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靈力消耗盡了。」

祈龍從黃金巨龍的額頭躍下,黃金巨龍的身影立即變得虛幻,眨眼間就會為了金色的光芒飛回到了祈龍的身體內。

「不對,我使用出黃金巨龍降臨的時限是一刻鐘,而我們在山洞內走了大概有一個小時的時間,這麼計算的話奧利、白素和桃子還有危險。」

突然之間想起了最重要的事情,祈龍立即再次釋放出了黃金龍槍。

颼——!

啪~!

收回器靈祈龍順著聲音傳來的方向看去,發現天空上出現了聖光內院學生緊急時刻專用的紅色聖光龍紋信號彈。

「根據這個方向和距離來判斷,應該是奧利他們了。」

飛身躍到一旁的大樹上觀察著信號信號升起的地方,祈龍結合山洞的長度進行了判斷。

隨後祈龍立即從樹上跳下來到黃金巨龍消失的地方,用一根隨手從樹上摘下的樹藤把昏倒的三個聖光學院的師生打包了起來。

可是,祈龍剛剛把三人打包好腳下的大地就傳來了劇烈的晃動。

「怎麼回事?」

突然地大地晃動祈龍沒有準備腳下不穩,跌倒在了被自己五花大綁的打包起來的三人旁邊。

等到地面的晃動小了一點后,祈龍起身跳到樹上看一下周圍的情況。剛到樹上的祈龍就被眼前的情景震撼了,立即飛身躍下在空中再次勉強的把黃金龍槍的第二技能施展。

「黃金龍槍第二技能:黃金巨龍降臨。」

黃金巨龍出現氣勢明顯不如剛才,黃金色的鱗片顯得黯然無光。

不過,祈龍此時也顧不得這些了全力把打包的三人向黃金巨龍的背上拋出,然後自己飛身躍到黃金巨龍額頭的雙角中央位置。

「全力衝刺,黃金巨龍。」

不讓黃金巨龍身體升空,而是全速讓其向祈龍剛剛上來的山崖飛去。

轟——!

就在祈龍和黃金巨龍剛剛離開原本的位置,山崖立即開始塌陷血紅色光芒從地下的縫隙中射出,地面開始融化為血紅色粘稠液體。

在超越樹木高度的百米空中向下方眺望,祈龍被眼前的宛如地獄般的場景震撼的失神了。就連黃金巨龍無法繼續實體化都沒有感覺到,然後聖光學院的三個師生就在回過神來的祈龍的慘叫聲中落入了二百多米下方樹林內。

……

「奧利,這到底是什麼?」

「不清楚。」

此時的奧利、桃子、白素三人在奧利的犬神刀化身的犬神背上,在百米的高空看著三人剛剛僥倖跑出的山洞方向。從未見多的場景白素的大腦早就反應不過來了,桃子和奧利也是眉頭緊鎖的看著下方。

現在下方應該不能繼續稱之為山洞。不,連山都算不上。

全長有數十公里的山洞內部除開洞口處光線充足的一段距離外,其他的百分之九十九的部分都用鮮血繪滿了玄妙深奧的『邪法召喚血陣』。

在奧利三人還沒能從山洞內脫身時,憑藉犬神刀對於邪氣的感應奧利發現山洞內的陣法即將啟動,立即使用了犬神刀第二技能使犬神刀化身為犬神帶著三人全力狂奔而出。

出到山洞外,奧利沒有讓犬神消失而是控制著犬神踏空躲避血紅色光芒,凌空而立在到半空之上。然後從腰間腰帶上鑲嵌的寶玉形靈儲器內,取出聖光內院學生專用的信號彈發射。

信好彈發射后不到一分鐘,大地立即開始了晃動然後從山洞開始坍塌,血紅色光芒從山洞**出使得山洞上方周圍百米的山石全部消失,化為了血紅色的液體形成了一條百米寬的血紅色長河。

