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一個女人一生重要的有兩個男人,一個是父親,另一個便是丈夫。連若涵曾今有段時間從父親口中聽到的張青雲的形象和從丈夫口中聽到的關於張青雲形象相差極大,當時她就覺得問題可能來了,事後看來果然如此。

而殘酷的是,父親的話比丈夫的話可靠,自此以後,父親便很少和連若涵提張青雲了,高吉祥亦然。連副總理不提張青雲,是因為張青雲位置高了,不適合再給孩子做榜樣了。而高吉祥不提張青雲,則是因為張青雲是他內心最痛,張青雲就是他的噩夢。

這種極大反差,讓張青雲在連若涵的眼中成為了一個極其神秘,極其難琢磨的人」她心中很忌諱此人,卻又忍不住有些好奇。

連若涵和趙佳瑤以及郭雪芳都屬於同一年齡階段的人,趙佳瑤自小在京城的上層社會的孩子中便是神秘的,在連若涵在父母的膝蓋上撒嬌的時候,趙佳瑤玩具便是冷冰冰的槍械。

後來上學了,趙佳瑤偶爾也會參加一些聚會,但是其總是沉默寡言,冷得讓人不敢接近。可偏偏其相貌實在是漂亮,配合其冷麵的氣質,以及那張像修了閉口禪的嘴巴,似乎讓她更加有魅力。

所以,可以說趙佳瑤從小在京城的富家子弟中,就要蓋過連若涵、郭雪芳等人很多,不知有多少世家公子將其視為夢中情人,這也讓當時青春年少的連若涵等人自然是心生不滿,背後自然沒有少說趙佳瑤的閑話。

而後來,一個神秘的趙佳瑤嫁給了一個更加神秘的張青雲,兩人的愛情故事已經被京城上層社會奉成了經典,其二人的風華,讓後來者沒有哪一對敢自稱是郎才女貌的組合,風頭真是一時無兩。

其實兩人在京城甚至連正式的婚禮都沒有舉辦,以至於在張青雲和趙佳瑤剛結婚的那幾年,京城很多上層社會的婚禮都一改往日的奢華,選擇了簡單直接,這些無疑都是想學張青雲夫婦倆。即使連若涵和高吉祥的婚禮都受到了影響,其風頭被死死的蓋住,在京城的大圈子中沒能掀起什麼漣漪 連若涵在組織部幹部一處報到,幹部一處處長袁楚漢非常的客氣,親自送她去辦公廳報到上班。

由於其從京城來,而且是直接服務歐書堊記的綜合處長,辦公廳這邊也給予了她很高的禮遇,一天的時間內就將她生活和工作各方面的工作安排得妥妥噹噹了。

在這期間,她自然沒有機會見到那個讓她忌諱的張部長,但是憑女人的直覺,她覺得她的這次華東之行,一定會見到張青雲,說不定還會和其打交道。

她直接服務歐書堊記,而歐書堊記管黨群,組織部也算是在歐書堊記的直接領導下,張青雲和歐書堊記不是一派,保不住就會有矛盾和問題凸顯,一旦那樣,連若涵絕對不介意賣力的替歐書堊記搖旗吶喊的。

袁楚漢到省委辦公廳走了一遭,回組織部直接奔部長辦公室,張青雲正在辦公室埋頭看文件,見他進來,將手中的文件放下道:「怎麼樣?人送辦公廳了?」

袁楚漢點點頭,道:「都按您的要求辦妥了,連處長對各方面的條件都非常滿意。」

哀楚漢說這句話的時候忍不住抬頭瞅了張青雲幾眼,他心中隱隱有些奇怪,既然今天的那位連處長是京城來的人,和部長淵源頗深,部長可以見見她嘛!在他的印象中,張青雲可不是一個迂腐的人,從來就不太拘小節,但今天似乎和平常有些不一樣門,,莫非就因為對方是個女的?」袁楚漢腦子裡冒出一個念頭,他連忙眼觀鼻,鼻觀心,不讓自己胡思亂想。

