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隊長!」眾人驚呼。

韓謙這才發現被他拉進來的不是凌蓁,不由撓了撓後腦勺,有些尷尬。

凌蓁跟在這位隊長的後面進了門,一邊示意眾人可以關門了一邊問:「還有沒有其他人回來了?」

眾人齊刷刷搖頭。

凌蓁也就不再多說什麼,總歸他們的隊長已經回來了,那些失聯的隊員就由隊長去操心吧。

只是離開的事到底還是要說一說,一下子要把全部人都拐走不是小事,不跟人家說總有想要架空人家隊長之嫌。

不過凌蓁還沒張口,興奮到迫不及待的韓謙幾個已經七嘴八舌地圍著他們隊長把情況說了。

那男子一臉平靜地聽著,目光一邊不動聲色地落到了凌蓁的臉上。

先前在外面,末世這麼久了他們的眼睛已經多少適應了黑暗,夜裡行動就算沒有燈光都不會像以前那樣睜眼瞎,多少能看清東西的輪廓,而且今天晚上月光還很好,因此跟凌蓁合作的一路上他其實已經看清了凌蓁的模樣。

但是回到來之後就著火光,凌蓁的五官纖毫畢現地呈現在眼前,反而讓他有些不太確定了:就是這麼個看起來文弱單薄的年輕姑娘,在小半個小時之前真那麼彪悍地帶著他跳了樓?

如果不是跳完樓之後凌蓁一直沒有離開他的視線範圍外一秒,他都懷疑是不是中途換人了。

如果這會凌蓁能聽到他的心聲,肯定要反駁了:人不可貌相啊,你看江新泉那一副文質彬彬、十指不沾陽春水的模樣,能一眼看出來他是個廚師?

「裴玥姐,這就是我說的隊長了。」已經解釋完的韓謙又熱情地給他最尊重的兩個人做著介紹,也不考慮一下在外面一直待在快半個小時,倆人會不會該知道的已經知道了。

不過凌蓁倆人只顧著避開喪屍回來,還真的多餘的話一個字也沒說。

男子微笑著朝凌蓁伸出手:「我是詹騫,先前謝謝你了。」

凌蓁伸手與他輕握一下:「裴玥。」

她想了想,覺得離開的事自己還是應該親口說一下:「我在桂城東郊那邊的別墅區找到了不少東西,有食物,有……」凌蓁把找到的東西簡單說一下。

「還有不少汽油,加起來大概超過六百升。」這個是她先前跟韓謙他們沒有提過的。不是她故意不說,而是說到吃的大家的心神都繞到那上面去了,忘了說了。

「你發現了變異植物異能者吃了沒事?」詹騫覺得跟其它的消息相比,這一點才是最重要的。這意味著日後他們可以不缺口糧了。

「對啊!」凌蓁這會心情很好,現在下廚的人有了,水也有了,只差過去摘菜了。

也許她還可以深入到別墅區旁邊的那一片山頭去,那些被杜賓犬排擠走了的動物很有可能就躲在山裡。

越想越有些迫不及待:「我覺得等到明天早上如果還沒有人回來的話,就留下一些食物和車在這裡,讓他們到時到東郊去找我們會合。我們到了那邊之後停留個兩三天,一邊休整一邊收集食物。你覺得怎樣?」

