情根本瞞不住,為了以防藥液被盜,

分開藏好這些藥液,一人負責一部分,互相不知道對方收藏在哪裡,留在醫院只是一些。

於世傑匆匆走了,他還有工作。

摸到兜里的玉瓶,於世維留下說道:「爸,道長,還送了一種藥液,有伐經洗髓的效果,必須要稀釋后服用,能延緩衰老,排出身體毒素,具體什麼效果,還要找人試下。」

「真的,一般這種葯都非常霸道,身體虛弱的人就不能服用,你拿來我先試試效果。」

於院長醫術非常好,一聽就知道怎麼回事,要想清楚藥性,必須親自體驗下。

「爸,還是讓我試藥吧,道長給的葯不會致人死命,肯定也有副作用。」於世維不想父親冒險,萬一有啥問題咋辦?

「你試什麼葯,只有我親自體驗才知道藥效,以後如何給人服用,趕緊的?」

於院長不客氣斥責道,催著兒子給他喝葯。

「一滴兌250毫升純凈水。」

於世維拿起一個杯子,在飲水機處接了一杯水,從玉瓶里輕輕倒出半滴藥液,不敢太多怕他爸的身體承受不住,道長說會死人不是開玩笑。

於院長接過水杯一飲而盡,

「既然是伐經洗髓的功效,我可能會拉肚子,我這個年紀的人,內臟代謝差,積攢毒素肯定很多,我要慢慢體會身體的變化。」

沒過一分鐘,於院長就開始腹痛,幾步走向廁所,於世維在後面跟著,

「你在外面等,我上廁所有什麼好擔心,這是正常現象,效果很明顯,」

於院長從身體反應,慢慢體驗藥效。

他在廁所蹲了大概有十多分鐘才出來,一開門一股惡臭,差點給於世維熏倒。

「爸,怎麼這麼臭?您沒事吧?」

「能不臭嗎?積攢幾十年的毒素,果然排出去渾身輕鬆。比我們開的藥劑厲害,都是讓人拉肚子,此葯卻非常溫和,好似一股生氣撫慰身體每個細胞,去除雜質,讓身體充滿生機,要是不稀釋一般人真的用不了,寶貝啊。」

於院長喃喃自語,還在體驗著身體上的感覺。

「爸您身上也好臭,先去洗個澡換身衣服。」

於院長捋下衣袖,「果然毛孔也在排毒,多是血液里的毒素,還有多餘的油脂,」

院長辦公室有專門的衛生間,也能洗澡,於院長拿好歡喜的衣服,於世維幫著給他好好洗個澡,身上的泥垢厚厚一層,費了老半天勁兒才洗乾淨,等他們從浴室出來,

於院長紅光滿面,臉上皺紋都抹平,一下就年輕十多歲,

「爸,不得了,你好像年輕不少。」於世維驚呼。

於院長看到鏡子里的自己,「真是神葯,要是一瓶子都喝下去也不知道什麼效果。」

「爸,您別冒險,道長說,普通人沒有修為,承受不住能量的衝擊,會爆體而亡的。」

於世維急忙說道,可不敢讓他爸喝純的藥液,把後果講的很嚴重,趁早打消父親的想法。

於院長白了他一眼,「我當然清楚,我們國家自古就有修士的傳說,看來他們就是那種人,世維,你能在安國遇到那位道姑真我們於家的福氣。」

於院長家傳醫術非常高明,自從開了這家私立醫院,在南方聲名鵲起,後來又建立藥廠,可以說於家在醫藥界有一定的地位。

但是,光在醫藥界有地位又如何,在那些權貴面前,照樣低頭哈腰,

於院長總想通過某種途徑,搭上頂級勢力,去年大兒子帶回的藥液,已經讓他們交好不少人脈,要不是周雨薇特意叮囑,普通人一隻藥液也用不上。

這次他們又拿到200隻藥液,還有一瓶有延緩衰老的藥液,就是於家的進階之梯,於家飛黃騰達不遠了。

於世維在了解父親,看他神情就知道他在想什麼,

「爸,仙姑和道長都一再囑咐我們不要忘記醫者本分,讓她知道藥液我們用來結交權貴,不給平民百姓治療,他以後就不會在聯繫我們了。」

「放心,我不會做那種不留後路的事情,主要還是研究所那邊,能不能有所突破,我們自己能生產藥液,那怕只有一半的效果,也夠給大眾治療,新買的葯放出一半就好。」

於院長也怕讓那些修士知道,以後不賣給他們,而且傳說中那種人能騰雲駕霧,來無影去無蹤,他也惹不起。

可內心貪念又制止不住,乾脆用一半就好,那仙姑還會真的下山親自來查驗每一個患者。

天才本站地址:..。手機版閱址:m..pppp(‘垃圾系統找上我’);; 張若芳這最後一番話,令喜紅顏渾身一震。

但她什麼都沒說,只是快步走出了會議室,陳天龍和美女助理李晴則快步跟上。

離開會議室后,喜紅顏立馬看向李晴,沉聲問道:「他為什麼會出現在會議室?」

說話間,喜紅顏還皺眉瞥了陳天龍一眼。

李晴立馬低了低頭,有些委屈地道:「我不願意見您受委屈,而且……除了他,我也找不到幫手了……他說他能幫您……」

「他說能幫就能幫?你知道他是誰嗎?你了解他嗎!」

喜紅顏低斥道:「他打了副總裁單少雄,後面的麻煩還不得我來解決?還大言不慚地說三天內找到百億級合作商,這不是大放厥詞嗎!三天後的股東大會,他們就要彈劾我這個董事長了!」

陳天龍打了單少雄,喜紅顏並不生氣,反而覺得很符合她的心意。

但符合心意是一回事兒,李晴作為職工,沒有盡到她安排下去的任務,這就是失職。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