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都給我上!」

華雄張劍二人爆喝一聲,相視一眼,渾身上下便是瀰漫出一股極致的死氣,陰寒,冷暗的氣息席捲而出,加入到圍攻葉謙的千餘邪骨洞弟子之中,不得不說,二人的實力確實不愧為玄皇後期,進入戰團之後,將葉謙的大部分攻擊都抵擋了下來,雖說涅槃之焰極為恐怖,但以他們的死氣而言,也不是不能抗衡,再加上此處有著千餘位邪骨洞弟子,死氣之濃郁,匯聚起來,相較之涅槃之焰,也是不逞多讓!

縱然是此刻因涅槃之火進化,實力大增瘋狂化的葉謙,也是壓力大增,但已經徹底陷入殺戮之中的他,卻也是越戰越勇,以一己之力,抗衡千餘邪骨洞弟子,漆黑的涅槃之焰,宛若死神一般,將一個又一個的邪骨洞弟子燒成虛無,使其消散於這九天之間…… 「吼!」

處於圍攻之中的葉謙瘋狂的咆哮著,只有玄皇境中期的他,在漆黑涅槃之火的威效下,縱然是面臨千餘玄宗以上強者的圍攻,仍是依然不懼,這種場面,比起他在武靈塔中受到的新生圍

攻要強上無數倍,畢竟,武靈塔中,新生的實力與這些邪骨洞弟子根本不能比,而且這可是真正的戰鬥,以殺戮為目的的戰鬥,和武靈院中學員的爭鬥,全然不可同往日而雲!

「噗!」

一隻帶著死氣的手掌印在了葉謙的胸膛之上,縱然漆黑鳳焰隨即便是席捲而上,將死氣與那手掌的主人徹底焚化,卻也仍是讓葉謙極為難受的吐出了一口鮮血來,此時的戰鬥已經進入白

熱化,不論葉謙的戰鬥力有多強,涅槃之火的力量又有多恐怖,他本身的實力只有玄皇中期這個事實都是改變不了的。

以一己之力抗衡千餘玄宗境強者還沒有什麼,若是拼盡全力,也不是辦不到的事情,但最重要的變數就在張劍華雄二人身上,這兩人的戰鬥力並沒有多強,雖然由於死氣的原因,相較之

尋常玄皇境後期強者要強上那麼一線,但比其葉謙這個變態來說卻仍是差了太多,若是一對一的話,恐怕不出一分鐘便會敗在其手裡,可現在的情況卻是一千餘人圍攻葉謙一個,這就導致二

人的實力可以發揮出最大的作用。

兩人聯手之下,將葉謙的大部分攻勢都抵擋下來,時不時的或出手威懾一下,令得葉謙煩不勝煩,這種騷擾,拼消耗的戰術無疑對邪骨洞一方是極為有利的,在這半個時辰的戰鬥之中,

葉謙僅僅擊殺了不過兩百餘人,便開始出現傷勢,若是再這樣下去,恐怕情勢將極為危險!

「涅槃之火!」

不過,此時的葉謙已經徹底陷入瘋狂之中,再沒有以往在戰鬥之中的冷靜,現在的他,只想單純的殺戮!而他,也終究是開始發起狂來!

只見葉謙竟是在突兀之間,完全放棄了所有的防禦,一對漆黑鳳翼暴展開來,將張劍華雄二人齊齊包裹住,漆黑的涅槃之火瘋狂的席捲而上,將其徹底困住,一雙眸子之中瘋狂的殺意宛

如實質,現在的他,只想先將這兩人燒成虛無,然後再將在場的所有人盡數滅殺,來為小鎮千餘父老,為葉家,出一口氣!

「不用管我們,殺了他!」

被困於一對鳳翼之中的張劍二人臉色極為難看的吼道,這漆黑鳳焰的溫度已經達到了一個匪夷所思的恐怖程度,若不是他二人有著死氣可以勉力抵擋一下,恐怕會在頃刻之間便化成虛無

,儘管如此,再這樣下去的話,他們的死氣一耗盡,也會在頃刻間喪命,不過總的來說,這也是一個機會!