詹騫笑了笑,露出幾顆大白牙:「好。」

凌蓁抬腕看看時間:「快十點了,你們要不要先睡覺?」

「留兩個值夜的人,其餘人都去睡吧,養精蓄銳。」詹騫對還圍在旁邊的人揮揮手。

「我守上半夜吧。」凌蓁主動請纓。

「我跟你一起。」韓謙馬上道。

「不用。」凌蓁非常嫌棄地趕人,「用不著兩個異能者守同一班,搭一個正常人就行了,江老師,你要不要守上半夜?」那些好吃的暫時吃不到口,先聊一聊也不錯啊。

江新泉:「……好。」

眾人:「……」

詹騫:「??」

凌蓁已經搬張椅子到大門口跟江新泉開聊了:「江老師,關於那個佛跳牆……」

除了詹騫之外的眾人面無表情地走回倉庫里,找地方睡覺。

詹騫因為還沒有吃晚飯,這時候待在倉庫里吃會影響到睡覺的人,他就拿了東西過去凌蓁他們旁邊吃。

江新泉已經跟凌蓁講到燜溏心鮑魚醬汁的用料配比。

詹騫木著臉聽著,不知道為什麼,總感覺只加了點水泡開了吃進嘴裡沒什麼味道的壓縮餅乾好像都有點有滋有味起來。 次日一早,黃小龍探視芋沫沫,只見她的傷勢已明顯好轉,臉上蘊有血色,呼吸沉穩有力。

「啊哈…芋沫沫師姐,看來不日之後,你便可痊癒了。」黃小龍看著芋沫沫用被褥裹得嚴絲合縫的玉體,腦子裡不由浮現出昨晚她那展露無遺的冰肌雪膚,呃……肚兜的款式還不錯,綉了大紅鴛鴦,俗是俗點,但也蠻性感的。

「你…」芋沫沫被黃小龍這種赤果果色-眯-眯的目光,弄得有些迷茫,想要發作,但卻是發作不出來,她的心情極為複雜,最終還是嘆了口氣道,「多謝黃師弟的機變解圍,以及那療傷解毒聖葯。」

https://tw.95zongcai.com/zc/54302/ 「呃…芋沫沫師姐,你背上的傷勢如何了,能否讓小弟替你瞧瞧?」黃小龍半開玩笑半認真的道。

「不…不用了…已經大好了。」芋沫沫白了黃小龍一眼。

「哦…師姐,這次你可把小弟害慘了…」黃小龍佯裝苦笑搖頭。「平白無故,讓小弟得罪了青雲榜武者方少國,方少城,甚至還有權勢熏天的大皇子殿下…」

聞言,芋沫沫果然大感內疚,抬眸看著黃小龍,思緒轉動,似乎是在醞釀什麼事情。

「哈哈哈~~好了好了,師姐,小弟開個玩笑而已。咱們都是弦月宗弟子,互相幫襯,天經地義,師姐不必見外。」黃小龍洒然一笑,如陽光撥開烏雲,極有感染力。

芋沫沫心弦微微一動,欲言又止。

「師姐…不妨說說你的故事吧…」黃小龍眼睛微眯。「你為何會去刺殺方少國呢?」

聞言,芋沫沫眼神中浮現出仇恨怨毒之色,氣息冷冽,沉吟片刻,這才緩緩道。「方少國,曾經是一名賊寇,當年血洗我家鄉村落…將全村上百口人,屠殺殆盡,不留活口…我藏在地窖中,僥倖逃過一劫…但那天的鮮血,那天親人的慘叫,歷歷在目…我發下毒誓,有生之年,必要手刃方少國!否則天誅地滅,身受萬箭穿心而死!」

芋沫沫聲音泣血,講述出來了與方少國不同戴天之仇。

「哦…原來芋沫沫師姐生性孤僻,冷冰冰的,生人勿進,仿若與世隔絕之人,原來是有這等悲慘經歷…」黃小龍喃喃自語,心中滋生出一絲絲惻隱,安慰道。「那方少國屠滅一村,連手無寸鐵的婦孺都不放過,的確是禽獸不如,師姐放心,此人終將惡貫滿盈,死於非命…」

頓了一頓,黃小龍繼續道。「不過,師姐這一次刺殺,是否稍嫌衝動了?畢竟方少國身為青雲榜第一,戰力在先天鍊氣士層面,無人無我,據說還能越級殺死沖穴境武…況且此人在皇城中黨羽眾多,爪牙密布,師姐要殺他,難如登天…再者,師姐已經是弦月宗弟子,腦域闊度玄階六品,只消修鍊幾年,要殺方少國,把握也要大幾成。師姐若能躋身武王之境,更是碾死方少國如踩螞蟻。」

「自我進入皇城的第一天起,無時無刻,不想手刃此獠!」芋沫沫銀牙咬碎。「血海深仇,難以隱忍…」

黃小龍心想也對,這滅門之仇,著實也難以隱忍…換了自己,特么絕壁也是二話不說操刀子上啊!

