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樓上的,你就看熱鬧不嫌事大吧,別忘了,我們親愛的主播還在那小東西的手上!】

……

我的天,看到這條彈幕,我簡直要感激涕零了。

這群吃瓜群眾總算是想起我這個尚在危險中的人了,真不容易啊!

不過,事實上此刻我的注意力也集中在蒙派和墨涼夜的身上。

講真,和墨涼夜呆在一起久了,我對他的絕世容顏都已經有了免疫力,甚至不怎麼覺得驚艷了。

但此時和蒙派這個醜比一對比,我覺得墨涼夜簡直是帥出了天際。

就算是不吃不喝,光是看著他這張臉就能十分滿足。

尤其是他身上那股傲視群雄冷峻肅殺的強大氣場,簡直讓我這個冥王妃分分鐘忘記了自己身處的危險境地,臉陡然一熱,心跳就跟坐了火箭似的,突突突的跳個不停。

聽到蒙派的話,墨涼夜那好看的唇角勾起一抹嘲諷的笑意,冷聲道:「一個小小的鬼王也配知道我的名字?」

這話一出,直播間里的小迷妹們再次上線。

【沒錯,就這麼個丑東西,也配知道我們冥王大人的稱號?】

【冥王大人好傲嬌哦,不過我喜歡!】

【蒙派此刻的內心活動:好氣哦,卻還是要保持微笑!】

【當冥王大人的小迷妹能有終身制么?我要買個終身vip!】

……

而相比直播間粉絲的歡樂,蒙派此刻的臉已經綠得能滴出水來了。

「你……你竟敢這般羞辱我,今天不把你打得魂飛魄散,我就不叫蒙派!」

說完,蒙派身上的鬼氣四溢,醜陋無比的臉突然大吼一聲,抬掌便向墨涼夜劈了過來!

看到這一幕,我立刻出聲提醒道:「小心!」

墨涼夜轉頭看了我一眼,不僅不躲,更是在抬手接住了蒙派這一掌。

蒙派以為自己掌心的鬼氣可以重創墨涼夜,不禁露出得意的笑意。

豈料,他那肥厚的嘴唇才剛剛咧起,神色便陡然變得萬分恐懼。

因為,他手心的黑氣,正被墨涼夜以驚人的速度吸入自己的掌心。

蒙派心中頓時大驚,連忙收回自己的手掌。

但已經來不及了,他身上的鬼力,已被墨涼夜吸走了一半。

只見墨涼夜眉心一擰,眼中寒光一射,便在蒙派收手的瞬間,將剛剛吸入掌心的蒙派的鬼氣打了出去!

蒙派從沒和墨涼夜交過手,不清楚他的底細,所以一時之間根本躲閃不及,直接被自己的鬼氣打中,一下子飛出老遠,直接砸在舞台上的液晶顯示大屏上。

「你……你究竟……是誰?你怎麼會……會有這麼強的法力?」蒙派從地上爬起來,吐了口黑血問道。

墨涼夜的臉色依舊冷淡,聲音冰冷:「若是在中國,你這樣的角色,連給我提鞋都不配!」

聽到這話,直播間的觀眾們紛紛為墨涼夜點贊。

【這樣傲嬌的冥王大人,我也是服氣的!】

【冥王大人,說的好,就這麼個醜八怪,還當什麼鬼王?真是笑死人了!】

【泰國難道就沒有其他更厲害的鬼怪了么?來呀,看我們家冥王大人不把你們全部打得叫爸爸!】

……

蒙派就算是再傻,也大概能猜到墨涼夜的身份。

但不管怎麼說,他也是堂堂的泰國鬼王,一鬼之下,萬鬼之上,他怎麼甘心被一個外來的鬼怪給打倒?

如果今天他就這麼輸給了墨涼夜,那以後在整個泰國鬼界,他還拿什麼來服眾?

想到這裡,蒙派再次對墨涼夜發起攻擊,兩個人打得難分難解。

而此時,不光是我,就連我身後的幽綠鬼胎,也看他們兩個打架看得有些入迷。

畢竟,像這樣的大戰,可不是隨隨便便就能看到的。 冰山總裁的誘人嬌妻 第182章:兩面夾擊

然而,就是趁著這個空擋,我用右手在左手無名指上悄悄扭了一下,不聲不響的將之前墨涼夜送給我的那枚戒指摘了下來,並輕輕念出一段咒語。

剎那之間,我手中的戒指便變為了一隻金色鐵環,猛的朝我身後的幽綠鬼胎襲去。

因為蒙派和墨涼夜兩個人正打得難分難解,幽綠鬼胎本來就有些走神。

更何況,他雖然通過跟蹤得知我有魯班尺和墨線,以及玉珠,卻萬萬沒有想到,我左手無名指上戴著的戒指,才是我最厲害的武器。

這枚戒指,是之前在CS市的寺廟裡收拾老和尚之後,墨涼夜送給我的。

它的名字叫無定乾坤環,上次老和尚還差點用這玩意擊殺了我和果果,威力可見一斑。

只不過,之前我一直不知道這東西究竟是怎麼玩的,因而也一直沒用。

而就在剛才,墨涼夜和蒙派打起來之前,他已用眼神將啟動這隻無定乾坤環的咒語暗示給了我。

幽綠鬼胎顯然沒想到我被他擒住,居然還能用法器攻擊他,頓時便慌了,下意識的鬆開掐著我脖子的手,四下逃竄起來。

雖說他道行也不淺,但那無定乾坤環再怎麼樣也是捉妖封鬼的聖物。

就連我家果果都擋不住,更何況是他?

