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那就讓他們看。」傅小世子一點兒也不避諱。

溫杳真是想狠狠咬他一口。

夜風拂過她裙擺,如燎原開出一朵盛花,落下銀鈴叮噹。

小姑娘回過神:「沈靖說這是……」

「我母妃的遺物。」

傅辭淵不隱瞞。

「……你這麼擅作主張,聖上不會降罪嗎?」溫杳並不是質疑傅辭淵的真心真意,而是她心裡清楚,像肅

《世子爺的白月光太彪了》第109章這什麼怨什麼仇 隨著霓虹國股市的暴跌,此前一直認為江山瘋了的陳霜兒,對江山態度也是一百八十度大轉彎。

「你真神了啊,竟然真的被你說中了!」

「我很好奇,你明明就沒有學過金融方面的知識,甚至對霓虹國都不了解,怎麼就知道,他們的股市一定會暴跌呢?」

激動之餘,陳霜兒對此很是好奇。

一個從未學過金融方面知識的人,目光竟然如此精準,這幾乎是不可能的事。

但偏偏江山做到了。

「男人的第六感!」,江山故意很玄乎的說道。

他當然不可能說,他是重生過來的,所以對這些很清楚。

當然了,他要真這麼說了,估計陳霜兒也不會相信的。

「男人的第六感?什麼鬼哦。」

陳霜兒根本不相信江山的扯淡。

一秒記住https://m.net

不過,既然江山不肯說,那她也不強求。

但不得不承認的是,江山這次的操作,確實堪稱股神。

若不是華爾街資本的阻攔,任由江山自由操作的話,那麼毫無疑問的,江山此刻,肯定輕輕鬆鬆的就賺了上百億美刀了。

這種賺錢速度,放眼全球,都無人能及。

「這次你要賺錢了,肯定少不了我的那一份吧?」,陳霜兒問道。

江山笑笑,「在此之前,某人可是不止一次的說過,讓我死遠點別連累到她的。」

陳霜兒一臉尷尬。

她也沒想到,江山真的能賺錢啊,而且還預料得那麼准。

以至於當霓虹國的股市真的暴跌的時候,她都是不敢相信的。

「放心吧,這次你沒有功勞也有苦勞,等事情結束了,該給的錢,不會少給你的!」,江山笑著說道。

誠然,這一切都是以他為主導的,但若是沒有陳霜兒的幫忙,事情也不會進展得如此順利。

掛斷電話之後,江山就動身去霓虹國了。

……

坐上飛機。

也就三個小時左右的時間,江山就抵達了霓虹國的首都。

受股市連續暴跌的影響,霓虹國經濟遭受重創,企業集團倒閉的倒閉,裁員的裁員,整個街頭,死氣沉沉的一片。

惶恐不安的情緒,遍布整個角落。

天空都是灰暗的,再沒有了往日的朝氣蓬勃。

那些貸款炒股的,直接被這一波暴跌逼上了絕路,無奈選擇跳樓自殺。

同樣悲劇的,還有那些貸款買房的。

受股市影響,霓虹國的房地產,這些年也是蓬勃發展,房子的價格也是水漲船高。

只需首付百分之十,就可以貸款買下一套房子。

在經濟泡沫的影響下,房子只要到了手,放著就能升值,漲幅喜人。

也因此,買房的人越來越多,甚至有很多人,一口氣就貸款買了好幾套房子。

反正房價每年都在上漲,到時候轉手一賣,不僅不會賠,還能小賺一筆。

之前幾年,都是這樣的。

但很可惜,今年,經濟泡沫被戳破了,股市也暴跌。

企業工廠,要麼倒閉要麼降薪裁員,這也就意味著,那些貸款買房的人,沒有經濟來源供房貸了,形成壞賬。

就只能讓銀行把房子收走。

但問題是,隨著股市暴跌,房價也跟著暴跌,當初市值一千萬的房子,可能現在五百萬都沒人要。

銀行就算收走了房子,也無法彌補損失,形成一個無解的死結。

而那些掏空了所有錢包才勉強買到一套房子的平民,隨著股市暴跌,不僅工作沒了,房子也因為無法準時償還貸款,被銀行給強制收走了。

一無所有,甚至連吃飯都成問題。

如此絕望之下,自殺的人不在少數。

此時此刻的霓虹國,哀鴻遍野,一片悲鳴。

電視上每天都在播放著股市暴跌的實時情況,以及因為股市暴跌,產生的種種自殺事件。

在此期間,政府也想過各種辦法自救,但都是徒勞無功。

股市暴跌引發的金融危機,僅靠著霓虹國的力量,是根本無法將其平息下來的。

相比起霓虹國的哀鴻遍野,華爾街的金融機構則是另一番景象。

靠著做空買跌霓虹國的股市,華爾街的金融機構賺得盆滿缽滿,就像是一群餓狼,在霓虹國暴跌的股市上,大快朵頤。

吃得不亦樂乎。

人的悲喜是並不相通的,國與國如此,人與人也是如此。

在霓虹國首都落下腳之後,江山立刻給機構打去了電話,要求機構對黑木一雄等人,實行資產監管。

霓虹國的股市,註定是要一瀉千里了,在沒有跌到最低點之前,是不會停止下跌的。

黑木一雄等人和江山是有對賭協議的,按照協議約定,大盤點數跌到三萬八千點以下,每一點,他們要賠付給江山兩百萬美刀!

