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高,實在是高,這道理你說出來,就是這麼貼切啊,來,我敬你一杯。。。」

兩人喝下幾杯酒之後,汪曉兵再次開口了。

「黃局長,你說這個向琳,他媽的有什麼了不起啊,不過是到京都大學去讀書了,臉蛋長得好看一些罷了,衣服脫了還不是一樣,老子請她吃飯,居然不理不睬,你說說,我怎麼收拾她啊。」

黃思海的心裡翻騰了一下,這樣的點子,自己千萬不能出,向紅軒也是有些關係的,關鍵的是向紅軒的妹妹向紅麗,向紅麗在京都大學教書,那樣的大學,一定是認識一些上層的領導的,要是汪曉兵真的鬧出來事情了,惹惱了向紅軒,到時候人家魚死網破了,誰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啊。此刻,黃思海有些厭惡汪曉兵了,每天就知道玩女人,也不想想,哪些女人玩了沒有事情,哪些是不能隨便來的。

「汪主任,這方面,我還真的不行啊,想不出來什麼好辦法。」

汪曉兵瞪了一眼黃思海。

「依照我的想法,媽的,玩夠了就甩了,反正是談朋友,有多大的事情啊。」

黃思海知道,自己必須要說話了,否則,自己今天吃飯了,和汪曉兵說到這樣的事情了,真正出事情了,鬼知道汪曉兵會怎麼說啊。

「汪主任,和女人在一起,講究的是情調啊,你想想,要是你身下的女人像個木頭,什麼反應都沒有,那多掃興啊,向琳這樣的女孩子,在大學讀書了,自認為有學問了,身份高貴了,家裡有幾個錢了,就了不起了,這樣的女孩子,你有什麼必要記掛啊,這是自找不痛快啊,女孩子多的是,找到那些溫柔的,舒服了,享受了,自己也愉快啊。」

「哈哈,黃局長,看來你還是有體會的,早說啊,我就是有些不服氣啊。」

「汪主任,這有什麼啊,就當不認識向琳,你不去找她,她在一中教書,也不會遇見你,幾天時間過去,這件事情,就忘記了,你還是趕緊找個女孩子,管住你啊。」

「嗯,我聽你的,有機會,收拾一下向紅軒,哼,耍我啊。」

黃思海打了一個激靈,再次開口了。

「汪主任,這件事情,還是慎重一些好啊,向紅軒是企業家,公司經營還不錯,要是出現什麼問題了,汪市長知道了,不好交差啊。」

汪曉兵臉色狠狠的,似乎有些不解氣,喝下了一大口酒。

「我還是覺得不舒服,黃局長,你幫我注意周天浩那小子,要是有什麼機會,整治一下,哼,和我對著干,就沒有好果子吃。。。」

離開賓館的時候,黃思海的臉上沒有什麼神色,汪曉兵已經和幾個朋友出去做保健了,黃思海沒有去,借口有事情,這樣的事情,他不會參與。此刻,黃思海已經對汪曉兵很有意見了,整治周天浩,你汪曉兵為什麼不自己動手啊,我是人事局副局長,不是副市長,再說了,你汪曉兵不過是財政局幹部,這樣指揮我,憑什麼啊,關鍵是自己做的這些事情,汪帆肯定是不知道的,萬一出現問題了,自己的前途就跟著玩完了。

想到余元東最近的態度,黃思海真的有些後悔了,為什麼上次吃飯就那麼巧啊,偏偏遇見了周天浩。

周天浩沒有想到這些事情,此刻,他依舊在大街上閑逛,想到了單位上的事情,本來以為,幾個人的單位,沒有那麼複雜的,想不到也會出現這樣的問題,煩悶之餘,他想到了父母,想到了姐夫孔友權和姐姐周天婕,想到了毛曉莉,還有很多的事情,等著他去解決。

分配到了招商辦,周天浩可以發揮出來作用,但這要尋找機會,如果單位的領導有能力,一切都是順風順水的,事情好辦很多,想不到招商辦是這樣一個可有可無的單位,少得可憐的幾個人,還要想到相互算計,拿自己做棋子。

社會是複雜的,沒有想象的那麼簡單,不管什麼時候,有人的地方就有矛盾,這是顛撲不破的真理,儘管自己重生了,掌握著很多看不見的資源,但是,也要面對這些矛盾,也要解決這些矛盾,這都是需要時間的。

