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額,那可能是你們得到冠軍,同時秦壽三人又離開,只剩下你和周洪還有端木青楊,所以才會找你。我估計,他們是崇拜上你了。」,影略作思考,突然說道。

「這麼說也有可能…」。歐陽玄摸著腦袋,「天吶!出名也是一種罪孽嗎?!」

「對了!我不是有千幻嗎!」,歐陽玄突然一拍額頭,把千幻拿了出來。

千幻雖然沒有任何的攻擊,而且又不能作為防禦,可是它的作用對歐陽玄來說卻不比武器小。

它依舊保持著依依為歐陽玄塑造的樣子,還是那麼的帥氣,歐陽玄輕輕扶過千幻,心中又湧起一些思念,將千幻戴在了自己臉上。

「要趕緊去看看周洪!」,從兩個學生旁走過,發現他們並沒有什麼反應夠,歐陽玄心中一喜,繼續向黃衣家裡走去。

「咦?剛才那人真奇怪,怎麼穿著那樣的衣服?」,歐陽玄走後,其中一個學生說道。

「不知道,那個顏色,到底是光屬性班級的還是暗屬性班級的?」 「老師,你就教教我吧…」,周洪苦著臉,看向正閉目養神的黃衣,嘴巴里不斷地哀求著。

而黃衣卻不為所動,甚至連頭都沒有地下看他一眼,心中卻是在暗罵:「這個小胖子,這是怎麼了?從哪兒聽來的小道消息,竟然還這麼狠心,連飯都不吃了也要在我這裡拿到那個東西。」

「不行,我說了不行就不行,就你這個定力,就算我給你,你也不一定能夠吃苦。」,黃衣搖頭拒絕。

「再說,這可是本門不傳之秘,就算你是我的親傳,也不能隨隨便便的交給你。」

「你怎麼知道我不能吃苦,我怎麼就沒定力了?」,周洪伸長了脖子,不服氣的說道,那幽怨的眼神讓黃衣背後一麻。

「這個小胖子不會是當真的吧?」,他挑了挑眉,心中仔細揣摩,畢竟那個東西真的不能隨意外傳。

「哼!你今天要是不給我!我以後就不吃飯了!餓死算了!」,周洪眼色一動,看出黃衣似乎有所動搖,狠了狠心,朝他喊道。

「得得得…,你真是…,服了你了,你都聽誰說的這件事?」,黃衣看他似乎真的狠下心了,便無奈的搖了搖頭,只能順了他的意思,

「您甭管聽誰說的,您答應了要給我,那就應該給我啊,再說,我是您唯一的親傳弟子,您不傳給我,難道還要傳給路邊的乞丐不成?」,周洪一聽黃衣服軟,就連語氣都變得更為尊敬。

「你這小胖子,行了,可以給你,不過我可告訴你,修鍊那個靈決,老了就要回來這裡,當任長老之位,另外,它之所以可以讓你和別人一樣瘦,可是吃的苦,和要遵守的禁忌可是很多的。」,黃衣也不舍的自己的弟子吃苦,再次勸誡道。

