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一天考完了

全部考完之後,張謙走出考場伸了個懶腰,這次的月考成績他完全有信心殺進級部前十名!

回到教室上自習,剛剛坐下,同桌王小美就回來了。

是的,爲了報答張謙之前的救命之恩,王小美主動向韓老師申請跟張謙同桌——當然了,這也是因爲她和之前的同桌趙萍萍的關係已經有了不小的裂痕了,所以與其跟趙萍萍每天都很尷尬的同桌,還不如跟張謙同桌順便給他輔導功課。

而王小美的要求也正合韓老師的心意,她其實也一直很感激張謙,總是想着要爲他做點什麼。

所以這倆人就順理成章的成爲了同桌。

“考的怎麼樣?”王小美問。

張謙微微一笑:“還行。”

王小美那雙好看的大眼睛彎成了月牙:“你這段時間很努力,進步很大,再加上有我英明神武的指導,所以我敢肯定,你這次能進全班前二十!”

“借你吉言。”張謙笑了。全班前二十?呵呵,等成績出來你再睜大你的氪金眼看清楚你猜的對不對。

“看起來你似乎沒多大自信啊?”

“怎麼會?我有的是自信。”

“謙兒,試也考完了,待會放學去踢會球啊?”李成才問。

張謙還沒說話,王小美就不樂意的嘟起嘴:“只是一個月考而已,張謙要複習的東西還有很多,要去你們自己去,張謙得留在這複習!”

李成才聳了聳肩膀:“好吧大班長。”

趁着王小美出去倒水的時候,李成才悄悄的捅了捅張謙的後背:“我說,你們倆有事吧?”

永恒至尊 “沒事啊。”

“沒事她那麼關心你幹嘛?你聽聽她剛纔那個語氣”說着,李成才居然嘟起嘴開始模仿王小美的樣子夾着***細聲細氣的說:“‘張謙要複習的東西還有很多~’,你說你們沒事我還真不信。”

“真沒事,她就是想幫忙而已。”

“不見得吧?”李成才很淫-蕩的笑了。

“你愛信不信。”張謙也笑了。雖然他心裏一直在打王小美的主意,但是他有這個自知之明,他們倆根本不可能走到一塊。

王小美人長得好,學習好家境也好,家裏開着好幾家酒店,門不當戶不對。

再者說了,張謙現在心裏也沒有這種想法,他的想法就是努力考上最好的大學,讓老媽在全村人的面前挺起胸膛。

“你看你們倆笑的那樣子,跟含苞待放的屎一樣。”王小美拿着水杯回來看到這倆人的表情,立刻就知道了這倆人肯定沒說什麼好話。

“喂,咱們中華文化雖然博大精深,但是請你解釋一下什麼叫‘含苞待放的屎’?”張謙不樂意了。

“我就樂意這麼說,你管得着嗎?”王小美輕輕的哼了一聲,坐在座位上不理他了。

李成才倒是笑的更厲害了。

“你們啊多幹點正事!”王小美冷着小臉伸出嫩白的小手一指後黑板:“看到沒有?高考倒計時27天,就還剩下27天了!”

“嗯——”張謙和李成才拖了個長聲。

……

第二天,月考成績下來了。

班主任韓老師拿着成績單走進教室。

從她拿到了成績單到離開辦公室再到來到教室,她全程都保持着一臉懵逼的狀態。

“同學們…”她說了三個字就說不下去了。

全班同學則是都一臉奇怪的看着她。

而她的目光則全都集中在張謙的身上。

很快,其餘的同學也發現了她的目光的不對勁,慢慢的都把自己的目光轉向了張謙。

教室裏的氣氛這就開始尷尬了。

“張謙,你先跟我出來一下。”韓老師說。

樓道里。

韓老師拿着成績單,直勾勾的看着他問:“張謙,你跟我說句實話,這次考試你有沒有作弊?”

“沒有啊。”張謙說。

“你說實話,就算你作弊了我也不會怪你的。”她溫和的說。

“我當然知道您不會怪我,但是我確實沒作弊。我這個人雖然不咋地,但是老師您是知道的,從一開始到現在,我會的就寫,不會的就不寫,哪怕考倒數第一第二我都是自己做自己的從不作弊。”

韓老師沉默了,張謙的確是這樣,以前哪怕交白卷也是理直氣壯,從沒有作弊的前科。

他們這邊在這談話,教室裏也響起了嗡嗡的說話聲。

“又被叫出去了。”

“估計又是倒數吧?”

