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那……我就用了?」林天龍試探性的問道。

「都說了那是你的了,想怎麼用就怎麼用,哪來的這麼多廢話。等晚上拍賣會時我給你參考參考,要不然你買到一些垃圾就虧死了,我先去睡一覺。」說完,林天龍腦海里再也沒有梵老的聲音傳出。

林天龍本來還想問梵老怎麼會在他腦海里的,現在也只有憋著,等下次再問了。

很快,天就慢慢的暗了下來,林天龍在和晨曦兩人知會一聲後走出客棧,朝著外邊走去,走著走著突然覺得什麼地方不對,眉頭微微一皺。

「小子,找不到拍賣行是吧?」梵老的聲音及時響起。

林天龍面色一陣尷尬,在心裡對著梵老吞吞吐吐的說道:「額…這個嘛……貌似是這樣子的。」

突然想起了白天的疑惑,旋即在心裡疑惑的問道:「師傅,你怎麼跑到我腦海里去了,你不是在玲瓏戒裡面的嗎?」

「那戒子我住了上萬年了,也膩了,所以換了個新家,還別說,在你這腦海里我靈魂之力提升的比以前快了許多。」梵老隨口應道。

不知道怎麼的,在梵老到林天龍腦海里后,發現自己的靈魂之力比以往要強上許多,而且提升的速度也不是一般的快,進來后就不打算走了,就在這裡面住了下來。

「家?」

林天龍嘴角抽了抽,自己的腦海被師傅當成了家,這話要是說出去,恐怕誰聽了都會罵他白痴吧!

在這個世界上還沒聽說過有人能住進別人腦子裡的,你是小時候腦袋被門夾了吧?

這時,一個看起來和林天龍一般大的少年從林天龍身邊走過,嘴裡還罵罵咧咧的嘀咕著什麼,林天龍伸手拉住了他,那少年還以為是有人要偷襲他,左腳往後一勾,往著林天龍的襠部踢去。

林天龍立馬放手,雙手擋住了這一腳,連聲說道:「兄弟,別動手,我只是要問問路而已。」

「哦?」

那少年好奇的打量了林天龍一番,隨後說道:「問吧,不過我也不是本地人,對這裡的情況也不是很熟悉的。」

「我想問問拍賣行在哪裡,你知道嗎?」林天龍說道。

少年眼神深邃的看了林天龍一眼,看得林天龍好不自在,在林天龍準備開口之前才是說道:「進入拍賣行要有靈石才行,你有嗎?除非你是去拍賣東西的。」

「這個就不牢兄弟關心了,還請兄弟幫我指一下路,多謝了。」說完,林天龍沖著少年抱拳,他知道財不露白這個道理,避開這這個問題。

「剛好我也要去拍賣行,一起走吧,你叫什麼名字?我叫徐子皓,拍賣會結束后我們一起歷練如何?」徐子皓轉身邊走邊說道。

林天龍快步跟上,與徐子皓並肩而行,聽到他的話,林天龍沉默一會,在心裡問道:「師傅,我是用真名還是假名?要不要答應他啊?」

「答應他,這小子可不簡單,擁有打不死的小強的戰神體質居然還到這鳥不拉屎的地方來歷練,和他成為朋友,對你以後去中州興許有著意想不到的好處,而且,想要替你老祖宗報仇和光復玄天宗單單靠你一人是不行的,以後你要多交點朋友,要是成了兄弟最好。」梵老在林天龍腦海里說著,隨後便憑空多出了一把躺椅,說完后,便是躺在了上面,非常享受的樣子。

在梵老剛進入林天龍腦海時,就看到了林天龍的部分記憶,全是在林天龍穿越以後的,他也不明白是怎麼回事,這個世界上居然還有著他看不穿的人,他也問過林天龍,但是林天龍說他也不知道,沒辦法,只好忘掉這件事,在這個新家裡安頓了下來。