「沒事!我吃的了苦!只要那個靈決夠強!還能讓我瘦下來就行!」 總裁前夫,禁止入內 ,周洪抬頭看著黃衣,眼中滿是決心。

自從在黑衣那裡知道自己的老師年輕時是一個分流公子,更是萬花叢中過,片葉不沾身,在看看身邊的同伴都和自己成反比,周洪就下定了決心,要來尋找方法讓自己瘦下來。

而聽黃衣說不僅可以瘦,還可以變得很強大,周洪更是決心要學。

「好吧好吧,你這個小胖子。」,黃衣只能無奈的答應了下來,看周洪那個樣子,他還真的相信周洪會不吃飯,餓死自己。

「嘿嘿,果然還是老師疼我。」,周洪嘿嘿一笑,急忙過去給黃衣捏肩捶腿。

叩叩叩

「誰啊?」

二人正在商量的時候,門外傳來敲門聲,嚇得周洪脖子一縮,畢竟這件事情他不想給別人知道,早已被別人聽去了,他周洪臉往哪兒擱。

「是我,歐陽玄,周洪在裡面嗎?」,歐陽玄就站在門口,剛才周洪和黃衣的話他來得晚,聽到的不多,不過卻也大致知道了一些。

「怕什麼,找你的。」,黃衣撇了周洪一眼,示意他過去開門。

「這…」,周洪有些不敢開。

「怕什麼,又沒做什麼虧心事,就你這樣還想學我的靈決?」,黃衣瞪了他一眼。

「可是老師,你的真的能瘦嗎?我看你現在這身材…跟我也差不多啊。」,周洪問道。

「廢話,可以是肯定的,不過禁忌很多,不能剋制自己,就會變成我這個樣子。」,黃衣撇了自己的肚子一眼。

「行了行了,趕快走吧。」,他有些煩躁的揮了揮手,「都確定要學了還問這個。」

「好吧,那我走了。」,周洪打開門,歐陽玄就站在門外。

「小玄,你怎麼來了。」,周洪有些緊張的問道。

「嘿嘿,來看你吃飯沒。」,歐陽玄笑了笑,突然,他想到了一個可以測試魂技和暗影拳的方法。

「沒吃的話我請你吃,去二樓,不過你得先和我切磋,不管輸贏我都請你!」,他對著周洪咧嘴一笑,道。

「真的?」,周洪搓搓手,食堂的二樓他可好久沒去了,對他來說,那裡的食物已經足夠奢侈了。

「嗯!當然是真的!」

「好!我答應了!我們快走吧!」

周洪不知道,黃衣正在門口,已經聽到了二人的對話。

「這個小胖子,算了,讓你最後在吃一頓好的,別說我虐待你。」,黃衣心中暗道,「不過這個歐陽玄…還真是讓人吃驚,修鍊竟然能夠跟上周洪的速度。」



「周洪,你準備好了嗎?」

一個房間里,歐陽玄面對著正摩拳擦掌的周洪,迅速調動身上的靈力。

「嘿嘿,當然了,為了我的晚飯!」,周洪抖了抖有些油膩的手臂。

這裡是戒律堂地下,是專門用來切磋的房間,是用來隱秘切磋的地方,同外面的擂台不同,這裡四周燈火通明,十分適合切磋,只不過需要付出一定的功勞點。

「嘿嘿,那我就動手了!」。

歐陽玄話音一落,腳下一用力,便直衝周洪而去,逼得周洪不敢眨眼,心中念頭一動,一個土黃色的半透明靈力護罩就將他保護住。

這個靈力歐陽玄再熟悉不過,就是周洪為數不多的攻擊,憾山撞。

釋放出護罩的周洪沒有移動,畢竟要維持護盾需要耗費靈力,而移動的消耗更大,既然歐陽玄主動靠上來,他又怎麼會多此一舉。

「嗯?這個小胖子動作挺快啊!」,影忍不住說道,他對現在的周洪突然有些刮目相看。

憾山撞的攻擊和防禦幾乎是全方位的,只有身後和地上沒有護盾,而面前、左右、和頭頂都被護住,一旦衝撞,還會爆炸反彈攻擊,很是棘手。

而這也是周洪最引以為傲的地方,畢竟可以攻防一體,而且對手又會主動靠上來,怎麼算都不吃虧。

「嘿嘿,小玄,看來你今晚不僅要請我吃飯,還要受一點委屈。」,周洪怪笑著說道。

歐陽玄的嘴角抽了抽,周洪的倨傲讓他忍不住想笑,可是自己不可能吃虧。

既然自己撞到靈力護盾會被爆炸的靈力給傷害,那就不撞上去啊!

歐陽玄伸出右手,靈技槍指發動!捏出劍指,一個小小的金色光球就已經凝聚在指尖,化作一道光線,直奔周洪的靈力護罩。 「哈哈哈!晚上有好東西吃了!」,周洪心中得意,一想到食堂二樓的菜肴,更是口中生津,差點流出來。

砰!!