張青雲沒有在意衰漢楚的齷齪心思,而是道:「最近我們組織部派專門的考察團去江南,你跟著去吧!」

袁楚漢微微一愣,忙點點頭道:「好!謝背部長。,「一瞬間,他心中便被興堊奮充滿,最近部里組團去江南學習考察,實際江南在幹部制度改革上的經驗。

這次去的人都是黨校組織幹部培訓班的學員,這些人中包含了下面各市的組織部長,顯然張部長此舉是在為在華東推行改革做鋪墊。

袁楚漢在省委組織部的幾個處長中算是比較老資格的處長了,一直都有提拔的風聲,張青雲讓他跟隨考察團去江南,是否是有將其下放的意圖默袁楚漢感覺是有一點點的,張部長來組織部這麼久,雖然沒有在人事上過多的干預,但是在工作上他卻是抓得比較緊的,在組織部裡面,他的權威也很高。雖然日常工作基本都是林副部長在處理,但是部里從上到下,誰都清楚,組織部最重的權插絕對在部長的手中。

而且張青雲現在和歐書堊記正在角力,這在無形中也有利於其樹立威信,畢竟在組織部內部大家都對倉促改革有顧慮,張青雲能夠頂住壓力,敢於提出不同意見,組織部內部對其自然也是擁護的。

適者生存,強者法則,張青雲表現強勢,其御下便容易,其團結班子,帶領隊伍的能力就強。

袁楚漢離開后,張青雲皺眉嘆氣,連副總理親自給他打了電話,講了連若涵要下放華東工作,又講其心牲不行,工作經驗比較差,擔心其在工作中犯錯誤,讓張青雲多照顧一下。

張青雲接到這個電話,心中感覺極其怪異,當然,他也明白了連總理的意思。連若涵是高吉祥的老婆,張青雲和高吉祥兩人的恩怨誰都知道。

而現在在華東,張青雲和歐丹在政見上相差極大,此時連若涵來華東在歐丹危下工作,少不得要和張青雲衝突,連總理打這個電話,自是有替連若涵說不是的意思匕作為一國副總理,他能夠親自打電話給張青雲說私事,看來對於華東的這些種種矛盾他是看得清楚的。當然,其對女兒的愛護也讓張青雲能夠切身感覺到。

雖然,連副總理在電話中沒有講歐丹,但是張青雲感覺其和歐丹肯定是頗有淵源的,張青雲現在和膚丹政見分歧如此大,最終說不得還有直接衝突,連副總理這個電話是否還有另外的意思呢?

對連副總理其人,張青雲還是比較信任的,看來即使在連副總理的視角來看,自己也難以和歐丹在角逐中佔上風。但是現在的問題不是誰上風誰下風的問題,是關乎到整個華東政局走向的問題,這是大事。

張青雲不可能因為自身處於劣勢就放棄自己的政治理念,他既然擔任了組織部長,全省組織體系的變革以及幹部制度的改革他就負起責任來,在關鍵的問題上也就不能妥協,這和個人感情沒有關係。

老實說,撇開政見不談,對膚丹張青雲一直都很敬重,一個女流之輩,巾煙不讓鬚眉,能夠身居高位,而且其能力和才華都出眾,的確是讓人敬服。不是沒有迴旋餘地,張青雲怎麼可能會去和她對抗?

張青雲和歐丹的對抗,其實是秦衛國和歐丹的對抗,只是秦衛國身為老的華東王,他雖然在華東威望極高,但是他畢老不適合來反對歐丹的提議的。

他來反對歐丹的提議性質就會不一樣,這一點是十分清楚的,秦衛國不方便出面的事恃,張青雲現在代替他出面,事恃迅速演變成,歐丹要努力爭取秦衛國支持她的破而後立的策略。

而張青雲則要努力爭取秦衛國支持他徐徐圖之的策略,秦衛國巧妙的處在了中立的位置,這也讓華東的工作有了更多的迴旋,不至於出現省委書堊記直接干預,最後把大家都逼入死胡同的情況。

秦書堊記別墅,院子里huā香陣陣,翠竹欲滴,一派好景色。

秦衛國在護理人員的陪伴下在院子里休想理療,省委秘書長庚烈就坐在離他身邊不遠處。

庚烈給秦衛國當管家今天是第八今年頭了,在這期間,他本有機會往上行,但他終究沒有選擇繼續往上,而是一直都陪著秦衛國,這在當今的官場上是很少見的。

庚烈崇拜秦衛國,他還只是一個小小的副處長的時候,他就認識秦衛國了,並一直追隨領導到省委秘書長的高位,兩人多年的交往和共事,相互之間早就有了熟擒的默契,甚至有些工作都不需要秦衛國去叮囑庚烈,庚烈自然能夠領悟到書堊記的意圖。

