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馬上重來,這是最後一次機會了,如果依然無法忍受而失敗,那麼我們兩個都要前功盡棄了。」冷寒澈的話不帶任何情緒,沒有惱怒、沒有譴責、沒有放棄……

如果這個時候冷寒澈直接放棄,那麼他將不會有任何影響,但是冷寒澈的決定是,絕不放棄。

碧綰知道事情的嚴重性,鼓足勁馬上將渙散的意念凝聚起來。

有了第一次的經驗,碧綰很快將靈力元素吸收到腹田:「好了。」

「好。」沒有過多的言語交流,兩人就心領神會,彼此相信。

在冷寒澈意念進入碧綰丹田的一瞬間,雷霆之力再次襲來,然而這次的碧綰沒有讓冷寒澈失望,也沒讓自己失望。

在冷寒澈意念的帶領下,靈力元素慢慢的進入了碧綰的丹田。

「不要高興太早,下面還有一步,這步熬過了,才算成功。」

「好。」

「我要撤出你的丹田,但是你的意念和精神力無法與我抗衡,所以,在我撤出的時候,我會用水靈力元素徹底進行清洗。」

「好。」

「水靈力元素所到之處,猶如削皮刮骨之痛,但是,你一定要忍住,用意念讓靈力元素在腹田和丹田流轉。」

「好。」

在碧綰說出好字之後,冷寒澈就運起水靈力元素,進入碧綰體內。

第一遍,是用弱水進行清洗,碧綰還能忍住。

第二遍,是用硬水進行清洗,這次的疼痛明顯加大,碧綰忍著頭但嘴唇上滿是殷紅的血絲……

最後一遍是用控王的腐蝕水進行清洗,這次的疼痛又是翻倍,碧綰幾乎無法忍受的叫出了聲音。

但是,碧綰堅強的意識,一直督促著自己,不能放棄,不能妥協,不然一切都是白費。

一邊用意念控制著靈力元素,一邊麻痹自己……

嘴唇已經咬爛,指甲已經深深的掐入大腿,整個人處在煎熬的邊緣,隨時都有可能放棄。

一秒鐘的堅持,都彷彿經過了萬年的掙扎,就這樣,碧綰一直堅持著,足足過了半個時辰……

「好了,成功了。」冷寒澈也疲憊的癱坐在了地上。

「好……」好字才出口,碧綰整個人立刻軟了下來,直接暈了過去……

冷寒澈也好不了多少,但是還是用僅存的力氣,扶住了碧綰。

看著弄得自己滿身是傷的碧綰,冷寒澈眼中劃過心痛和不忍:「這個該死的女人,對自己夠殘忍的。」

突然發現對這個女人有點心疼,冷寒澈立刻打了個冷顫,自嘲道:對她的同情適可而止,就算前世如何,這世已經兩清了。

醫門錦繡:神醫貴女 「修影……」

聽到冷寒澈的聲音,修影將手一揮,跑了過去:「王爺……」

發現自己王爺即狼狽又疲倦的模樣,修影自責而心痛的說:「碧小姐讓我來扶吧。」

國民老公牽回家 本想點頭將碧綰交給修影的冷寒澈,突然頓了頓:「還是我來吧,男女授受不親。」

冷寒澈此話一出,修影直接在風中凌亂了:王爺啊王爺,你是裝傻啊還是充楞,難道王爺你不是男人…… 將碧綰抱到房間,放到床上,蓋上錦被,喂好丹藥,冷寒澈才放心的離開了房間。

