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一大一小的兩個拳頭撞在一起,真氣對沖之下,一股強勁的氣浪雙兩人的拳頭為中心擴散開來,隨即在李逸晨退出一步的時候,趙山河居然退出兩步之多!

這怎麼可能?

在完全力量的對拼中,李逸晨居然比趙教官還略略高出一籌!在場的少年看著這一幕,幾乎所有人都大瞪著眼睛,彷彿這一切是那麼的不真實。

一旁的劉晴也是眉頭一揚,雖然之前他已經很高看李逸晨了,但卻沒想到自己還是低估了李逸晨的實力。

大笨牛將修為在壓制在力量與他相同的氣武境六重,在力量的比拼中居然輸給他。這事別說這些剛入門的少年,只怕就是宗內的同門若非親眼所見也會不相信吧。

「果然有些門道,既然這樣那就如你所願,我要用氣武境七重的力量了!」雖然只是短暫的交手,但趙山河卻能感覺到李逸晨對武技的理解以及真氣的混厚都不是普通的氣武境六重的弟子所能比擬,頓是一種棋逢對手的感覺在心底蔓延開來。

把李逸晨完全當作對手,那麼在說出這番話的時候,趙山河也沒有覺得半點不適。

但看在其他人的眼裡卻成了李逸晨僅一招就逼得趙教官要以絕對的力量才能壓制他,頓時更是一個個眼神中在充滿著興奮與期待。

「來吧!」剛才趙山河那一拳雖然看是普通,但其中卻有一種大巧不工的味道,同樣也激起了李逸晨的興趣。

沉喝聲剛一落下,李逸晨和趙山河兩個人的身影幾乎同時動了起來。

只見兩道青光瞬間交匯在一起,頓時以兩人為中心的方圓數尺之內拳影翻飛,轟鳴不斷。

「痛快,痛快!」許久沒有如此肉搏的趙山河彷彿找到最合適的對手,狂聲大笑道沉喝道,「小子你小心了,接下來我要動用天階武技了,你有什麼招式儘管使出來吧!」

「來吧,我接著!」同樣將一套基礎拳法演繹到極致的李逸晨也感覺這短暫的交手之間獲益良多。

滾石斷江!

一聲沉喝之間,趙山河拳勢全身泛起一層淡淡的金光,瞬間彙集在雙拳之上,每一拳轟出都如同流星劃過,帶起長長的赤金色的殘影,一聲聲尖銳的破空之聲,彷彿那不是一對拳頭,而是隨時可以奪人性命的利器一般。

雖然極力將修為壓制在靈武境以下,但打得性起的趙山河感覺到李逸晨的實力,在運用天階武技的時候,已經不自覺的貫注了幾分靈力。

霎時間李逸晨立刻感覺四周空氣變得一緊,彷彿身體的移動都受到極大的阻力,臉色也逐漸變得凝重起來。

雖然靈武境在上一世李逸晨根本不屑一顧,但是以他如今的實力不得不說,略微動用一些靈力的趙山河的確是一個不錯的陪練。

千幻錯拳!

在巨大的壓力下,李逸晨終於放棄了基礎拳法,小碎片踩出的同時,整個人的身影變得飄乎不定起來,同時雙拳不斷的揮動之間幻化出重重拳影,令人根本看不出他真實的攻擊意圖。

「有點意思!」趙山河在一聲沉喝,雙臂如利刀一般一個交錯,一個十字斬切向李逸晨,快捷的速度激起無邊的勁風,帶動著身影瞬間撲至李逸晨的面前,兩道金光呈十字交叉,瞬間將李逸晨所有閃避的空間一起封死。

「大笨牛,收力!」見狀唯恐李逸晨被重傷的劉晴立刻大喝起來。

喝聲一出,幾乎所有人的心都彷彿被提到嗓子眼上一般,就連對李逸晨充滿著信心的齊九霄也與小萱兩人不自覺的把手緊緊的握在一起,甚至他們都能清楚的感覺到彼此手心中的汗珠。

巨大的壓力逼來,李逸晨也是心中一緊,他沒想到趙山這個武瘋子打得性起居然忘記了控制自己的力量,此時他所暴發出來的力量幾乎已經達到靈武境一重。

李逸晨此時也不得不收起練習的心思,眼中精光閃過,立刻捕捉到趙山河招式中的破綻,身體微微一斜,將身影躲在那兩道交叉著的金光中的一個夾角的同時,貫注滿真氣的一指狠點而出。