就在這時,芋沫沫用一種古怪的目光凝視黃小龍,忽然說道。「黃師弟,求你…求你助我一臂之力,聯手刺殺方少國!」

「啊?」黃小龍訝異道。「我?芋師姐,我腦域闊度玄階四品,讓我吟詩作畫,譜曲下棋,這沒問題,你要我與你聯手刺殺方少國?嘿嘿嘿…師姐是否太高看小弟了…再說了,半個月之後,小弟與慕容夜生死決戰,說不定就死於非命了…」

「不…你不會死。」芋沫沫言辭鑿鑿道。「即便是沖穴境的慕容夜,我相信,你一樣有辦法戰而勝之…黃師弟,我們都看不透你,你在每一次處於逆境之時,都能意外翻盤…與慕容夜一戰,你一定有恃無恐,否則你不可能答應他的挑戰。雖然我猜不透你會用什麼法子對付慕容夜,但慕容夜絕不是你的對手…我也相信,你能想出誅殺方少國的計策…」

「哈哈哈哈哈~~~~~」黃小龍不置可否的笑了起來。

「黃師弟!」赫然,芋沫沫一臉認真虔誠。「你若能助我手刃方少國,報了血海深仇,我芋沫沫今生今世,都…都是你的女人…為妾為奴為婢,甚至將我賣到窯-子里去,我都甘之如飴,絕無怨言!」

聽聞到芋沫沫說出此等誓言,黃小龍愣怔不已,她素來都是不苟言笑,冰山女神的樣子,平時連話都不會多說幾句,今日卻在黃小龍面前,親口允諾,如能殺方少國,便做黃小龍的女人。

能夠征服這種氣質的女子,對於世間任何男人來說,都能獲得極大的心理滿足感…黃小龍不能說自己不心動。

「呵呵呵呵…」黃小龍玩味看著芋沫沫。「師姐,你乃是玄階六品的腦域闊度,小弟只不過玄階四品,你若委身小弟,日後,恐怕會反悔吧…」

芋沫沫似已打定主意,「師弟,我芋沫沫絕非水性楊花的女子,你幫我報這血海深仇,恩同再造,無論你腦域闊度是多少,我跟了你,做了你的女人,都無怨無悔,此生不渝。」

「哦…如能助你誅殺方少國,無論要師姐你做什麼,你都依從?」黃小龍壞笑了一下,有些痞。

芋沫沫貝齒緊緊咬住下唇,破天荒的綻露出一絲絲小女人羞怯與嫵媚的表情,看得黃小龍心神一盪。

黃小龍玩心大起,心念微動,忽然從系統商城中兌換出來一粒紅色藥丸,「芋師姐,你暫且服下此葯。小弟有一些秘辛,想要你知道…不過,人心險惡,小弟也不得不有所防範…」

芋沫沫卻是想也沒想,順手抓起藥丸,服了下去。

「哦?師姐竟是問也不問,此葯為何物,便一口服下…」黃小龍微感詫異。

「我心萌死志,若不能誅殺方少國,便死在皇城吧!」芋沫沫決絕道。

「好!如此,小弟倒是能夠信任師姐了…」黃小龍笑道。「此藥名為『三屍腦神丹』葯中有三種屍蟲,服食后一無異狀,但到了每年端陽節午時,若不及時服用克制屍蟲的解藥,屍蟲便會脫伏而出。一經入腦,服此葯者行動便如鬼似妖,連父母親人也會咬來吃了——不過師姐請放心,結束皇城煉心之時,小弟自然會將解藥交給師姐…」