並且因為山洞的坍塌周圍的山體也開始崩塌,眨眼間長達數十公里山脈消失殆盡在血紅色長河的侵蝕下,逐漸變成了充滿令人不舒服血腥味的血紅色海洋。

靈狐一族生活區內靈狐洞前,在半空中懸浮躺著的狐斐。突然之間閃身到高空之中,向西南方的幻靈森林眺望而去。

「狐斐,你也感應到了嗎?」

「月後大人。」

聽到背後響起的聲音,狐斐沒有猶豫立即轉身向身後之人鞠躬行禮道。

「你這樣可讓後輩承受不起,狐斐前輩。」

出現在狐斐背後的身穿金袍、頭戴皇冠的女子立即向狐斐鞠躬還禮。

「月後大人,能否麻煩你幫我看守一下一夕公子和小雪小姐。」

「敵人真的這麼強大嗎?需要前輩親自動手。」

「以防萬一。」

話音剛落狐斐就化為一道深藍色的光線沖向了幻靈森林西南方。

「一夕公子嗎?就讓我看看是否像月兒所說的?」

銀色光芒一閃女子就消失在空中出現在了靈狐洞洞口。

失神了片刻,在桃子的提醒下白素終於恢復了神智。

「奧利學長,祈龍學長不會出事吧?」

「應該不會。那傢伙身為學生會長還是下一任學院長的候選人,保命的手段可是多的不能再多了。要是那傢伙出事的話現在應該不止一個學院長老出現了。」

聽到奧利的回答白素才放下心來。

事實正如奧利所說,祈龍的身上擁有眾多的保命手段。急速下落的祈龍在身體即將觸碰到下方的樹枝之前,右手從腰間的聖光龍紋形玉佩靈儲器劃過,取出一個碧藍色的寶珠向下方投出。

寶珠落地瞬間下方百米範圍內的樹林消失變成了巨大的水坑。

「咚、咚」

兩聲被打包的聖光三師生和祈龍先後落進了水坑。

而另一邊在奧利的話音剛落不到一秒鐘的時間,數道光線從聖光城的方向直衝而來。

下一秒,幻靈森林的東方天空中也數道光線衝來。

嗷——!

可是,兩邊的救援還沒有來到血紅色『海洋』中一聲咆哮,血紅色液體開始了瘋狂的翻滾同時一道血紅色液體柱向著奧利幾人的位置衝來。

原本奧利三人就已經在咆哮聲中被聲音包含的龐大靈力震暈了,失去了奧利控制的犬神身體瞬間變回了犬神刀飛回到奧利的身體,三人只能在眩暈中向下方直線降落並且不可避免的會被血紅色液體柱擊中。

「這還真是殘暴呢?」

深藍色光芒憑空出現化為一面靈力盾把血紅色液體柱攔下,同時狐斐在藍光內顯出身影右手一擺,深藍色的靈力包裹著奧利、白素、桃子三人的身體,把三人安全的送到地面上。

「怎麼到現在還是不打算顯出身形嗎?」

聲音微微加重磅礴的靈力從狐斐體內溢出,直接把血紅色液體柱變成了點點的血紅色靈力消散在空氣中。

「我說狐斐你的動作也太慢了,他可是都已經準備逃跑了。」

冬馬的聲音在空中突兀的迴響,然後下方那長達數十公里血紅色『海洋』眨眼間就被凍結,變成了紅色水晶的『海洋』。而冬馬也在一陣白光的閃爍下出現在了狐斐的身後。

嗷——!

憤怒的咆哮聲中,血紅色的水晶破碎全部化為點點的靈力消失殆盡。 一個長達數十公里的巨大且低深的山溝出現,同時原本的山洞所在的小山全部在咆哮聲中消失不見,只留下裸露出血紅色的山體和地表層,唯有一個血紅色身影矗立於消失山脈中央位置。

「這下子有點麻煩了。」

「怎麼了?難道聖光城方向飛來的靈聖不是你們的人?」

「是我們的人,而且還是我手下第一大隊的成員。可是,我並沒有下令讓他們前來支援。」

「這麼說裡面情況。玄冰聖者,妖獸就先交給我們幻靈,你先解決你們的問題。」

說完后,狐斐身影一閃就來到了下方血紅色身影之前。

「這身材…我有點吃虧。」

猴身蛇尾的妖獸,全身隆起的肌肉上覆蓋滿了血紅色的毛髮,額頭一對彎曲盤旋的黑色山羊角,身後一條血紅色的巨蟒作為它的尾巴。

狐斐出現妖獸直接一巴掌拍了過來。

巨大的手掌狐斐在其面前連其中任何一根手指我無法與之相比。

狐斐沒有退縮在空中翻身對著妖獸巨大的手掌踢出一腳。

啪——!

震耳欲聾的相撞聲中,狐斐紋絲不動而妖獸則連帶著身體向右失衡。

嘶~!

