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閣下?」

艾雪被囚禁其力量被阻隔,李莉抓住時機擺脫影剎一族的糾纏全速感到葉一夕身邊。

「萬劍傲雲峰峰主、十字氏葉氏一族,葉雲——」

兩個熟悉卻又陌生的名頭,一時間李莉竟然陷入了混亂。

「一夕的外婆,聖光學院學院長的弟妹……」

溫和的語氣再次報上不會讓李莉混亂的名頭,金光人影將葉一夕從冰冷的地面上抱起。

「一夕就拜託你了,聖光支援很快就會達到。小雪由我來帶走。」

沒有邁動腳步但卻瞬間來到李莉的面前,金色人影不舍地將葉一夕交到李莉懷中。

「可是……」

「小雪的事情不用擔心,大哥和田凱都已經做好了準備。」

沒有繼續說出心中疑問的機會,耀眼的金光中李莉的視線變得模糊,等到恢復之時小雪和葉雲已經消失在她的眼前。

『萬劍?傲劍山莊的【雷使】葉雲……』

下方感受到強大力量氣息,一時間影剎一族族長彷彿掉入冰窖失去一切希望。

「我一族的希望,以全族為代價的最後復仇,為什麼每次都會被寧氏一家破壞……」

發自內心的吶喊,戰鬥的動作滿是破綻,前一刻還綽綽有餘的影剎族長瞬間遭到尹重『雷神之鎧』一連串的全力轟炸。

【空間之盾——】

漆黑色裂痕浮現,無形的空間風暴將蔓延數千公里的雷電吸收殆盡。

「不過是帶走艾雪,葉雲也離開了,只要有葉一夕在,只要能夠得到葉一夕,我一族的希望,殺子,弒父之仇,終能向葉辰討回——」

撕心裂肺的咆哮,影剎族長內心最後一絲人類理智終於在『惡魔』力量的誘惑下崩潰。

「惡魔?而且還是利用凡間反面的力量,強行將處於最低位的惡魔強行向『最強種』提升。不過,根據力量來看升華的過程似乎還沒有完成。可……」

包圍影剎族長空間裂痕消失,尹重再次化為迅疾的閃電發動攻擊。

「就算只是半成品『最強種』,對於僅僅是『雷神之鎧』沒有宿主的我來說,同樣是遙望而不及的強大敵人——」

深藍色電流聚集在尹重手中化為長達百米的雷電長槍,一瞬完成全部過程即使影剎族長也沒有能來得及防禦,連空間都能輕易劃破鋒銳槍尖毫無疑問的落到影剎族長心臟位置。

「最強的【雷神之槍】都沒有辦法觸及嗎?」 充斥著鋒銳感的雷電槍尖,不僅沒能插進影剎族長的**之內,甚至連突破其肉身的防禦屏障都做不到。

【竟然讓我感受到肌膚傳來的疼痛,你到底是哪位神明的神器?】

不再是人類的聲音,充滿污穢感的聲音和地獄傳出回聲並無任何不同。

【算了區區無主之物,就算是弄清楚出自哪位神明之手,也只會多添煩惱】

