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鬆開」顏洳鈺嘴唇冷硬的抿起,聲音也越發冰冷

沐傾城沒有妥協,眸中的怒意更甚,一把扯過顏洳鈺的身體按在石壁上,附身便壓了上去 什麼理智,什麼顧忌,都在這刻被沐傾城拋出腦後

他擒住她的唇,粗魯的啃咬著她的薄唇,霸道的探進她的口中,吸允她的甜蜜

顏洳鈺哪裡是沐傾城的對手,即便實力達到天玄,也不過是換個稱呼罷了

顏洳鈺眸子中迸發出冰冷的寒意,鼻子尖熟悉的氣息,讓她怒火中燒,卻掙扎不開

兩人嘴上對戰,目上對視

看著她清冷的眸子,沐傾城瞬間恢復了理智

由胡亂地啃咬轉化為動情的纏綿,在她唇上反覆的親吻

硬來顏洳鈺絲毫不為所動,但是在他柔情的攻勢下她竟有一絲動情

混沌看著兩人如此纏綿,吞了吞口水:「真是少兒不宜啊!」

顏洳鈺聞聲原本迷亂的眸子瞬間恢復清醒,伸手推開沐傾城,嫌棄的擦了擦嘴別過臉

沐傾城嘴角勾起一抹弧度:「我相信,凰兒對為夫是有感覺的」

顏洳鈺輕斜了他一眼,冷笑道:「感覺?被狗啃的感覺嗎」

沐傾城聳了聳肩,眸中閃過一絲壞笑:「凰兒若是覺得是狗就可以啃你,那為夫也不否認」

「不要臉!」

狠狠地瞪了一眼沐傾城,然後腳下生風向洞穴外移去

縱然天玄等級不低,速度也夠快,可惜了,對方是沐傾城一切都白搭

沐傾城從原本跟在顏洳鈺身後,轉變成並肩而行

而原本坐在炎銀身上飛行的顏洳鈺,換成了步行,也不自覺放緩了腳步

她心中莫名的跳動,讓她開始懷疑某些事情,她自認為自己天生冷情,就算沐傾城再出色,她也不至於被吻了兩次就動心了!

「既然你一定要與我同行,不會還要坐我的坐騎吧?」一臉鄙夷的看著沐傾城

沐傾城聞聲眉頭一挑,他沐傾城追妻會這麼寒磣嗎?

他抬起衣袍袖口,輕輕一甩

一聲龍吟自空中傳來

一條金黃色的五爪金龍在天上龍飛鳳舞一番,溫順的落在沐傾城腳下

「怎麼樣?還滿意嗎?」

顏洳鈺抽了抽嘴角,騷包!不就是一天破龍嗎?誰稀罕!

看著顏洳鈺一臉不屑,沐傾城一把將她抱起落坐在金龍的頭上坐定

「飛龍,去龍騰學院」

五爪金龍得令便一飛衝天,速度異常快,比起炎銀快的不是一星半點

有必要這麼招搖嗎?顏洳鈺回頭看著沐傾城妖孽的容顏問道:「你不會真的要這樣去吧?」

沐傾城不置可否的聳了聳肩:「如果你願意的話」

顏洳鈺嘴巴張了張,她覺得以後他說話,她還是不要過問的好,因為他分明什麼都考慮到了!

沐傾城眼角餘光注視她的表情,眸中染滿了笑意,看來對你得軟硬兼施……

忽然想到了一件事,顏洳鈺眉頭一皺:「沐傾城?你身體真的不要緊嗎?」

沐傾城愣了一下,低聲在她耳邊道:「為什麼這麼問?」

「我想,任何一個正常人都會這麼問,上次我身體出狀況,那麼湊巧你就來了,你真的不打算說明一下嗎?」

沐傾城心中輕嘆,沒有想到她會在這時候問這件事,雖然他身體因此更差了,不過一切都值得,只要她沒事。

「大概、是因為我跟蹤你吧!」摟著顏洳鈺得手臂又緊了緊

顏洳鈺似乎感受到了他的不安,半響未出聲,片刻后問:「那你的身體真的不要緊嗎?」

沐傾城無聲搖了搖頭,下巴壓在了她的秀髮上 就在顏洳鈺與沐傾城回龍騰學院之時,顏家兄弟卻出事了!

某些人卻不知自己得罪了不該得罪的人,而且即將大禍臨頭

沐傾城命令飛龍距離龍城百里之外停了下來,但是他卻霸道的沒有將顏洳鈺鬆開,依舊將她環在懷中

顏洳鈺眼角瞥過腰間的咸豬爪,吐出兩個字:「鬆開」

沐傾城不但不鬆開,反而橫抱起她在空中向龍城內飛去

「既然是我要追妻,哪有讓自己的妻子走路的道理?」

顏洳鈺自知他就是歪理多,也不做口角之爭,不用她自己走路,那自然極好,管他安的什麼心,乾脆歪頭靠在沐傾城胸膛假寐

沐傾城與顏洳鈺剛進龍騰學院,就聽見各種流言蜚語

「喂!你們知道嗎?顏家兄弟被騙去妖界入口去了」

「嘁,這事誰不知道啊?前天顏姬宇三兄弟去低級班找炎凰,還自稱是他的朋友,剛好被鄒辰飛碰見,你想想普通人不敢招惹他們三兄弟,那鄒辰飛他是普通人嗎?」

「哦?同學,你知道的挺多的嗎?快,說出來聽聽,事情怎麼發展的?」此人見對方比自己還了解這件事情的來龍去脈,不禁好奇心陡升

那人聞聲得意道:「那是!要說這事只能說顏家兄弟太倒霉了,炎凰之前不僅得罪了鄒辰飛,還有秦默海長老,這兩個人不知道怎麼勾搭到一起了,與炎凰一起的上官憂被青老接去了,他們沒法收拾,可是自稱朋友的顏姬宇,無疑自己送上門來的出氣筒,誰讓炎凰他離開龍騰學院了,」