「好,我叫林天龍。」林天龍聽完梵老的話乾脆利落的回答道。

「走吧,我們先去拍賣行看看,你是我在這裡交的第一個朋友,有什麼需要儘管給我說,要是你靈石不夠我可以先幫你支付。」徐子皓說道,在他見到林天龍后,莫名其妙的就對他有了好感,彷彿冥冥之中有了某些聯繫,所以才是想到和林天龍一起歷練,想要搞清楚這個人有何特別之處,能讓得他都能產生好感。

兩人經過大約半小時的時間,才是走到了位於天羽城南城的天羽拍賣行,在路上徐子皓就給林天龍講了天羽拍賣行的大致情況,天羽拍賣行三月一小拍,一年一大拍,每三個月舉行的小型拍賣會偶爾會有著一些珍貴的物品出現,但也不會太多,大型的拍賣會則是一定有著瑰寶出現。而今晚就是一年才舉行一次的大型拍賣會。

站在拍賣行門口,林天龍摸了摸手上的玲瓏戒,心裡想著:「不知道會拍到些什麼好東西?」

想著,林天龍就徑直朝著裡面走去,卻是被站在門口的兩名大漢攔住了,雖然被攔住了,但他也沒有動手,因為從裝束來看,這兩人應該就是這天羽拍賣行的守衛了。 林天龍被兩名守衛攔下,雖然生氣,但也並沒有發作,只是盯著兩人說道:「敢問兩位守衛大哥為何阻止我進入拍賣行?」

「哪來的野小子,連拍賣行的規矩都不知道還想參加拍賣?回家喝奶去吧,哈哈」其中一人大笑著說道。

另一名看似老實的守衛伸手把他拉到身後,隨後對著林天龍說道:「這位小兄弟,真是對不住,他這人說話就是這麼直,但也是事實,我們天羽拍賣行是有一些規矩。」

這人顯然是個人精,說話做事非常小心,生怕林天龍萬一是哪個大勢力的子弟第一次出來歷練的,要是招惹到大勢力的子弟,他們兩人就完蛋了,以前他們這裡就有過類似的事情發生,當時的守衛就被打斷雙腿后逐出天羽門了。

「哦?那還請這位大哥說來聽聽,這點錢請你們喝頓酒。」說著,林天龍拿出兩個金幣遞給那名守衛。

接下金幣,那名守衛說道:「其實,這規矩在大陸上所有的拍賣行都一樣,那就是錢,有錢就能進,或者是有東西交給拍賣行代為拍賣。」

聽完后,林天龍雙眼朝著徐子皓一瞪,然後目光轉向守衛,道:「多謝這位大哥了,我們是要拍賣點東西,還請你們幫忙通知一下。」

「我忘了給你說了,要是拍品價值不高,拍賣行是不會接受的。」守衛想了想后說著。

「知道了,我想試試。」林天龍說著。

在剛才梵老就在他腦海里給他說,玲瓏戒裡面的寶物除了對林天龍修鍊有用的大多都可以拿去拍賣,所以林天龍才是說自己要拍賣東西,順便兌點靈石來用。

「好,你跟我來。」守衛說著。

「有人要拍賣東西。」守衛把林天龍兩人帶到了一個房間外,然後敲了敲門說完便轉身離去。

守衛走後,房門被人從裡面打開,一個中年男子走到門口,大量了林天龍一眼,有些疑惑的說道:「是你要拍賣東西?」

林天龍點點頭表示,然後那中年男子轉身進屋,說道:「進來吧。」

「把你要拍賣的東西拿出來給我看看。」坐下后,中年男子說道。

林天龍通過梵老的指示,從玲瓏戒裡面取出了一株散發著濃厚生機的草,放在了中年男子身前的桌子上。

一旁的徐子皓一見到這草,瞪大了雙眼,死死的盯著林天龍,彷彿是想要從林天龍身上看出什麼來,但是在看了一會之後,搖搖頭,心裡想道:「看他穿的也不是很好,卻沒想到這麼富有,光是這珠三葉的生機草就比我全身家當還多了,可笑的是剛才我還叫他儘管對我開口,靈石不夠我借給他,呵呵,真是好笑,不知道他身上還有什麼秘密,恩,以後我就要跟著他了,先不回家,萬一回去了出不來就不能發現他的秘密了。」

