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一個個把人質送上去,這些傢伙身子虛,想爬這個難度太大。

「小周,你陪同人質回去,這裡就交給我們吧,都是一些收尾工作,查看一下他們附近的老窩。」黑鷹拍了拍周飛的肩膀。

「大叔,你別走,陪我~」談妙妙拽著周飛的手臂,膩歪著。

黑鷹促狹一笑,給了周飛一拳頭,「行了,下面問題不多,功勞少不了你的!」

周飛想了一下,點了點頭,下面確實問題不多,以黑鷹他們的身手,應該沒什麼問題了。

「隊長,你們小心一些!」

黑鷹擺了擺手,滑下梯子,落地。

直升機上,周飛和一干人質坐在後面。

「現在安全了,大家都安心吧。」周飛笑了笑,盡量讓自己的聲音柔和一些,這些人,有些其實還是驚魂未定,說不定留下很重的心理陰影,嚴格來說,他們算是病人。

等下還需要接受心理醫生的治療,部隊中早就準備好了,等到了地方就治療,如果嚴重的,就要長期治療了,沒什麼問題的,簡單休息幾天就好了。

「同志,這是我的名片,以後有什麼事,用得著我的地方,請務必聯繫我,這是我的心意,謝謝您了。」最先那個被周飛詢問的人質,一個中年人,朝著周飛伸手緊緊一握,然後雙手恭敬遞上名片。

「東陵省昌盛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裴華明!」

鍍金名片,小周接過名片,「不用客氣。」

這時候,一直膩歪著周飛的談妙妙忽然伸出雙臂抱住周飛的腦袋,俏聲道:「大叔,把你的套子拿下來嘛,讓我看看你。」

哧——

小丫頭一扯,就把周飛的大半張臉露了出來。

一時之間,大家都有點發愣,因為周飛,實在是太年輕,長的很嫩,臉上還帶著青少年的青澀,雖然塗抹著一些油彩,不過還是很清晰的。

且,雖然訓練的一個月,但,周飛的膚色只是稍稍變黑。

在想象中,大家都認為周飛是一個臉皮黝黑,臉部肌肉發達的鐵血大叔!

尤其是談妙妙,以為周飛有著寬厚的嘴唇,豹子眼什麼,一定是凶神惡煞,現在一看,鄰家大哥哥形象,反差太大了。

「哇!」談妙妙捂著小嘴,不可思議的看著周飛。

談麗雪也是一陣驚訝,沒想到營救她們的,居然是一個比她女兒大不了幾歲的小伙。

同樣,裴華明亦是非常驚訝,眼中露出敬佩欣賞之色。

另外一邊,那幾個美女也是張著小嘴,美眸之中異彩漣漣。

雖然說,小周長的一般,但透著一股小精神,不醜,耐看。

最重要的是,小周拯救她們於危難之中,大多女孩子都有過一個英雄王子腳踏翔雲,騎著白馬,來救美的夢幻場景。

本來,周飛是大叔之流的話,她們只會很感激感謝,沒有其他什麼的意思。

現在一看,周飛還是個小夥子,一個個感覺就有點異樣了。

要是有這麼一個男朋友,一定很有安全感吧。

不知不覺,這些美女看向小周的美眸中,泛起了一絲絲小星星和崇拜的光暈。

[未完待續,感謝您的閱讀!]

還是零點后才寫好,干啊!