“唉,謙哥這段時間也夠努力了,如果成績還是不理想,那也不能怪他,他盡力了。”

“是啊是啊,盡力就行。”

“我真想幫謙哥傳答案。”

“我也想啊。”

王小美和李成才心裏也很擔心,尤其是聽到了這些說話聲。

因爲上一次的事件,張謙現在在班裏的地位非常高,沒有人再去說他的風涼話,全都是在擔心他。

“要不以後我來幫他複習吧?”李成才悄悄的跟王小美說。

王小美眼睛一瞪:“你什麼意思啊?我的本事不行咯?”

“不是,你學習第一我服氣,但是有可能你不適合去輔導別人,要不換我試試。”

“你想得美!我要全程給他複習!”

“但是結果你也看到了啊,他又被老師叫出去了,這一看就是沒考好啊。”

“那我以後就更努力的給他輔導就是了!還輪不到你呢!”

“你看你激動什麼啊?要不咱倆一塊給他複習。”

“不,就我自己。”

“你看你這個人,咱這不都是爲了他好嗎?”

“沒門!”

他們倆的談話別人都聽在了耳朵裏,班裏的第一第二名因爲這件事而爭吵,這他們還是頭一次見。

很快,韓老師和張謙就回來了,班裏也立刻安靜了。

張謙帶着全體同學的目光腳步堅定的回到了座位上。

韓老師的表情有些複雜,她拿起了成績單,清了清嗓子,全班人的心都提了起來。 已經有不少人把目光轉移到了王小美的身上,全班第一和全級第一這個位置一直以來都是她霸佔着,從沒有過任何動搖。

而王小美也露出了理所當然的樣子。

“…是張謙!”

刷——全班安靜了。

王小美眨了眨眼睛,擡起頭看着韓老師。

李成才一下子沒反應過來,楞了一下之後差點當場暈過去。

同學們全都瞪起了牛眼,隨後全班發出了一陣極其猛烈的抽氣聲!

“誰?!”

“臥槽!”

“張謙?!”

“我耳朵是不是出毛病了?”

“完了我出現幻聽了!”

“怎麼回事?”

“張謙?”

“怎麼是他?!”

韓老師拿起黑板擦重重的拍了拍講桌,冷着臉說:“安靜!”

王小美和李成才還保持着石化狀態,呆呆的看着韓老師。

張謙則是一臉的無所謂,剛纔在樓道里韓老師已經把這個結果告訴他了。

看到全班安靜了,韓老師繼續念道:“第二名王小美,第三名李成才,第四名秦蕭,第五名……”

唸完了前十名,她放下了成績單,掃視着全班。

但是全班同學的表情全都是震驚的張着嘴瞪着眼睛看着張謙,似乎其他人其他名次他們都一點都不在乎一樣。

清了清嗓子,韓老師說:“關於這次的月考成績,我其實也有點奇怪。但是奇怪歸奇怪,張謙就是靠着自己的實力拿到了全班乃至全級第一名,沒有一點水分!所以我首先建議大家爲他鼓個掌!”

她帶頭鼓掌,但是隻有幾個稀稀拉拉的迴應,其他人還在發愣。

“都愣着幹什麼?鼓掌!”韓老師大聲說。

這下他們才反應過來,紛紛開始鼓掌,甚至還有人一邊鼓掌一邊大聲叫好:“謙哥牛逼!”

“謙哥神人!”

“謙哥深藏不露啊!以後俺們跟你混了!”

“謙哥碉堡了!”

掌聲、叫好聲和口哨聲此起彼伏,李成才和王小美也一邊鼓掌一邊笑着看着他,完全沒有那種因爲名次被人奪走的而不愉快的樣子。

張謙站起來,衝着四周點頭感謝。

掌聲停了,韓老師接着說:“看看人家張謙同學,雖然以前成績不理想,但是這段時間人家非常的奮進努力,最終拿到了這樣一個令人驚歎的成績!所以大家一定要向他學習,利用這最後的時間向高考衝刺!大家聽到沒有?”

“聽到了!”同學們興致高昂。

“嗯,王小美,你也要努力了,爭取在最後一次模擬考的時候把名次奪回來。李成才你也要以張謙爲榜樣啊。”

“是!” 玄門敗家子 王小美和李成才大聲說。

“很好!那麼現在大家拿出試卷,我就幾道錯的比較多的題目給大家講解一下。”

……

下了課,張謙這邊立刻圍滿了人。

“我靠謙哥你怎麼做到的?”