一聲炸響傳來,嚇得周洪連忙收起心中的得意,畢竟歐陽玄是他的好兄弟,只是一頓飯而已,他可不想歐陽玄受傷。

「小玄!你沒事吧!」,周洪試著朝爆炸產生的煙霧裡面喊道。

「嘿嘿,周洪,你在看哪裡?」

突然,一個身影從他的旁邊冒了出來,身上沒有一絲灰塵,更沒有一點狼狽的樣子,看的周洪雙眼一瞪,充滿了不可置信。

「不好!」

他突然眼神一凝,向後一個翻滾,避開了歐陽玄側面而來的攻擊。

「小玄!你作弊!」,周洪喊道,臉上更是帶著一絲委屈和幽怨,畢竟歐陽玄能夠觸動自己的攻擊卻不被波及,是他從未想過的事情。

「我怎麼作弊了?」,歐陽玄哭笑不得的看著他,好端端的切磋,自己竟然被冤枉作弊。

「你怎麼可能引爆我的憾山撞可是卻沒受傷?」

「誰告訴你,是我引爆你的憾山撞了?而且你的憾山撞並不需要我親自觸發的。」,歐陽玄搖了搖頭,只能暫停切磋,向他解釋。

「你的憾山撞是不是只要有人攻擊就會爆炸反彈攻擊?」

「是啊。」

「那一定必須是近身攻擊嗎?」,歐陽玄苦笑著看向周洪,他本以為周洪會很了解,看來是自己想多了。

「額…你說的有道理…」,周洪似是思考的摸了摸自己的下巴,「那你剛才是什麼觸發的?」

「我有槍指啊!」,歐陽玄舉起右手,那一點金光再一次凝聚在手中。

周洪看到歐陽玄做出解釋,臉色變得通紅,自己剛才還說人家作弊,現在當場就被人家指導了一番。

「咳咳,好把。」,他咳嗽了兩聲,掩飾了一下尷尬,突然調動靈力,用自己的拳頭朝歐陽玄打去。

「嘿嘿,不過你太放鬆警惕了哦!」,周洪壞笑著將拳頭打了出去,他彷彿已經看到了二樓的飯菜在向自己招手。

「嗯?不好!」,歐陽玄一挑眉,他還真沒想過周洪會突然襲擊,更是在如此近的距離。危機時刻,他再一次動用暗影步,借著身法躲開了周洪的攻擊。

「你怎麼這樣?這是偷襲!」

「你又沒說不能偷襲,而且你也沒說切磋暫停啊。」,周洪壞笑著沖了過去。

「哈哈哈!這個小胖子。」,影在歐陽玄的精神海里哈哈大笑,讓歐陽玄忍不住翻了個白眼。

「你小子這回被這個小胖子教了一次,沒想到,他竟然還挺陰險。」,影好不容易緩過來說道。

「什麼?」

「你確實沒有說什麼,而且切磋還在進行,你要認真的對待你的對手。」,影的聲音變得嚴厲。

「明白了。」,歐陽玄點了點頭,再一次朝周洪衝去,這一次,他決定不再留手。

「來了!」,周洪右腳後撤,再一次使用了憾山撞。

歐陽玄看著周洪已經準備好了攻擊,卻搖了搖頭,手中金光一閃,準備故技重施。

「嘿嘿,第二次可沒用了。」

然而,這一次,周洪學聰明了,並沒有站在原地,而是躲開了歐陽玄的攻擊。

「喲!這小胖子學乖了!」。影稍微有些驚訝的聲音傳來。

歐陽玄也感覺到了周洪變得有些棘手,右手劍指一握,再一次動用了槍指。

「還想來?」,周洪看著歐陽玄的動作,似乎已經知道了他的攻擊,準備躲避槍指攻擊的方向。

「去!」

歐陽玄口中輕喝一聲,手中金光再一次化為一道光影,朝周洪激射而去。

「我躲…!!」

周洪看到他的攻擊已經發出,剛剛想移動躲避,卻突然一陣頭暈腦脹,彷彿陷入了一個深淵,全身無力無法控制自己的行動。

轟!!