惡魔的低語,即使不是生物尹重也能感受到『獵人』視線中傳出令人發憷的貪婪。

【既然是神明之物,主人自然也要是神界生命,我就不客氣了】

「不過是凡間世界創造的不被認可的後天『最強種』半成品,竟然自詡為神界生命,真是大言不慚。」

對已經被黑影吞噬殆盡影剎族長嗤之以鼻,尹重全身並濺出深藍色電流火花。

【雷神之鎧輸出全開,神速——】

身形化為閃電,尹重和影剎族長開始了追逐之戰。

……

「讓我保護一夕,可這種情況下我連保護自己都難啊……」

激發體內不穩定的力量,李莉左手將葉一夕抱緊懷中,右手黃金光芒凝聚幻化為金鐧形態。

黃金鐧第一技能:鐧舞——

黃金鐧第三技能:金蝶之翼——

連續發動兩個器靈技能,但李莉相應的腳下、左肩並沒有熟悉器靈法陣紋路顯現。

明明是超越凡間生物視力能夠捕捉到的速度,但李莉卻沒能成功向遠處的茅草屋邁進。

「好噁心的影子,這些還是人類嗎?」

令人噁心的感覺從周圍湧來的人影上傳來,即便是有金光護身李莉依舊本能的不停向後退去。

【好香、好香的氣味,好想吃,好想吃……】

突然出現在腦海中的回聲,四處張望尋找聲音主人的李莉發自內心的感受到一股寒顫。

……

『鬼影踏空步——』

不再像以前特意通過體內器靈來使用技能,田田反而將早已熟練地技能使用出更高的境界。

奉令成婚 屬於自己的力量不需要時間適應速度,田田輕鬆地在影剎一族的族人中穿梭。

『鬼刺——』

隱去自身所有氣息潛入到被鎖定的影剎族人身邊,閃爍著奪命寒光的『鬼刃』在田田手中顯現,可心中突生的力量衝突異樣感田田失去了習以為常的『夥伴』的傷害力。

【散——】

朗聲的單字言靈從身後傳來,一頭青色長發的少年從被擊毀的黑影中現身在田田眼中。

「小心點,他們已經不是人類,根據尹重所說的話稱做『惡魔僕人』最為合適。」

實力踏入聖者級別的狩獵小隊隊長虹,自然擁有田田等人不具備的能力和神速移動的尹重溝通。

「惡魔僕人?」

完全理解不了的名字。

「惡魔是指小時候聽得『神話』故事中的邪惡存在嗎?」

「不清楚,聖光學院的教導中也沒有相關的知識。」

即使身為聖光狩獵小隊的隊長,在整個大陸來看虹也不過是剛剛離開學院涉世未深的毛頭小子而已。

「那虹學長有什麼辦法戰勝他們的辦法嗎?」

「沒有。」

沒有一絲猶豫的回答。

「即使像剛剛那樣將他們的**擊碎,但那些黑影卻不會消失,只要一段時間他們的**就能再次恢復,可以說他們是『不死』的存在。更為關鍵的是,他們攻擊使用的力量和我們的靈力擁有截然不同的波動頻率,想要完全防禦下來及辦事不可能的。」