我心中默念咒語,那無定乾坤環立刻便一生二,二生三……眨眼之間變為了九隻環,一起向著那幽綠鬼胎襲去。

許是威力太大,幽綠鬼胎縱然反應極快,但也仍舊吃了幾下無定乾坤環的重擊。

此刻,他已經完全顧不上我了。

畢竟,保住小命,對現在的他來說才是最重要的。

不然繼續被無定乾坤環擊打下去,他很快就會魂飛魄散!

「幫我制住她,快!」幽綠鬼胎憤怒的沖艾米的那隻古曼童吼道。

古曼童原本以為幫幽綠鬼胎擒住了我,他的任務就算是完成了。

可誰知我突出奇招,不僅掙脫出了幽綠鬼胎的鉗制,更是將其打得毫無還手之力,以至於古曼童根本不知道究竟該幫哪一邊。

若幫幽綠鬼胎吧,要是我打贏了,我肯定不會放過他。

若幫我吧,要是幽綠鬼胎贏了,那幽綠鬼胎肯定也不會放過他。

所以,古曼童現在完全是陷入了兩難的境地,不知該如何抉擇。

似是看出了古曼童心中所想,那幽綠鬼胎一邊躲避無定乾坤環,一邊大聲沖古曼童喊道:「你以為你幫了她,她就會放過你了?就沖你剛才殺的那兩個人,她說什麼都不會放過你!你不如先幫我,集合我們兩個人的力量,定能將她制住!」

不得不說,幽綠鬼胎說得很對。

我雖不反感古曼童這種鬼物,但像眼前這隻連殺了兩條人命的古曼童,我是說什麼都不會放過的!

而那隻古曼童在聽了幽綠鬼胎的話之後,彷彿一下子開了竅一般,那張滿是鮮血的臉上,陡然變得憤怒不堪,沖我撲了過來。

若是從前,我定然會怕這樣兩面夾擊的情況。

但今時不同往日,如果連這兩隻小東西都對付不了,我還做什麼冥王妃?

想到這裡,我立刻在心中默念了另一段咒語,從儲物戒中調出墨線,抬手指了一下朝我撲來的古曼童。

墨線立刻便如同裝了gps定位一樣,準確無誤的沖古曼童彈了出去。

半個小時之前,古曼童還能利用擁擠的人群來遮擋。

但現在,偌大的劇場除了座椅之外,便只剩下我們幾個,他根本連躲都沒地方躲。

更何況,墨線之前被古曼童狡猾的戲弄了一番,心中本就憋著氣,現在好不容易有機會一雪前恥,它又能放棄?

於是它像瘋了一般,不管不顧的沖著那古曼童襲去。

古曼童吃過人肉之後,雖然具有較大的殺戮,但終究還是比不過我的墨線。

畢竟,墨線的法力,和我的道行是相通的。

我雖沒有墨涼夜那般逆天,但對付古曼童倒也是綽綽有餘了。

於是沒幾個回合,墨線便將古曼童給捆了個結結實實。

古曼童本就是陰邪之物,因而被墨線捆住的瞬間,皮膚就立刻被燒得焦黑,古曼童頓時痛得慘叫不已。

而與此同時,幽綠鬼胎也被無定乾坤環擊打得再也站不起來了。

「米……米小菲,就算是魂飛魄散,我也不會放過你!」幽綠鬼胎惡狠狠的對我說道。

聽到這話,直播間里的觀眾紛紛對他表示唾棄。

【喲,都快魂飛魄散了,還不忘了鬥狠,這小東西究竟是什麼仇什麼怨啊?】

【真的超級討厭這鬼東西,感覺像全天下都欠他五百萬一樣!】

【那個誰誰誰,你是怎麼管教你兒子的?你怎麼把你兒子教成了這麼個貨?】

【我都說過了啊,我跟他老娘只是有一段露水情緣而已,我tm也是今天第一次見他好么?所以他教得好不好,關我啥事兒?別總往我身上扯啊!】

【怎麼不關你的事,再怎麼樣,他也是從你幾億個小蝌蚪中脫穎而出的!你丫別想撇清關係!】

……

本來,我是想直接將這幽綠鬼胎擊殺的。

但看到這些彈幕,我想起這幽綠鬼胎到底也是葉梓宸的骨血,不管怎麼樣,我也得尊重一下葉梓宸這個當父親的意見。

想到這裡,我開口問道:「葉梓宸,給你個機會,你覺得該怎麼處理這小東西?」

聽到這話,直播間瞬間靜止了一兩秒,然後彈出一條彈幕。

【與其讓他繼續禍害人間,你該怎麼處理還是怎麼處理吧,這事兒我不想插手!】

看到葉梓宸發的這條彈幕,我不禁有點詫異。

在我看來,葉梓宸向來都是一個優柔寡斷的娘娘腔,我本以為他會讓我放了幽綠鬼胎。

但沒想到,今天葉梓宸居然這般果斷的做出了選擇。

或許,經過這段時間的直播,葉梓宸已經知道,像幽綠鬼胎這種心中有極大怨氣的鬼若繼續留在世間,只會造成更大的禍端。

所以,才決定大義滅親的吧!

既然如此,那可就別怪我下手太重。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