一道灰白如柱的真氣由虛化實,瞬間脫手而出,直直的射向趙山河的胸口。

噗……轟……

就在趙山河的攻擊落在李逸晨的身上之時,那道氣柱亦擊中趙山河的胸口,頓時趙山河的攻擊一止,身體不由的一退再退,一連退出數十步都將那股可怕的力量卸去,即使如此,胸前那血肉模糊的血洞中此時還是不斷有鮮血溢出。

而李逸晨亦在那轟響之中,感覺身體彷彿遭遇到猛烈的撞擊,身影不由自主的倒飛而出,十到十丈開外連掉落地面。

「晨哥……」

「老大……」

隱隱帶著哭腔的齊九霄、小萱、盧義幾乎同一時間向著李逸晨倒地的方向齊飛而出。

可是待三人趕到之時,李逸晨卻已站了起來。

「你小子沒事吧?」其實在被擊退的時候,趙山河就已在後悔起來,後悔剛才自己戰鬥的太過投入以至於忘記了李逸晨的修為,而幾乎動用了幾乎接過靈武境一重的力量。

冷靜下來之後,趙山河甚至忘記了自己的傷勢,而擔心起李逸晨的安危起來。

「如同你的力量再提高一個等級的話,可能我就有事了!」李逸晨擦了擦嘴角的血跡,同樣帶著幾分興奮地說道。

這一戰雖然不是生死之戰,但也絕對是他重生以來,打得最淋漓盡致的一戰。

雖然趙山河動用了少許的靈力,但已經將完全肉身修鍊到二階的李逸晨還是承受得住這樣的攻擊。

「少在那裡逞能,先讓我看看!」就在此時已經出現在李逸晨身邊的劉晴一把扣住李逸晨的手腕,他可不認為承受了大笨牛那一擊的李逸晨會真的一點事都沒有。 雖然李逸晨如若不願,哪怕強如劉晴也不可能輕易將他抓住,但畢竟人家是一片好心,李逸晨也不便拒絕。

「小白臉,他怎麼樣了?」已經把血止住的趙山河臉上難得流露出幾分不好意思的味道。

「咦……真的沒事?」劉晴震驚之餘有些不信的抓起李逸晨的另一隻手腕,接著有些意外的再次打量起李逸晨來,「奇怪了……」

「小白臉,他不會真的沒事吧?」趙山河亦是不由一驚,剛才那一擊有多大的力量他自己可是清楚無比,別說李逸晨只有氣武境六重,就算是氣武境七重的武者遭遇那樣的一擊,只怕也是重傷的可能居多。

「我修鍊過肉身!」李逸晨聳了聳肩解釋道。

「這麼說,你剛才說你可以承受更高一個等級的力量是真的了?」趙山河有些意外的打量著李逸晨。

再提高一個等級那指的自然就是靈武境二重的力量!一個氣武境六重的武境承受靈武境的攻擊?若非此時小白臉確認李逸晨真的沒事,趙山河打死也不會相信。

「能承受,不過可能會受傷。」李逸晨暗暗估計了一下說道。

「那我們再試一招,我把力量控制在絕對不超過靈武境一重的範圍內!」趙山河一聽頓時興奮起來。

「你瘋了嗎?」看著趙山河的模樣,劉晴立刻意識到趙山河打算幹什麼。

「正有此意!」誰知劉晴話音同一落下,李逸晨居然一口應承了下來。

「大笨牛,你敢,我立刻稟報鄧長老去!」劉晴見狀立刻威脅道。

「小白臉,難道你不想看看這小子的極限在哪裡嗎?」趙山河掃了劉晴一眼問道。

劉晴的臉上閃過一絲猶豫,但立刻又被理智所取代,「不行,萬一失手,那對整個逍遙宗來絕對是一個巨大的損失!」

此時李逸晨在劉晴的眼裡已經是宗門寶貝級的存在,在他看來這次招收的弟子哪怕一個都不合格,只留下李逸晨一個也足夠了。

「劉教官讓我試試吧,我也想看看自己的極限在哪裡,我不會拿自己的小命開玩笑的。」李逸晨一臉認真地說道。

「堅決不行!」劉晴的態度卻是十分的堅決。

李逸晨不由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隨即從儲物袋中拿出一個玉瓶,「這裡邊有一顆回春丹,現在劉教官總算放心了吧!」