看著自家王爺如此的細心呵護,修影真想上前摸摸冷寒澈的額頭,有沒有問題。

可是修影還算意識清晰,只是實在忍不住,輕輕的感嘆道:「王爺,你對碧小姐真好。」

總裁的倔強小辣妻 修影的話讓冷寒澈一愣,隨即冷著臉冷喝道:「怎麼好了?我只是可憐她。」

「怎麼沒見王爺可憐我。」修影輕輕的哀怨道。

「你是廢物嗎?你是弱女子嗎?」

「可王爺,你之前最瞧不起無能之輩,最討厭女子……現在……」修影抗議的說道,可是看到冷寒澈越來越黑的臉,立馬閉嘴低頭。

「馬上給我準備葯澡……」說完不再搭理修影。

沒多久,修影就將葯澡水抬了上來。

冷寒澈褪去衣服,發現自己身上的筋脈都凹凸出來,那一條一條張牙舞爪的筋脈,看著讓人慎的慌……

「王爺,值得嗎?」修影心痛的說。

「不值得。」冷寒澈毫不猶豫直言道。

「那你還……」

「是我欠她的。」冷寒澈依然將自己的反常歸咎於其他,絲毫沒有發現自己內心真實的感覺。

第二天,碧綰帶著全身的酸痛微微的睜開了眼睛,一看自己躺在了床上,努力回想著昨天發生的事情。

可是自己只能記起冷寒澈說好了,之後自己怎麼回的房間,碧綰一點印象都沒有。

難道是冷寒澈?

對於自己的想法,碧綰覺得可笑:那個自以為是,高高在上的傢伙怎麼可能那麼好心,一定是修影。

洗漱完后,簡單的整理了下,碧綰就去冷心院找冷寒澈。

當碧綰一路走過,遇到的侍衛僕人,都對自己恭恭敬敬,這讓碧綰納悶:自己也是王府的僕人,他們為何如此,難道這所謂的一等僕人地位的確要尊貴點。

對於蒼茫大路的等級制度,碧綰沒有任何了解,而鮮少出門的本體,也知之甚少。

就這樣,碧綰完全誤解了大家如此恭敬的原因。

到了冷心院,碧綰問了守衛冷寒澈在哪后,就大大咧咧直接進去了。

屋子裡面光線有些昏暗,碧綰從外面進來無法一下子適應過來,眯著眼環視了一圈,發現裡面貌似沒有人。

隨後,碧綰轉身離開,嘴裡還奇怪道:「不是說在的,怎麼沒人,真是什麼樣的主子有什麼樣的奴才。」

「你是在說我嗎?」冷寒澈幽幽的開口……

碧綰剛跨出的腳直接定格在了那裡:剛才不是看過了貌似沒有人,怎麼這個人會在呢?

「昨天才幫了你,今天就開始忘恩負義,果然是醜陋的靈魂。」

「你……」碧綰轉過身,發現身後還是沒人,「難道自己聽錯了。」

「這呢。」

碧綰循著聲音望去:在一個巨大的墨玉澡盆里,似乎有什麼動靜。

走近一看,發現冷寒澈盡然在裡面。

「你……」碧綰沒有尷尬的轉身,也沒有露出害羞的表情,而是用力聞了聞。

冷寒澈見碧綰看到自己在泡澡,盡然沒有半點反應,直接冷著臉:「你眼瞎了嗎?沒看到我一個大美男在泡澡,一絲不掛的,你就這麼正大光明,不知羞恥的看著?」

聽著冷寒澈的質問,碧綰直接大笑起來…… 見碧綰盡然還笑,冷寒澈直接怒吼道:「修影……」

「王……」修影聽到冷寒澈的叫喚,直接沖了進來。

當看到站在屋裡的碧綰時,修影立刻止步、低頭:「王爺,我這就去領罰。」

「等等,這不關修影的事,是我自己進來的。」

之前修影已經因為自己受罰了一次,這次如果又因自己受罰,碧綰過意不去。

雖然碧綰覺得自己不是仁慈善良的人,但是恩怨分明、有恩必報。

「你當然也不會輕饒。」冷寒澈說著,見碧綰依然那麼站著,咬了咬牙,「你還不轉過去。」

「啊……哦……」碧綰後知後覺,立馬轉過身去,但是在心裡嘲笑著這個冷麵王爺。

「修影,將水處理掉。」

「等等,這是葯澡?」

冷寒澈眯起眼睛:「你怎麼知道的?」

「我聞出來的啊。」碧綰老實的回答道。

「你又不是藥師?」

碧綰眼神一滯,立刻恢復清明:「我也奇怪,好像醒來我就覺得自己變得不一樣。不信,你問我的靈魂啊?」

碧綰知道冷寒澈不會相信,但是自己裝傻到底,冷寒澈也沒有什麼辦法。

如果有問題,在看到自己靈魂的那一刻就有所行動了,不會等到現在。

「我在後院等你,用完早膳就過來。」說著不再理會碧綰和修影,直接離開了房間。

這一刻,冷寒澈也意識到自己有點問題。

碧綰擅自闖進來的時候,自己盡然沒有想殺了她的衝動;

