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陳少,這…」胡悅卻是踟躕起來,很是猶豫。

陳郁笑笑沒再說什麼,而是對前甲板上的林小鳳招了招手,說道:「小鳳,你過來一下。」

江上風不小,而且距離稍遠,林小鳳開始還沒反應過來,她伸出一根手指向自己指了指,陳郁笑著點頭。林小鳳有些奇怪,她先看了看胡悅,結果胡悅正在那裡糾結,沒看到她。她咬著嘴唇微微的聳了聳肩,上了上層甲板。馬尾辮晃來晃去的,倒是顯得有些俏皮。 就在真小小默默向耗子,向那一壁亂畫翻著白眼的同時,一聲蒼老卻激動的輕嘆聲,突然自山壁前響起。

「小友慧眼。」

一株灰白色的老珊瑚,在水波的輕輕蕩漾下,瞬間化為了一個蒼老的老太婆。

雖然她年紀極大了,脊背彎曲,臉上的皺紋一層疊著一層,但令人匪夷所思,她舉手投足之間,竟還能散發出種令人心神不寧的氣韻!

幻法大家!

看到老珊瑚化形的剎那,真小小雙眸劇烈收縮!

此影一現,她似乎回到了當初在虛靈宮內,第一眼看到晚晚的悸動,差點衝上前去,一把提起死耗子,將它保護在自己身後。

萬萬沒有想到,風城中還隱藏這樣的高手!

不是說只有分神境,才凝出精神力分身,在極天修鍊一段時間再與本尊匯合嗎?

看實際情況,似乎有些修士,在成功還虛后,依舊將分身滯留於極天之內!

雖然真小小戒備重重,但老珊瑚彷彿對耗子沒有任何惡意,甚至看都不看真小小一眼,上前便激動地一把抓緊耗子的小爪,熱淚盈眶地說道:「老身經過這漫長的數千年守候,終於在此神跡前,等到了一個知音!」

「管婆婆……」

看到老嫗出現,灰耗子身後的梅蘭竹菊表情大驚,特別是菊美人,似乎對老嫗極度崇拜。

「小傢伙們,閉嘴,你們要做什麼,老身不管,但現在老身要與小友好好探討一下真跡的緣法,你們八個,也休要插手!」

老雖老,但氣勢十足!

珊瑚婆婆手持長杖,迅速在地上畫出一圓,將梅蘭竹菊與松柏杉楓隔絕在外,獨獨將灰耗子與自己圈起,而後她激動地將耗子肚皮里的水一掌壓出,抬手指了指山壁左上方的墨團,表情急切地發問:「小友感覺,那是劍痕?」

軍長大人,惹不得! 一老一小,完全不搭界的二人,居然真的認真攀談起來。

「對,那是劍痕,雖然入筆圓潤,但鋒芒皆隱藏於筆鋒之中,隱隱呼應天地陰陽!」耗子肯定地點頭。一肚子的見解(胡扯)終於有了宣洩的場所,直接將真小小晾在一旁,與老婆婆激烈地探討起來。

看著二人手指的,那狗屎一樣的墨團團,真小小的下巴,再一次掉到地上。

#amp;……%*amp;……(07-)#amp;

完全不顧一旁圍觀者們的感受,坐在圈內的耗子與珊瑚老嫗,激烈地探討交流,雖然她們二者嘴裡說出的是人話,但真小小恍惚之間,有種完全聽不懂的感覺。

不但真小小的表情是僵硬的,一旁八個「美人」目光也在風中像搖曳的燭火般,隨時都將熄滅。

半個時辰過去。

從遠方飄來的龍宮公主彈奏的仙音中,開始夾雜絲絲放低姿態,邀請客人到前一敘的意味。

一個時辰過去……

豎琴的音色,便得十分不耐煩。

一個半時辰過去。

快要睡著的真小小,突然被陣可怕的砸琴聲驚醒,她懶洋洋地揉了揉眼睛,依稀看到在那赤紅珊瑚樹下坐麻了屁股的綽約女影,憤怒地撕碎面紗,將金質的琴在腳下踩了個稀巴爛,而後氣沖沖地御浪離開。 「嗯,」顧君逐點頭,「谷家的老宅是前朝留下來的,雖然因為地段不是很好,不是特別值錢,卻是谷薄荷從小長大的地方,谷薄荷要想保住老宅,就得賺錢把高利貸的錢還了,不然她的老宅就會被放高利貸的人收走。」