聽到黃小龍描述她適才所吞服丹丸之藥性,芋沫沫亦有些不寒而慄,不過一想到不能替全村報仇,在離開皇城之時,也是她自裁之日,心中登時豁然開朗。

「師姐今日若能行走,可隨小弟去皇城武塔玩玩。嘿嘿嘿…方少國與方少城兄弟二人,可都是武塔青雲榜上的武者…」用三屍腦神丹控制住芋沫沫之後,黃小龍亦對她少了許多戒心。

「好。」此時的芋沫沫,對黃小龍倒是頗有些順服。

黃小龍離開閣樓,命婢女送了一套新衣去給芋沫沫。

這時,棠夫人穿戴整齊,一見黃小龍便道。「黃公子,我們這便去皇城武塔吧。」

「嗯…」黃小龍微微點頭,「芋沫沫師姐要與我們同去。勞煩夫人替她稍作偽裝遮掩,令她不虞被人窺破真身。」

「這?公子,『丑老』的身份,你已經告訴芋沫沫了?」棠夫人壓低嗓音道。

「暫時還沒有。不過,等會她就知道了…」黃小龍無所謂的笑了笑。「夫人請放心,芋沫沫師姐,在下是信得過的。不會出紕漏,更加不會連累夫人。」

「那好。」棠夫人千依百順的點頭道。

芋沫沫穿戴一新,從閣樓中款款步出。一襲收腰素色長裙,襯得她身姿曼妙,體態輕盈如弱柳扶風,一向冰山雪蓮般的玉容,在傷后更是清麗出塵,更有幾分惹人憐愛的楚楚柔弱之意。

『這小姑娘的確有些味道,怪不得我那冤家會…哎…』棠夫人心頭微微一嘆,旋即落落大方道。「芋沫沫小姐,傷勢無礙吧?」

「有勞棠夫人惦念,已無大礙。」芋沫沫聲音冷淡道。

「那…黃公子,芋沫沫小姐,你們這便隨妾身來吧…」棠夫人宛然一笑。

就在這時,有下人來報——「主子,極樂宮柳如煙小姐登門造訪。」

「什麼?極樂宮的柳如煙?」棠夫人只覺得頭腦有些暈眩。「她…她竟然主動來見黃公子…這…這真是…不可思議…」

黃小龍卻是有些不耐,心道,管你是柳如煙還是柳如夢,小爺我可沒工夫見你,不就是一群高檔會所的女技師么?

「你去告訴那極樂宮柳如煙,就說本少爺要閉關修鍊,應付半月之後,皇城武會,與慕容夜的生死對決。誰也不見。」黃小龍揮了揮手,那下人領命去了。

「呃…黃公子,你知道柳如煙是誰么?」棠夫人用一種古怪的眼神看著黃小龍。

「她是誰,與在下沒有半點干係。」黃小龍嘻嘻一笑。

棠夫人搖了搖頭,「公子,柳如煙乃是天印國極樂宮分部培養出來的絕世尤物,媚骨天生,是皇城無數男人夢寐以求的女人,就連大皇子殿下,都垂涎已久而不可得…柳如煙主動登門造訪,你讓她吃了個閉門羹,這種事情傳出去,皇城不知道多少男人會扼腕嘆息,捶胸頓足。」

「哈哈哈哈~~~~無妨,夫人,芋師姐,我們走吧。」黃小龍極其瀟洒的轉身便走。

——————(未完待續。) 因未知原因,今天搜狗突然無法搜索到本站,請各位書友牢記本站域名(書海閣全拼)找到回家的路!

等詹騫把他的晚餐吃完,凌蓁二人已經說到清蒸魚多少重量蒸多少分鐘肉質最嫩滑。

詹騫:「……」這算什麼,望梅止渴的最高境界么?

凌蓁:「我記得那裡有個湖挺大的,裡面的魚應該不少,等明天回去了我去撈一些,看看到時是清蒸還是紅燒。還有附近的山裡應該有變異獸——」

說到這裡凌蓁看了眼詹騫,「要不撈魚還是詹隊長吧,剛好你是水系異能,我到山上打獵去。」

詹騫:「……」水系異能就擅長撈魚?

不過木系異能用藤蔓去捆變異獸倒是挺理想的,她那藤蔓連兩個成年人的重量都輕輕鬆鬆承住了,應該沒那麼容易被掙斷?

