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一出去沒走幾步,就看見了穆冠傑、胡日含和幾個黑人相當火爆的一幕。

噗——

周飛差點沒笑噴,幾個黑人此刻就像是打夯機一樣運作著,展現著原始的風情。

一旁的苗小茜、嚴寧、苗敏更是目瞪口呆,尤其是苗敏,差點瘋掉了。

啊的一聲,苗敏尖叫了起來,捂住了自己的眼睛!

她的男神,兩個男神,此刻居然干出這種事情!

一瞬間,苗敏的世界觀奔潰了!

嚴寧則是皺了皺眉頭,快速察覺到了事情不好,繼續留在這裡非常危險,尤其是她們這些女流之輩,留在這裡,可能會發生一些不可磨滅的慘痛代價。

以前也聽說過有些前輩在外國拍戲的時候有類似的事情發生,當地的一些勢力綁架勒索那些前輩,動用一些極端的手段——拍果照,錄製啪啪視頻,雖然報道的消息很少,不過那些前輩一個個都非常的慘,以後都會被別人帶著有色眼鏡看待,心裡也永遠留下一道傷疤,能不能調整過來是一回事情,大多數人可能都邁不過這個坎,自毀而亡,選擇離開這個世界。

當然,現在觀念不同了,尤其是現在的圈子裡,有些女孩子根本不覺得拿身體換名額、金錢有什麼,就是一場交易,習以為常,沒有覺得任何不妥,當今,這種現象已經非常普遍,成為了一種默認的現象,並不是說這是一種正確的觀念,觀念怎樣,各有各的說法。

這類女孩如果遇到這種情況,可能只會當做是被一群豬拱了幾下,並不會有太過極端的想法。

不過,圈子裡還是有一部分好姑娘的,類似苗小茜就是,如果經紀人也算在內,嚴寧也是一個好姑娘,她們是絕對不會幹這種事情的,對自己的身體也看的很重,如果遭遇了這種事情,對這類姑娘來說,絕對是一道驚天霹靂,甚至很可能精神失常,從一個女神變成邋遢醜陋的瘋婆子。

「走!」嚴寧拽著苗小茜就要跑,一旁的苗敏還在哭哭啼啼,蹲在地上,嗚嗚嗚個不停。

「小敏快走!」苗小茜也察覺到不對勁,趕緊拉苗敏。

「我不走!別拉我!」苗敏正傷心著呢,哪裡注意到周圍的情況,就是被慣壞了,賴在原地嗚嗚個不停。

周飛微微揚了揚眉頭,不走?現在想走也走不了了,因為——

一群人早就注意到了這裡,看到苗小茜和嚴寧這兩個超級美女,雖然審美標準有些差異,但美女就是美女,和金子一樣,到哪裡都會發光的。

領頭的幾個看到苗小茜和嚴寧,更是心花怒放,比剛才那個老貨好多了,剛才那個,邵芳雖然也不錯,但,哪裡能和這倆位比較,不是一個檔次啊!

差的不是一點半點。

那邊邵芳還在人流中嗷嗷慘叫呢,整個人被壓在車子上。

看著過來的幾個人,手裡還拿著槍,苗小茜和嚴寧嚇得都不敢動了,苗小茜都在發抖。

周飛靠的近,感覺到了。

「放心,沒事的。」周飛溫和笑了笑,腳步一踏,整個人從原地消失,然後快速出現在那幾個人身邊,因為速度太快,給人閃了幾下就過去的現象,臂彎一伸出,手臂一抖,像是一剛大槍,直接橫掃出去。

哐當——!

拿槍的幾個人直接直直的往後倒了下去,手裡的槍自然是撞飛了。

這些人不過是身體強壯了一些,哪裡能和周飛這個化勁高手相比較,一根手指頭都能完虐。

倒下去之後,這些人一個個齜牙咧嘴的,感覺胸悶的不行。

「小子,你……**!」

砰——!

話還沒說完,就被周飛一腳踹在肚皮上,整個人呈現出l形,朝著後面飛了出去,然後連著翻了十幾個跟頭才摔了個狗啃屎停下,白眼直翻。

接下來,周飛開始出手,將這裡的二三十個混混全部放倒,一個個像是踢皮球一樣踹開,沒收了他們的槍。

咔嚓——!

一聲脆響,二三十個人,每個人都骨折了,不是斷了手就是斷了鼻子,還有下巴頦、肋骨之類,周飛就是隨便打打,不然這些人還能活著?!

