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一大爛攤子事情等著載灃去一一辦理,根本沒有任何治國經驗的載灃完全無法應對。

改革的呼聲一浪高過一浪,要求立憲的呼聲同樣一浪高過一浪。慈禧已經死了,人民再也等不及那個漫長的預備立憲期了。

還有南方的那些革命黨,許是因為袁世凱已經不在了,鬧騰的動靜更加大了起來。

清政府在南方的那些軍隊,抽鴉片、搶東西可以,可打仗誰肯盡心?精銳部隊北洋諸鎮,一個個又都不肯聽從朝廷調度,陽奉陰違,這讓載灃怎麼辦?

還有離北京不是很遠的河南,還駐紮著一支眼裡完全沒有朝廷,只奉袁世凱之命的混成第十一協,隨時隨地都會威脅到朝廷。

載灃派往河南的探子告之,袁世凱躲在自己的園子里,除了釣魚會客,附庸風雅,再不做其它任何和政治有關的事情。蕭天也老實太平了。一心只想著辦實業,連軍隊都快疏忽不管了,這讓載灃放心了不少。

袁德亮每月來的密報也是如此,更加讓載灃相信,袁世凱真的收山了,歸隱了,而失去了袁世凱這棵大樹的蕭天,也太平了,只想著撈錢了。

既然這樣,什麼軍官學校,什麼銀行,蕭天想弄就弄,只要不給朝廷惹出麻煩來就行。

安陽6軍軍官學堂成立之後,批招募學院四百四十二人,聘請德**官為教師。

同時,在袁世凱的示意下,河南暫編6軍混成第十一協再度開始全力擴兵。

至19o9年1o月,混成十一協擁兵一萬二千人,分步兵、炮兵、輜重兵、工程兵、通信兵、騎兵等多個兵種,聘請德**事顧問二十九人,一躍而成為北洋系中最大武裝。

又成立兵備處、參謀處、教練處,分由蔣傑、馬弼、司徒耀擔任總辦。

同時,那些在招募士兵事淘汰下來的,一律編入後備兵中使用。

此時的混成十一協,已經隱隱然成了一個「小北洋」。

而袁世凱和蕭天,則是這個「小北洋」集團的腦。

11月,混成第十一協於安陽秘密舉行演戲。袁世凱和來安陽探訪的楊度等人受邀參觀演習,目睹十一協雄壯之兵,袁世凱大喜:

「朝廷奪我兵權,蕭存毅卻為我練出雄武精銳,我有何憾?此小北洋,不遜我北洋也!」

至此,小北洋集團意味著得到了袁世凱的認可。

待到演習結束,袁世凱檢閱部隊,輕拍蕭天肩膀:

「蕭天,蕭存毅,統兵有方,北洋重將,國家棟樑,真我毅帥也!」

從這一天開始,「毅帥」的稱呼開始悄悄在十一協流傳。

小北洋集團和毅帥,都是從袁世凱嘴裡最早傳出來的,這也等於得到了袁世凱的認可,而這,也表明著蕭天已經隱隱然和北洋重臣王士珍、段祺瑞、馮國璋等平起平坐。

這是對蕭天政治地位的認可,而在軍事實力上,蕭天也已不遜色於北洋各鎮。

北洋諸鎮。全鎮計官長及司書人等748名,弁目兵丁1o436名,夫役1328名,共計12512名。

而混成第十一協,不算夫役,擁兵12111人,步、炮、騎,各兵種一應俱全,甚至擁有氣球偵察隊,實力雄厚,以一協之力,決不遜色於北洋任何一鎮。

但蕭天在和北洋將領的電報往來中,並沒有任何傲慢,依舊以子侄、部下自稱。這點在北洋將領看來,最是難能可貴。

隨著小北洋集團誕生,十一協的急劇擴軍,安陽,對於蕭天來說已經太小了。

在袁世凱的授意下,在直隸總督楊士驤的默許下,蕭天開始將勢力範圍從安陽向外延伸,蔓延河南諸地。

蕭天採取的辦法簡單直接,左手銀票,右手槍炮!要麼拿我的銀子,要麼用我的槍炮來讓你屈服。

此時滿清朝廷混亂不堪,自顧不暇,哪裡還有空來管地方上的事?對於朝廷來說,只要沒人造反,那就謝天謝地了。這也給了蕭天以及袁世凱最好的機會。

地方官員絕對不會和銀子為難,更加不會拿自己的血肉之軀。去和蕭天的機槍大炮對抗。

一切,都已經控制在了袁世凱的手中,而袁世凱此時最有力的武器,就是蕭天和他的十一協!

