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體內的經脈已經全部充盈了?」何林華浪費了近600滴陰靈力之後,立刻凝神靜思,護住了主要經脈。同時,何林華又開始往陰腧脈的最後一個穴位灌注靈力。一次,兩次,三次……終於,在第五次的時候,陰腧脈上最後一個穴位被灌滿,何林華任、督、沖等五脈之中的靈力開始從與天地靈力溝通的身體竅穴進行溝通。

無數地天地靈力不斷沖刷著這五條經脈,又灌衝到丹田之中。隨後,丹田之中的靈力又從另外一條通道漏走。每條經脈、每個穴位還有丹田氣海都在天地靈力的沖刷下不斷變大,何林華雖然感覺不到絲毫痛苦,但是身體表面不斷滲出地鮮血還是誠實地反映了他身體所受的痛苦……

一個小時之後,何林華身體與天地靈力的溝通完全結束,散布在經脈中的零散靈力也全部被吸入丹田之中,業力的作用也完全消失,何林華的氣息也突破了後天四層的巔峰,達到了後天五層。

「呼……」何林華輕舒了一口氣,終於突破了。不過,何林華卻並沒有絲毫放鬆,丹田之內的靈力來的太突然了,何林華都有些承受不起的感覺。當下,何林華又從煉魂神殿中開始提取功德,煉化靈力,這一煉化,卻整整耗費了12點功德。幸虧何林華前一天晚上才殺掉了不少忍者,否則,就何林華原來那點兒可提取功德,還真的不一定夠用的!

兩個小時后,何林華終於完全煉化了體內所有靈力。

雖然完全煉化了體內靈力,但何林華卻有一種做夢一般的感覺——這實在是太不真實了,他居然僅僅只用了五個小時就打通了陰腧脈,成為了一位貨真價實的後天五層高手。這五個小時時間,和他估計所需的時間,還真一樣……

「這是夢嗎?應該是夢吧?」何林華起身,扭頭看看,只見天刀鬼、琦爾燕娜二人正獃獃地看著他。何林華不禁開口問道:「鬼師兄,我是在做夢嗎?」

「呃……可能……是吧?」天刀鬼覺得,這肯定是個夢才對,只不過比較巧合,三個人都做了同一個夢。琦爾燕娜獃獃地說:「我覺得,咱們都在做夢。」

做夢啊?是做夢就好……何林華忽然想到:「不過,我是什麼時候睡著的?」

既然是做夢!就讓這個美夢來得更猛烈些吧!何林華想到這裡,跑到了重力調整器上,把重力倍數從四倍調整到了五倍。然後,何林華又盤腿坐下,開始從煉魂神殿中提取靈力——何林華現在自己也搞不清楚,這到底是什麼狀況了。

「師父,我現在做夢夢見,小師弟剛剛突破到後天五層了……」天刀鬼想了想,何林華突破這麼大的事兒,就算是做夢夢見,也得在夢裡跟師父彙報一下啊。

無刀客聽到天刀鬼的話,破口大罵道:「你個臭小子!開什麼玩笑?何林華他才突破了一天多一會兒,現在就又突破了?你還真是做夢夢到的!」天刀鬼聽到無刀客的聲音后,心裏面更放心了——師父都說了,絕對不可能的。所以,現在基本上可以確定,是做夢沒錯了!想到這裡,天刀鬼開始美滋滋地給何林華護起法來……

無刀客掛了電話,卻總覺得心裏面有什麼東西壓著,不放心,所以又打電話給貧道長,讓貧道長也去確認一下——說不定,何林華那個妖孽真的突破了呢?

貧道長接到無刀客的電話以後,很無奈地撇撇嘴——到了後天境界以後,想要突破,那是一次比一次難啊!何林華才剛剛突破了一次,這麼快就突破?問都不用問,肯定是做夢夢到的。不過,出於保險,貧道長還是打電話給琦爾燕娜問了一下。琦爾燕娜自從何林華正式開始突破的時候,就已經認定,她絕對是在做夢。接到貧道長的電話后,貧道長還沒開口問,琦爾燕娜就說她做夢夢見何林華突破到後天五層了。

掛了電話以後,貧道長還有點摸不著頭腦——琦爾燕娜是怎麼了?平時根本不會做夢的一個人,怎麼也說自己做夢了?