這些人被周飛這麼犀利的身手弄的灰頭土臉,一邊屁滾尿流的往外面跑,坐上機車之後,一個個吼著,「小子,你給我等著!敢惹我們三角蛇,你死定了!!!」

吼完,立刻拉著油門掉頭就跑,頭也不敢回。

有幾個車子忽然熄火,差點沒急的尿出來,重新發動之後趕緊夾著尾巴就跑。

「搞定~」周飛回到苗小茜這邊,笑了笑。

苗小茜捂著小嘴,剛才周飛一系列眼花繚亂的動作沒用一會會,這就結束了?!這也太……厲害了吧!

嚴寧更是驚奇的打量著周飛,眼眸中有些別樣的意味,相比較奶油小生,她可是更喜歡陽剛型一點的男人,雖然周飛長相不是很強,但,剛才那番舉動,難道還不夠man?!那隨意退敵的模樣,嚴寧越想越覺得……帥爆了!安全感爆棚!

不過,很快,嚴寧就皺起了眉頭……

[未完待續,感謝您的閱讀!]

謝謝naruto7073的打賞,特此表揚! 日了狗了,這人誰啊,如此夠膽,竟然連一個定伯侯都不放在眼裡。莫不是要陷害她的人,比她這個便宜老爹的權利還要大?

李淼淼這樣一想,心道,這些人抓了自己到這裡,肯定是有什麼見不得人的勾當。難不成是將軍府的人,因為知道了自己桃代李僵,所以才將她捆了。

「慢著,既然你們知道我是誰,想必你們也知道我們顏家和左家的關係了。你們就不怕你們抓了我,左家的人找你們麻煩。」

似乎被李淼淼真的說中了,那名中年男子沒有說話,而是朝一旁的人使了個眼色,說道:「怎麼還不動手,難道要我親自出手不成。」

那名端著葯碗的男子,立刻躬身道「屬下不敢。」隨即站了起來,大步向前,將被人按得動彈不得的李淼淼的下巴抬了起來。

她將脖子一扭,卻被那人一把將她下巴捏住,李淼淼痛的一哆嗦,只覺得下巴被一把鐵鉗般的手把住,半點動彈不得。

那人將她嘴巴使勁掰開,快速的將那大半碗葯,一股腦的全部灌進她嘴裡。

這人顯然是經常做這種壞事的老手,即使李淼淼使出吃奶的力氣,使勁的掙扎,最後那碗葯,還是一滴不剩的到了她嘴裡。

「咳咳,你們不許,不可以…..嗚嗚」啊,李淼淼突然發現喉嚨像被火燒了一般,那個人不知道給她吃的是什麼毒藥,竟然讓她說不出任何聲音了。

難道她們給他吃的是啞葯?這些人心腸也太狠毒了。

李淼淼只覺得嘴巴四周火辣辣的,下巴也疼痛不已,葯入口后,李淼淼這個替身給她的記憶,竟然讓她辨別出了其中幾味主葯。

有夏枯草,曼陀羅果,還有西紅楠木花,椒麻百味果….

曼陀羅果?想到這毒藥的藥性,她心裡更是一片冰涼,這些人果然歹毒,真的是想毒啞她?

不過她知道這些葯的份量,下的不重,但是混合在一起,卻可以讓她暫時失去說話的功能。難道是怕她泄露什麼秘密?

想到此,她心裡暗自鬆了口氣,既然是讓她暫時失去說話功能,那就不會立刻要她的小命,說明她後面有機會逃走。暫且看看,他們到底要幹什麼,這些人又是什麼來頭,將她綁到這裡,準備做什麼傷天害理的事情,難道是準備將她和那個什麼左將軍做交換。

從她的記憶中,李淼淼了解到,她的那個所謂未婚夫,名叫左漢庭,乃是大順朝的威武大將軍。左家三代出了兩名將軍,其中左漢庭的爺爺還是開國元老,皇上對左家極為器重。

按理說,顏家和左家結親,乃是強強聯手。沒人再敢動他們半分才是,為何還有人,敢對她做出如此大逆不道之事呢。

李淼淼被人灌了啞葯,又被人緊緊控制著,全身的骨頭都如被人拆過了一遍。這會不要說讓她單獨逃跑了。就是讓她走,她估計都走不了多遠。

片刻后,中年男子大手一揮,李淼淼的頭上再次被蒙上了一塊布,然後被人拖著繼續往前走。

等確定李淼淼一行人走遠后,那名中年男子急忙轉了個方向,往前走了過去,直到停在一頂裝扮的豪華之極的轎輦旁,才停了腳步。

他忙朝轎輦的方向,恭敬的回稟道:「啟稟格格,事情已經辦妥。」

「你做的很好,驗明正身了嗎?」轎輦的門帘沒有拉開,裡面卻傳出一道略顯清脆的女子聲音,聽那聲音,是一名極為年輕的女子。

「確實是顏家那個庶女,雖然她做了男子的裝扮,可是也沒能逃過我們的法眼。不過?」

見男子似乎話裡有話,女子忙問道:「不過什麼?」

「她似乎是想離家出走,看樣子,像是逃婚。不過請格格放心,即便如此,此時她已經不能說話,對格格你根本造不成任何威脅。」

從墳墓中爬出的大帝 女子嘴裡「嗯」了一聲,依舊不大放心,忙道:「雖然我不能要了她的性命,可是讓她在大婚前,消失一段時間還是可以的,而且她不是想做男人嗎?那我就給他一個好的去處。」