想到了這些,周天浩要求自己打起精神,要算好時間,迎接一切的挑戰,要一個一個破解難題,自己的理想,是步入仕途,一步步上升,最終實現抱負,困難總是存在的,就看自己怎麼做了。

以前設想的道路,已經遭遇了挫折,本來以為,導師宋功倫打招呼了,分配到春山市之後,至少是可以直接進入市委辦公室工作的,那樣,自己利用豐富的閱歷,在蔡裴琳的面前充分的表現,爭取到一切的機會,可惜,事與願違,蔡裴琳沒有特別照顧自己的意思,自己到了招商辦,事到如今,唯有面對現實,繼續朝著以前想好的路子,一步步靠攏,依靠著自身的能力、智慧和閱歷,靠攏目標。

回去也沒有什麼事情,宿舍裡面,沒有電視機,沒有任何可供娛樂的東西,自己現在還是窮人,依靠著少得可憐的工資生活,買不起電視機,至於說後來普遍的手機,如今是稀罕物,想都不要想的。

不知不覺間,周天浩再次走到了工業局,看見了爛池田,他的心思突然被激活了,放在眼前的機會,自己為什麼沒有注意到啊,如果這一步成功了,自己馬上就變成有錢人了,而且也能夠引起蔡裴琳的注意,不管怎麼說,能夠引進企業,市委市政府都是不會反對的,何況超市和工業企業有所不同,能夠解決就業的問題,對環境也不會造成多大的破壞,如果說將這一塊地利用起來,蓋起來一個氣派的超市,改變了這裡的環境,那是大好事啊。

想到了這裡,周天浩急匆匆往回走,事情不能夠拖了,這就是一個突破口,自己必須要抓住這次的機會。

毛曉莉已經將店鋪打出去了,在家裡等著自己的消息,要說不著急是假的,自己也必須儘快想到辦法,當初的承諾已經做出來了,毛曉莉如此的信任自己,如此的痴情,自己是絕對不能夠辜負的。

想到毛曉莉,周天浩就想到了向琳,這是令他頭疼的問題,感情問題是不好處理的,自己和毛曉莉結婚,可能性是不大的,和向琳結婚,看起來有可能,兩個女人,對自己,都是不錯的。周天浩有些迷糊了,索性不去考慮這個問題了。

回到寢室,拿出來了劉萬勇的名片之後,周天浩沉思了,直接找劉萬勇,肯定是不成立的,這需要導師宋功倫的幫忙,此刻,周天浩才想起來了,已經參加工作這麼久了,居然沒有給導師打電話,這是巨大的失誤啊。

他拍了拍腦袋,走出了宿舍,去找公用電話亭了。

「導師,您好,我是周天浩。」

「呵呵,天浩,一切還好吧,這麼長時間了,我們都有些擔心你啊,在春山市怎麼樣啊,招商辦的工作,還適應吧。」

周天浩感覺到了一股暖流,宋功倫依舊是這樣關心自己,至於說自己工作的事情,肯定是宋功倫直接問了蔡裴琳的,所以知道了工作單位。

「導師,這麼長時間,才給您打電話,我真的不好意思啊,請您和師娘一定原諒,您和師娘都還好吧。」

「我們都好,你要照顧好自己啊。。。」

「導師,我參加工作兩個星期了,有些事情,想著給您彙報一下的,期望得到您的幫助和指點。。。」 手中拿著兩瓶在察因那裡騙來的極品波爾多紅酒,小軍帶著一絲邪笑打開房門,走進貴賓1號。