回春丹乃是三階靈丹,療傷效果極佳,哪怕是瀕死的傷,只要還有一口氣在,服下回春丹至少可以保證三個月內不性命無憂,而一般的重傷,服下此丹則可一周之內痊癒過來。

劉晴接過玉瓶打開瓶塞檢查一般之後,才對趙山河說道,「大笨牛,下手注意一下尺寸。」

趙山河嗯了一聲,頓時眼中興奮之色更加的濃郁起來,「所有人再向後退二十丈!」

「晨哥……」見李逸晨連回春丹都拿出來準備著,齊九霄和小萱也不由擔心起來。

畢竟趙山河要動用靈武境一重的力量,這等於李逸晨接下來要面對的是靈武境一重的強者,而且從剛才劉晴的反應來看,趙山河的下一招絕對非同小可。

「放心吧,我心裡有數,你們都退開一點。」李逸晨點了點頭。

見李逸晨已經做出決定,齊九霄等人也只得暫時退開。

「只要不超過靈武境一重,你能用多大力就用多大力!」就在此時李逸晨小聲的對趙山河說道。

「好小子,我欣賞你!」趙山河同樣心中一喜,對於武道他可沒有劉晴的那麼多顧忌,「不過小子我提醒你,一會若是感覺到危險你就馬上閃開,我會把力量儘可能的撤回來。」

「你也一樣,若是感覺到危險你也自己閃開,這招是我第一次用,我怕時候會控制不住!」李逸晨同樣一臉認真的說道。

之所以堅持再試一招,李逸晨正是想檢驗一下自創的暴拳的實戰效果。

「好,我會的!」在見識過李逸晨的手段之後,面對他的提醒,趙山河不僅沒有半點不屑,反而一臉認真地說道。

「你也是一個合格的武者!」李逸晨點了點頭,隨即整個人向後退去,既然大家要做最後一招的比拼,自然要留出足夠的空間的時間來各自準備。

聽到李逸晨的讚賞,趙山河的嘴角卻閃過一絲無奈的微笑,一個合格的武者又如何?天生廢靈體,成就終究有限。

不過趙山河看著不遠處已經彷彿與整個天地融為一體的李逸晨,立刻把這個多餘的念頭甩出腦海,臉色一凝,體內的靈力開始奔湧起來。

頓時以趙山河為中心一股強大的勁風擴散開來,吹得四周雜草紛紛緊貼著地面,接著趙山河的右臂緩緩的抬起,在高高的舉在頭頂之上。

整個過程十分緩慢,但卻給人一種充滿著力量的感覺,哪怕此時那些新入門的弟子已經遠遠的站在四五十丈開處,此時仍然感覺到無比的壓力。

再看置身其中的李逸晨依然紋絲不動彷彿不受半點影響,此時所有人看向李逸晨的眼神都已經充滿著佩服。

包括趙俊等人此時也不得不承認李逸晨的實力根本不是他們所能望其頸背的存在。

同時大家也認可了李逸晨不參加宗選不是不敢,而是不屑!

李逸晨在挑選小院的時候,故意布下陣法亦同樣是不屑與他們一般見識。

在認可了李逸晨的實力之後,李逸晨之前的種種行為在他們看來不再是輕狂,而是一種強者的不屑,而在李逸晨的絕對強大面前,面對著李逸晨的這種不屑,他們除了佩服之外居然生不起別的情緒。

破空斬!

一聲沉喝從趙山河的喉間響起,只見其右臂猛力向下一斬,一道金光從五指尖狂涌而出,如同一道劍芒沖馳開來。

瞬間無數金戈之聲在眾人耳邊響起,只見下方的劍芒隨著劍芒的掃過出現一道寬約丈許的裂痕。

「好強!這就是靈武境的力量嗎?」感受到這一擊的恐怕,不少新入門的弟子大瞪著眼神,即是擔心要李逸晨的同時,雙瞳中又閃爍著濃濃的興奮。

「來得好!暴拳!」

同樣一聲沉喝,李逸晨全身的關節同一時間震動起來,將所有的力量一起聚集在右臂之上,隨即轟出與基礎拳法中的直拳相差不大的一拳!