不過,貧道長卻認為,他總算得到了確切的消息——他就說嘛,剛突破了還沒一天呢,居然就又突破到後天五層,糊弄鬼玩呢?他何林華還真當自己是什麼絕世天才,練功就像拍皮球,一會兒功夫突破一層?不過,貧道長轉念一想,就何林華以前的表現來說,確實有點練功就像拍皮球的意思……

不斷的提取靈力、業力,衝擊經脈。六個小時以後,何林華耗費掉1200點陰靈力,20點功德,3點業力,打通了陽腧脈突破到了後天六層。

何林華起身活動了活動,然後把重力室內的重力調成六倍,美滋滋地坐下「做夢」。

天刀鬼看到何林華一會兒功夫又突破了一次以後,更加確定他們三個是在一起做夢了。

「師父,我又做夢夢見了,小師弟他又突破了一層,現在是後天六層了!」天刀鬼樂呵呵地給無刀客打去一個電話,然後又換來了一頓臭罵。無刀客掛掉電話以後,不由得開始懷疑,天刀鬼的腦子是不是出什麼問題了——要不是腦子出問題,幹嗎把自己做夢的事兒一直跟自己彙報?

「這孩子,不是在何林華身邊受的刺激太重,瘋了吧?」無刀客腦中出現了這個念頭,「實在不行,過兩天讓孩子回來吧。找這麼一個好徒弟,那可不容易呀。」

十個小時以後,何林華耗費掉了2500點陰靈力,26點功德,4點業力,打通了陰蹺脈,成功突破到了後天七層。

一直在「做夢」的何林華很詫異,他覺得,這次這個夢做的時間實在是太長了,他現在甚至都有點肚子餓了。從煉魂神殿中提取了4點靈力,將肚子填飽,何林華有起身,帶著一身血塊,把重力房間內的重力調整到了七倍,然後又盤腿坐下,開始做夢了。

看到何林華突破到了七層,天刀鬼興奮了——天哪!今天這個夢,做的可真是史無前例的YY啊,居然能夠夢見一個人在不到一天的時間內從後天四層突破到後天七層。這世界上,還有比這更YY的夢嗎?那答案當然是否定的!就算是他自己一個人在這兒與1000個絕世美女玩群P也沒有這個YY啊。

一想到這個YY的夢,天刀鬼便想起了他的師父,於是,天刀鬼又老老實實地給他的師父彙報過去了:「師父!我發現我今天這夢特別的YY,我居然夢見,何林華他不到一天的時間裡,從後天四層衝到了後天七層。 聶先森,請止步 師父啊,這比我小時候拔你鬍子才好玩呢……」

「閉嘴!你個混球!」無刀客怒了,「這大白天的,沒事幹一直做什麼夢?夢夢夢!夢你個大頭鬼啊!還拔我鬍子,你小子找死是不是……」無刀客話還沒說完,就被天刀鬼扣掉了電話,天刀鬼心裏面美滋滋地想到:「誰他娘的沒事幹,做夢還聽你個老頭子罵人。老子現在正在YY呢!何林華這小屁孩兒,一會兒功夫都衝到後天七層了,都跟我實力一個級別了……」

不過,今天這夢,怎麼就那麼長呢?

其實,這句話,不僅僅是天刀鬼在想,琦爾燕娜也在想,甚至就連站在重力室外的那一票圍觀群眾也在想…… 第六十五章我們在做夢啊!

圍觀群眾的眼睛是雪亮的,感覺是複雜的,心情是沉重的,一致認為,他們看見的事情,是在YY的。

是啊,任誰看見都會這樣吧?那三個人進去不到四個小時,一股衝天的氣勢從重力房間里傳了出來——有人突破了。

就在群眾們統一圍觀,等待看看那位剛剛突破的人是誰時,沒過多久,重力房間內的重力倍數上調一倍,再過六個小時,又是一股氣勢衝天而起——又有人突破了。就這麼一會兒功夫就有兩個人突破?這實在有點太不可思議了吧?

就在圍觀群眾爭論不休的時候,只見重力倍數再次上調一倍——看到這裡,有的群眾已經開始在想,莫非,這剛才兩次突破,居然是同一個人?

於是,一眾圍觀群眾們索性開始集體聚集在重力房間外,坐等真相。

大約十個小時過去了,一眾圍觀黨有感覺到一股氣勢衝天而起——又突破了。

圍觀黨們大眼瞪小眼,過了一會兒,前排圍觀的一個人才說:「我剛看見這重力數又調了一倍,你們說,咱們這是不是在做夢啊?」

做夢?對啊!這才是正解嘛!要不然,基地裡面怎麼可能接連三次突破?