為了讓田田相信虹特意露出破綻引誘影剎族人攻擊。

「靈力之盾——」

純金色靈力幻化的盾牌在陣法花紋中凝實,但結果正如虹所說影剎族人用來攻擊的黑影並沒有收到盾牌的阻隔,而是無視盾牌的存在繼續向虹的身體刺來。

【破——】

再次詠唱出單字言靈,向虹襲來的黑影瞬間消散在空氣之中。

「類似言靈的力量嗎?」

「不,我個人認為『惡魔僕人』的力量在次元方面是我們無法比擬的,但神聖言靈卻能給予它們完全崩壞的瞬間破壞力。」

「不明白……」

並非對於虹的解釋完全不能理解,但田田無法使用語言講出心中那一絲的明悟。

「不用著急你們未來的路還很長,去把李莉和葉一夕公子送進茅草屋,聽樂傑說茅草屋是不經允許絕不可冒進之地。」

「明白……」

雖然擁有在器靈大陸遊歷的經驗,但對於執行任務田田還是不知所措的新人,現在既然得到了前輩的命令田田自然不會在迷惘不前。

黑夜都無法與之相媲美的漆黑從田田體內泄露,憑藉著自身的蠻力扭曲空間穩定性田田消失在原地開始以空間為基礎的位移。

「不愧是連曉都自願成為墊腳石的存在,這種力量就連現在的我都看不清……」

前輩發自內心的讚揚但語氣中難免出現一絲嫉妒。

……

「那個、秀學長你在做什麼?」

怯怯懦懦的怕生語氣根本不像是男孩子應該有的,但身為執法隊【新秀】隊長的秀不需要思考就知道這是現任執法隊總指揮天玄的公子。

「天雷公子,我只是在解析百花谷的靈脈,想測試一下能不能通過靈脈發送魔法求救信號。」

並不知曉聖光已經在調集強者籌備救援的秀,借用曉傳送魔法陣帶來的靈感,竭盡全力思考著對眾人有幫助的辦法。

「那結果如何?」

明明是令人舒爽的少女聲音,卻比剛剛的天雷少了怯懦。

「試用了我能做到的各種方法,但連茅草屋的異常力量都沒能解析,想要在這裡溝通地面下方的靈脈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很正常。」

「嗯……」

艾麗斯充滿自信的肯定話語,秀對著小了十幾歲的孩子露出了不解的神色。

「根據葉辰爺爺講過以前的故事,這件茅草屋是當年一夕哥的父母建造的凡間世界的『奇迹』。」

「……」

既然是葉辰所說,秀選擇了相信眼前的少女繼續默默傾聽。

「一夕哥的父親是誰?這件事葉辰爺爺的確從來沒有告訴過我們,但葉辰爺爺說過他是超越世間的一切位於頂點的存在之一。他親手建造的茅草屋是絕對不容褻瀆的存在,否則將會降下天罰……」

讓人震撼的事實,但在艾麗斯想要擺出自豪的姿勢作為講解的說明時,超高次元的風暴突然爆發讓百花谷一瞬間升格為不屬於凡間世界的存在。

【區區創世膽敢發動諸神之戰討伐吾之愛——】

明明親眼看著少女被葉雲帶往異時空,但再次響徹在腦海的無疑是屬於少女的聲音。

混亂的百花谷瞬間再度歸於寂靜,一直勉強應對襲擊處於崩塌邊緣的聖光眾人也終於得到休息的時刻。

【從天地間消失吧】

無情的語氣,被眾人給予最後希望的茅草屋直接化為光之粒子消散於大氣。

「誒~?」

剛剛想要擺出自豪的姿勢收回,艾麗斯向遠處輕鬆從空間裂縫內踏出的少女投去疑惑的視線。

『好像在什麼地方見過那張臉?』

毫無疑問是艾雪的銀髮少女,臉龐雖沒有太多的變化但無形中透露出那種神聖、獨一無二的氣質,讓艾麗斯覺醒了擁有卻不可能記得記憶。

……

【卑賤的惡魔,竟敢妄想玷污吾之愛——】

不過是眼神凌厲幾分,藉助黑影使用超越凡人力量的影剎族人接連不斷地倒下。

【夜……】

符合少女外表充滿嬌羞與喜愛的視線,轉移到遠處被不穩定地柔和包圍李莉懷中。

「果然你還是小雪,你還認識一夕的,對吧?」

面對不同次元的強大,李莉也不知道自己身體到底從什麼地方得到支撐的力量,來到少女的身前。

【誒~】

明明百花谷內其餘生命,就連空中進行追逐戰的影剎族長和尹重都沒有辦法移動半分,少女露出微微吃驚之色不在將眼前的李莉視為『路邊石子』般的存在。

【一夕是誰?人類你到底在說什麼?】

「誒……」

將懷中失去意識到葉一夕放開之時這次輪到李莉詫異出聲,面容並沒有太大的變化但明顯更能感覺出來並非原本的模樣,原本充滿神秘感的紫色短髮也和眼前少女相同褪色為純白。

【吾所追求並非汝懷中人神結合成果,而是這世間一切的源點、最偉大的守界人】

順著少女視線轉移到身後。

異常,除開異常根本想象不到其他能夠形容的詞語。

由類似霧氣存在的不知名之物組成的近乎透明的紫色人影,明明從外至內、從內至外全為紫色存在,但卻能夠看到熟悉的紫發少年的身形、容姿。

「你是一夕?」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