只不過這一拳有推出之際,哪怕遠在數十丈外,所有人都能清楚地看到李逸晨身前的空氣被撕開一個巨大的空白,那強大的力量延續之下,這片空白還在順著李逸晨的拳頭送出而不斷的延伸開來。

接著在李逸晨的右臂伸直之時,他整個人的身體彷彿被那猛烈的拳勁所帶動,竟然貼著地面極速的滑行起來。

眨眼之間便在眾人的期待中與那凌厲無比的劍芒撞在一起。

「破!」身影微微一愣,隨著李逸晨再次沉喝間,只見那劍芒突然一震,隨即化著無數的金光向著四周激射開來。

轟……轟……一聲聲轟響中,四周的地面被那四散的金光轟出一片狼藉的坑窪。

「我靠!這也太猛了吧!」塵土飛揚中的趙山河感覺一股排山倒海的力量正向著自己奔涌而來,不由臉色一變,當即顧不得形像,雙腳猛得一蹬,身影急速的向後退去。

趙山河剛剛離開,他之前所立之處立刻發出一陣巨大的轟響,隨即一股帶著幾分毀滅氣息的氣浪滾滾而至,半空之中趙山河只感覺全身一震,隨即整個人便如同一枚炮彈一般向後急飛而出,人在半空更是灑下一邊邊殷紅。

一擊得手,李逸晨亦被氣浪掃中,雖然不至於像趙山河那般狼狽,但還是噴出數口鮮血,一連退出十來步之後才勉強穩住身影。

「大笨牛,你沒事吧?」見狀劉晴不由一驚,飛身至趙山河的身邊,也不顧手中的那枚回春丹是不是自己的,當即拔開瓶塞,把回春丹直接按到趙山河的嘴裡。

「咳……咳……」一連咳出數口淤血,趙山河蒼白的臉上才多出幾分紅潤之色,雙目帶著幾分瘋狂地大笑道,「過癮,好久都沒打得這麼過癮了……」

「武之一道,貴乎於心,技之一道,重乎於悟,以武為媒,以心為神……」看著被自己逼到臨界點的趙山河,李逸晨有心成全的沉喝起來。

聲音傳入耳中,趙山河臉上的興奮之色頓時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則是一臉的凝重。

之前與李逸晨的交手令他對自己的武道同樣也多出幾分認識,只不過這種認識他彷彿感覺到了卻一時又抓之不住。

而如今李逸晨的這番話卻如同平地驚雷般在腦海中響起,頓時令趙山河把之前領悟的那些飄乎不定的東西慢慢的梳理順暢起來。

而此時站在一旁的劉晴則是一臉駭然的望著李逸晨。

也許那些新入門的弟子對於李逸晨這番話還沒有太多的感覺,但到了劉晴這個境界,自然聽得出來李逸晨那短短數句卻直指武道本源的武之意境…… 剛剛在激戰中有所偶得的趙山河經李逸晨點醒,彷彿抓住了什麼一般,整個人立刻雙目緊閉起來,同時身上散發出來的氣勢也變得極不穩定起來。

「大笨牛!」看著趙山河的變化,劉晴心中一驚,立刻輕喊起來。

「不要打擾他,他現在在領悟武境,能不能成功就看他的造化了」李逸晨在之前的交手就感覺到趙山河已經隱隱觸摸到武境,又對他有著幾分好感,所以交手結束之後,想借著趙山河在激戰中的領悟幫他一般。

「什麼?你是說他……這怎麼可能?」嘴上雖然如此說著,但以劉晴的眼力,冷靜下來自然看得出趙山河的確是有所感悟,哪怕不能領悟到刑武意,這次領悟只怕也會有不少的收穫。

「今天的訓練至此結束,所有人都回到宿舍,不得再此多作停留!」既然已經確定趙山河進入感悟狀態,劉晴便立刻下起命令。

雖然感悟是武者在修鍊的過程中一點一滴的積累而最終會在某個時期出現的形態,並不像李逸晨之前的頓悟那麼可遇不可求,但這樣的機會對於一個武者來說,仍然有著至關重要的作用。