「行吧。」詹騫應下。

說完他就回了倉庫,免得再停留下去又會被凌蓁理所當然地派了什麼奇怪的任務。

凌蓁雖然跟江新泉是坐在物流站的大門口,離著裡面眾人睡覺的倉庫有十幾二十米的距離,但是那裡也在她讓系統密切關注的範圍,裡面有人睡得沒心沒肺,也有人翻來覆去,在黑暗中睜著眼睛望著天花板發獃。

那是一個二十六七歲左右的姑娘,容貌長得相當柔美,手無縛雞之力的那種。凌蓁對這姑娘有點印象,她送韓謙回來時眾人圍過來,這姑娘一開始跑得很快,在看清進來的人之後就放慢了腳步。

方才她與詹騫回來時,那姑娘也激動地跑來了前面,看到進來的是詹騫后臉上的期待馬上消失得無影無蹤。

凌蓁猜還沒有回來的人之中應該有對於這個姑娘極為重要的人。

不過她沒有興趣去追究是誰。

到了二點半的時候,齊豪與另一個人起來替了凌蓁和江新泉的班。

第二天七點鐘眾人就陸續醒來,領了食物別的人都三兩口就塞進了肚子,只有那個輾轉反側的姑娘拿著手上的速食麵,呆愣地看著大門口,一副食不下咽的模樣。

「她叫陳瑛,是欽哥的女朋友。」見凌蓁多看了那姑娘一眼,韓謙馬上在旁邊解釋。

哦……她有印象,就是那個先前病了需要葯治療的姑娘,龔雅婧想撬牆腳的那個。

凌蓁以前看過有關於末世的作品,裡面的人性很多都經不起考驗,本來感情極好的人,在末世里經歷過艱難生存,能力相差太大的人基礎上不會有什麼好結果。

凌蓁覺得那並不算藝術誇張,因為在朝不保夕的逃生之路上求生太艱難了,就算一個人能力不錯,自己面對著各樣困境顯得遊刃有餘,但是往往還是無法完全負擔起另一個人的人生。

因為男朋友沒回來而只會自虐地不吃飯的行為,凌蓁不太欣賞。哪怕陳瑛在眾人說要先離開的時候她表示一下反對或是求著別人幫忙再找一個王欽,又或是多留一段時間呢,而不是默默地提都不曾提起,只會自己一個人瞎想。

如果王欽真的再不能回來了呢?

不過陳瑛的運氣無疑還是好的,就在眾人把要留下的車和食物都準備好了,各自上車要打開大門離開的時候,王欽回來了。

他的臉色本就不太好,拍開大門后見到眾人整裝待發的態勢,臉色更差了:「你們這是……」

本來已經坐進了車裡的陳瑛猛地打開車門下來,撲過去緊緊地抱住王欽,淚崩:「阿欽,你終於回來了!嗚嗚嗚……」

王欽一邊輕拍陳瑛的背安撫,一邊看著眾人。

「我們新加入的隊友找到一個好地方,我們轉移過去!」眾人並沒有真的拋棄隊友的打算,因此面對王欽質疑的眼神很坦然,高高興興地說,「你再遲一步我們就走啦!不過也給你們留了車的,你按照導航過去就行了。」

眾人都不是本地人,那張圖是凌蓁貢獻出來的,用她在書店找到的本市旅遊圖,在上面用紅色的記號筆畫了路線。這路線是根據現在可以行車的路線來畫的,不會走著走著就發現前面的路堵上了這種情況。

凌蓁因為要帶路,開著她的小貨車在最前面,韓謙霸佔了副駕的位置。

隊長詹騫與另一個異能者開著小貨車殿後,剩下的十四個人,按每兩個異能者加五個普通人這樣的分配分別坐在中間兩輛車商務車上。

陳瑛本來坐在第三輛車上的,下面之後只顧抱著王欽哭,眾人見了都有些不耐煩,第三輛車的司機催促著:「先上車吧,邊走邊說。」

「等等。」王欽放開了陳瑛,輕聲讓她先回到車上去,他走到後面的車跟詹騫說話,「隊長,林棟他們不會回來了,那輛車不用留給他們。」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