這個在安陽悠然自得垂釣的滿清前軍機大臣,已經逐步將局勢扭轉。

至於那個在京城沒有任何實質執政經驗的統治集團,從來也都不是袁世凱的對手……

19o9年年底前,招商銀行、河南兵工廠6續成立。

安陽地方經濟不達,因此招商銀行總部設在經濟繁榮的上海,由盛天行擔任總經理,在上海全權負責。

兵工廠由蕭志遠擔任總經理,曼魯因擔任總顧問,全部採用德國機械、德國技術人員。

同年,日本三元礦業公司成立,蕭天擁有三成股份,委任陳昱擔任中方總辦。

12月,河南自律商會成立,委任徐海前擔任會長。

191o年的新年很快到來了,北洋集團將領、干臣紛紛拍電報恭賀大帥新年,袁世凱的至交好友徐世昌,秘密由京城到達洹上村,「隱居」於洹上村的袁世凱設宴款待,同時把蕭天、小玉夫婦也叫了過來共賀新年。

一進入洹上村,徐世昌就見到大量士兵拱衛在袁世凱園子周圍。重機槍架設在那,虎視眈眈。

邊上是不少穿著便裝,腰裡鼓鼓囊囊,明顯帶著武器的「振興社」成員。見到陌生人的時候,總會帶著警覺的目光上下打量。

「慰亭那,你這架勢,可遠比在京城的時候風光多了。」徐世昌連聲讚歎。

袁世凱哈哈笑了兩聲:「你不要羨慕我,這都是我有一個好部下的緣故。」

「毅帥吧?」徐世昌也笑了起來:「你那個寶貝毅帥,可實在讓咱們的攝政王頭疼得很那。原本以為他只想撈錢,誰想到一轉眼,竟然變成了毅帥。這河南一個大帥。一個毅帥,攝政王只怕晚上都要睡不好覺了。」

「大帥,蕭天報道!」

隨著這聲響亮回答,袁世凱指著那個意氣風的年輕軍官笑道:「說曹操,曹操到,咱們的毅帥來了!」

說著上下打量蕭天:「過來吃飯,還穿著軍裝,帶著武器,外面那麼多的士兵,難道害怕攝政王派人來行刺我不成!」

「大帥,蕭天習慣了!」

袁世凱把頭轉向小玉,嘖嘖不已:「你看咱們小玉,越出落得漂亮了,你說存毅哪來那麼大的福氣,娶了這麼好的一個姑娘,嘖嘖,連我這個老頭子都有些羨慕了。」

小玉羞紅了梁,只低著頭不說話。

諸人和袁世凱一家坐了下來,袁世凱還是不依不饒:「小玉,告訴我,蕭天有沒有欺負你那?雖然我現在不當官了,沒權沒勢了,可我還是蕭天的長輩,還能管得到他!」

小玉的臉更加紅了。

邊上蕭天笑了,這位不當官,「無權無勢」的人,一旦動起真怒,只怕全天下都要大亂。

按理說女人不能上桌,不過今日是家宴,又有小玉在,袁世凱便讓自己最寵愛的大姨太太沈氏作陪,其她姨太太都被安排到了邊上一桌。

這個沈氏有些來歷。她原本是是蘇州名ji。在袁世凱落魄的時候,沈氏資助袁世凱去獵取功名,並備酒送行,袁矢志決不相負,頗有點玉堂春與王三公子的味道。

袁世凱跡后,果然娶沈氏為姨太太。因為「第一夫人」於氏懦弱無能。上不得台盤,袁便把沈氏作為「太太」看待,在一些外交場合中,沈氏也常以大太太身份出現。袁世凱還讓她管家,並讓兒女們稱沈氏為「親媽」,可見袁世凱對她寵愛的程度了。

「這一轉眼,又過了一年了。每每想起太后在的時候,心裡總是唏噓不已。」袁世凱舉杯敬了酒,嘆息一聲說道。

沈氏微笑:「老爺,這大過年的,可不興說這話。」

「對,對。」袁世凱拍了拍腦袋:「這人一上了年紀,嘴就不聽使喚。把我給菊人兄、存毅和小玉準備的禮物拿出來。」

沈氏起身,拿過一個小盒子,打開,把兩張十萬兩的銀票各放一張在徐世昌和蕭天面前。

袁世凱為了拉攏人心,從來出手豪闊,當初為了結納李蓮英,不惜血本,傾家蕩產,一出手就是一百萬兩銀子,把個見過無數大世面的李蓮英也嚇個夠嗆,這十兩銀子雖然數目巨大,可徐世昌和蕭天也早已習以為常。