“之前看你被叫出去我這還擔心呢!”

“謙哥你太猛了吧?直接殺到全班全級第一了!”

“太厲害了!”

張謙樂呵呵的跟他們瞎扯淡,什麼努力啊,廢寢忘食啊,衣帶漸寬終不悔啊,說起這些話那是一套一套的,但是其實他都是在胡扯,如果不是系統重新開發了他的大腦,那他現在肯定還是倒數。

王小美一副目中無人的樣子:“還是多虧我輔導的好!”

李成才很隱蔽的撇了撇嘴,剛纔你也很沒信心的好嗎!

周圍的同學都露出了一副‘你還挺不要臉’的神色,剛纔她和李成才之間的對話他們都聽到了。

一直到了晚自習,全班人都還沉浸在這個話題裏無法自拔,每個人幾乎都在談論這次的考試名次。

第二天,級部排名也貼出來了,當看到級部第一不再是王小美而是張謙的時候,幾乎每個人都懷疑這張名次表是某個人的惡作劇。

張謙在學校裏雖然還沒有達到人盡皆知的程度,但是知道他的人也絕對不少,爸爸因爲搶劫被抓入獄、學習倒數、晚上外出上網被通報、跟婁陽叫板……他可以說是校園風雲人物之一了,但是誰都沒想到,他居然能拿到高三級部考試成績第一!

而且據他的同班同學所說,他各科成績幾乎都相當高,三大副科全是滿分!

他這怎麼做到的?每個人的心裏都掀起了滔天巨浪!

“肯定是用了什麼超自然的手段作弊了!”婁陽對章寧說。

“嗯嗯!”章寧一陣猛點頭,“他本身就是個外掛。”

再怎麼熱門的話題也不會一直持續下去,沒過幾天,月考成績排名這件事就過去了,隨着高考一天天的臨近,學業繁重的高三學生們再次恢復到了以前那種悶頭學習的狀態。

系統也一直沒有迴應,張謙慢慢的有些習慣沒有他的日子了。

很快,高考前最後的一次模擬考結束了。

成績出來之後,張謙依然是級部第一。

校園裏再次颳起了一陣颶風,王小美氣的說:“你快給我輔導吧!”

張謙只是嘿嘿笑。

這段時間以來他和王小美之間的關係突飛猛進,同‘形影不離’這個詞來形容雖然有些誇張,但是也差不太多了。

他們倆的關係已經超越了朋友和同學,當然了,戀人未滿。

這層窗戶紙需要有人捅破,只不過兩人都沒有這麼做,張謙是覺得有些自卑,並且在他的眼裏高中的感情的比泡沫還要虛浮,況且高考近在咫尺,所以他不想把關係更進一層;至於王小美……

時間在盛夏的蟬鳴中緩緩前行,轉眼過去了三天,高考來了。

很多人甚至都覺得自己還沒有準備好,高考就殺到了自己的面前。

張謙信心滿滿的踏進了考場,然後面帶微笑的離開了考場。

所謂高考,不過如此。

高考過去之後就是畢業典禮,每個人都像是有說不完的話一樣滔滔不絕,其實他們都在逃避,都在強顏歡笑。

三年的朝夕相處,同窗之間的感情並非那樣的平淡,現在高考過去了,每個人都要各奔東西了,所以每個人的心裏都有很多的捨不得。

下午,這一屆的高三級部全體離開了學校,成爲了歷史。 回到家,張謙坐在牀邊,看着堆放在地上的書一陣發呆。

他的心情突然非常失落。

老子的高中時代…這就結束了?

使勁往後一躺,張謙砸吧了幾下嘴,突然覺得眼角有點溼。王越、李浩、李成才、王小美、韓老師……這些曾經朝夕相對的人,可能以後幾乎不會再會見到了,這種感覺真的是…

再加上系統這廝到現在還是沒有一點動靜,張謙瞬間覺得世界變得灰暗了。

原來,我並不是喜歡孤獨。他自言自語着,原來我只是在逃避,直到現在,我才知道我的高中生涯幾乎一片空白。

如果不是系統的幫助,可能最後的這幾個月他還是會和以前一樣,那麼畢業之後他的心裏肯定會更難受。

門開了,老媽喜滋滋的走了進來。

“兒子!爲了慶祝你畢業,同時爲了預祝你高考成功,咱們今天吃點好的。”

“嗯,老媽。”張謙坐起身擦了擦眼角。

“現在知道難受了?”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