葉謙此時的所有力量都浸注在他們的身上,只要稍一鬆懈,張劍二人便有信心取其性命,而現在,葉謙要麼便是被動的承受其餘無數邪骨洞弟子的攻勢而不能反抗,要麼,便在頃刻之間

被華雄張劍二人得到機會,將其徹底誅殺!

不過顯然,他選擇的是前者!

「吼!」

葉謙瘋狂的嘶吼一聲,發出不似人聲的吼叫,任由無數邪骨洞弟子一拳一掌帶著漫天死氣轟擊在他的身上,縱然其的後背已被轟擊的塌陷下去,血肉飛濺,不知道有多少骨骼斷裂,甚至

連雙腿都被打斷,以至於他只能撲倒在地,以至於其只能無力的撲倒在地,承受著無數邪骨洞弟子的攻勢,濃郁的死氣在他的體內肆虐,生機一點點的被剝奪。

但其卻仍是以一種瘋狂怨毒的眼神死死瞪住漆黑鳳翼包裹住的張劍二人,仿若生機的流逝沒有給他造成絲毫的影響,無論如何,他都一定要讓這二人先死,否則的話,這一千多的邪骨洞

弟子在這兩人的帶領下,將會變得極為棘手,為此,縱然是將半年才能使用一次的鳳凰涅槃耗費也在所不惜!

「快殺了他啊!」

華雄張劍二人的臉漲得通紅,原本黝黑的臉龐此時已變為了紅紫色,他們的死氣已經徹底耗盡,現在純碎使用玄力在抵抗著涅槃之火,可尋常的力量怎麼是這漆黑鳳焰的對手?不過片刻

間,二人的最後一點玄力也是耗盡,終究是撐不下去了!

「咯咯。」

一對漆黑鳳翼驟然發力,死死的纏住二人,開始絞殺!

骨骼的爆裂聲不絕於耳,張劍二人的身軀已經由於那龐大的力量而徹底扭曲,如同麻花一般扭在一起,骨頭透過血肉皮膚插了出來,胸腔更是被擠壓的縮小到原先的三分之一,肺葉,心

臟,等臟器都被徹底擠壓變形,流出無數粘稠的液體與鮮血夾雜在一起被涅槃之焰所蒸發,兩人的腦袋此時更是已經徹底變形,被鳳翼攪在一起,如同一團夾著骨頭的爛肉,完全分不出到底

誰是誰的。

最終,在葉謙被無數死氣覆蓋,血肉與內臟還有骨骼盡數腐爛融化,整個人活生生的化為一灘粘稠的血水之時,張劍二人也是被最後一點殘存的漆黑鳳焰焚成虛無……

「終於結束了。」

幾個邪骨洞弟子虛脫一般的癱軟在地上,躺在血水之中,無神的怔怔道,葉謙的戰鬥力實乃他們在同齡人之中見過最恐怖的,以一己之力抗衡千餘邪骨洞弟子,最終將玄皇後期的頭領擊

殺,這種駭人聽聞的事情,說出去,任誰都會驚駭不已。

對於張劍二人的死,剩下的約莫八百多人並沒有什麼反應,既然這二人主動願意為他們犧牲,現在死了也是應該的,只要他們還活著就行了!

不過,此刻,所有人都沒有注意到,在那攤血水之中,有著一塊漆黑的玄晶正在蘇醒之中!

「這血水怎麼這麼燙。」

癱軟在血水之中的幾個邪骨洞弟子忽然道,他們只感覺,這血水忽然之間變得極為滾燙,不禁出聲,可當他們想要離開這裡的時候,卻是被一股無形的巨力拉倒在地,無法動彈,而血水

的溫度更高了!

「啊!」

最終,在一道道嘹亮的慘嚎聲中,幾人漸漸的融化,化為幾攤新的血水,而同時,原先的那攤葉謙所化的血水卻是驟然間狂風大作,升騰起來,在一枚漆黑玄晶的閃耀下,漸漸融合為一

個人形的樣子,無數漆黑鳳焰席捲而出,不過眨眼間,在無數邪骨洞弟子駭然不可思議的目光中,葉謙的身影便是在漆黑烈焰之中重生,更加瘋狂殘暴的樣子,令人駭然不已。

「我葉謙此生,誓要用這涅槃之火,焚燼天下邪魔!」

只見葉謙猛然狂嘯一聲,那聲浪在玄力的作用下,籠罩附近方圓十里,瘋狂的瞪視著剩下的邪骨洞弟子,無數狂暴的漆黑涅槃之火席捲而出,瀰漫天際,將整個山谷的一切引燃起來,樹