想想當初連個吃飯錢都沒有,現在卻在十萬兩銀子面前毫不動心,蕭天自己想著也彷彿在夢裡。

送給小玉的卻是一對手鐲,手鐲是女性已婚象徵,非成家女子不能佩帶。

袁世凱送的這對手鐲,遠非小玉手上戴的可以比擬,這是對鑲寶玉手鐲,簡直只怕不下萬兩銀子。

小玉紅著臉謝過收下,沈氏幫著小玉換下了舊手鐲,戴上了這對名貴手鐲。

蕭天可不知道,這對手鐲,原本是袁世凱送給沈氏的,乃沈氏最心愛之物,可是為了拉攏住蕭天夫婦之心,可也顧不得什麼心愛之物了! 酒過三巡,袁世凱使個眼色。沈氏拉著小玉去了邊上桌子,只說要給姐妹們敬酒。

袁世凱隨後問起京里情況,徐世昌說道:

「自從慰亭不在朝中之後,載灃那些黃毛小子焉能治國?靠著奕匡力在那苦苦支撐,左支右補,潦草度日。

各省咨議局代表來到北京,他們向朝廷提出在一年之內召開國會。朝廷拒絕了這個要求,理由是國民的文化素質太低,還不能行使選舉權。這惹得各省代表大是不滿。

慰亭,現在朝野上下,呼喚你出山的呼聲很高,我看再等一段時候,載灃必然坐不住了,再加上奕匡力是一力為你說話的,我看慰亭重掌朝政指日可待!」

袁世凱沉默在了那裡,似乎在考慮什麼問題,半晌沒有說話。徐世昌知他脾氣,自管自說了下去:

「還有一個鐵路問題,只怕也會引來亂子。光緒二十二年,朝廷設立了南北鐵路總公司,派盛宣懷為任鐵路督辦大臣。盛宣懷大量向外國舉債來修築鐵路。但因為欠了外債,盛宣懷也受了大量責難。

因為列強各國爭奪路線,鬧出很多麻煩,於是先湖北、湖南、廣東三省倡出籌款購路的熱潮,這股熱潮立刻蔓延全國,到了光緒三十年,全國成立民辦鐵路公司的,竟達到十三省之多。

列強各國爭奪鐵路權和劃分勢力固然不是辦法,而民辦鐵路由於經濟基礎薄弱,因此也進行得不順利,這種情形下產生了四國銀行團,由美、英、德、法四國組成,四國銀行團用投資和貸款方式修築粵漢鐵路。

朝廷因為有了國際銀行團的支持,目前正在考慮年宣布鐵路國有政策,凡以前經政府批准由人民自行籌款修築鐵路的定案,一律取消。

鐵路國有,原也無可指責之出,可目前已經有了傳聞,都在那傳說四國銀行是有大量好處給朝廷的,如此一來,可就不得了了」

「朝廷威信竟然淪落於此。」袁世凱冷笑一聲:「讓載灃和奕匡力弄著去吧,我呢,就在這釣釣魚,當個田園翁吧。」

徐世昌笑了一下,也不說話。自己這位好友可不是不想出山,只不過是出山的時候未到而已。

袁世凱忽然問道:「菊人兄,要任個河南巡撫需要花多少銀子?」

徐世昌一怔。就看袁世凱微微笑道:「一百萬兩我看應該夠了,你走的時候,帶一百萬兩銀子去京城帶給奕匡力,不管他用什麼辦法,也要給我把存毅弄成河南巡撫!」

這下就連蕭天也怔住了,之前大帥可從來沒有給自己透露給半點這方面的消息。

「這個,怕有困難吧」徐世昌有些猶豫:「奕匡力那裡好辦,可是載灃那裡斷然不會答應」

「不答應,就逼他答應!」袁世凱顯得毫不在意:「我不是求朝廷要讓存毅巡撫河南,而是給朝廷一個台階下。眼下河南各地官員,多唯存毅馬是瞻,十一協分駐河南各地,隨時掌控大局,這河南巡撫,除了存毅,還有誰能當?」

「大帥,這」

蕭天的話被袁世凱打斷:「我竭力要讓你巡撫河南,不是因為我袁世凱特別看重你,而是為了我整個北洋考慮。河南,古之用兵之地,四面出兵之所。可也是四面被攻擊之所,若無能臣鎮之,焉能得保平安?」

說著停頓了下:「菊人兄,你管做你的事,存毅,你讓河南各地官員聯名上摺子,保舉你為河南巡撫,多給他們一些甜頭,等你坐上了那張位置,再讓他們連本帶利地吐出來!」

眼看袁世凱計議已定,蕭天和徐世昌兩人一起應了。

一頓酒喝罷,袁世凱有些乏了,徐世昌就住在袁世凱的園子里,蕭天和小玉告辭。

出去,蕭天把銀票交給小玉,小玉有些擔心:

