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莫非,在政哥對趙哥也很迷戀痴狂?】

【都說帝皇之心深不可測,可我怎麼感覺政哥跟個蛇精病一樣。】

嬴政:「」

「怎麼了?你不打算繼續說自己的理由了嗎?」

他內心下意識翻了翻白眼。

這個陰陽人,怎麼一有功夫就想要吐槽自己?

就不能說點關於成仙的事情嗎?

話說這樣的人,到底是怎麼成仙的?

莫非真的是以賤成仙?

自己把希望寄托在這貨身上,真的靠譜嗎?

嬴政在猶豫,而王遠聞言后,稍微平復了一下心情之後就目光一轉,真切道:

「陛下!其實趙高乃是驚世奇才!」

「重用其,有他輔助胡亥公子,絕對能保我大秦萬世平安!」

「而且陛下,你本身就是萬歲之尊,一切都不過是後手而已。」

【趙哥改聖旨,趕緊搞死蒙恬,扶蘇!】

【政哥,你不是很喜歡聽我的話嗎?現在就來吧!】

「王遠,這是真的?」

說著,嬴政眼中閃過震驚。

他萬萬沒想到……

改聖旨的人居然是趙高!

「是的!陛下!」

「臣敢對天發誓!」

王遠立馬拍著胸口保證:

「當初第一次看到趙大人,臣就覺得其絕非凡人。」

「雖然遠不及陛下,但也無比出色!」

【當然是真的!趙哥可是一直和六國餘孽眉來眼去,政哥你認命吧!】

「原來……如此!」

嬴政點頭,但拳頭卻是忍不住微微握緊,心中震撼不已!

其實仔細想想,趙高作為自己最信任的宦官,的確有改聖旨的能力!

如果自己未來病危,無法行動,那麼依靠的就只有趙高!

念及,他看向了扶蘇和胡亥。

「你們呢?對此事可有自己的看法?」

「兒臣沒有看法。」

扶蘇率先表態,低著頭。

「既然王縣令說,天下給十八弟打理是最好的選擇,那麼我自然沒有任何意見。」

扶蘇本身對於皇位就沒有太多的遐想。

現在王遠站出來表態,他自然也不想去反對。

「兒臣全聽父皇吩咐!」

胡亥也低著頭,餘光看著王遠。

誰能夠想到,這位在父皇心中舉重若輕的王縣令,對自己,對師尊都是如此看重。

這一刻,他覺得自己離皇位已經無比接近。

「既然如此,那就讓趙高進來吧。」

嬴政點頭,和兩人不同,內心卻是泛起了寒意。

太蠢了!

自己這兩個兒子實在太蠢了!

「來人,傳趙高!」

「傳趙高!」

在衛兵的呼喊下,沒多久,趙高一臉恭敬地走了進來。

「老奴見過陛下!」

一進來,他就無比恭敬朝著嬴政行了一禮。

然後才注意一旁的王遠,胡亥,扶蘇,皺眉疑惑。

他本以為,陛下喊他過來,是因為談話結束了,所以有著其它的吩咐。

現在看來,好像並不是這樣。

人都在這裡,恐怕談話還遠遠未結束。

「趙高,剛才王縣令誇你有通天之才。」

「並且能夠輔助朕的大秦永世長存。」

嬴政一臉平靜:

「說說吧,你想要什麼賞賜?」

「啊?」

趙高一愣,看向了王遠,發現後者正在恭敬行禮。

「趙大人,這是下官應該做的。」

【趙哥上吧,就決定是你了!】

「這……我在此多謝王縣令了。」

趙高臉色一喜。

雖然不知道具體緣由,但看情況應該是王遠在陛下面前給自己說好話了。

果然,之前宴會上的馬屁拍對了!

陛下的確要重用王遠!

雖然激動,可多年的謹言慎行,他還是小心翼翼。

念及,他連忙低著頭,諂媚道:

「陛下,其實老奴能夠留在陛下身邊,就已經是對奴婢最大的賞賜了。」

「如果有可能,老奴願意為陛下付出一切,為陛下而死!」

「陛下,萬年!」

說完,他還主動跪了下來,重重朝著嬴政磕了一個頭。

見狀,在場的眾人神情皆是錯愕。

要知道,現在可是秦朝。

君臣都是坐而論道,哪怕地位稍低,也只是站著。

跪拜之禮雖然存在,卻是一種極度謙卑,對自己極度侮辱的禮儀。

而趙高,卻是做的無比自然,沒有任何的心理壓力。

【人不要臉,當真天下無敵!】

王遠心中一陣流汗。

【難怪趙哥如此「成功」!】

【果然,李斯註定只能是一個牆頭草,趙哥才是真正的狠人!】

【扶持胡亥上位之後,還設計把政哥全部兒子殺死,女兒也通通車裂,斬草除根!】

【能忍常人之不能忍,非大忠即大奸!】

擦咔!

王遠心聲一落,本來就在強作鎮定的嬴政,手忍不住用力,將本就脆弱不堪的扶手徹底捏碎!

哪怕已經紅腫,但還是無法忍受!

嘭!

破碎的木屑飛落在地,瞬間讓在場的眾人神色立刻僵硬。

【政哥,你是更年期了嗎?】

王遠震驚!

但這一次,嬴政已經徹底忽略了王遠的心聲,雙眼發紅。

他本以為這一場未來的政變,死的只有扶蘇,沒成想趙高竟然喪心病狂到自己整個家族都滅了!

兒子全部殺死?

女兒通通車裂?

他秦始皇一統天下,居然就落得這樣一個下場?

所有的後代全部死亡?

開什麼玩笑!

「趙高,你過來!」

嬴政猛地抬頭,語氣陡然冰冷,目光如刀,砍在了趙高的身上。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