透過玻璃門上霧氣造成的水珠空隙,溫泉中那三道靚麗的風景線,差點讓小軍握不住手中的酒。

雖說三女的身體小軍都很熟悉,可此時此刻,齊聚在溫泉中嬉鬧,若隱若現的身軀,更添几絲另類的誘惑,小軍的呼吸漸漸急促,控制力極佳的他此時也壓制不住內心的**。

「誰?」霜兒耳朵一立,雙手展開毛巾,裹住身軀,從池中站起,奔向玻璃門。

「呵呵,寶貝霜兒的聽力是越來越好了,我來給你們送酒,泡溫泉沒有紅酒,不是顯得乏味許多嗎?」小軍推開玻璃門,給自己找了個不是理由的理由。

霜兒站立在門前,橫了小軍一眼,低聲說了一句臭色狼,然後轉身沉入溫泉中。

曉雨狠狠瞪了他一眼,也把身子沉入水中。

只有薛雨煙毫不在意,反而挺了挺身軀,嬌笑著對小軍說道:「色老公,還給自己找了個借口!行了,酒也送到了,你可以出去了吧?」

厚臉皮的時候到了,「我給你們去拿杯子!」說完小軍走回屋中,拿了三個杯子,同時把身上的衣物脫掉,圍上毛巾重新走了回來。

「你幹嘛?」曉雨一直有些難為情,從小軍進來開始,就一直躲得遠遠的,單獨在一起無所謂。可現在這樣的情形,還是讓她有些不好意思,畢竟身邊還有薛雨煙和霜兒。

「陪你們泡澡啊!」小軍也不等三女答應,把酒杯放在池邊。撲騰一下,跳進池中。一把摟過曉雨,他知道,自己的目地能否達到,主要在曉雨。

「啊!鬆開我,臭色狼,她們看著呢?」曉雨反抗了幾下,聲音越來越小,臉頰越來越紅,水中小軍的雙手已經開始動了起來。

低頭吻住曉雨的雙唇。

室內的溫度沒有變化。可是兩人地身軀卻越來越熱,一旁的霜兒和薛雨煙從池中站起,逃進房中,把這裡讓給他們二人。

「老公曉雨已經情動,摟著小軍地脖子,媚眼微睜,早已經忘記身邊是否還有人了。

溫泉中。兩道身影合二為一,從剛剛的感官刺激再到如今曉雨難得一見的嬌媚模樣,都讓小軍的衝擊更加猛烈。

房中的薛雨煙和霜兒聽著隱隱約約傳來的聲音,兩腮羞紅。把被子蒙在頭上,捂住雙耳,阻擋那誘人的聲音傳進耳中。

良久,那羞人的聲響消失。

小軍抱著曉雨已經癱瘓如泥的身軀走進房間,把她放在床上,轉而撲向了被中地霜兒。

「啊!」霜兒剛驚呼了一聲,嘴就被另一張嘴壓住。

薛雨煙本有些害羞。捂住雙眼。漸漸的,床鋪的顫動。讓她微睜雙眼,望著身邊交織在一起的兩具身軀。

霜兒一聲長長的呻吟,身子微微弓起,落下。

「寶貝煙兒,到你了!」

良久良久,直到天色漸漸發亮,屋中才重新陷入了安靜。

四具身軀交織在一處,小軍幾次的需要,使得三女身體承受不住,早已陷入沉睡。

幾個小時后,小軍首先從睡夢中醒過來,看著伏在身上的煙兒,一左一右地曉雨和霜兒,想想昨夜的瘋狂,嘴角露出一絲微笑。

處在四人中間的小軍微微一動,也驚醒了曉雨等人。

「死色狼,臭色狼!」

「壞老公

小軍平躺在床上,身邊三女不停的擰掐著他地身軀,三女一直不敢看對方,昨夜最羞人的狀態都被對方看到,此時還有些抹不開,只好對著罪魁禍首撒嬌。

「呵呵!」小軍只是低笑,此時唯有裝傻才是消除三女那一絲小脾氣的最佳途徑。

「臭色狼,終於被你得逞了,這下你滿意了吧?」曉雨伸出玉手,擰了一下愛人的鼻子,恨恨的說道。出,比利帶著手下就在大門前蹲守了一夜,本來不甘心受辱的比利,昨夜出來時就召集了手下,帶著武器,等著小軍等人出來。

「哼,算你們運氣好!」看到天色大亮,比利狠狠的砸了一下車座,示意手下開車。

「小三,你留下,給我盯著這裡,看看這幫人究竟是何許人也,給我記住他們地住址!」這個時間,車中帶著武器裝備,一旦被巡警發現利只好留下一個手下,把小軍等人地體貌特徵詳細的描述了一遍。

比利是個冒失鬼,敗家子,紈絝子弟,不代表他地手下都那麼的愚蠢,能在浩天戰場和察因將軍關係莫逆,一定不是一般人,小三看著比利帶著車離開,心中暗道,這裡是xg,水深得很,幸好昨夜對方沒有出來,要不然二公子不定惹下多麼大的麻煩,就這幾個人,幾條槍,弄不好就留在xg了。