中年男子拿起一看,這株草藥約有半尺高,有著三片葉子,三片葉子中間還有著一朵花,此花有著赤橙黃綠青藍紫七種顏色,使之整個看起來生機勃勃。

「這是……生機草?」中年男子聲音有些顫抖,雖然他很努力的想剋制住自己的情緒,但是在見到傳說中才有的生機草,怎麼能不讓他激動呢。

生機草傳說是生長在十萬大山中心頂峰,吸取著天地最為純凈的靈氣。生機草最低都有著三片葉子,年份越久葉子就會越多,最多可長到九片葉子。

而生機草受歡迎的原因是它有著續命的功效,具體點就是能夠增加垂死之人的壽命,就拿林天龍這株三片葉子的生機草來說,一片葉子就能增加五十年壽命,而那一朵七彩花就能增加一百年,每多一片葉子的生機草的葉子就會多五十年,七彩花能多增加一百年,這還是在直接服用的情況下,要是煉製成丹藥,那價值就是天價了,而且這生機草是真正的有價無市,上萬年來也不過出現過幾次而已,但每次出現卻都是引起了巨大的轟動。

「前輩,請幫我定個價吧。」林天龍微微一皺眉,對著身體正在劇烈顫抖的中年男子說道。

「不好意思小兄弟,你這生機草我不能給你定價,因為我的級別還不夠,請稍等一會,我叫我們拍賣行的鑒定大師來幫你定價。」男子也許是看到了林天龍皺眉的樣子,連聲道歉,然後又是一副懇求的樣子看著林天龍,生怕他走了似的,說完后,快步走出了房間。

的確,林天龍帶來的生機草對他們拍賣行有著巨大的好處,交易完成後的手續費就是一筆龐大的數字,而跟最大的好處比,這不過是滄海一粟而已,要是他們拍賣了這生機草,那麼,他們拍賣行的名字將會廣泛流傳,到那時,不知道會有多少人到他們這裡來拍賣東西。

林天龍在心裡問著梵老,「師傅,我是直接走還是留在這裡等他回來啊?」

「等,拍賣行都是把信譽看得比生命都還要重要的,你不用擔心他會強搶,就算他搶了你也沒有多大的損失,玲瓏戒裡面不是還有很多麼?沒想到這生機草在這個世界居然也是這麼受歡迎,還好當時我來這裡時多採摘了一些。」梵老財大氣粗的說道。

「這個世界?師傅,你不是這個世界的人?」林天龍在心裡疑惑的問道。

「咳咳,這個嘛,到了一定的時候我一定會告訴你的,你現在應該專註修鍊的事情,別整天想些其它的。」梵老乾咳一聲,隨後故作嚴厲的說道。

林天龍見梵老不肯說,於是便沒有再問。

這時,一旁的徐子皓半開玩笑的說道:「看不出來啊,你居然連生機草都有,就是不知道你還有沒有什麼逆天的寶物啊?隱藏的可真夠深的啊,不簡單啊!現在開始,我認你做兄弟了。」

「好,兄弟,其實我一開始也不知道這是生機草,還有,你敢說你簡單嗎?」林天龍盯著徐子皓問道。

「咳咳……我一個窮小子有什麼可隱藏的。」徐子皓乾咳一聲,有些口不對心的說道。

「算了,現在我們才剛剛認識,有些隱藏式應該的,希望以後我能親耳聽到你的身世問題。」林天龍若有所思的說道。

五行絕體是這世界上的頂尖體質,但是徐子皓的戰神體質又能差到哪裡去呢?還有其他一些稀有的體質,會差嗎?答案是,不會,五行絕體相對其他的體質來說只不過是多了一點,那就是早期修鍊比其他體質要快上一些,但若是融合了五種靈晶的話那就不能比了。