「她爺爺有遺囑,不讓她開酒樓做廚師,她就四處打聽,想看看有沒有機會,找個有錢人家做廚娘,先預支一筆工錢還債,剛好我最近在找廚師,我朋友知道她爺爺確實廚藝過人,就讓她到我這裡來試試。」

「哦哦,」葉星北點頭,「這也是緣分的一種!我看她廚藝挺好的,就讓她留下吧,高利貸我替她還。」

對谷薄荷來說,價值一棟宅子的高利貸,肯定像一座大山一樣。

對她來說,不過毛毛雨而已。

「行。」顧君逐沒和她爭。

谷薄荷原本就是替葉星北找的。

「谷薄荷還練過防身術,」顧君逐說:「以後甜品店開了,就讓她跟在你身邊,家裡甜品店兩邊跑。」

上次司徒藍玉讓安可晴算計葉星北,地點選在了衛生間,肯定就是看中了女衛生間,男人進不去。

他朋友和他說,谷老爺子是練家子,從小讓谷薄荷跟著他練武,身手不錯,他便看中了谷薄荷。

會廚藝,還練過防身術,跟在葉星北身邊剛剛好。

顧馳他們再怎麼能幹,男女有別,他們要和葉星北保持距離,很多時候鞭長莫及。

他曾提過給葉星北撥兩個女保鏢,葉星北給他的答覆居然是同性相斥!

他知道,葉星北只是開玩笑。

她是嫌棄有了女保鏢,那就真是一點私人空間都沒了。

借著找廚師的機會,順便放個會點拳腳的女保鏢在葉星北身邊,簡直一舉兩得。

葉星北正同情谷薄荷的遭遇,絲毫沒去想顧君逐這樣做的深意,痛快點頭,「好啊,沒問題。」

只要谷薄荷性格好,和她合得來,她不介意幫谷薄荷一把。

贈人玫瑰,手有餘香。

能幫人一把的時候就幫人一把,這一向是她做人的準則。

「對了,她爸爸呢?」葉星北忽然想起了那個賭徒。

賭徒這種東西,比蒼蠅還膈應人。

要是不把那個賭徒解決了,沒準那個賭徒會跑他們家來鬧事。

「死了,」顧君逐說:「被高利貸追債,從鐵軌上跑過去,被火車撞死了。」

葉星北:「……放高利貸的沒人死債消這一說?」

顧君逐失笑,「放高利貸講究的是父債女償,償不起不是還有抵押的房子嗎?」

葉星北:「……好吧。」

不過谷薄荷她爸死了就好說了。

最起碼不用擔心以後他知道谷薄荷在他們家工作,找到他們家來,像個蒼蠅似的「嗡嗡嗡」。

一個多小時后,顧老爺子回來了。

谷薄荷的菜也做好了。

十菜一湯,六熱菜,四冷盤。

先不用嘗味道,只看擺在餐桌上的菜,漂亮的像是工藝品,讓人捨不得動筷子。

顧老爺子坐在正座上,樂呵呵的看著眼前的菜:「今天的飯菜怎麼這麼豐盛?好像不是咱們家廚師做的。」 「陳少,有事么?」

林小鳳上來之後,往胡悅身邊靠了靠,對陳郁笑笑問道。雖然她現在還不是十分理解「陳少」二字代表的意思,但是經過遊艇俱樂部一段時間的鍛煉,氣質上發生了一些改變,比起陳郁第一次見到她的時候,大方了不少。

