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

「—————————–」

「——————————-

————————————————————————

—————————

———————————————————————————————–」

「————-」———-

「—————————————————————

——————————–

——————————————–

——————————————————————————————-」

「——————————————————–」——————

「———————

————————————————————-

——————————————————-

—————————————————」

「——–」

「—————————-

————————————————-

—————————————————–

————————————————」

「———————」——————————————- 「林老爺子和林老太太不讓濛濛的爸媽去找濛濛,濛濛的爸媽就沒去找濛濛嗎?」葉星北不可思議的問。

「開始時,的確沒找,」顧君逐說:「他們估計也以為,何雨濛是一時生氣,找了個同學家躲起來了,等她氣消了,自然就回去了,可過了一段時間,他們始終沒有何雨濛的消息,這才慌了,到處派人去找,只可惜,那時何雨濛已經躲到一個小地方,改了戶籍,他們應該沒想到,何雨濛改名之後還叫雨濛,怎麼也找不到了。」

「我是該說他們糊塗,還是該說他們冷血?」葉星北吁了口氣:「十五歲的小姑娘,離家出走多危險?正常的爹媽非得急瘋了不可,濛濛的爹媽可真沉得住氣。」

「他們不是沉得住氣,他們是懦弱,」顧君逐勾勾嘴角:「夫妻兩個都是老實人,何雨濛是他們的獨生女,何雨濛失蹤之後,夫妻兩個的日子並不好過,這些年,一直沒放棄過找她。」

豪門溺寵之萌寶甜妻 「哦……」葉星北遲疑說:「那要這麼說,濛濛的爸爸媽媽也挺可憐的……不過也挺可恨的……」

「對,」喬醉打了一個響指:「現在就要用到那句話了……」

葉星北:「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

「對對對!」喬醉指向她:「小舅媽,英雄所見略同!」

顧君逐瞥他一眼。

他摸摸鼻子,舉起雙手:「我什麼都沒說!」

葉星北笑著撞了顧君逐一下:「你夠了,別總嚇阿醉,你嚇阿醉嚇習慣了,等阿醉兒子出生,阿醉的兒子見你總欺負他爸爸,他肯定就不和你親了。」

「沒事,」顧君逐說:「我兒子和我親就行了。」

葉星北:「……不過話說回來,我又想起來了,阿醉的兒子要管你叫舅爺爺誒……真是……好年輕的舅爺爺!」

「彼此彼此,」顧君逐揉她後腦一把,看著她微笑,「好年輕的舅奶奶!」

葉星北:「……換個話題!」

「對,換個話題,」喬醉摸下巴:「小舅舅,照你這麼一說,何雨濛是林家的女兒也沒用,她都離家出走那麼多年了,林家基本和她沒什麼關係了。」

「有關係,」顧君逐說:「何雨濛是她父母唯一的女兒,直到現在,她父母也沒放棄過尋找她,以前她父母沒找到她,是因為她人不在京城,現在,她回到了京城,還和岳崖兒一起在小樹苗兒的學校工作,以林家的勢力,你覺得她還能藏多久?」

喬醉手指摩挲下巴,笑了笑,「其實,她潛意識裡也想回家了吧?」

「我覺得是,」葉星北說:「她媽的確做錯了事,可這麼多年了,再深厚的怨念,應該也消散的差不多了,她爸媽既然找了她這麼多年,肯定很疼愛她,濛濛肯定也是想念她爸媽了,才決定回到京城。」

「對,」喬醉說:「我也是這麼想的。」

「那些都是何雨濛自己的事,我們不用管那些,」顧君逐說:「最後是否回林家,都是何雨濛自己的選擇。」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ps————- 第2923章成敗……在此一舉(5)

「你詐我?!」

事已至此,再傻飲血魔侯也徹底清醒過來,眼前的小妖女……根本不畏懼自己的攻擊,雖然裝成了弱不經風的樣子,但她身旁的五座仙寶木台,其實徹底隔絕了煞血拳的勁力!

她絕對是戰血城的修士,專門用一套仙寶來吸引自己的注意力,繼而緩解主戰場上壓力!

瞻運老頭簡直蠢到家了,竟為贏得那麼幾刻可有可無的戰機,便拱手送出這麼重的禮物!

「你以為本尊,沒有手段治你?」

腥紅色的披風獵獵作響,大氅張開,露出飲血魔侯嶙峋的瘦骨,原來意沉於死亡之道,他本尊亦是活死人的狀態。不人不魔,不生不死……

之前之所以未用全力,除了不想破壞仙寶之外,其實還想活捉少女,敲碎她的骨頭,從其記憶中翻找關於仙寶的記憶。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