「咱們受了大帥那麼重的禮,將來可怎麼還那?」

「禮好還,可這情就難還了。」蕭天嘆了口氣:「咱們能做的,也就是兢兢業業為大帥做事而已。小玉,這銀子交給蔣傑,讓他買成酒肉,犒賞弟兄們。過年了,讓大家都過個舒心年吧。」

年關一過,徐世昌趕赴北京,為蕭天坐上河南巡撫的位置活動。

也是蕭天運氣好,才過了年,河南就出事了。

河南「秋知會」於南陽舉事,從者兩千餘人,聲勢浩大。起義軍攻陷南陽,殺其知府,嘯聚當地民眾。

河南乃是中原心腹之地,這裡一亂,京城震動。

在袁世凱的授意下,十一協按兵不動,坐視義軍暴動。

徐世昌人還沒有到京城,朝廷里的幾分電報倒已經放到了蕭天面前,嚴厲督促十一協儘快出兵,平定暴亂。

可是沒有袁世凱的命令,蕭天哪裡會動一兵一卒?

眼看著秋知會奪取南陽重鎮,又分兵威脅周邊府衙,朝廷亂成一團。

徐世昌回到京城,給慶王爺奕匡力送上一百萬銀票,奕匡力乃是第一個貪錢的王爺,又和袁世凱素來交好,在這白花花的巨額銀子面前,豈有不盡心竭力的道理?

與此同時,河南地方官員告急奏摺也雪花般的飛向京城,又保舉蕭天出任河南巡撫,必能平定叛亂。

載灃明知這其中必定和蕭天和袁世凱在那搞鬼,可眼下這位攝政王又能有什麼辦法?

手裡能夠動用,能夠打仗的只有第一鎮。可第一鎮拱衛京師,載灃哪裡肯用?

此時奕匡力一如河南地方官員,竭力保舉蕭天巡撫河南,載灃還在猶豫,奕匡力說道:

「此時若再不順應地方民意,只怕不消幾日,河南盡屬亂軍。蕭天雖然桀驁不馴,目無朝廷,可終究還是當的咱們大清的官,食的咱們大清的俸祿。攝政王,在這個時候。只能拆了東牆補西牆,先把叛亂平息才是要緊。否決河南一失,暴民再聯絡南方革命黨,就連京城也會有難那!」

載灃面色如土,這大清怎麼變成這副樣子了?

明知蕭天此人乃是袁世凱第一心腹,決不可用,可偏偏除了蕭天之外,再也找不到第二個合適人選。

這個攝政王當的窩囊,只怕大清立國以來再也沒有自己這般窩囊的王爺了!

不過兩日,朝廷下旨,擢升安陽知府蕭天為河南巡撫,又令務必儘快撲滅叛亂云云。

接到聖旨那天,蕭天和一眾部下相視而笑。這大清國的命運只怕已經走到頭了,袁世凱要把自己弄成河南巡撫,誰想到偏偏就出了秋知會暴亂,老天爺都在幫著蕭天一般。

前來傳旨的官員討好似地說道:

「協統,不,撫台,這袁大人不知現下可好,本官想去拜訪一下。」

袁世凱被迫離京的時候,何等凄涼?除了楊度幾人,再無一人送行,人人都當袁世凱從此失勢。

誰想袁世凱下野沒有多少時候,就鬧出了這麼大的動靜。朝野內外呼籲袁世凱重新出山的呼聲不絕於耳,人人都看出袁世凱再次執政只是遲早事情。

若不趁著現在討好袁世凱,只怕將來可就晚了。

蕭天微微一笑,對那官員說道:「袁大帥這幾日身體不適,這個,這個足疾又犯了,見不得客,見不得客,大人好意,蕭天自會轉達。」

官員大是尷尬,只得拱拱手道:「本官恭賀協統巡撫河南,這是皇上的恩典,還望撫台儘快用兵,平定叛亂。不要辜負了朝廷厚望。」

河南巡撫已經到手,這秋知會暴動的性質可就變了。

河南變成了自己的地盤,剿滅秋知會豈有不盡心儘力的?

當天蕭天下令,動用兩營人馬,配屬騎兵營、機槍營,由革文軍指揮,剿滅秋知會暴動。

十一協北洋精銳之師,武器精良,士兵敢戰,而秋知會不過一群烏合之眾,武器陳舊,多使用大刀長矛,雖然號稱兩千之眾,其實能戰者不過數百。

革文軍尚未到南陽,秋知會知面對精銳十一協軍隊,力不能守,當時就放棄南陽,流竄鄉間。那些兩千人馬,不到一天功夫散起大半。

革文軍也不追擊,「秋知會」的存在,對蕭天是有利的,只要「秋知會」一天不剿滅,朝廷對蕭天就有一天顧忌。

十一協不費一槍一彈,重新奪回南陽,袁世凱親自把蕭天起草了一份電報,回京城。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