謝謝ghostcat的打賞,特此表揚! 那些骷髏形狀可恐,死狀更是千奇百怪,她看了一眼,就再也不敢朝他們看去了。

看到這些骷髏,李淼淼心裡暗道,還好她沒有放鬆修鍊精神力,意志力要比一般的人強一些,沒有受到那迷幻雀的

想到,她將刀插到炎封胸口的情形,就一陣心悸。

她沒有留意到的是這時地上的那些骷髏,似乎受到什麼東西的影像,一點點的動了起來。

李淼淼沒有注意到他們開始動了。只是在觀察周圍的環境,想著怎樣才能到裡面去。可是那裡面也是黑乎乎的一大片,即使她可以用神識看到黑暗裡的東西。但奇怪的是,她的神識在這裡,似乎受到壓制,視線極為狹窄。

按照她正常的視力範圍,現在最少可以看到十米之外的範圍,可是在這裡,她大約只能看到前方大約一米左右的距離。

就在她一點點的小心翼翼的往前走去時,不想,一隻腳踩到了一隻骷髏的腳骨上,那隻骷髏嘴裡竟然發出可怖的「絲絲」聲,然後那隻骷髏手,竟然搭在了她肩膀上。

那骷髏力氣非常大,差點就直接抓到她的肉里了,李淼淼被抓的大痛,嘴裡不由叫了一聲。頓時身形快速的一轉,轉動的同時,手裡的火焰刀,被她揮了出來。她反身一刀,將那骷髏砍為兩段。

「啪嗒」一聲,骷髏頭掉到地上,咕嚕嚕滾到一旁,不想,它的手指頭輕輕一勾,從另外一旁竟然滾過來,一具骷髏身體,一下子安在了那隻骷髏的頭上。

那骷髏頭轉動了幾下,發出咔擦咔擦的聲音,然後那具骷髏身體和骷髏頭,竟然接在一起了。

李淼淼看到這樣的情況,不由冷汗直冒,心道:這骷髏是在炸屍嗎,竟然還會自動拼接,好恐怖。

不能給它們機會,於是她目光一沉,趁著這具骷髏,沒有朝她出手之際,她整個人凌空飛了起來。

兩把火焰刀,更是一左一右的朝那具骷髏身體揮了過去。

這時其他的骷髏也開始動了,一步步的朝李淼淼緊緊逼過來,不過它們似乎有些畏懼她手裡的火焰刀。

看準這個后,李淼淼更是一起呵成,連續使刀,不停的在這些骷髏中國砍啊砍,殺啊殺。

現在她使出的火焰刀,威力已經大增,那些枯骨,畢竟沒有什麼靈性。因此她的火焰刀,幾乎是以摧拉枯朽的姿態,將那些骷髏砍得七零八落。

不過那些骷髏被砍倒后,那些被砍倒的手和腳,繼續爬起來繼續朝她走了過來,看的她頭皮直發麻。

好在她現在可以御氣飛行,前面得手后,她忙尋個落腳點,站到一處沒有骷髏的地方,御使火焰刀,飛旋在半空中,來回不斷的砍著。

這邊她手裡還放出火焰,到處燒著。

大約過了將近半柱香的功夫,在她一頓大火力的砍殺和用火猛燒,

只聽到一陣「呼啦啦」的聲音,不斷的傳來。

這石洞里,更是傳來一陣嘶啞的聲音,彷彿似乎有人被扼住了侯紅一般。那是骷髏被徹底燒死的聲音。

這些枯骨畢竟沒什麼靈性,被李淼淼這一一陣亂砍,加上火燒,竟然被她消滅了一大半。

過癮!

又過了一會後,戰鬥才結束,而李淼淼也累的氣喘吁吁,後背都是冷汗。若是放在平時,她肯定是嚇破了膽子,可是在這裡,她要是害怕,退縮了,只有死路一條了。

因此她也是趕鴨子上架,硬拼了,不想,竟然被她賭對了。

這時,看到地上幾乎全部散架了的枯骨,李淼淼心裡也有一種成就感。不過想到這些枯骨,也都是些可憐人。她忍不住將手放在心口處,默默的做了個祈禱的姿勢。嘴裡說道:「各位前輩,晚輩也是無意冒犯,還請恕罪,你們還請安息吧!」說完她朝那些骷髏們,恭敬的行了一禮。