中年男子立刻贊道:「還是格格聰明,竟然想到這麼一個絕妙的法子。」隨即他的臉上又露出幾分疑惑之色。問道:「只是屬下不懂的是,既然主子在乎左將軍,為何不……」那中年男子的手抬起來,往下斬殺,做了個殺人的動作。

轎輦里的女子嘴裡傳出幾聲清脆的笑聲,那聲音聽上去軟軟糯糯的,似乎是從柔弱的女子嘴裡說出,可是她說出的話,卻讓人不寒而慄。「如果他的未婚妻,死在他的手下,難道你不覺得這件事情更加有趣。而且顏家如果知道,是左家的人,親手殺了他的女兒,你想他們兩家的關係,還會堅不可摧嗎?」

而這個聲音的主人,不過是個年方十六歲的明媚少女。

中年男子聽了少女的話,心裡更是冷汗直冒。

心想,格格果然心狠手辣,不愧是得了她老子的真傳,青出於藍而勝於藍,她的這招借刀殺人,果然是殺人不見血。

於是他還不忘恭維幾句。「還是格格想的周到,這樣一來,他們顏,左兩家就會心生嫌隙,到時西城王失去這兩家人的支持,那麼坐收漁翁之利的,便是安順王了。」

安順王乃是當今皇上的二兒子,他的嫡母是文月格格的姑母,安順王如果能做皇帝,她們寧王府,以後的榮華富貴,就再也不用擔心了。

而左家和顏家,恰恰支持的是皇上的三兒子西城王,西城王連城謹不但心懷仁慈,更是文文韜武略,不在太子連城爵和二皇子連城璽的話下。

而左家和顏家更不是小可之輩。

一個是出了開國將軍的左家,此次左漢庭更是大敗契丹大軍,立下軍功,左家的地位在大順朝,越來越穩固。而另外一個顏家,原本就已經是異姓侯爺,加上顏素素的大哥顏中青,不負所望的中了新科狀元,這也一來,他們顏家,也是前途不可估量。

試想這樣的兩家如果聯姻了,他們擁護西城王,這樣一來,對於其他的勢利,就有威脅了。

而且左漢庭的三弟,很有可能成為當朝的駙馬爺,這樣一來,他們兩家人的實力,就越來越強了。難怪會引起其他異姓王的嫉妒。(未完待續。) 嚴寧皺起了眉頭,周飛表現的雖然很猛,不過如果對方人很多,對方的武器很多呢?

第一次這麼近距離接觸槍,嚴寧的腿到現在還有點發軟,不過後來周飛的一系列動作太快了,摧枯拉朽的就解決了對方,讓她一下子安心了下來。

現在想想,這裡是異域他鄉,對方可是地頭蛇,在這裡吃了虧,等下叫來一大波人,他們怎麼辦?

必定受到狠狠的報復啊!

嚴寧露出了擔憂的表情,看了看周飛,是,他是很能打,但,能打得過二三十人,五六十?一百人呢?對方動用大量武器呢?!

她不了解周飛的能力,只是用一個普通人的世界觀去想,自然是非常的擔憂,在她看來,周飛再厲害,也不可能一人敵百,抵抗這麼多武器,何況剛才對方沒有戒備,才能這麼快解決對方,下次,對方人多又有了準備,他們就要完蛋了!

一想到這裡,嚴寧急了起來。

「不行,我們得趕緊離開這裡。」

一想到落在那些人手裡的後果,嚴寧就是一陣毛骨悚然!邵芳就是前車之鑒!

「是,我們必須得儘快離開這裡,打電話給當地警方,通知大使館!」苗小茜也想到了事情的嚴重性,現在可不是磨蹭的時候,必須儘快尋求保護,人生地不熟的地方,一旦落入那些人手裡,不敢想象!