被一個女子看光了身體,自己盡然不生氣,不動怒,這絕對不是自己的一貫作風。

而且自己動怒,是因為一個女子盡然如此光明正大看一個男的身體,而無動於衷。

正常女子遇到這樣的情況,一般都會害羞、轉身,有的甚至直接衝出去,而她……

想著想著,冷寒澈心裡又開始升起一團無名的怒火,『啪……』冷寒澈一掌直接打在迴廊的柱子上,才冷靜了下來。

「呵……怎麼可能。」 戲精聚集攻略 冷寒澈自嘲一下,甩袖去了後院。

昨天幫碧綰煉化丹田,冷寒澈的靈力和意念受到很大影響,等級被迫降了一級。

幸好,冷寒澈修鍊穩固,根基夯實,所以即使降了一級,影響也不大。

只要將靈力元素補充回來,很快就可以恢復到原來的水平。

於是,冷寒澈盤膝,吸收周圍的靈力元素。

沒多久,碧綰在修影的帶領下,也到了後院。

見冷寒澈在修鍊,碧綰沒有打擾,也盤膝進入修鍊。

可是,當碧綰將周圍的靈力元素吸收到腹田后,用意念引導靈力元素進入丹田時,發現那些靈力元素馬上就消散了。

感覺這些靈力元素在自己的腹田充盈著,可是自己的意念一過去,馬上就四散了。

這些靈力元素就像張了腿一樣,碧綰的意念一過去,馬上就跑,一撤退馬上又回來了。

這是怎麼回事,上次修鍊的時候,只是不能引導入丹田。

而這次是根本無法控制腹田內的靈力元素,更不用說引導入丹田了。

在試了多次后,碧綰也不知道哪裡出了問題,現在能指望的,也就只有冷寒澈了。

於是,碧綰在旁邊靜坐著,等著冷寒澈修鍊結束,希望他能有辦法…… 一個時辰、兩個時辰、三個時辰過去了,冷寒澈依然一動不動的坐著……

「修影,你家王爺要多久?」

「這個不好說,有時一個時辰、有時半天、有時一天、有時好幾天……」

聽著修影的話,碧綰的心慢慢的沉了下去,最後直接垮下了臉……

「碧小姐,要不你先去用膳,王爺好了我就派人去叫你。」修影微笑著,好心的提議道。

「吃吃吃,就是因為吃,錯過了機會。要是剛才一起過來,哪裡會耽擱這麼久。」碧綰埋怨著,決定要改掉好吃的毛病。

忽然,碧綰感覺到周圍的空氣急劇的流動著,轉頭一看,在冷寒澈的周圍形成一個紅、白、紫、藍四色五邊形圖案……

「這是晉級了?」碧綰不確定的看著修影。

「王爺就是王爺,這麼快就恢復了。」修影自豪得意的說著。

碧綰羨慕的看著冷寒澈,可是,在圖案消失的同時,又出現一個四色混合的五角星圖案。

「這……」碧綰指著冷寒澈的方向,轉頭看著修影……

修影也是吃驚的看著冷寒澈,自家王爺盡然連升兩級,這是何等的變態。

這可是到了控王的等級了啊,一般到了這個級別,在四五年內能升一星已經很強悍了,可自己王爺卻在四個時辰內就恢復實力,並成功晉級,太逆天了。

「你們兩個幹什麼?」看著獃獃站著,一動不動的兩人,冷寒澈冷冷的問道。

「沒有……你晉級了。」碧綰回過神來,微笑著走了過去。

冷寒澈看著碧綰那虛偽的笑容,微微揚眉,點了點頭。

「那個,王爺,為什麼我抓不住靈力元素。」

「因為你是廢物。」

「對,我是廢物,這不正向您老請教啊。」碧綰忍著,只要自己能修鍊,這些都不算什麼。

如果自己能修鍊了,一定日夜不休,有朝一日看怎麼收拾你。

碧綰在心裡想著,可是沒好的想法被冷寒澈直接打碎。

「以你的天賦,想超過我,痴心夢想。」

「呵……我哪敢奢望有王爺你的天賦啊,我只求能惡整蘇穎他們就行了。」

冷寒澈審視的看著碧綰,之後微微一笑:「就那樣的廢物你都對付不了,你就不配活了。」

「我……」碧綰只能說服自己,忍……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