「我覺得吧……我是在做夢。」有一個人率先發言,表明自己的看法。隨後,一眾圍觀黨開始相互交流,並且猜測,最後統一認定,他們其實都在做夢,只不過很巧合的,做成了同一個夢。

是啊,這個世界上,巧合的事兒,就是這麼多啊……

而在另一頭,無刀客被天刀鬼掛了電話以後,心裏面越想越不是個事兒——他這徒弟,向來是尊師重道的,什麼時候開始有膽子掛他電話了?難道,這不是他徒弟在做夢,而是他自己在做夢?可是,他都老多年沒睡覺了啊……

想到這裡,無刀客覺得,他有必要給其他三位先天武者打個電話,詢問一下

他電話沒來得及撥出去,就有電話打進來了,來電話的是劍俠:「無刀!我跟你說!這簡直氣死我了!你是不知道,肖青那孩子昨天連夜遞給我一張名單,說是倭國在咱們特殊部門內部的姦細,何林華給提供的名字!我剛開始以為是假的呢,就沒跟你們說,自己先讓人查了查!我他母親的一查,結果你猜猜怎麼著?查一個一個準兒!就連咱們總基地的基地長老泰治安都是姦細!無刀,現在趕緊去京都市總基地,這件事情,咱們得好好的研究研究!」

「啊?有姦細?」無刀客也怒了。不過,他怒了一下,也覺得奇怪,他怎麼覺得,最近過的總是那麼虛假呢?「劍俠,你是不是在做夢呢?夢見那麼多?」

「做你娘個狗臭屁的夢!」劍俠怒罵道,「你趕緊通知一下貧道長,我通知不缺大師。今天晚上午夜以前,必須到總基地。茲事重大,可千萬不能鬆懈啊!」

無刀「嗯」了一聲,掛斷了電話,心裏面暗自奇怪,聽劍俠這話,不像是在做夢啊。

想來想去,無刀又打電話給貧道長,通知了姦細的事情以後,又詢問貧道長有沒有關於何林華做夢一般的提升到後天七層的事兒。貧道長當然連連否認——琦爾燕娜確定自己是在做夢以後,就沒有給貧道長打過電話。畢竟,為了自己做夢這點兒小事兒就驚動老祖宗,那實在是一千個、一萬個不應該啊。

掛了貧道長的電話,無刀又開始思索起來——可是,他這越想,就越覺得有問題,越覺得天刀鬼給他打的電話裡面透著古怪——他這個徒弟,意志非常堅定,心理素質非常好,而且非常非常之現實,什麼時候開始做這種不切實際的夢了?

「難道……這一切都是真的?不可能吧?何林華他個臭小子就算是坐上火箭,也不可能飛這麼快吧?」無刀客心裏面暗自想道。

不過,為了確定一下,無刀客還是給天刀鬼打過去電話……

「師父?你來我夢裡面聽小師弟突破的現場直播的?」天刀鬼一句話過去,就差點沒把無刀客給嗆死。他現在總算知道,這事情是哪兒不對、哪兒透著詭異了——這一切,都在何林華身上啊……

「聽你個屁!」無刀客爆了粗口,「你把何林華的事情,老老實實,從頭到尾給我說一遍!一點都不要給我漏了!」

「噢……」天刀鬼應了一聲,然後開始一點點地把事情的原委倒了出來。無刀客越聽越是心驚,越聽越是害怕——這天刀鬼哪裡是在做夢啊!明明是在作孽啊!這麼重要的事情,他居然一直都以為是一個夢,就這麼亂七八糟的往他這兒彙報!

忽然之間,無刀客想起,何林華他們現在是在京都市總基地里。剛才劍俠似乎說,總基地的總長老泰治安似乎是個叛徒?這何林華的事情要是被這個叛徒發現……那簡直就是不堪設想啊!

「師父,你說我今天這個夢,夠不夠勁兒?」天刀鬼把事情說完以後,樂呵呵地問道。

「夠你個狗屁勁兒!做你的狗屁夢!我告訴你,你現在就趕緊給我醒醒,把重力房間的門兒給我守好了,誰都不許進去!做夢!做夢!做你的大頭鬼夢!何林華要是出什麼事兒,老子讓你做一輩子夢!做你的植物人兒去!」無刀客一通怒罵,覺得心情舒坦了不少,又溫言安慰道,「天刀,你可不是在做夢,何林華他現在真的是在突破,你千萬要把門兒守好了!」

無刀客說完,就掛了電話。無刀客掛了電話后,天刀鬼也醒悟了——是啊!他現在哪裡還會做什麼夢啊?這都是真的!何林華他真的一直在突破,不過是短短不到一天時間裡,何林華就一連突破了三次,從後天四層突破到了後天七層。而且……他的突破,居然還在繼續!