憾山撞再一次被歐陽玄攻破,這一次周洪沒有喊停,他剛剛從眩暈中恢復過來,就看到了自己面前的護罩的攻擊已經沒了,而歐陽玄已經近在咫尺。

「嘿嘿,認輸吧。」,歐陽玄的劍指點在周洪的額頭上。

「我…」,周洪想要反駁,可是卻無奈的低下了頭,「唉,晚飯…」

「哈哈哈,謝謝你陪我切磋,吃晚飯去!」,歐陽玄收回了右手,哈哈一笑,道。

「真的?」

「當然了,我不是說輸贏都有飯吃的嗎?我什麼時候騙過你。」,歐陽玄領著他走出了房間。

「嘿嘿。」

一聽有東西吃,周洪又高興了起來。

「哦對了,小玄,剛才我突然感到一陣頭暈,都沒辦法行動了,是不是你在搞鬼?」,周洪突然跑到他的前面問道。

「額,嘿嘿,被你發現了,那是我新的到的靈技,想要找人試一試。」,他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所以你就把我當做稻草人啦?」,周洪也沒有多問,只能有些憤憤不平的看著歐陽玄,然後又撇了撇嘴,「算了算了,看在晚飯的面子上。」

「哈哈,走吧,管夠。」,歐陽玄摟住了周洪的肩膀,以他家裡的能力,讓周洪吃個飽飯還是沒問題的。

「真的?太好了!」,周洪一臉的激動,畢竟他過幾天可能就要跟著黃衣去吃苦了,今晚可能是他最後一次吃的這麼好了,歐陽玄說管夠,他自然求之不得。

二人就這樣進去了,歐陽玄不知道,周洪這「最後一頓」,差點就把他一周的飯量都吃完了。



一個多小時后,食堂二樓,歐陽玄和周洪的餐桌前,歐陽玄正滿臉獃滯,嘴角抽搐的看著面前堆積如山的雞腿腿骨,菜盤,飯碗等殘留,而面前的周洪則油光滿面,竟然都吃出了汗水。

「周洪?」

「唔?嗯什唔?」,周洪一邊往嘴裡吃著最後一口飯,一邊問道。

「你…慢點吃…」,歐陽玄有些汗然,他也沒有想過周洪竟然這麼能吃,看著滿桌的殘羹剩飯,他有些吃驚。

「這小胖子怎麼吃的和最後一頓一樣。」,就連影都忍不住吐槽,雖然他不知道,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這確實是周洪的「最後一頓」。 「唉…」,歐陽玄無奈的靠在椅子上,他本想用手扶著頭靠在桌子上,可是現在那上面根本沒有給他預留的地方,因為已經堆滿了周洪留下的殘羹剩飯。

簌簌……

看著面前埋頭對著最後一碗面苦幹的周洪,他突然發現有些人的滿足就是這麼簡單。

「呼…吃飽了,吃不下了…」,周洪摸了摸自己的肚子,那原本就十分飽滿圓潤的肚腩現在更是大了好幾圈,就連衣服上的扣子似乎都已經限制不了它的呼之欲出。

滿面油光,更是一臉滿足的周洪深吸口氣,這才有些不好意思的看向自己面前的歐陽玄。

「那個,小玄,對不起啊,吃的有點多…」,周洪抓了抓自己因為忙著吃東西,早已顧不上整理的頭髮,那上面還有片吃面時不小心飛濺的小菜葉。

「呵呵…,沒事的…」

歐陽玄只能報以苦笑,畢竟自己說過管夠,也只能這麼任由他吃,卻沒有想過他這麼能吃,還吃的這麼著急。

「唔,其他人呢?」,周洪為了緩解自己的尷尬,朝旁邊看了看,畢竟別人也要吃東西,可是卻沒有看到其他人。

「你好二位,你們已經吃了很久了。」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