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飛絮老師,您坐!」。

飛絮笑著搖了搖頭,說道:

「兩位殿下體恤在下,在下不勝感激,但是控制室里擁擠異常,大家還是都站著吧。」。

開玩笑,這兩把椅子上有針,他可不敢坐。

兩人見狀,也只能讓隨從撤去這些椅子了。

戰鬥已經開始,只見那些獅鷲騎士掠過長空,和那些坐騎各異的空匪們戰鬥在一起,後方的魔晶炮不停地開火,為每一位落入下風的獅鷲騎士送上火力支援。

空匪很快就被消滅了,指揮室里的每一位艦上人員都面無表情,似乎這一場戰鬥就像是家常便飯,不值得一提。

司空宇掃視四周,問道:

「方艦長呢?如此大功,他怎能不來接受我等讚譽。」。

一道聲音從門口響了起來:

「八殿下過譽了,我天艦軍生來便是以保衛天華為第一要務,這種戰鬥自然要快准狠地完成。」。

司空端明見狀,連忙走上前去,握住方清平的手說道:

「方艦長為國為民,實乃我輩楷模,端明有幸能在艦上小住,真是不虛此行啊。」。

方清平聽著兩位王子的話,心裡頗為受用,但他心裡還是清醒的,他明白,越是在這種場合,越不能表現出自己偏向於哪一方。

於是他說道;

「十三殿下過譽了,我天艦軍生來便是以保衛天華為第一要務,這種戰鬥自然要快准狠地完成。」。

眾人嘴角皆有上揚的衝動,他們只能用自己的毅力,強行壓下這種想笑的衝動。

羅空看著這一幕,更是深深慶幸自己的明智。他看了看李清漪,心裡瞬間就浮起了幾分擔憂。

「我雖然沒有站隊,但是以司空端明為首的其他皇子必定已經將我視為眼中釘,只怕他們在比賽中就要開始耍手段了啊。」。

羅空看著李清漪,他其實不害怕自己會遭到報復,他是害怕李清漪會有危險。而且若是他真的成功偷走天龍珠,然後逃離天華帝國,那首當其衝的就會是李清漪啊。

他已經決定了,下船就把一切事情告訴李清漪。真到了那時候,無論怎樣,他都會帶著李清漪一起走。

人們陸續走出指揮勢,只有羅空還呆立在原地,李清漪輕輕地搖了搖羅空,羅空這才回過神來。

羅空跟隨李清漪走出了房間,李清漪問道:

「少年,你在想什麼?」。

羅空面色一紅,下意識說道:

「想你。」。

李清漪臉色一變,說道:

「輕浮。」。

然後她便跑開了。

羅空看著那抹倩影,更加下定決心。

戰艦雖然體型龐大,但是速度卻一點也不慢,僅僅經過數天的航行,便來到了天華國邊境。

這艘巨艦橫亘在天空中,羅空等人聚集在甲板上。

方清平對飛絮抱拳,說道:

「還請飛絮先生照顧好我們王國的未來。」。

飛絮連忙回禮,說道;

「飛絮一定不辜負將軍厚望」。

眾人也對著方清平抱了抱拳,然後便踏上金翅雁,飛離了這艘巨艦。

眾人在邊關交接好手續之後,便開始飛向青龍國界。

這中間是一道數百里的三不管地帶,按照羅空的想法來看,這裡就是一個小型的罪域,只不過這裡的罪犯質量更高而已。

這不,眾人還沒飛出多遠,就已經遇到了三波空匪。

這不,第四波空匪正在他們面前。

這波空匪算是最厲害的一波空匪,他們當中甚至有一個鑽石級。

只見那名鑽石級飛到金翅雁面前,坐下的食腐禿鷲正囂張地展示著自己的爪牙。

那名鑽石級輕蔑地看著這一群人,說道:

「我……」。

一顆奧術飛彈從後方飛出,準確地擊中了那名鑽石級的腦袋。那名鑽石級那堪比鑽石的腦袋竟然就如同一顆熟透的西瓜,在半空轟然炸碎。

天空瞬間就安靜了下來,眾人都看著飛絮面面相覷。

飛絮掃視四周,說道:

「今日我天華經過,你等若退去,可不死,若執迷不悟,必殺。」。

滔天的殺意從飛絮身上湧出,人們彷彿置身於修羅地獄。飛絮見狀,連忙分出一道光華,護住了眾人。

一乾沒見過世面的學生都趴在地上,大口喘著粗氣。

羅空反手扶住了李清漪,輕輕地拍著她的後背,幫她把氣順了過來。

飛絮的殺氣直接覆蓋整個雙邊,所有盜匪都被這股殺氣所鎮壓,都停止了自己的行動,龜縮回了自己的老巢。

那些空匪也早已經逃得一乾二淨了,無數飛鳥從天空中落下,很快,天上只有這一隻金翅雁了。

眾位老師面色也多少帶點不舒服,他們的目光此時正齊刷刷地聚集在羅空身上,似乎是在詫異羅空為什麼像個沒事人一樣。

羅空也很驚訝,當飛絮放出殺氣的時候,他的心裡竟然感到了莫名的舒適,像是在天寒地凍的極北泡了一會兒溫泉,舒服地不想出來。

飛絮看了羅空一眼,眼裡滿是擔憂,但隨後這抹擔憂就被他掩飾住了。

「我的確是有些衝動了,在這裡給大家道個歉,但是這樣一來估計也沒有那個不長眼的空賊敢來惹我們了,大家休息一會兒吧,空同學和我擔任警戒。」。

李清漪緊緊握住羅空的手,說道:

「你真是個怪物,面對這樣的殺氣你竟然一點也不受影響。」。

羅空搖了搖頭,輕笑道:

「不,我也害怕,但是我……」。

羅空話說了一半,就聽見飛絮說道:

「到了。」。

(本章完)

。【小皇帝,大眼萌】

石敬瑭派出使節遊說周邊各州,曉諭利害。

代州刺史張朗,直接將來使斬殺;呂琦正在忻州勞軍,也毫不猶豫地將石敬瑭使節斬殺。

呂琦對忻州刺史丁審琦說道:「契丹人途徑咱們的城池南下的時候,都不願多看我們一眼,他們的意圖很明顯了,就是要等回軍班師的時候,把

《五代十國往事》第502章小皇帝,大眼萌 第一千三百二十一章我好想你

顧兮兮這個時候也把李欣越給認了出來:「是你?」

「真是冤家路窄呀,真沒想到原來萬三抓住的那個女醫生是你!」

李欣越沒好氣地將她買回來的人蔘扔到了顧兮兮的面前。

雖然說兩個人之前有很深的恩怨,但是此時此刻看著那一隻人蔘,顧兮兮莫名有點感動。

她十分誠懇地道謝:「謝謝你。」

不過她在開口說話的時候聲音明顯沙啞,一看就是哭多了。

而且那雙大眼睛這會兒腫得跟核桃似的,看上去十分的搞笑,又特別特別的可憐。

想到秦牡風如今還在秦仲馳的手中攥著,生死未卜。

即便是在那樣危急的關頭,他還是牽挂著自己,李欣越大概也有些了解顧兮兮現在的感受了。

她扭頭看了她一眼:「不必謝我。昨天晚上墨錦城救了我一次,我們扯平了。這一次我給你的這顆人蔘也不是白給的,等墨錦城的病好了我們再談條件。」

顧兮兮倒也沒有拒絕她,點了點頭應了一聲:「好!」

「……」

如此耿直的回答,一時間竟讓李欣越也不知道該怎麼回話了。

於是她直接氣哼哼的轉身出去忙活去了。

這一夜,因為有顧兮兮在身邊守著,所以墨錦城的情況比較穩定。

只要接下來這三天不發燒,基本上就是沒有什麼生命危險了。

因為要照顧墨錦城,所以顧兮兮十分安心的留了下來,打算等他的身體恢復了一些之後,再一起離開去找小十一。

她把墨錦城手上戴著的那一枚手錶摘了下來,算是給李欣越的生活費。

因為墨錦城用藥都是上好的,所以李欣越也沒有客氣,直接就拿了過來。

畢竟秦牡風留給她的那枚手錶已經換了那一隻百年人蔘。

墨錦城的這隻手錶,過兩天再去鎮上換一些現金吧。

三天的時間很快就過去了,墨錦城恢復的情況很好,已經能夠下地走走了。

這天,李欣越去鎮上兌換現金了。

顧兮兮起了個大早,正準備去給墨錦城弄點吃的。

她在廚房裡面剛剛忙活起來,突然身後有一雙大手將她攬進了懷中。

男人熟悉的氣息襲來。

墨錦城在她脖頸裡面輕輕廝磨著,聞著她身上熟悉的香氣,心莫名安寧。

顧兮兮連忙轉過身去:「老公,你身上的傷口雖然癒合了,但是還不適宜做劇烈運動,你得到床上去躺著。」

墨錦城沒有鬆手,懶洋洋的:「我在床上躺的這些天躺的骨頭都疼了,起來活動活動。你忙你的,不用管我。」

顧兮兮一邊煮麵條一邊說道:「你知不知道,前兩天聽說你跳海,我還以為你真的……」

即便是知道墨錦城還好端端的活著,即便是他現在就這樣站在自己的面前,可是只要一開口提到死這個字,顧兮兮的心口還是一陣抽疼。

她放下了手中的筷子,轉身一把抱住了墨錦城的腰,腦袋在他的懷裡輕輕蹭了蹭,聞著他身上的讓人心安的味道,滿臉的眷戀:「老公,我好想你啊。」

一句軟軟糯糯的我想你,彷彿一根羽毛輕輕撫過墨錦城的心間。

讓他感覺到痒痒的,澀澀的,酸酸的,卻又無比的舒服。

墨錦城沒有回話,只是右手挽著她的腰,左手輕輕勾起她的下巴,低頭吻了上去。

他的吻十分具有攻擊性,功城略池,無往不利,帶著一種急切的失而復得之後的狂喜。

顧兮兮被她高超的吻技弄得雲里霧裡,彷彿肺里的空氣都快要被抽空了。

不一會兒她便覺得全身發軟,完全癱倒在墨錦城的懷裡。

就在兩個人難捨難分的時候,腳邊突然傳來一道稚嫩的聲音:「叔叔,你為什麼要咬阿姨呀?」

顧兮兮被這個聲音嚇了一跳,連忙伸手去推墨錦城。

可墨錦城受傷這麼長時間,好不容易失而復得,第一次跟顧兮兮如此親近,哪裡就肯這樣鬆開?

顧兮兮往後退,他就傾身往前逼,甚至還用手扣住了她的腰肢和後頸,不讓她躲開!

「小包子……嗚嗚!墨錦城……」

顧兮兮睜著眼睛,含糊不清的抗議著。

墨錦城眸子半睜,他掀開眼帘,冰冷的掃了一眼正拚命扒拉著顧兮兮褲管的那個髒兮兮的小男孩。

他那一記目光十分有力,帶著絲絲寒意。

光是這一眼,就看的小包子被嚇了一跳。

小傢伙臉上的笑容一下子僵住,兩秒之後哇的一聲嚎啕大哭,屁股尿流的鑽到了前院那條流浪狗的屁股下面躲了起來。

嗚嗚嗚——

那個叔叔真的好可怕呀!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