直到中午,小三才看到與比利描述相符合的幾人從浩天戰場走出,薛雨龍的豪華保鏢車隊讓小三愣住了,看到薛雨龍手下保鏢的專業,小三知道這個車隊不是自己能夠跟蹤的。

不管對方是誰,還是報告二公子沒看到吧,這樣的人還是不要因為一點小事招惹得好,老爺早就吩咐自己要看著點二公子,不要讓他招惹到大麻煩,小三心中暗下決定,轉身離開。

「曉雨,看到小影,幫我

小軍話還沒有說完,薛雨煙已經接過來:「幫你跟她說,你想她了,是不是,放心,肯定帶到。」

愛憐的捏了捏薛雨煙的鼻子:「我不在你們身邊,遇到事情多聽聽霜兒的,那邊的民風彪悍,不要惹麻煩!」

「知道了,你比我媽還要嗦!」薛雨煙皺著鼻子。

「霜兒,照顧好她們倆!」小軍轉身囑咐霜兒。

「嗯!」

望著遠去的飛機,小軍靠在車上,點了支煙。

小影,你還好嗎?

gs省委督察室,主任辦公室門外,小王有些躊躇,該不該敲門提醒一下主任,時間快到了,轉而又想到主任那布滿寒霜的面孔,有些猶豫。

說起這個主任,很有些傳奇色彩,一年多以前,來到gs,先是在團委呆了一段時間,后又調入督察室,擔任副主任。

上任伊始,各方面對於如此年輕的她並不看好,甚至有人戲言她撐不了幾個月,很多人都等著看她的笑話。但是接下來雷厲風行的改革,讓所有人大吃一驚,幾項舉措大大的提高了督察室的監督作用,對於監督對象的錯誤行為,嚴肅處理,不留一絲情面,深受領導器中,但也為她博取了一個冷麵判官的稱號。

一個月前,老主任調走,她正式擔任主任一職,在她的管理下,督察室的作用大大提高,可那永遠不見笑容的臉龐,讓所有屬下都對她敬而遠之。而此時,再沒有一個人說她是花瓶,無法勝任督察室的工作了。

「噹噹當!」小王看看時間,硬著頭皮敲開了主任的門。

「進!」一聲清冷的聲音從屋內傳出。

高高盤起的秀髮,幾縷青絲垂在耳旁,一副眼鏡掛在她的鼻樑上,不僅沒有絲毫影響他的美麗,反而襯托出一股成熟女性的魅力。精緻的五官,一套昊雨服飾的職業裝,渾身上下,無不顯示出這個女人的矛盾之美,既年輕漂亮,但又清冷莊重。

「什麼事?」

「主任,您囑咐過我,說今天您會有朋友到達這裡,下午3點的飛機,讓我提醒您,現在已經1點半了,您看看

頭一回,小王在永遠平和冷靜的主任臉上發現了一絲情感的波動,她好像很高興,是什麼朋友來了能讓這冷麵判官如此高興,是她的男朋友嗎?

「哦,謝謝,你要不提醒我還真忘了,幫我要台車,我要去機場。」

「啊的,主任,我馬上去。」

午後的陽光照進主任辦公室,照在那清冷的佳人臉上,江清影,gs最年輕的副廳級幹部。

江清影摘下眼睛,輕輕的擦了擦,她們要來了,一定帶來他的最新消息了,我好沒用,說好當初他從yn回來,我要親自去接他,可偏偏還差一科沒有拿到畢業證,好想他,他還好嗎? )

不過兩天的時間,申言昌都開始催促周天浩了,詢問材料的事情,周天浩說自己還在找尋相關的材料,申言昌說是要抓緊時間,市裡過一段時間,會召開半年工作總結會,最好是在會議之前,拿出來材料。

周天浩明白,申言昌忍不住了,全市的半年工作總結會,計劃是在八月中旬召開的,如果說在會議之前,拿出來材料,說不定招商辦的名字,會出現在半年工作會上了,作為反面的材料出現,這個申言昌,真的會算計啊,根本不管自己的死活,如果領導在會議上批評了招商辦,領導大不了檢討一下,自己怎麼辦。

這一刻,周天浩決定反擊了,他要讓申言昌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至於說申言昌怎麼想,周天浩不會管,對這樣的小人,你不能客氣,早就有痛打落水狗的道理了,人家不仁,不要怪我不義。辦法很多,到時候,讓申言昌無話可說。