其他不知來龍去脈的人,聽到此處瞪大了雙眼:「怎麼可能?那秦默海身為長老怎會如此不講理?他平時看上去都挺好說話的啊?」

說話的人聞聲嗤笑道:「知人知面不知心,反正顏家兄弟這次也只能怪他們自己倒霉了……」

不遠處的顏洳鈺竟覺得渾身發冷,眸子如同結冰一般凝固,自己倒霉?一群趨炎附勢的東西!

「你們說顏家兄弟去哪了?」

冰冷刺骨的嗓音,讓聞聲者不寒而慄

幾位圍在一起的學生轉身看了過去,打了一個冷顫,來人一身紅衣容貌絕色的美女,只可惜是一位冰山美人!只不過奇怪的是身上的衣服顯然是男裝,還有些熟悉,卻想不起來在哪見過

「你、你是誰?」

顏洳鈺抬起下巴又重複了一遍:「我再問一次,顏家兄弟去哪了?」

長得漂亮了不起嗎?居然用這種口氣跟他們說話?

人群中一人不爽的揚起頭,扭著脖子:「你是誰?算老幾?我為什麼要告訴你?」

唰!

顏洳鈺的身形一瞬間便出現在那人的面前,右手正掐住那人的脖子

那人哪裡想到這小姑娘竟如此暴脾氣,而且修為還這麼高,要不然他也不敢放肆啊!

慘白著一張臉求饒:「姑、姑娘,饒命啊!」

顏洳鈺手指微微一收,那人便喘不過氣了,使勁踢著腿

「殺人啦!殺人啦!」人群嚇得就往後退,他們根本就打不過這姑娘

沐傾城袖口一揮,所有亂跑的人都向後翻倒在地

這時眾人才發現還有另外一人在場,顯然修為比起女的只有過之而無不及啊!

顏洳鈺再次冰冷的開口:「顏家兄弟去哪了?」 「我說、我說,他們今天被秦默海支配到妖界入口執行任務了!」

等下一次重新甦醒 顏洳鈺聞聲眸中的寒意不但沒有消散,反而更加濃厚了

這群人真是不知死活,居然敢傷害她的哥哥們,不可饒恕,絕對不可饒恕!

顏洳鈺將受傷的人向旁邊一丟,那人一咕嚕滾得老遠,嚇得昏倒在地

「繼續說」

顏洳鈺微斂著眼角,聲音變得不冷不淡,讓人不知道她在想什麼

「還有、還有他們要在妖界入口的風暴戰區陷害顏家兄弟,讓他們回不來!」

似乎感覺到顏洳鈺正淡淡的看著自己,

先前說話那人深怕顏洳鈺有所懷疑便道:「我發誓,我說的都是真的,我之所以會知道這些,是因為那晚他們密謀的時候被我聽見了」

原本他不說還沒人懷疑,他這麼說便勾起了其他人的好奇:「陳虎,你騙誰呢?你還偷聽到的?秦默海他再不濟還是一個長老,既然能勝任長老一職,難道還發現不了你的存在?你就胡編亂造吧你就!」

先前說的繪聲繪色,這下所有的人都懷疑事情的真假了

陳虎一張臉漲得通紅,但是為了證明自己沒有說謊,還是將實情說了出來:「你、放、放屁!若不是勞資跳到糞坑裡,勞資早就回不來了!」

嚇!

所有人聞聲都掐住鼻子,往後退了一步

其中一人抬手扇了扇風:「怪不得前天晚上你會宿舍的時候滿身的臭味,我問你怎麼了,你還說摔了一跤,合著你是自己跳糞坑去了?」

陳虎綳著一張臉沒有出聲,此刻可算髮現了什麼叫狐朋狗友!

「他們是三個人一起?有其他同行的人嗎?」

陳虎聞聲連忙搖了搖頭道:「不是他們一行六人,其他的三個人是秦默海安排的,就是要陷害顏家兄弟的」

顏洳鈺眉頭深深擰了起來,只怕他安排的人,玄力只比哥哥們高不比哥哥們低

「他們走了多久了?具體時間」

眾人看著紫衣男子的容顏,竟有一息愣怔,天地間竟有如此絕色的容顏

忽然他們覺得心中升起一股寒氣直達心臟,嚇得他們立馬魂歸本體

「他們走了一天一夜又二個時辰」

沐傾城收回目光,走到顏洳鈺身前:「凰兒,我們走,還來得及救你哥哥,別擔心。」

看著他們抬腳走了,送人送了一口氣,深怕這兩人隨便來一掌,他們就沒命了

才走一步,顏洳鈺腳下一停,目光向左側一轉,輕飄飄的說了一句話:「幫我帶個話給秦默海,只要我安然歸來,必定取其性命!」

「沐傾城,我們走。」

沐傾城了解她的意思,因為最快的速度,只有他能做到,看來她的幾位哥哥對她很重要。

摟住她的腰,一瞬間便消失在了眾人的眼前

這下火爆了!這幾個人將顏洳鈺與沐傾城簡直神話了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