i,書堊記,現在的情況大致就是如此,青雲同志壓力很大,我擔心其個性太強了,最終可能陷入被動。」庚烈恭聲的道,眼神中透露出強烈的詢問之意。

i,晤!」秦衛國不置可否的哼了一聲,並沒有睜開眼睛,而似乎很享受理療師的按摩。

不知過了多久,他突然睜開眼睛,道:「老庚,你也快田了吧?」

庚烈愣了一下1點點頭道:「是啊,書堊記,今天我盛周歲了。」

秦衛國淡淡的一笑,頗為感嘆的道:i,轉眼間,你我二人都老了,我到站的年齡快了。你雖然還有六七年,但估計也難有建樹了,說起來,這都是我耽誤了你。」

i,書堊記說笑了,我對目前的恃況很知足了,昨天我去老乾局那邊走了走,看了看他們那邊新修的干休所。我已經給您選了一個好地方,退休后,我們住鄰居。平常下下棋,種種huā,日子自也逍遙!」庚烈笑呵呵的道。

秦衛國豎起身子,擺擺手,示意理療師退後,他扭頭過來看著庚烈,道:「好!我還正緣磨這事呢,沒想到你想到我前頭了,你辦事,我放心!交代下去,我們不搞特殊化,嚴格按照標準來就行了。

你我的兒孫回來陪我們的井候不會很多,到時候就只有我們幾個老頭子,老婆子過日子,大家都住在一起,串串門啥的,也不會孤獨寂寞。」

庚烈含笑點頭稱是,沉吟了一下,話鋅一轉道:「退休了,我們自可撒手不管,可是現在的情況是樹欲靜而風不止啊,這樣鬧騰下去,形勢堪憂啊。

秦衛國皺皺眉頭,嘿了一聲,道:i,我說你是聰明一世糊塗一時。我華東能夠有今日的成就,自有我冉優長的地方。現在你我二人老了,後面是年輕人的世界了,我們這些老頭子還攪合什麼呢?

玉不彌不成器,人才不歷練好不堪大用。我相信我華東會有一個好的未來,讓他們去放手干吧,我們只管掠陣觀戰就行了。」

i,可是……書堊記,不怕一萬就怕萬您不能一點準備都沒有。」庚烈道,他話說一半,不敢往下說了。

果然,秦衛國聽他這話,有些不高興了,道:「準備?你讓我怎麼準備啊?用人不疑,疑人不用,這是我一貫的態度。另外,今天我可以準備,將來誰替他準備?

世間之事,沒有盡善盡美,更沒有萬無一失!凡事都有失敗的可能,有些時候不要怕失敗,勉強來的成功就是失敗,華東的未來,必須要由一個有足夠智慧和才華的人來肩負。

現在考驗人的時候到了,此時此刻,誰也幫不了誰,只能靠其自己了……

你正在閱讀第八百四十四章誰也幫不了? 319暴露李曉峰很無語的看著柯熱米亞卡,是什麼奇葩的人才會在這種關鍵的時刻迷路,然後很無厘頭的將優勢拱手送給敵人那一邊。你小子如果能早到幾個小時,在上午哥就有把握說服導師大人,讓他老人家不要過於的亢奮。而現在,根本就是馬後炮嘛!

這一刻李曉峰對柯熱米亞卡視很有些不滿的,但是另一邊的克魯普斯卡婭對柯熱米亞卡卻沒有任何不滿,在她看來,很有覺悟的柯熱米亞卡在最關鍵的時刻為她和黨送來了最關鍵的消息,雖然因為一點點很無厘頭的小錯誤錯過了最好的時機,但是,來了總比沒來好,有心總比沒心強。

克魯普斯卡婭覺得如果沒有柯熱米亞卡及時的通風報信,到現在她和黨中央都不會知道,積極叫囂開展武裝鬥爭的維什尼亞克竟然也是叛徒,如果黨輕信了他的話,後果不堪設想。

實際上現在的後果就很嚴重了,列寧和斯大林都被誆去了,如果維什尼亞克膽子大一點……反正克魯普斯卡婭是不敢往下想的,這也是為什麼剛才她幾乎是哭著請求某仙人趕緊去搭救導師的人的原因。

不過李曉峰對導師大人的生命安全並不是太擔憂,不光是因為他已經派遣莫瑞根去保護導師大人,更是因為他還有其他的把握,「我認為維什尼亞克暫時是不敢傷害列寧同志的。」他安慰道。