胡悅這時反應過來,疑惑的看著陳郁,不知道陳郁把林小鳳叫過來幹什麼。

「小鳳是個好姑娘,人很踏實,不浮躁…」

陳郁打量了林小鳳一下,微微的點頭,然後踱起步來,似在思考著什麼。

胡悅和林小鳳都覺得很奇怪,兩個人靠在了一起,不過陳郁好像還沒說完,他們兩人都在等著。

「小鳳,你可願意認我為兄?」

陳郁終於停下腳步,注視著林小鳳突然說了這樣一句。

胡悅和林小鳳一下愣住了,林小鳳還不明白陳郁的話代表著什麼,胡悅卻是很快反應過來,胡悅激動臉和嘴唇都在顫抖,感激的目光投向陳郁,一時間都有些失態了。

林小鳳看向胡悅,然後又看看陳郁,不知道怎麼決定,她看向胡悅的目光是疑惑和詢問,而看著陳郁的目光則是有些好奇。

胡悅控制住情緒,拉住林小鳳的手,說道:「妞妞,陳少問你願意不願意認他做哥哥。」胡悅雖然很想讓林小鳳立刻應下,這可是天大的好處,但是他忍住了沒有替林小鳳答應,而是讓林小鳳自己決定。

林小鳳一會兒看看胡悅。一會兒看看陳郁。這對她來說有點兒突然。不過她和胡悅很有默契。似乎感覺到了胡悅地情緒。

林小鳳放開胡悅。向陳郁那邊走了幾步。她眨著眼睛看著陳郁。陳郁笑呵呵地樣子。看著很順眼。很舒服。認他做哥哥。似乎並不討厭呢。

林小鳳不會去考慮什麼出身。背景之類地。如果她是一個嫌貧愛富地人。陳郁也不會說出那樣地話。林小鳳覺得要是有一個哥哥地話應該很不錯。但是突然認一個哥哥又讓她有些猶豫。她站在陳郁和胡悅中間。靠近胡悅地位置。回頭看向胡悅。從胡悅地眼中她看到地是鼓勵。

林小鳳猶豫了半天。終於決定了。她微微有點兒忸怩地走到陳郁身邊。咬了咬嘴唇。輕聲叫道:「哥哥!」

「呵呵呵呵…」

陳郁一聽。暢快地笑了起來。笑地眼睛都眯上了。顯然十分地愉快。這對他來說也是從未有過地體驗。同樣有些新奇。

林小鳳微微低著頭,眼睛似偷偷的向上瞄著陳郁的臉,有些害羞的樣子。偶爾還回頭看向胡悅,胡悅眼中的喜悅讓她心安下來「哥哥!」林小鳳鼓起勇氣,又叫了一聲,這一聲叫的就比之前大方多了,人也不那麼忸怩,反而巧笑地看著陳郁。

「好。好,好…」

陳郁不住的點頭,伸手在林小鳳腦袋上摸了摸,這一聲哥哥叫完,兩個人個人之間的兄妹關係差不多就算定了下來。

陳郁雙手在褲兜里掏了一下,奈何空空如也,一個鋼蹦都沒有,他微笑不斷,臉上卻有了一小絲尷尬。

「哈哈哈哈…陳少認妹妹這樣的大事叫我老雷了碰上了。我老雷還真是幸運啊。」這時一個大嗓門響了起來。俱樂部5理事之一的煤老闆雷鳴哈哈大笑著上了甲板。

雷鳴剛剛就在一側的舷梯上冒了個頭,這會兒才走上前來。他大笑著走到陳郁身邊,從公文包里摸出一個東西,趁幾個的目光盯在他的臉上的時候,順手塞進陳郁的褲兜里。

陳郁手一摸,一個指甲蓋大小地菱形物體,掏出來一看,是一粒10幾克拉重的鑽石,陳郁當時笑了起來。

「來,小鳳,哥哥送你個小禮物。」陳郁笑著用兩根手指捻著鑽石,在林小鳳面前比劃了一下,拉起林小鳳的胳膊塞進手心,說道:「拿著玩兒吧。」

旁邊胡悅看地清楚,那麼大的鑽石怎麼也得上千萬,他的手臂微微一抬就想阻止林小鳳收下,不過很快又放下了。

陳郁看到他的動作,滿意的微微一笑。

如果說在林小鳳沒有叫陳郁哥哥之前,胡悅還可以表達自己的意見,甚至阻止林小鳳認陳郁為兄。但是這一聲哥哥叫過之後,林小鳳就多了一個身份,那就是陳郁地乾妹妹,已經沒有多少人可以對林小鳳指手畫腳了。