「琦爾燕娜!你扇我一巴掌看看。」天刀鬼把臉湊到琦爾燕娜旁邊,指了指左臉蛋。

琦爾燕娜奇怪了,這天刀鬼怎麼搞的?做夢也不安生?於是,琦爾燕娜毫不猶豫地使勁兒扇了一巴掌。只見天刀鬼整個側飛了出去,臉撞倒牆上。

「疼……好疼……真的不是在做夢啊……」天刀鬼哼哼著站了起來,「琦爾燕娜,咱們不是在做夢啊……」

花開兩朵,各表一枝。這邊天刀鬼知道不是在做夢,另外一邊,無刀客也一個個電話打著通知了過去。把何林華已經突破到後天七層,正在向後天頂峰突破的消息傳了過去。這一傳出去,立刻就被劍俠、不缺大師痛罵「做夢」,只有跟無刀客有相同遭遇的貧道長才有些懷疑。貧道長把電話打到琦爾燕娜那裡,也確認了消息后,也是一通大罵,然後和無刀客二人一同通知劍俠、不缺大師。

這時,四位先天武者都信了,也都急了——何林華的天賦,那基本上已經是內定的先天武者了,要是被陷在總基地裡面那個狗屁泰治安給整得夭折了,他們還不哭死?全華夏多少武者,又有多少武者才能出一個先天武者啊……想到這裡,四位先天武者一個個急得跟兔子似的,巴不得長個飛毛腿兒給跑回去。四個人御空飛行,真元彷彿不要錢一般,能飆多快就飆多快!

在重力房間外,琦爾燕娜在無刀客的「好心」幫助下,臉上多了一道血紅的手印,也知道自己不是在做夢了。想到何林華的安危,再想到他們剛才可笑的舉動,琦爾燕娜連死的衝動都有了。

而何林華呢?他陷在還在他的美夢中,美悠悠地打通著奇經八脈呢。現在,何林華最後一條陽蹺脈已經只剩下一個穴位了。何林華現在需要做的,就是不斷地往體內灌沖靈力而已。後天五層的時候,何林華灌滿一個穴位只需要提取一次14點靈力而已,但是現在,何林華想要灌滿一個穴位,卻足足需要提取四次靈力!這些陰靈力耗費的總量,若是算下來,居然達到了6500點以上,這要是換成以前,何林華想都不敢想。但是,現在他有足夠的靈力!他浪費得起!

半個小時后,劍俠首先趕到了京都市。

到了地下基地以後,劍俠二話不說,直接找到了總基地總長老,一巴掌給拍成了重傷;然後,劍俠不給其他人反應時間,宣布封閉整個基地,除了先天武者等級以上外,任何人不得隨意進出。隨後,劍俠也不管其他局什麼反應,一個個部門殺著過,凡是何林華提供的那張名單上有的,全部拍成重傷。最後,劍俠才去了何林華閉關突破的地方。

一進去何林華閉關所在的重力室,劍俠就看到一百多位圍觀群眾整齊地排成一排排……

「你們他娘的都在這兒坐著干球啊!」劍俠原本就有些暴躁的脾氣在看到這一幕後,立刻就爆發了出來。

「回稟盟主,我們在做夢啊!」一位新晉地後天武者立刻開口回答。

「是啊!盟主,我們都在這裡做夢啊!」其他的後天武者一一附議。

「做夢?」劍俠的鼻子也不知是氣歪的還是樂歪的,「他媽的一百多號人一起在這兒做夢?都給老子滾出去!」

劍俠一怒之威,把重力室的地面砸了個大窟窿。那些後天武者一個個面面相覷,然後奔逃了出去。 第六十六章一氣兒沖先天!

四十五分鐘后,不缺大師趕到了地下基地。

又過了十分鐘,貧道長、無刀客二人幾乎前腳跟後腳地進入了基地。

四位先天武者一碰面,立刻把所有事都拋到腦後——天刀鬼、琦爾燕娜二人在重力房間內保護何林華暫且不說,這四位先天武者把分佈在何林華所在的重力房間周圍的房間進行了暴力拆遷,然後分別站在了的四周,進行守護。

被四位先天武者守護,若說起來,這種待遇,就是國家領導人都沒有啊。單就此來說,何林華可以被稱為當之無愧的第一人了!