急得梨花帶雨的克魯普斯卡婭不相信的看著李曉峰,問道:「為什麼?」

李曉峰解釋道:「第一機槍團的大部分同志都是忠於黨忠於的,維什尼亞克想借他們的手對付列寧同志完全是不可能的,這一點柯熱米亞卡同志應該能保證。」

克魯普斯卡婭轉向了柯熱米亞卡,後者忙不迭的點頭道:「沒錯,我們第一機槍團的同志絕不會傷害列寧同志,他們絕對不會被敵人蠱惑的。」

克魯普斯卡婭的政治智慧並不低,剛才她不過是過於的著急,以至於失了方寸,經過李曉峰的提醒,她醒悟過來了,如果敵人指望煽動士兵去傷害列寧,這種可能性幾乎就不存在,這種愚蠢的伎倆只會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敵人應該不會幹這種蠢事。

想通了這一點之後,克魯普斯卡婭稍稍安心了一些,不過她立刻又升起了新的疑問:「既然這種伎倆無法傷害列寧同志,敵人為什麼要幫我們煽動士兵同志們的情緒呢?這麼做,對他們有什麼好處?」

李曉峰沉吟了片刻,將心中的想法和盤托出:「我認為敵人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他們恐怕是想營造出一幅我們布爾什維克將發動武裝政變的氣氛,然後順理成章的動用反動武裝將我們剷除!」

實際上這一點克魯普斯卡婭也想到了,不過她是樂觀的相信敵人應該沒有這麼陰險,可是李曉峰講這層窗戶紙完全撕掉之後,她知道自己不能再盲目的樂觀了。

雖然克魯普斯卡婭是個女人,但是作為一個者,作為列寧的配偶,在關鍵的時刻她也有屬於自己的魄力,立刻她就做出了最正確的指示:「安德烈同志,你立刻去通知列寧同志,告知他這一消息。而我去通知中央委員的會的同志們,我們必須立刻做好鬥爭的準備!」

李曉峰點點頭,二話不說拔腿就往外走,中央委員會可能不相信他的話,但是不會把克魯普斯卡婭的話當耳邊風,現在最關鍵的還是確保導師大人的安全,雖然他肯定維什尼亞克之流不可能拿導師大人怎麼樣,但是必須防著敵人的後手。

「嘿!你跟著我幹什麼?」李曉峰剛發動摩托,發現柯熱米亞卡也跟了上來,他可不想帶著一個累贅。

柯熱米亞卡堅定的說道:「我跟你一起去營救列寧同志,我必須彌補我的失誤!」

李曉峰看了他一眼,這小子還真是相當的堅定,那板結的小臉充分說明他已經做好了跟敵人同歸於盡的打算。有了必死決心的他,恐怕是趕不走的。

李曉峰搖搖頭嘆了口氣:「跟著就跟著吧!不過醜話說前頭,這一趟一切都得聽我的,必須服從命令,否則……」

柯熱米亞卡斷然道:「否則你就槍斃我好了!」

李曉峰又嘆了口氣:「那倒不至於……算了,我也別跟你廢話了,走了……」

摩托車的排氣管里噴出一道青煙,李曉峰駕駛著摩托車風馳電掣的飛馳在彼得格勒的街頭上,速度那叫一個快啊!反正給柯熱米亞卡嚇得臉色蒼白,好幾次他都以為自己是死定了。

和李曉峰與柯熱米亞卡的焦躁相比,此時的列寧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經深陷於敵人的應某之中,實際上此刻導師大人的心情不錯,中午時分當他趕到第一機槍團時,對該團的精神風貌是十分的滿意。

他所見到的每一個士兵心中都憋著一股勁,鬥志如熊熊火焰一般熱烈的燃燒著,可以說只要他一聲令下,這群如雄獅一般的戰士就會撲向臨時政府,將那些資產階級的代言人徹底的撕碎。

原本,列寧確實是打算做說服工作的,可是面對這樣一支士氣高漲的部隊,他原本準備好的說辭完全就說不出口,面對同志們如火一般的熱情,他實在是不忍心潑冷水。

更何況按照導師大人的設想,說服工作並不是勸士兵們放下武器,更不是讓他們放棄對反動派的仇恨,他只是希望情緒高漲的士兵們能稍微在忍耐一下,當武裝起義的準備徹底完成之後,再一鼓作氣的推翻臨時政府。