木,房屋,山脈,巨石,妖獸,以及邪骨洞的所有弟子,盡數覆蓋,從數里之外都可以看到此處那漫天瀰漫的漆黑烈焰……

鳳凰一怒、焚燼九天! 峽谷之中,妖獸的慘嚎聲,巨石、青木、房屋因極致的高溫而焚燒融化的咯吱聲,以及千餘邪骨洞弟子痛徹靈魂的瘋狂嘶吼聲,交織起來,猶若一片地獄的景象,轉化為漆黑色后的鳳凰

涅槃之火,似乎不只是在溫度上達到極致而已!

如果說之前紫紅色的涅槃之火僅僅給人極致的高溫熾熱的感覺,現在的暗黑涅槃之火,給人的感覺則大不相同,陰寒之中蘊藏的極致高溫,對靈魂的極大克制,以及與死氣極為相似的腐

蝕性,都可以看出,現在的涅槃之火較之曾經,要強上太多了!

而相應的,葉謙的戰鬥力,也在這次機緣巧合之下因涅槃之火的極致進化,提升到一個嶄新的層次!只是,如果可以的話,他寧願不要這涅槃之火的進化,甚至是付出生命的代價,也要

讓小鎮里的父老,葉家上下,避免這場災禍,只可惜,這是不可能的,他現在唯一能做的,便是徹底的殺戮罷了……

約莫半個時辰過去了,那漫天的漆黑鳳焰總算是開始漸漸的消散,這彷彿來自地獄的漆黑烈火雖然消失了,但它一同帶走的,卻還有方圓十里之內所有的一切、山林、巨石、妖獸、千餘

邪骨洞弟子、以及整個小鎮、都被焚燒成了虛無,甚至就連地面都被融化下去三丈之深!

方圓十里之內儘是一片虛無的荒原,唯有葉謙那孤寂的身影佇立其間,滔天黑炎湧入到他的體內,涅槃重生后的強大力量再加上進化后的漆黑鳳焰使他成功的一舉將所有邪骨洞弟子盡數

焚燒,連同靈魂一起,化為虛無!

毫無生機的荒原之中,寒風吹過臉頰,颳得人臉生疼,不過比起葉謙此刻心中的痛苦卻要差了太多太多,之前因為與邪骨洞的一戰,導致其縱然萬念俱灰,可卻沒有時間去細細承受,只

是一味的將痛苦化為殺戮發泄出去,現在,方圓十里之內再沒有絲毫生命,這種孤寂的感覺終於讓他再一次重新回憶起了葉家的慘劇,小鎮的血腥……

葉謙的雙眸之中漆黑焰火閃爍,滴滴淚珠滾落下來,失魂落魄的跪倒在地,雙拳攥緊到極致,指甲深入手心使得一滴滴鮮血流了下來而渾然不覺,他此刻的心,彷彿被撕裂成無數瓣一般

,痛得他無法呼吸,六年,六年來第一次歸鄉,換來的卻是這麼個慘劇,現在的他無比後悔,當初,為什麼要離開小鎮,去那武靈學院,更後悔,為什麼這六年來沒有多回來幾次,還後悔,

他為什麼沒有早一點回來,哪怕早上一個時辰,也許,小鎮便不會被屠殺了,葉家滿門,也不會被滅!

葉謙極為謹慎的跪在地上,沖著這寂寥的荒原,重重的磕了三個響頭,將那融化后平整的地面震出一個塌陷來,任由鮮血從其額頭湧出,仰天長嘯!

「爹、娘、雪兒、叔叔嬸嬸、還有各位父老鄉親、葉謙為你們報仇雪恨了!」

那沙啞嘶吼聲之中蘊含的痛苦令人心驚膽顫。

葉謙顫抖的將手掌鬆開,露出幾個玉瓶來,這幾個玉瓶,都是他在那些邪骨洞弟子被焚成虛無的前一刻留下的,裡面有帶著無邊怨念的死氣,也有著,這些黑衣人真正的身份所在,待得他查清這些人的背景之後,誓必要將這些同屬一體的邪魔餘孽斬殺殆盡!