胡悅最初的激動過後,現在平靜下來,心中也頗為複雜。對於陳郁這種無形的幫助,他十分的感激,也感到十分幸運。林小鳳成了陳郁的妹妹,這個身份無疑足夠突破他和林小鳳的家世差距,家裡任何一個人都說不出什麼來。但是這又帶來一個問題,將來他和林小鳳結婚,會否牽涉到陳家,讓胡家和陳家牽扯上關係,會不會給家裡帶來麻煩?胡悅一時間喜悅和猶疑交織,心中難平,但是更多的,他在為林小鳳高興。

胡悅之前的表現,一直讓陳郁比較滿意,如果陳郁最初開口時,胡悅的第一表現不是喜悅激動,而是猶豫,哪怕只有那麼一絲絲,都會影響到他和陳郁地關係,影響到陳郁對他地評價。

陳郁之所以看好胡悅,認真結交,更多的看在胡悅地人品,性格上,對於其他方面的,他考慮過,但是一直以來都沒有佔據首要位置。胡悅要是先考慮到影響,那對陳郁來說,可以理解,但無法接受。雙方的關係也就沒什麼進一步發展的可能了,陳郁今天此舉,也就僅限於幫胡悅一個忙。

不過胡悅並沒有讓陳郁失望。這小子果然不同於一般的公子哥,有點兒擔當。

林小鳳笑意盈然的站在陳郁身邊,和陳郁並立,認下哥哥之後,心理上地距離一下子拉近了許多,直覺得陳郁這個哥哥很溫和,有哥哥的樣子。

林小鳳手裡抓著那顆鑽石,隨意的把玩著,時不時的在手裡顛動,讓胡悅擔心她給扔到地上。很顯然林小鳳並不清楚這顆鑽石有多大的價值。

陳郁對雷鳴點了點頭,表示謝過,他說道:「正好老雷做個見證,今日我以個人身份,認小鳳為妹妹。他日若有機會,再稟明家中長輩。請長輩主持為證。」

陳郁的話,留下了進退的空間,當然也是打消胡悅心中的疑慮。陳郁認妹妹,並不是同時給陳文軒和葉心蘭認乾女兒,林小鳳將來是否有機會見陳文軒和葉心蘭,那就要看陳郁的想法了。

如果稟明長輩,得到長輩祝福的話,那就是在今天地基礎上,再進一步,獲得陳家的承認。不過這樣確實會牽涉一些問題。陳郁還要向父母彙報。陳家承認,而林小鳳再和胡悅結婚,那就基本上等於陳家和胡家聯姻了。胡衛鈞身為東海艦隊司令。另有一個職務是東南軍區副司令員,雖然胡家和陸襄後面的陸家無法相比,但也算地方諸侯級的。胡家後面是否牽扯到京城哪家還不得而知,但要是因此而把胡家拉進陳系,那陳郁這個並不是刻意的舉措,對陳家來說。可是大功一件。