「好,等時機成熟我一定告訴你。」徐子皓點點頭沉聲應道。

這時,從門外走進一個身材矮小的瘦老頭,身後跟著剛才那個中年男子。

那瘦老頭一進屋就對著林天龍和徐子皓激動地問道:「是哪位小兄弟要拍賣這株生機草的?」

「這位老前輩,是我要拍賣生機草。」林天龍看著他說道。

「哦,是老夫失禮了,我給你評估了一下這株生機草,十萬上品靈石起拍,你覺得如何?」老頭帶著詢問的意思對著林天龍說著,在他看來,這生機草現在基本上已經絕跡了,所以才是給出了高價。

「好,多謝了,還不知道老前輩的名諱是?」林天龍滿意的點點頭問道。在梵老估計這株生機草大概應該是在五萬上品靈石左右起拍的,現在已經超出了一半了,如何能不滿意呢。

「老夫的名字叫風影,你叫我影老就可以了,對了,由於這生機草特殊,我們將把它作為今晚的壓軸物品,本來我們是要收取百分之十的手續費的,現在我做主給你免去,還有,這是一張貴賓卡,以後你就是我們這裡的貴賓了,可以憑這張卡在我們拍賣行內透支一百萬中品靈石,如果你要在我們這買東西,可以打八折。希望以後你還有什麼好東西要拍賣能拿到我們拍賣行來。」影老拿出一張紫色的卡片遞給林天龍。

頓了頓,影老繼續說道:「我們拍賣行其實不叫天羽拍賣行,只是這南域的人這麼稱呼罷了,而是叫星耀拍賣行,在全大陸都是有著分行的,這裡就是分行之一,而我就是這裡的管事的,也是頂級的鑒定師,以後若是你有什麼需要,可以儘管給我說。」

聽完,梵老在林天龍腦海里說道:「這是要拉攏你啊,接下吧,反正對你也沒有什麼壞處的。」

林天龍接下紫色的卡片,對著影老拱了拱手,道:「多謝影老了。」

「不用,這是你該得的,而且我也是看中了你的潛質在拉攏你而已,才十四五歲的武靈,而且是高階的,這在中州也不是很常見啊,只是希望以後你變強后,若是我們星耀拍賣行有什麼大難能夠幫一把而已。」影老說道。

見林天龍還想說什麼,影老對著身後的中年男子吩咐道:「小虎啊,你帶他們去貴賓室。」

然後又轉頭對著林天龍兩人說道:「你們跟著他去吧,馬上拍賣會就要開始了,今晚將是我親自主持拍賣。」 聽到影老叫中年男子小虎,林天龍和徐子皓想笑,這麼大的人了居然還被人叫小名,他倆都是努力的憋著,說什麼也不能當著人家的面笑出來啊,但是實在是憋得難受,憋得身體一陣發抖。

見到林天龍兩人這樣,風虎不幹了,眼睛充滿埋怨的對著影老說道:「爹,都說了在拍賣行里你就別這樣叫我了,你還這樣叫,你可是答應過不叫我小名的。」

「咳咳,我人老了,把這事給忘了,下次一定不會叫你小虎。」影老咳嗽一聲,尷尬的說道。

「算了,對了你們叫什麼名字啊,都說了這麼半天話了還不知道你們的名字,可能是見到生機草太激動了,別見怪啊。」風虎應了影老一聲后,問著林天龍兩人。

「額,是我們失禮了,我叫林天龍,他是徐子皓。」林天龍面色一怔,隨即說道。

「如果不介意,你們就叫我虎叔吧。」風虎笑笑說道。

「好了,拍賣會馬上開始了,小虎,你快帶林天龍和徐子皓兩位小兄弟去貴賓間,我也要準備準備。」影老插嘴說道,旋即想起了什麼,對著三人訕訕一笑。

「哎,咱們走吧。」風虎無奈的嘆了口氣,帶著林天龍兩人離開了房間。風虎對自己父親那是無可奈何了,經常自己剛給他講過的事,轉眼間就忘得乾乾淨淨,難道真是老了的原因,那也不對啊,父親可是武尊巔峰強者,可以活幾百年,怎麼會記不住事情呢?