妖獸背後作為尾巴存在的巨蟒突然向狐斐襲來,血盆大口張開輕鬆地超過了狐斐的身體高度,迅猛的速度幾乎是瞬間就衝到了所在狐斐的位置。

可惜的是狐斐身形微微後退,讓巨蟒從自己身前擦過。

嘭——!

右腳高抬猛的劈下,巨蟒還沒有發出慘叫就已經陷入了地面之內。

嗷——!

憤怒的咆哮聲中,妖獸口中血紅色靈力柱飛速而至。可是狐斐依舊是風輕雲淡的模樣,右手握拳深藍色的光芒化為靈力柱和血紅色的靈力柱一同消失在天地之間。

「這種力量『洪荒之巔』第十位嗎?想不到竟然和人類合作了。」

「吾等不會和任何人合作,只是為了回應召喚而出現在此處。」

回應狐斐的並非是體型龐大的猴子,而是從地下艱難起身的血紅色巨蟒。

「召喚?看來有不少的人類和妖獸被當做祭品了呢?」

「區區狐妖,何必裝作悲天憫人之姿。」

「是啊,這樣我就不用留手了,死了可不要怨我。」

深藍色的靈力在體內瘋狂溢出,把狐斐的身體完全包裹起來,然後直線沖向了妖獸的懷中。

迅速的動作讓妖獸沒有時間反應,正面受下狐斐的一拳妖獸懷中藍色靈力爆炸妖獸的身體瞬間飛到了百米的空中。

攻擊不停狐斐閃身出現在妖獸的上空雙手釋放出深藍色的靈力柱,在妖獸的慘叫下藍色靈力柱發生爆炸,巨大的衝擊力讓妖獸無視山石的堅硬,在翻滾而下的山石中被埋葬到了地面之下失去蹤影。

「狐斐大人。」

把妖獸擊退的狐斐剛要繼續追擊,身後的十三個人影先一步開口阻止狐斐的追擊。

「妍兒,你不是參加幻靈森林的會議了嗎?怎麼也來了?」

開口的女子正是靈狐一族的聖獸之一,在紅蓮引起的幻靈森林大暴動時陪在星刻的身邊之人。不過在葉一夕在靈狐一族暴走之時,她因為要代表靈狐一族參加幻靈森林各個種族的種族大會並沒有在場。

「會議剛剛開完妖獸的氣息就出現了,我們幾個只能立即趕來支援了。」

「這邊不需要你們幾個,你們去看一下玄冰聖者有沒有需要你們幫忙的。」

「狐斐大人你要出手了嗎?」

「剛剛你沒看到我戰鬥的風采嗎?」

「千年沒見了,祝您旗開得勝。」

看著狐斐臉上享受戰鬥的笑容,女子妍兒不再和狐斐搭話飛身退到一旁。

「這一點攻擊,就不要繼續裝死了早點出來吧。我還想早點睡覺。」

夕陽的斜暉照在狐斐的臉龐之上,大半的太陽已經消失在西方的天邊。

「很有自信心嗎?看來吾等也太讓人看不起了。」

血紅色身影從地下猛的一躍而起,和剛才完全不是一個級別的速度,眨眼間就來到了狐斐的面前,然後雙手抱成拳向狐斐的頭部擊下。

迅猛的勢頭,狐斐沒有選擇硬碰硬,閃身後退躲了過去。

「嘶」

巨蟒的血紅色的雙眼閃爍,張口就是一道血紅色靈力柱飛射而出。

無法躲避狐斐,右手聚集靈力發出一道靈力柱阻擋了妖獸的攻擊。可是,一時失算狐斐被妖獸一拳擊中化為一顆流星墜入地面。

……

「殷氏三兄弟果然是你們。」

「不愧是聖光狩獵大隊長玄冰聖者我的大隊長冬馬大人,竟然早就懷疑我們兄弟三人了,我們還以為自己做的事情都是天衣無縫呢。」

模樣相似的三個男子站在二十三位聖光城方向飛來的靈聖中央,中央的額頭有一道深深的橫向傷痕的男子向冬馬先行一禮后陰笑道。

「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為。」

輕哼一聲,冬馬沒有猶豫立即動手了,瞬間眾人眼前失去了冬馬的身影。

「怎麼不想知道我們大隊其他的隊員去哪裡了嗎?」

「其他人都去哪裡了?」

冬馬的聲音從身後傳來,殷氏三兄弟慌張的轉身後退和冬馬拉開距離。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