「小姑娘,以後可要好好孝順你這個哥哥噢。」雷鳴笑呵呵的對林小鳳說道,擠出地慈祥樣子有點兒怪異,顯然不常以這樣的態度對人說話。

林小鳳不認識雷鳴,她看著這個穿著幾十塊錢的圓領汗衫,打扮不太利索的大嗓門中年人,微有點兒好奇。雖然雷鳴的話不太恰當,不過還是很乖巧的用力點頭應道:「嗯。」

林小鳳應完,側臉抬頭看向陳郁。陳郁笑笑說道:「叫雷叔叔。」

「雷叔叔。您好。」林小鳳大方的叫了一聲。

「嗯,好好。大侄女好。」雷鳴也很高興,眼睛都眯了起來,只是話一出口,就有點兒粗曠。

「陳少…」

等到陳郁和林小鳳定下兄妹關係,胡悅才有機會上前說話,他的情緒仍有點兒激動,雖然只簡單的招呼了一聲,但飽含感激之意。

「不用多說,小鳳是個好姑娘,這個妹妹我很滿意。你和小鳳天作之合,我會祝福,等將來你們結婚,我會親自出席。」陳郁擺擺手說道。

聽到結婚二字,林小鳳偷偷的瞧了胡悅一眼,有些羞意。她自己還不知道,陳郁今天一個隨意地舉動,就將她和胡悅之間的鴻溝完全填平了。至於能否順利結婚,只看將來醞釀的是否順利。她地肩膀上可能承擔的壓力,現在已經被陳郁卸除了,並且部分轉移到陳郁身上。只是那對陳郁來說,算不上什麼壓力。

「謝謝!」胡悅不住的點頭,最終所有的感激包含在這兩個字中,陳郁的情誼,他記下了。

當唐婉兒回來時,得知陳郁認了林小鳳做妹妹,她和林小鳳也親近起來,林小鳳本來就和她同是寧市人,這下更加的融洽。而且,日後唐婉兒不常在寧市,林小鳳偶爾去唐家,給唐父唐母帶去不少快樂,這是陳郁和唐婉兒現在都沒想到地。

雷鳴是聽俱樂部的會員說俱樂部搞了一艘遊艇,就跑過來看,這個煤老闆現在可是跟陳郁跟的緊。剛才雷鳴很有眼力,一下解了陳郁的尷尬,千多萬的東西甩出去,眼睛都不帶眨的,這讓陳郁對他更加的滿意。

陳郁和雷鳴聊了一會兒,讓他通知另幾位理事,如果有興趣的話,明天和他同船去寧市,雷鳴雖然不知道陳郁的意思,但是打定注意無論別人去不去,他都要跟上了。 陳郁請胡悅和林小鳳一起吃了晚餐,期間聊了不少林小鳳家中的事,對這個新認的妹妹多了不少的了解。

最初的一點生疏過去之後,確定下來的兄妹關係讓林小鳳對陳郁親近不少,林小鳳的表現,讓陳郁感覺到,認了個妹妹還算不錯。在幫助胡悅他們二人之餘,或許能夠真正收穫一份兄妹之情。

第二天上午,陳郁乘新遊艇走海路準備去寧市,除了邀約的俱樂部5理事,還有胡悅,林小鳳,另就是蘇小小。

蘇小小沒興趣和外人接觸,自己一個人在房間里推演她的科學理論,除了和唐婉兒聊了一會兒之外,再就沒出現過。而胡悅被陳郁說服了回去見他的父親,仍有些糾結,心中惴惴不安,現在和林小鳳在客房裡也不露面。

陳郁則是和幾位俱樂部的會員在甲板上喝茶閑聊,指點江山。這次除了范汝明,趙軍揚,書岳,雷鳴以及余征五位理事,另有一人跟上了遊艇,是俱樂部白金會員,華融資訊公司的周曉華。

周曉華和范汝明關係比較密切,父親曾在西南某省做過省長,算是天生和陳郁屬於一個大圈子裡的人,這次他拉下面子說什麼也要跟上,陳郁倒也不好把他趕走,乾脆就帶上了。周曉華現在是華融資訊公司的老總,這個公司雖然起了這樣一個名字,但是通過陳郁的了解,周曉華的業務半數不足為外人道。

華融資訊公司一般是提供移民服務,向境外轉移財產,或者替一些客戶將不好說明來源的資金洗明白了等等。這些客戶都是一個特定圈子的人,非富既貴,其中甚至有一部分是江南俱樂部的會員。

因為業務關係,周曉華掌握了不少秘密,知道的秘密越多。越沒有安全感。周曉華雖然現在身家億萬,但是他父親已經退下去一段時間,在高層的關係逐漸邊緣化了。他現在急於靠上一個過硬地背景。以保住自己的富貴,但更多的,是為了自己地安全。所以周曉華也顧及不了陳郁沒邀請他,拉下面子跟著范汝明上船了。

陳郁知道周曉華從事的業務,對此也有些想法,一些秘密對周曉華來說或許很危險,但對他來說。未必不是機會。周曉華這個人,倒是應該接觸一下。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