……

武靈院、武靈塔、第六層

一道俊俏的身影倏然盤膝而坐,其身旁天地靈氣的濃郁程度達到了武靈塔第六層的極致,形成了一層淡淡的靈氣薄霧,隨著吳鋒的吐息,一點點的浸入到他的身軀之中,將本命玄晶之中即將達到飽和的玄力緩慢的提升著,只差一點,便可以突破到玄皇境中期的程度!

而在其身旁不遠處,兩位有著天仙之貌的少女並肩而坐,其中年紀較小的容貌雖然帶著些許的青澀,但也足以見出其傾國傾城的容顏,相信再過幾年,定然會成長為沉魚落雁,令天地失色的絕世美女。

「你們吳家到底是個什麼樣的家族,怎麼會有這麼多的天才。」

沈夢溪感嘆一聲,近些日子以來的相處,已讓她對吳鋒有了些許的了解,這小子,確實是一個驚世之才,相信只要不夭折,在這九天大陸之上,必然能夠取得一番成就,然而,這等天才尋常家族得一即可保家族百年興旺,可當她從這小子口中得知,霜兒要尋的那個吳俊,絲毫不比他弱時,才是真正有些駭然,這種層次的天才,在一個家族之中竟然有兩位之多,這到底是什麼樣的家族才可以培養出這等怪胎來。

更不要說,這吳家還有一隻衷心耿耿的雪狐白小霜,她這小師妹的天賦,至少,在短期之內,決然不會遜色於這二人分毫,三位驚世之才,同屬一個家族,這不禁令得沈夢溪駭然,未來,若是真的讓這三人成長起來,其同屬的那個吳家,恐怕會成為九天大陸之上的一尊龐然大物,比之雪戀宗,都要更加恐怖的存在!

只可惜,她並不知道,她想象中的這個家族,不過是一個普普通通的小家族罷了,更沒有想到的是,這所謂的吳家,早就只剩下吳俊這三人而已了……

「呵呵。」

對於沈夢溪的感嘆,白小霜只是莞爾一笑,吳家,對她來說,確實是一個了不起的家族,只因為,她的主人,便是吳家的少家主,僅此而已!

「喝!」

吳鋒的身上驟然爆出一股玄皇境中期的氣勢,雙眸之中精光一閃,在這以七品聚靈陣為核心的武靈塔內,他終於是突破到這玄皇中期的程度,這對他的提升,可遠遠比想象中的要強的多,青龍神魄體是隨著修為的增強而增強的,每當他的修為有一步進展之後,青龍神魄體便會得到相應的增幅,現在的他,若是再一次催動青龍神魄體,力量將至少提升三成,雖然不多,但對於本就擁有絕世神力的青龍神魄體而言,三成的力量,便足已決定許多事情了,至少,在面對楊宏的時候,他也就只使出了一成力量而已……

只可惜,他還不夠資格進入那武靈塔第七層,聽說,那裡的靈氣之濃郁,修鍊一日,可抵一年之功,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那這武靈塔第七層他是無論如何都一定要上的了,只是,雷浩天曾對他說過,這武靈塔第七層,唯有武靈碑的第一才有資格進入,其餘人,縱然是院內長老,也沒有那個資格。

這令得吳鋒極為頭疼,現如今,素未謀面的葉謙不知所蹤,吳俊又在靈神谷覆滅之戰中被那神秘強者帶走,就算是他想挑戰,也沒有人選,不過,吳鋒並不知道,那素未謀面過的葉謙,此刻,已經到達了武靈城下! 武靈城下,一道憔悴的身影失魂落魄的漫步著,葉謙現在的樣子極為狼狽,早已乾涸在額頭的血跡,衣衫之上的斑點血跡,散著一股異味,雙目無神,葉家的慘劇對他的打擊實在太大,以至於十八年來一向堅毅的他,也終於露出了頹廢的樣子。

葉謙將複雜的目光投向那天際之上的浮空大陸,現在,也只有這裡是他的依仗了,那幾個玉瓶,他打開了一個,裡面儘是充斥著怨念的死氣,令人極為驚懼,根本沒有關於屠殺小鎮的黑衣人背景的任何消息,而他的實力雖強,可卻只有一人,並沒有什麼通天曉地的情報系統,要想知道這些黑衣人的背景,就只能求助於那些大勢力,而和他最熟悉的勢力,莫過於這他待了六年的武靈院了!