「同志們!我不是讓你們放棄鬥爭,而是要將你們的鬥爭納入到布爾什維克的統一指揮之下,請你們再忍耐十幾個小時,當其他部隊的同志們做好準備之後,我們再統一的開展鬥爭!那時候,擰成一股繩的我們,夾帶著排山倒海之勢,必然可以一舉成功,將資產階級和他們的走狗統統的掃進歷史的垃圾簍!」

應該說導師大人的勸導還是起了一定的作用,士兵們的情緒雖然亢奮,但還沒有完全失去理智,面對著他們最熱愛的列寧同志,哪怕是已經心急如焚,他們也會暫時忍耐。

「列寧同志,中央是不是已經下定了決心?」勸說工作結束之後,維什尼亞克小心翼翼的問列寧。

列寧看了他一眼,對於此人,導師大人印象是十分不錯的,雖然年紀輕輕,但是能力十分突出,宣傳工作做得尤其出色,看看外面那些情緒高漲的士兵,這些完全都是此人的功勞。

面對能幹的同志,尤其是還是十分年輕的同志,列寧毫不吝嗇表演:「維什尼亞克同志,你的工作做得十分出色,這一點讓我和中央十分的滿意,希望你再接再厲,在的鬥爭中再立新功。至於中央關於武裝鬥爭的既定政策,就不要隨便打聽了,作為一個布爾什維克最重要的就是服從黨的領導。」

維什尼亞克謹慎的點點頭,拐彎抹角的問道:「列寧同志,你批評的很對,作為一個真正的布爾什維克我堅定的服從黨的指揮……但是,您剛才也看見了,士兵同志們的情緒十分高漲,您走了以後,我擔心隨著時間的推移,他們會越來越焦躁,如果沒有一個肯定的答案,我很難安撫他們情緒……我並不是想打聽中央的秘密,我只是想知道,武裝鬥爭一定會開展嗎?」。

列寧陷入了沉思,這時候說他老人家已經完全做好了武裝奪權的準備,那就是瞎扯,雖然他有這樣的想法,但是離完全落實到行動中去還是有一段距離的。如果能夠通過群眾的壓力使蘇維埃就範,讓蘇維埃給他合法的解散臨時政府,他老人家也樂得不使用武力。對於政治家來說,武力永遠都只是最後的手段。

斟酌了片刻,列寧回答道:「中央委員會正在和蘇維埃溝通,如果一切順利,武裝鬥爭就不會開展,反之,武裝鬥爭勢在必行。我現在無法給你一個肯定的答覆,所有的一切取決於蘇維埃對待的態度,如果他們不轉變到人民這邊來,我們將用自己的雙手捍衛!」

維什尼亞克點了點頭,對他來說這個答案已經非常理想了,幾乎可以說列寧已經將布爾什維克的底線告訴他了。對於黑色百人團來說,了解布爾什維克的底線,將使他們的計劃變得更加簡單。

「列寧真的是這麼跟你說的?」舒麗金激動的問道。

維什尼亞克點點頭:「他的原話就是這個意思!」

舒麗金高興得拍了拍他的肩膀,興奮得說道:「你立了大功了,組織和陛下都不會忘記你做出的貢獻,現在我需要你繼續扮演好維什尼亞克的角色,進一步的調動那些小兵的情緒……」

維什尼亞克有些不解:「閣下,我們為什麼不直接拿下列寧,剛才就是大好的機會,只要解決了他,亂黨們自然是一片混亂,到時候大軍一到,就可以將他們直接掃平!」

舒麗金搖了搖頭,道:「你不懂,掃除列寧一干亂黨對我們來說易如反掌。但是那沒有任何意義,真正搞亂我們的國家,讓局勢變得不可收拾的是羅將柯以及蘇維埃,只有徹底將他們消滅,我國的秩序才會恢復正常!」

望著舒麗金匆匆而去的背影,維什尼亞克還是不明白為什麼要消滅羅將柯和蘇維埃,不過對他來說想不明白也無所謂,對他來說只要能儘快擺脫維什尼亞克這個身份,重新過上富足的生活,幹什麼都無所謂,這一段時間他可是徹底的憋壞了。

維什尼亞克有一搭沒一搭的考慮著事成之後將去哪瀟洒,此時他的心思已經完全放在那些燈紅酒綠和紙醉金迷的美事兒上,以至於去而復返的列寧走進他的辦公室時,他完全沒有察覺。