而何林華呢?

耗費了整整四個小時,何林華奇經八脈所有的穴位、經脈全部被靈力灌滿。隨後,何林華又開始灌沖最後一個穴位……

一次灌沖……兩次……三次……

第三十次灌沖!陽蹺脈最後一個穴位打通!奇經八脈開始一同與天地靈力進行溝通,一股龐大到無可匹敵的氣勢從何林華身上放出,縱然是後天七層的天刀鬼和具有天賦異族血統的琦爾燕娜都有種想要跪下,頂頂膜拜的感覺。他們兩人的眼中皆是不敢相信——何林華如果僅僅只是後天頂峰,他們根本不會出現這種感覺。想要讓他們產生膜拜的慾望,那只有后先天強者在他們面前全力釋放氣息了!

「難道?何林華現在已經突破到先天境界了?」天刀鬼、琦爾燕娜的腦中,不由自主地都出現了這個念頭。

驚訝的不僅僅是天刀鬼和琦爾燕娜,就是站在重力房間四周的四位先天武者也一個個臉色複雜。身為先天武者,他們對先天的氣息是再熟悉不過了。天刀鬼、琦爾燕娜或許還不能確認何林華身上是否是先天的氣息。但是,他們四個卻能夠肯定,何林華的身上,百分之百是先天的氣息——雖然這股氣息還很薄弱。

「想來……這應該跟他體內從一開始修鍊時就是靈力有關吧。」四位先天武者都猜測到。想想自己當初為了達到先天,一路劈荊斬棘,除掉種種困擾,耗費百年光陰才位列先天,再看看何林華現在修鍊不足一個月,卻已經突破到了先天秘境,四位先天武者心中不由得百感交集。

忽然之間,劍俠開口道:「我覺得,何小友用以修鍊的氣功視頻,應該向各個武林世家普及。」

「理當如此。」無刀客立刻附議。

見識過了何林華的變態,他們對何林華說過的一切,都開始相信了——也許,那個氣功視頻只有某些特殊體質的人才能修鍊成功呢?

重力房間之內,何林華的身體已經膨脹到了極點,比起原先瘦弱的何林華,現在的他,更像是一個被一口氣吹起來的大胖子。源源不斷的血水從何林華的身體之中滲出,然後陰靈力又在身體器官的運作之下,不斷地轉換為血液。何林華現在猛一眼看過去,簡直就如同是泡在血裡面一樣……

而何林華自己,則一臉驚懼地觀察著自己體內的情況。

何林華為什麼會驚懼?不是何林華不夠淡定,而是發生的事情實在是太恐怖了!就在何林華的身體里,所有的經脈、穴位還有丹田氣海都呈十倍、百倍的膨脹,膨脹起來的經脈、穴位才剛剛在靈力的作用下修復完整,立刻又被衝天的靈力沖碎,再次上演著讓何林華心悸的一幕幕。

雖然何林華使用了業力,身上感覺不到絲毫痛楚,但單是想到自己的身體里在發生這種事情,何林華就是一身冷汗了……

膨脹,破碎,修補。完全相同的活動一遍又一遍的進行著。

十二個小時以後,何林華耗費了13點業力,才勉強撐了過來。看看煉魂神殿中剩下的13滴業力,何林華真的懷疑,如果這種情況再持續下去,在業力用完之後,他會不會被那些無窮無盡的痛苦折磨而死……

現在,何林華內視丹田氣海,丹田之中,一片靈力如同濃霧一樣盤踞其中,不斷翻滾。淡青色的靈霧,活性十足,何林華根本不敢想象,有一天,自己的丹田居然會變成這般模樣。查看了丹田氣海之後,何林華立刻又從煉魂神殿中提取功德,開始煉化靈力。

又是十個小時過後,何林華丹田之中所有的靈力終於被全部煉化。這些靈力一條條就如同是何林華的手臂一般,意念一轉就會出現在哪裡。

「莫非?這就好了?」何林華退出打坐,內心猜測。

忽然之間,何林華想起了劍俠曾經說過的話:「何小友,後天演化先天,有兩大難點,一是真氣性質,而是氣態轉化液態。何小友體內已經是至精至純的靈力,這真氣性質一條,自然不用在意。至於這第二條嘛……想要氣態轉化液態,就是得有量!只要量夠了,把他們全部都擠壓在丹田之中,自然就會由氣態化為液態,也就是步入真正的先天境界了!這就好比是液化氣一樣,懂了嗎?」