讓李淼淼沒有想到的是,開另外一邊的密室的鑰匙,竟然就是她行禮的動作。

因此當李淼淼行完禮時,奇怪的事情發生了,只見她的眼前突然大亮,枯骨不見了,漢白玉的石門不見了,牆上的壁燈也變了。

她只覺得身形一晃,她竟然到了一個類似宮殿的地方,而在那宮殿的正中央,別無他物,只有一個黃金打造的金色盒子。

這座宮殿的四周,也沒有什麼東西,只有一座石棺,在那棺材的一旁,插著一把渾身碧綠的長劍。

李淼淼的視線先是被那個純黃金打造的盒子吸引了。隨即又被那把看上去極有靈性的寶劍吸引住了。

寶物和寶劍,我到底先要那個好呢?

李淼淼不由猶豫了一下,正在選擇時,不想,宮殿里竟然響起了一道古樸的聲音。

「我親愛的孩子,終於等到你了,將屬於你的東西拿走吧!」

聽到這聲音,她第一個反應是看向四周,手裡做出格鬥的姿勢。不想,這聲音響起之後,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

李淼淼不由汗了下,是不是自己盜墓電影看多了。一定要有個大粽子從棺材裡面跳出來才正常。

不過,為了保險起見,她還是將火焰刀飛出去,試了一下,果然沒有反應。

很好!

她又朝另外一邊,試了一下,還是沒有反應。

這下她才放心的走到前面,伸手去打開那黃金盒子。

不想她的手,剛伸到盒子上,那黃金盒子便打開了。這時她包裹里的那捲空白的天殘卷古書,突然懸浮在她面前,一道金色的水線般的亮光,閃了起來。

照的她眼睛睜都睜不開,而當她適應了這裡的光線,將眼睛睜開時,她突然看到,原本只是空白卷的殘卷的古書,被填滿了。

那古卷上面,竟然都是猶如小蝌蚪一般的金色文字,李淼淼一個字都看不懂。

「叮,恭喜你,順利完成尋找天殘卷古書的任務,位面電梯即將打開,請做好返回的準備。」

李淼淼沒想到這麼快就做好任務了,而且她做完任務,位面電梯就打開了。

可是她突然想到一個問題,她就這麼走了,炎封怎麼辦啊。

時間緊迫,由不得她思考,只見系統的提示音剛結束,一通和她來時一模一樣的位面電梯打開了。

位面電梯上顯示的時間是倒計時,二十秒。

匆忙中,李淼淼忙咬破手指,在手帕上寫道:「炎封,我有事先走了,請不要找我!淼……」她後面一個淼字還沒寫完,便見位面電梯,直接帶著她「嗖」的一下就離開了。

李淼淼再次感到頭腦一陣暈眩,等到她清醒時,眼前一亮,她還是回到自己家裡。

她下意識的看了下牆上的時鐘,時間才過去了,兩個小時。(未完待續。) 看到牆上小熊時鐘的時間,指針正好指到上午十點鐘的位置,李淼淼心裡驚了下,一屁股坐在了沙發上。嘴裡喃喃道:「難道系統里的時間,一天相當於現實世界的一個小時。也就是說,她去星羅大陸兩天,相當於只去了兩個小時。」