眾少年見狀,亦紛紛向著宿舍走去,顯然剛才那一戰李逸晨給了他們無比震撼的同時,亦令他們對實戰有了更多的認識,現在他們都急著回去好好的消化這一戰給他們所帶來的好處。

「你說他有可能領悟到武意?」雖然以一個教官的身份向一個剛入門的弟子請教看上去令人要覺得怪怪的,但是此事無論是對於趙山河還是劉晴甚至對於某部分逍遙宗的人來說都有著至關重要的意義,在那些少年離開之後,劉晴還是忍不住問道。

「為什麼不可以?」李逸晨說道,「武意,是一個武者對武道領悟的一種體現,只要積累夠了,又有天賦,任何人都有可能領悟到!」

「可是他是廢靈體啊!」劉晴嘴角閃過一絲苦笑,自己怎麼會和他說起這些。李逸晨縱然天賦了得,但畢竟也只是一個剛入門的弟子,他又如何懂得廢靈體和武境之間的關係?

靈武境!乃是丹田的真氣渾厚到某個程度,以量變激發質變的蛻變。

但是靈力卻有別於真氣,不同的人的體質,凝聚出來的靈力也會有著一定的區別,而這種區別大致可以分為金、木、水、火、土五大屬性。

也會有一些特殊體質的人會出現一些變異的靈力,比如雷電、狂風、黑暗……只是這些極其少見而已。

當然還有一類人,他們雖然真氣轉化成為靈力,但是自身的體質卻不含半點靈性,所以體內的靈力也不含半點屬性,雖然他們的靈力從本質上仍然比真氣強出許多,但和那些靈力含著不同的屬性,又修鍊了與之匹配的功訣的靈武境武者比起來,不僅力量上差出許多,同時成長的空間亦不可同日而語。

這也是為何李逸晨當初對小萱的是厚土訣,而給聖陽公主的是神御天火訣,對有著血脈傳承的杜雪兒更是直接給他杜清當年修鍊的寒玉訣。

因為修鍊與自身匹配的功訣不僅可以令武者在修鍊的過程中事半功倍,更能在戰鬥的時候暴發出驚人的力量,而以李逸晨的眼力,哪怕他們還沒修鍊到靈武境,李逸晨也能輕鬆地看出他們的體質。

而若是力量沒有明確的屬性之人則根本沒有專門的功訣修鍊,一旦達到靈武境之後,想要再向上突破那將會比其他靈武境的武境難上百倍之止,所以這類人被稱為廢靈體,是沒有前途的代名詞。

這些新招收的弟子其實天賦都已經達到逍遙宗的要求,但仍然要等突破到靈武境之後才能成為正式弟子,也就是這個原因。

逍遙宗的資源有限,自然不可能花在沒有前途的弟子身上。這一點不僅僅是逍遙宗,在青雲大陸的任何一個宗門都是如此。

天才,不僅可以享受著他人敬仰與崇拜的目光,同時也能得到比別人更多的資源。

李逸晨何等聰明的人,只不過在他的那個時代哪怕是廢靈體仍然有成為不世強者,證道聖境的存在,可是如今看著劉晴的模樣,李逸晨似乎想到了什麼。

「你是不是覺得靈武境就是廢靈體終點,是不是覺得廢靈體就註定一生無所作為?更不可能領悟到武意。」李逸晨眉頭微微一皺道。

「難道不是嗎?」見李逸晨似乎對廢靈體並不陌生,守護著趙山河有些無聊的劉晴不由反問道。

「當然不是!」李逸晨笑道,「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當初你在突破靈武境知道自己的廢靈體的時候,就對自己失去了信心,所以雖然你早已達到靈武境七重但卻從來沒有感受到過半點突破的跡象!」

「你怎麼知道我也是廢靈體?」如果說李逸晨知道趙山河是廢靈體,那是因為兩人交過手的緣故的話,那麼自己呢?劉晴記得在李逸晨的面前,自己連手都不曾出過。

而且也正因為這個原因,憑著幾還幾分術修天賦,劉晴這些年才把精力都放在術修之道上,如今他不僅是靈武境七重的強者也是一名三階術修。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