嚴寧已經開始撥打電話……

「放心吧,沒事的!」周飛拍了拍苗小茜和嚴寧的香肩,露出一個懶洋洋的笑容,很是平靜的站在那裡。

嚴寧和苗小茜都是普通人的想法,雖然周飛得到系統沒有多久,但,他已經不屬於普通人了,一些事情的思維方式上面和普通人很不一樣。

就好比現在,周飛會怕那些「三角蛇」勢力的混混們嗎?!此刻的周飛,完全沒有任何擔憂和害怕,在他的眼裡,「三角蛇」這些人根本構不成任何的威脅。

一個人站在不同的高度,所看到的東西也不同,心態亦是不同。

「沒事你就留在這裡好了!表姐,我們快點離開這裡吧……」苗敏有些恨恨說著,接著焦急的拽了拽苗小茜的胳膊。

一開始她還沒注意,只顧著胡日含和穆冠傑兩個人了,後來發現了遠處邵芳的遭遇,嚇得一陣哆嗦。

那些三角蛇的人一個個五大三粗的,渾身臭汗肌肉腱子,毛茸茸的,臉孔更是嚇人,要是被那些人抓住干那種事情,苗敏想都不敢想了!

心裏面,苗敏有些恨周飛,剛才周飛表現出的能力,可以儘快救下胡日含和穆冠傑的,但,周飛見到之後沒有立刻出手,不過,礙於周飛強大的實力,苗敏也不敢太過,她有些怕周飛。

至於胡日含和穆冠傑,苗敏現在想到了就噁心,已經沒有繼續關注的想法了,一想到這兩個人,苗敏的眼前就浮現出剛才那種畫面,噁心的不行,一點仰慕的感覺都沒有了,越想越是作嘔。

聽了苗敏這種沖沖的口氣,周飛也沒有說什麼,苗敏這種行為,在他看來,十分的幼稚,當然,若不是看在苗小茜的面子上,周飛可不會對她這麼客氣,一隻螞蟻一直騷擾你,你也不介意捏死他的。

總的來說,苗敏太年輕,思想因為某些原因,有些腦殘,罪不至死,周飛也懶得和她計較。

掏出手機,周飛撥給楊.希爾,雖然自己可以等那些三角蛇勢力的人過來之後把他們全部打倒,但那樣太過麻煩了。

對方一直來人,自己一直打,這也太繁瑣了一些,後續麻煩事情也多,這種事情,最好的辦法就是交給當地的大地頭蛇。

用大地頭蛇壓住小地頭蛇,這事情就簡單了,也不用麻煩自己出手。

嘟……

電話響了一下就被接通,接著,電話里就傳來了楊.希爾恭敬的聲音。

「主人,屬下在,請您吩咐!」

會議室里,正在和一幫公司高管開會的楊.希爾騰的一下子站了起來,面帶恭敬,一絲不苟的接聽著電話,就像是一個小弟接到了老大的老大的電話,腰板都挺得筆直。

這一幕,讓各位高管一陣錯愕,不過楊.希爾可是大股東、董事長,他們雖然是高管,但沒有資格問這個事情,但,不約而同的,在場的所有人都對這個電話對面的人產生了一股惶恐的意味,連呼吸都放緩了下來,僵在位置上不敢發出太大的動靜來。

連董事長都要如此對待的人,那得有多恐怖?

「對了,這裡的地址是什麼?」周飛朝著苗小茜問道。

嚴寧和苗小茜看著周飛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樣,心裡都十分奇怪,這個傢伙,難道真的有辦法??

雖然疑惑,嚴寧還是快速報出了這裡的地址。

「是,是,屬下知道了,請主人放心,屬下這就過去!」楊.希爾恭敬說著,等周飛掛了電話,才唰的一下子大手一揮「散會」!然後立刻沖了出去,召集人手!

報了一個地址,周飛掛了電話。

周飛也沒多說什麼,就是把這裡的地址說了一下,然後讓楊.希爾帶點人過來,將一幫礙眼的傢伙處理一下。

看著周飛隨隨便便的打了一個電話,然後就掛掉,這樣的,真的能找人來幫忙?嚴寧和苗小茜都有種不真實的感覺,不過想到周飛剛才的神勇,心裡隱隱有些期待起來。

當然,兩個人還是十分擔心的,開始朝著大巴走過去。

導演尤正指揮人趕緊收拾一下,都上大巴,他也知道這裡不能留,同時也通知當地警方和大使館了,但對方不知道什麼時候到呢,他們不能幹等著!

邵芳、胡日含、穆冠傑走路有點困難,被人抬上了車,邵芳剛才昏厥了一段時間,現在被水潑醒了,整個人像是個瘋婆子,衣衫不整,裸露在外的肌膚上青一塊紫一塊的,頭髮亂糟糟的像是個鳥窩,眼珠子還被打腫了一隻,下巴頦似乎歪了。

她的下巴後來有整形過,比較脆弱,受到重擊,果斷的歪了!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