「虎叔,我在外面聽別人說這次拍賣會是天羽門舉行的,怎麼會是在你們這裡呢?」走在路上,林天龍問著前方的風虎。

「我們星耀拍賣行在中州都是很出名的,只是這南域太過偏僻,沒有多少人知道我們星耀拍賣行的大名,為了造勢,就只能以天羽門的名諱來舉行了,但這次拍賣會天羽門也是拿出了許多好東西出來,等會你們就能見到了。」風虎對著林天龍一笑,然後得意的說道。

而林天龍身旁的徐子皓對此卻是漠不關心,以他的家世,星耀拍賣行對他來說還不算什麼,只是現在不便說出來罷了,要是說出來,恐怕星耀拍賣行遠在中州的總部也會派人過來對他示好。

「哦?那我倒是要見識見識這天羽門能拿出什麼好東西來。」徐子皓說道。

「到時候你們就知道了。」風虎賣了一個關子,神秘的說道。

不一會兒,風虎就帶著林天龍兩人來到了位於二樓的貴賓室,林天龍在屋內左看右看,就是沒有找到能看到拍台的地方,只是發現了屋中間有著一張桌子和幾張椅子,對面的牆好像是玉做的一般,非常光滑。

林天龍站在那牆邊對著風虎疑惑的問道:「虎叔,這……沒窗口我們怎麼看啊?」

沒等風虎答話,徐子皓先說道:「你身後那一面牆就能看到,這牆是由玉髓煉製而成,他們這裡有一個中心控制點,那裡有一個凹槽,注入大量靈石這裡就能看到了,只是沒想到他們這麼奢侈。」

「徐子皓小兄弟說得對,只是沒有想到小兄弟居然連這都知道。」風虎驚訝的說道,心裡卻是暗暗想著,在這南域基本上是沒有多少人知道這些的,莫非……這徐子皓小兄弟莫非是來自中州?如果是中州某個大家族子弟的話,那可就賺大了啊。

越想風虎越激動,到最後實在是想把他的猜測與父親分享,於是對著林天龍和徐子皓歉聲說道:「兩位小兄弟不好意思,我這還有急事要去處理,等會兒會有一名侍女來替你們叫價,我先走了。」

等風虎走了后,林天龍看了看徐子皓,張了張嘴想要問他怎麼會知道這些,旋即想起了徐子皓說過的不要問他身世,然後閉上嘴坐在了椅子上,徐子皓見林天龍坐下,也是不客氣的一屁股坐了下去。

過了大約兩分鐘,一個樣貌普通的侍女走了進來,走到林天龍和徐子皓身邊,說道:「兩位公子,我是來替你們叫價的,如果有什麼想要買的東西可以對我說,我會替二位公子輸入價格。」

「哦,你也坐吧。」林天龍指了指一邊的椅子,說道。

「謝謝公子。」侍女連聲道謝,然後便是坐了下去。

等待了一會兒后,那面牆突然亮了起來,畫面上正是拍賣台的樣子,而影老豁然就站在拍賣台上,正在說話。

「大家好,請允許我自我介紹一下,我叫風影,是本拍賣行的主事兼首席鑒定師和拍賣師,由於此次情況特殊,在剛才我收到了一件逆天的拍賣品,所以我才是來親自主持,而那件拍賣品將會作為壓軸留到最後后拍賣。」

「所以,各位朋友,可要留足了靈石,為壓軸物品準備,想來大家都是知道拍賣會的規矩,每件拍品我會詳細的給大家講解,接下來我宣布本次拍賣會開始,有請我們的第一件拍品。」

林天龍見到這神奇的一幕,不由想到:「這不是和地球上的電視機差不多麼。」

想到這裡,林天龍不由得懷念起地球上的父母,神情低落的想著,恐怕他們在失去了我以後會很傷心吧!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