「維什尼亞克同志?」列寧叫喚了他一聲,這廝完全沒有反應,列寧皺了皺眉,厲聲道:「維什尼亞克同志!」

誰這麼煩人啊!維什尼亞克的好夢被打斷了,這讓他的心情陡然惡劣起開,他抬起頭張嘴就要將不識趣的人痛罵一頓,可看到來人是列寧的時候,他震驚了。

「你……您,怎麼回來了,列寧同志?」這貨定了定心神,小心的問道:「是有什麼任務要交代給我嗎?」。

列寧上下看了看他,說實話,他真不相信眼前這個看上去對十分虔誠而且精明幹練的小夥子竟然是個叛徒,如果向他報告這個消息的不是李曉峰,他斷然會認為這是無恥的誹謗和卑鄙的謠言。

問題是李曉峰完全沒有必要誹謗維什尼亞克,而且聯繫到自己身體從昨晚開始的不正常反應,十有**眼前這個傢伙就是個叛徒。列寧一想到自己差點被一個叛徒給糊弄了,心情自然是十分的惡劣,他都想掏出手槍直接將維什尼亞克亂槍打死。

列寧陰晴不定的臉色落在維什尼亞克的眼裡就是完全的莫名其妙了,他完全想不通幾十分鐘之前對他還是和顏悅色仿若慈父一般的導師大人,怎麼忽然就陰雲密布彷彿是要活吃了他一般。

一種極其不妙的感覺在敲打著維什尼亞克的心門,他很懷疑自己的身份是不是暴露,但是他又完全想不出自己做錯了什麼事。自從奉命打入布爾什維克以來,他一致表現得兢兢業業,在外人看來他對同志如春風般溫暖,對敵人如寒風般凌冽,所有跟他有接觸的布爾什維克和普通工人、士兵和泥腿子對他無不是交口稱讚,自己潛伏得這麼深,表演得如此好,怎麼可能暴露?

抱著僥倖心理,維什尼亞克不動聲色的跟列寧對視著,努力的想要表現得更光明磊落一些,但是他的這些表演落在列寧眼中,那就是不折不扣的掩飾了。

看樣子你小子確實是叛徒!列寧在心中嘆了口氣,也不兜圈子,直接一指自己身後剛走進來的柯熱米亞卡,問道:「維什尼亞克,你認識他嗎?」。

維什尼亞克已經注意到了柯熱米亞卡,對於這個有些殘疾的小兵兵,他並沒有太放在心上,哪怕是早上點名的時候,副官通知他某人突然消失了,他也不太以為意。

這年月開小差的小兵一抓一大把,不管是前線還是彼得格勒,每一個團、每一個營,每天都有士兵突然消失,對戰爭已經徹底厭煩的他們,哪怕是面臨著掉腦袋的風險也想逃回家。

所以維什尼亞克對柯熱米亞卡的失蹤並不在意,對他來說趕緊按照舒麗金的指示將部隊發動起來才是正經,他已經完全厭煩自己所扮演的角色了,能快一點解脫的話,他才不會在意幾個小兵的死活。

不過現在,列寧鄭重其事的點出了柯熱米亞卡的大名,而這貨又突然出現,維什尼亞克似乎也覺察出了一絲不妙,立刻輕蔑的指著柯熱米亞卡的鼻子罵道:「我當然知道他,柯熱米亞卡!二營四連的列兵,今天早上風聞我們要真正開展鬥爭了,貪生怕死的他立刻暴露出本來的面目,灰溜溜的逃跑了!」

說到這,維什尼亞克的氣勢更勝了,上前一步朝柯熱米亞卡大吼道:「你這個貪生怕死的膽小鬼,你還有臉來見我!軍法官,軍法官呢!立刻逮捕這個膽小鬼!」

維什尼亞克一邊大喊,一邊就準備向門口移動,雖然他不確定自己是否已經暴露,但是離門口近一些,逃跑不是更容易嗎?可是他的企圖立刻就破滅了,隨著他的大喊大叫衝進來的不是軍法官,而是一個他從來沒有見過的年輕人。