身為院長的武氏兄弟二人皆不是尋常之輩,相信,兩位院長,一定會有辦法打聽到關於這玉瓶和死氣的消息!

葉謙經過了這段時間緩衝,那股悲憤的絕望情緒雖然還沒有完全消除,但至少也平息了許多,在往日里,保持原有的清明還是不成問題的,身為武靈碑第一的他,有著可以直接進入靈院的權力,不需要再進入武靈城中的傳送陣那麼麻煩。

只見其背後有著一對燃著漆黑火焰的鳳翼展開,極致的高溫之中夾雜著森寒的氣息,在武靈城前的城防軍還沒有反應過來的瞬間,便是化為一道漆黑鳳影,衝上天際,在眨眼間,便是襲入到那浮空大陸之上,向著院內暴掠而去。

武靈院內的新生老生在此刻皆是駭然望向天際之上的那道漆黑鳳影,感到一陣極為不和的陰寒與口乾舌燥,寒冷與熾熱的相交,這暗黑涅槃之火著實是不可捉摸,然而此刻的學員們皆是有些不可思議,武靈院中,什麼時候又多了這麼一位人物。

由於葉謙那標誌性的紫紅色鳳焰轉變為漆黑的原因,導致所有的學員一時之間皆是沒有認出他來。

武靈塔前

吳鋒、白小霜、沈夢溪三人緩步而出,剛好撞上了這一幕,不禁也是有些驚愕,這漆黑的鳳焰,就連玄仙境中期的沈夢溪都感到了些許的威脅,令得其不禁眉微挑,這武靈院之中,到底還有多少卧虎藏龍之輩,看來這大陸第一學院之名果然不是浪得虛傳的,雖然其本身實力不強,但若是武靈院遭到滅頂之災,數百年來從武靈院走出去的無數天才們,帶著各自的勢力,共同護院的話,將是一股誰都不能忽視的力量!

怪不得,這數百年來,武靈院得罪了那麼多勢力卻還是能夠屹立不倒,果然有著它的原因所在,如果所料不錯的話,縱然是雪戀宗,想要拿下武靈院,恐怕也沒有那個實力!

「這傢伙,應該就是葉謙吧……」

吳鋒雙眼微眯,遙望天際,有些興奮的喃喃道,這種鳳影,涅槃之火,在武靈院中,也就只有那個與吳俊並列武靈碑第一的葉謙能夠擁有了吧,由於只聞其形,而未曾謀面,在學院之中,最先察覺出葉謙身份的,倒是他這個素未謀面的吳鋒,倒也是有些可笑。

而就在此時,葉謙卻是向著武靈塔暴掠而來,帶起滔天黑炎,落在地上,其威勢,令得吳鋒都不禁面色凝重起來,僅僅是初次見面,他便明白,這葉謙必然不是什麼省油的燈,怪不得,就連吳俊那小子也只能和其戰成平手,看來這傢伙,還有那麼兩下子!

葉謙有些詫異的打量了吳鋒三人一眼,看來,他不在的這段時間,靈院里又出現了些了不得的人物,若是以前,他必然要上前會上一會,不過現在,他卻沒有那個心情,直接轉過頭去,向著武靈塔前方不遠處的金武閣走去,現在,對他來說最重要的,是從武滅天那裡詢問這玉瓶的來歷,然後,為小鎮的數千父老報仇,為葉家報仇,剷除邪魔,這才是當下最重要的事情!

不過,卻有人不想讓他走!

「你就是葉謙吧?武靈碑第一?」

吳鋒擋在葉謙身前,挑了挑眉道,「滾開。」葉謙凝視眼前的這個少年,雖然察覺到其的不簡單,但卻仍是冷聲喝道,這一路上由於心中的絕對正義信念讓他平息了不少情緒,可並不代表他就徹底的恢復了過來,心中有著無邊怒火壓抑的他,隨時都有可能爆發!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