竟然還有這樣的好事,那就是說,她在系統里穿過去做任務,時間會比現實中壓縮很多。這樣一來,她下次再做任務,就會掌握時間了。

本來她還擔心,媽媽萬一下班回來了,找不到自己怎麼辦,還好,媽媽現在還沒有回來。

今日是周六,也就是說,她還有一天的休息時間,然後周一去暢元實習。

不過一下子從星羅大陸的兇險刺激,回到平淡無奇的現實生活中,她還有些無法接受。

想著自己剛剛認識了那麼多的人,很君子的沈大師,有點搞怪的炎龍,當然還有對自己很好,很講義氣的炎封,這會竟然都離自己遠去了。

還有些無法適應,真是讓人憂傷呢。

其他人還好說,關鍵是炎封怎麼辦,他會不會生氣了,或者傷心了。想到他們坐在冰將身上時,他對自己說的那些暖心的話,還說會娶自己,李淼淼不由心裡有些微微的疼。

在她心裡,炎封真的是個好男人,可是她卻不能和他生活在那個世界李。

她不知道炎封能不能進到那個石門,會不會看到自己留下的血書。

想到這裡,她不由略微頭疼的,用手揉著太陽穴。不想就在這時,她的第六感告訴她有人進了她的房間。

她立刻變得警惕起來,抬頭看了過去,竟然發現系統君,這會竟然站到了她面前。

純白的襯衫,黑色的西褲,身形修長,姿勢優雅的靠在門邊。

看了她一眼后,沈墨選了個舒服的坐姿,坐在李淼淼的面前。因為李淼淼順利的完成了任務,他也得到了一定的經驗值,這會他的身形,看著稍微凝實了一些。

不過,李淼淼這會卻什麼興趣,留意系統君的神情。見他竟然神出鬼沒的出現在她面前。她不由說了一句。「你什麼出來的,神出鬼沒的,嚇我一跳。」

「第一次做任務感覺如何?」沈墨竟然會好心的問她做任務的情形。

李淼淼面無表情的回道:「還好,不過,挺刺激的。」

「嗯,那就好,記得收取任務獎勵。對了,你有次抽獎,看看系統會給你什麼樣的獎勵。」沈墨其實有些好奇的是,李淼淼在做任務的時候,到底遇到了什麼事情。她的心情好像不大好,而且她去了星羅大陸2個小時,卻感覺她整個人的氣質,似乎也發生了很大的變化。

說不上具體的變化是什麼,但是沈墨卻憑著自己的直覺,感覺的到她的身上出現了一些變化。

因為系統的獎勵,很多都是隨機的,因此不論是系統君沈墨,還是作為宿主的李淼淼,都無法控制這個不確定因素。

想到自己完成了天殘卷的任務,得到了五千分的獎勵,應該可以兌換一部正兒八經的功法了。

在秋林鎮,李淼淼已經知道如何修鍊,現在她的修為,至少可以達到鍊氣五層巔峰,只是她現在需要一部,比較高級的功法,讓她修鍊的速度可以變快一些。

至於她的精神力修鍊,她已經得到炎封指導,只要她慢慢堅持,相信,也可以一點點的升級。

更何況,她現在的控火術已經達到小成的水平了。

因為系統君說,讓她領取獎勵,她首先便檢查了下自己系統包裹里的東西。

首先,她看到的是自己種下的水晶石,已經發芽了。只是現在還看不出明堂。

接著她便看到自己的系統積分達到了6000分,看樣子,是她在做任務時,比如殺怪,或者得到了什麼寶貝,另外得到的積分。

然後便是靈石,這時她看到自己包裹里的靈石,竟然變成三千枚了。原來系統任務給她的五百基礎靈石,在她做完任務后,會自動收回。

果然她又去自己的儲物袋裡,看了看那把長刀和地圖,現在都沒有了。

不過,趙叔送給他的儲物袋,還在呢。

現在李淼淼知道了,自己做任務是的道具,會隨著她做完任務,自動消失。但是她自己在做任務時,得到的東西,系統則不會收回。

這樣一想,她不由又變得高興起來,心裡更是打定主意,以後如果再次做任務,她就狠命的搜刮一番。

想到,最後自己取得那個宮殿,取天殘卷古書時,沒能將那個純黃金打造的盒子拿回來,真是一大損失,不然她可以賣個高價。

說不定,就不用蝸居在這裡了。

「先看看,抽獎能抽出什麼好東西吧。不過千萬不要,再有喵星狗,這樣的高智商的東西出來。她的弱小心臟,絕逼受不了。

想到此,李淼淼心裡不由暗自祈禱著。

看到一次抽獎機會,她便轉動下,抽獎的轉軸。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