「你是誰?」維什尼亞克狐疑的的問道,「這裡已經被軍隊徵用,你是怎麼進來的?」

不等李曉峰開口,列寧陰沉臉說道:「他是誰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到底是誰!」

維什尼亞克的臉色更加的蒼白了,大事不妙的感覺變得愈發的強烈,此時此刻,面對著極其危險的局面,他一面開動腦經,一面繼續跟列寧周旋。

他裝出一副哭笑不得的表情,彷彿是受了天大的委屈:「列寧同志,您的話我怎麼一點兒也不明白?我是維什尼亞克啊!剛才您還表揚我來著……」

「你最好把兩隻手都放老實一點!」維什尼亞克的話立刻就被李曉峰打斷了,「不要試圖去動你腰裡的武器,垂死掙扎沒有任何意義!我手裡的傢伙可不是吃素的!」

望著李曉峰手中明晃晃的手槍,維什尼亞克心中一凜,剛才他確實動了這個念頭,在他看來今天要想絕處逢生,唯一的機會就是抓住列寧做人質,只要控制住列寧,他就能撿回性命。

可是李曉峰的話就像一盆冷水,徹底的澆滅了他的企圖,不過他並不是完全死心,慢慢的轉身,舉起雙手裝作十分無辜的說道:「這位同志,這絕對是借誤會,我絕不會對列寧同志不利的,作為一個布爾什維克,我將列寧同志視為父親一般,我怎麼可能去傷害我的父親呢……」

就是那一剎,維什尼亞克果斷的拔出了腰裡的手槍,可他的手才剛剛抬起來,一隻碗口大的拳頭已經轟在了他的眼眶上…… 江南省,張青雲率領的多人的考察團赴蓉城考察學習。

江南省委組織部部長商國良親自到機場迎接他,一直送他入住到下榻的酒店,並在酒店兩人舉行了會談。

張青雲是江南省委組織部的舊人,而當時商國良也是組織部副部長,只是他當時兼任省人事廳長,張青雲和他的接觸沒有另外幾名副部長多而已,但是說到熟悉程度,再人自是熟捻得很。

商國良也是比較出名的年輕幹部,但是年齡卻被張青雲大了整整十二歲,剛好大一輪,但是其卻自稱是張青雲的老根,好像不太願意承認自己是老大哥的事實。

張青雲也不和他較真,對蓉城張青雲是久違了,來到這個地兒,他感覺特別的高興和暢快,倒是很樂意和商國良多開玩笑。

「青雲部長,得知你要來江南。何書堊記可是專門叮囑過我了,對別人我們可以藏私,對你我們可是不能藏私啊。但是不藏私不代表不可以吃大戶,你們可是來自發達地區的幹部」現在來江南了,不宰你們的大戶,走過不了關的……」商國良道。

張青雲哈哈一笑,道:「我的行程能驚動何書堊記,我真是受寵若驚了,既然是何書堊記有了指示,你怎麼宰都行。你看我這次帶來的人誰有幾兩肉,我全權委託你猛宰……」

「哈哈……」商國良哈哈一笑,擺擺手道:「幾年不見,青雲部長倒是愈加豪爽了,有稱這話,我就放心了。誰都知道青雲部長是咱江南人,是心憂我江南發展的。

現在全國流行城市之間建幫扶對子,華東淮陽市已經開了一個好頭,和我們武陵市形成了幫扶對子,這對我武陵的經濟發展,尤其是旅遊產業發展是一大助力。這些都是你老兄一力促成的,在此我代表江南的父老鄉親們謝謝你了……」

張青雲搖搖頭,道:「我沒有什麼功勞」只是上次嚴省長去了我們准陽,提到了這事。領導指示,我能陽奉陰違嗎?當然,這其中有一些波折」還好最後能夠促成到這一線姻緣,這對誰陽和武陵都是有益的……」

張青雲嘴上說得客氣,心中卻對馬未然的工作非常滿意,馬未然做事可靠,能夠讓人放心。本來幫扶對子的事,張青雲並沒有要求他一定要做好,但現在能夠搞成,這就說明其是時時刻刻的把張青雲的話放在了心上了,不像有的幹部嘴上一套,轉過背後馬上又是另外一套。

張青雲這次來江南當然不會空著手來,見商國良提到了幫扶對子的事情,張青雲大手一揮,道:「淮陽開了頭,我們其餘的市也要跟上,港城和武德的幫扶對子也可以上嘛我來蓉城前和港城趙書堊記溝通過了,他表示是支持的,具體的工作江南方面配合一下,我認為問題不大……」

商國良一愣,馬上站起身來,大喜道:「此話當真?」他話一說出。」又覺得自己失態了,忙自嘲的笑笑道:「你看我起……你說的話自然是真的……」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