「只要量夠了,自然就能轉化為液體性質了?」何林華似懂非懂,「那我現在,是不是應該繼續提取靈力,把丹田充滿呢?不過,煉魂神殿中的業力似乎不夠用了……等等!老子是在做夢,做夢還怕個球啊!突破!老子要繼續突破!」

何林華腦中剛剛出現這個念頭,便決定付諸於實踐——現在,在煉魂神殿中,何林華還有12000點陰靈力,在這麼多陰靈力的充盈之下,丹田應該能夠被完全充滿,實現靈力從氣態向液態轉換吧?

一想到這裡,何林華就心癢難撓,再次開始提取靈力……

重力房間外。

四位守候已久的先天武者終於感覺到何林華體內的氣息平緩了下來。

劍俠嘆息道:「何小友當真是古往今來的第一練武奇才,短短不到一個月時間,居然就突破到後天頂峰,而且體內氣息平穩,還具備了先天氣息。」

其他三人聽的都是齊翻白眼——何林華什麼時候有了「古往今來第一練武奇才」這個稱呼了?不過,何林華就算沒有,現在這四位都有強行給何林華扣到身上的念頭。貧道長道:「何小友當得如此稱呼。相信只要給何小友足夠的時間,讓何小友不斷地汲取天地靈力。估計用不了一兩年時間,我們華夏便會出現第十位先天武者了。到時候,華夏在暗世界和明世界裡面的話語權,也自然會更大了。」

「是啊。想想何小友,再想想自己……」無刀無語凝噎,「我這一大把年紀,可真是活到狗身上了……」

劍俠、貧道長、不缺大師三人雖然感到對那個字眼不太舒服,但卻無一人反對,反倒是一同點了點頭——是啊,簡直就是活到狗身上了……

「咦?不對,何小友他……」忽然之間,劍俠訝然道。

無刀雙目光芒一閃:「似乎還沒有停止?」

「他……他居然還在突破!」貧道長也呆了。

不缺大師口喧一聲佛號:「阿彌陀佛,老衲今天可真是見鬼了。」

提取靈力,充盈丹田;再提取靈力,充盈丹田;再提取靈力,充盈丹田……

由於何林華身處重力房間的關係,何林華的每一點靈力進入丹田之後,除去消散的一半都擠壓在了丹田之中。

一次又一次,一次又一次……

轉眼之間,何林華的丹田內已經充滿了不斷被何林華加進去的靈力。這些靈力並不具備攻擊性,進入丹田之後,就是穩穩噹噹的停留在丹田之中,並沒有把丹田繼續往大的衝擊,那種膨脹感比起疼痛感要更加難忍,何林華雖然也提取了2點業力護住丹田,但是,讓人詫異的是,這種膨脹感,居然不能用業力抵消。何林華咬緊牙關,依然繼續往裡面填充著……

一個小時過去了,2000點靈力就這樣消失了。

兩個小時過去了,4000點靈力也進入了何林華丹田之中……

六個小時,12000點靈力灌注丹田,丹田之中的膨脹感終於達到了極點,何林華仰頭大叫一聲,一聲如同龍吟一般的聲響從重力房間內向著四處擴散,房間那號稱核彈頭都炸不爛的房頂居然被何林華這聲咆哮的聲音衝出了一個大窟窿。

這聲巨響,不僅僅是在地下基地中迴響,它還衝破了地下基地的隔音帶,衝到了華夏無垠的天空之下。

這聲龍吟,響徹華夏!

何林華丹田之中的氣流開始液化了。

他們如同是飄蕩在空氣中的水蒸氣,一團聚在一起,成了一顆小水珠;然後兩團聚在一起,又成了另外一顆小水珠……一團又一團,不斷的凝聚,不斷的液化。丹田之中,所有氣態的靈力化為了一團涓涓細流,在丹田中逐漸積澱……

一個小時后,何林華丹田之中的氣態靈力全部液化完成,他身上的氣息,也在一瞬間完成了轉變——那是一個飄逸的仁者?還是一個仗劍的俠客?任何人都說不清、也道不明。

「何小友他……突破了。」劍俠艱難地說道。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