不過一天時間,周天浩就完成了材料,他不會特別費神的,這份材料,註定是槍斃的命,那麼費力幹什麼,相信領導看到了第一段,就不會繼續看下去了。

寫好了材料之後,周天浩一直都壓著,他不著急,給導師打電話了,所有的情況,自己都說清楚了,而且說的很詳細,電話卡上面的錢,幾乎沒有了,不過效果非常好,宋功倫贊成自己的認識,決心幫助自己,這就是最好的消息了。現在,周天浩最為關注的,是劉萬勇什麼時候到春山市來,自己需要做出來認真的準備,把握這千載難逢的機會。

申言昌到辦公室來看過幾次,周天浩都裝作在仔細查材料的樣子,桌上放著很多的文件,有些文件上面,還劃上了線條,看見周天浩如此努力的查資料,想到周天浩剛剛參加工作,申言昌也不好說什麼的。

機會終於來了,這一天,申言昌陪著計委相關負責人,到下面的縣市去了,估計是兩天的時間,巧的是,錢群麗的小孩,身體完全好了,也到單位來上班了。錢群麗小孩生病的時候,周天浩專門抽時間,買了禮品,到錢群麗的家裡去,看了她的孩子,而且表現出很關心的樣子,摸了小孩子的額頭,詢問了諸多的情況,令錢群麗很是感動。

走進辦公室,看見周天浩桌上的諸多材料,錢群麗馬上開口說話了。

「小周,忙什麽啊,怎麼這麼多的材料啊,是不是領導給你布置什麼任務了。」

「是啊,申科長安排我寫材料,是關於招商引資工作的,要的很急,他和計委的領導到下面檢查工作去了,我昨天晚上加班才完成的,現在,我都有些著急了,害怕耽誤了工作,可申科長據說有好幾天才回來的。」

「這樣啊,那你可以交給曹主任啊。」

「這不好吧,是申科長安排我的,再說了,我的領導是申科長,曹主任是單位的主要領導,我直接給曹主任,申科長會有意見的。」

「也是啊,你直接交是不行的,這件事情,我來替你說,你等著,我馬上去找曹主任,你剛剛參加工作不久,安排的工作,千萬不要耽誤了。」

錢群麗出去之後,周天浩的臉上露出了微笑。

很快,錢群麗進來了。

「小周,曹主任在辦公室,叫你馬上過去,別忘了帶著材料啊,我可是在曹主任面前說了,你剛剛來,工作就這麼努力的,曹主任很高興的。」

「錢大姐,謝謝您了,我馬上就過去的。」

這一次,周天浩說的是真心話,他正在揣測,曹振宏看見了材料之後,會是什麼反應,從曹振宏的反應程度,也可以看出來個人的性格的。

周天浩第一次進入了曹振宏的辦公室。

曹振宏沒有表示出來忙碌的意思,反倒是臉上帶著笑容,看見周天浩進來了,居然站起來了,主動走過來和周天浩握手。

「小周,你好啊,我這段時間有些事情,一直都沒有來得及問問你的情況,呵呵,你是研究生,大才子,可不要有意見啊。」

「沒有,曹主任,我剛剛參加工作,今後,還要請您多關懷的,我有什麼不足的地方,做錯了事情,您儘管批評。」

「呵呵,說不上,說不上,都是工作,我不過比你早工作一些年。對了,聽小錢說,你寫了什麼材料,是老申安排的,有關招商引資工作的,我看看。」

周天浩將材料遞給了曹振宏。

「是這樣的,申科長說了,市裡要召開半年總結會議了,要求我在總結會召開之前,完成材料的,我剛剛參加工作,不熟悉單位的有些情況,就查閱了不少的資料,耽誤了一些時間,昨天寫好了,想不到申科長下去檢查工作了,早上錢大姐來了,知道情況了,叫我給您看看的,我想著您工作忙,害怕打擾您,就沒有主動給您看的。」

「呵呵,沒有問題的,我先看看吧,小周,你去忙,有事情我叫你。」

周天浩答應之後,退出了曹振宏的辦公室,他的目的完全達到了。

按照周天浩的預計,不出5分鐘,曹振宏就會叫他問情況的。

輪滑傳奇之冠軍之路 實際情況是,不到兩分鐘,曹振宏就出現在他的辦公室外面。

「小周,到我的辦公室來一下,材料上面有些事情,我們商議一下。」

錢群麗看著周天浩,臉上帶著笑容,看來周天浩這次的材料寫的不錯,引起了曹振宏的重視,這麼快就被叫過去了,研究生真的有能力啊,再說了,自己幫著推薦了,也是功勞啊。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