而隨著股市的持續下跌,這將會是一筆不小的損失。

按照他們這些財閥集團的尿性,他們當然不會乖乖賠付,肯定會想辦法進行資產轉移。

而江山要求機構實行資產監管,就是要堵死他們的退路。

讓他們乖乖賠錢。

機構作為中立執行者,江山的合理要求,他們是不能拒絕的。

於是乎,機構很快就採取了行動。

如江山所料,隨著股市的連續暴跌,黑木一雄等財閥集團,都在偷偷進行資產轉移。

他們貴為財閥,在霓虹國,那可是至高無上的存在,資產轉移是無人敢阻攔的。

但可惜的是,江山和他們是白紙黑字的簽署了對賭協議的。

而這份對賭協議,是受到兩國的法律保護的。

那怕機構有心放過黑木一雄等人,但考慮到不遵守協議約定,會引發華夏和霓虹國的爭端,機構也只能按江山的要求照做。

黑木一雄剛把一部分資產轉移掉,在江山的要求下,機構半路阻止。

導致黑木一雄的大部分資產,都被限制住了,等待著對賭的賠付。

黑木一雄惱羞成怒,氣得牙痒痒。

「該死的支那人!」

當初他拿江山的錢,拿的有多開心,此刻他就有多麼的懊惱。

股市下跌,江山迎來了春天,而對黑木一雄來說,這是他的冬天。 殘念看着林天成微微一笑,乾枯如樹枝的手指虛空一劃,撕裂出一道縫隙。

而不遠處被困在中心區域苦苦掙扎的眾人此時也感覺身上的壓制力少了幾分,但是想要衝出那段範圍還需要一定的時間才行,不過此時大多數人都已經放棄了。

此處的壓制力一定和那護寶者有關,只要對方不想讓他們出來,無論他們如何掙扎也於事無補。

就這樣,一眾強者氣急敗壞的站在原地感受壓制力的禁錮,一邊眼睜睜的看着林天成和殘念二人在對話。

「混蛋,為什麼那傢伙可以掙脫壓制力,還有那護寶者為什麼不直接動手,一直和他說些什麼?」

「鬼知道,你想知道就自己走過去聽聽,我估計這小子多半和這護寶者有什麼淵源!」

「現在關注的不是這個,而是這護寶者,我懷疑他和至強者有關,這壓制力堪比之前我們沒有鑄造金身之前跟恐怖,實力越強壓制的越狠,這寶物……我懷疑也和至強者有關,要是拿到手,我們就發了!」

「可惜……我們現在都被困在這,外圍還有一群死靈封鎖,想要搶寶……算了吧!」

然而,就在眾人好奇林天成和殘念究竟在說什麼的時候,殘念身上有一指從指間射出一滴血液沒入林天成的眉心,紅光一閃就徹底消失不見。

隨後,殘念對着林天成微微一笑,「神血我以封印進入你體內,雖然只是我生前十分之一的力量,但是你現在的肉身無法承受它的力量,等你什麼時候金身大成,我的封印自然會解除,我能感受到這天在變,道元界將要面對一場前所未有的劫難,希望我的力量能幫你在這場劫難之中崛起。」

「混沌之力,源於天地,我只不過是承載者,也是執法者,希望你繼承它之後也要擔起這份重任,記住……能力越大,責任越大!」

說完,殘念伸手一推將林天成送入之前開闢的虛空裂縫之中將他送走,而原本清明的雙眸再次浮現出嗜血的瘋狂之色,彷彿換了一個人。

眾人看着林天成隱入虛空裂縫之中消失不見,頓時一個個面面相覷。

「什麼情況?護寶者把他送走了?那他有沒有得到寶物?」

「不知道啊,我就看着他們比劃了幾下,沒感受到什麼強大的氣息,應該是沒有得到吧?」

「混蛋,誰能告訴我為什麼護寶者會放過他卻一直將我們禁錮在這嗎?」

就在眾人猜測之際,怨念轉過身森寒的看了一眼眾人,似乎感受到這些人的強大,憤怒的吼了一聲便轉身撕裂虛空遁走。

此刻的怨念只剩下殺戮和嗜血,感受到了神血的氣息消失,已經徹底發狂了……

只是,為此天地壓制力消耗不小,此時的它已經無力再戰,只能選擇退避,等到時機成熟它會再找上今天這些人,奪回神血。

雖然它不清楚在他陷入沉眠之中的這段時間中,神血被誰帶走了,但是沒關係,把這些人都殺了,神血自然會重新回到它的手中!

於是,眾人便眼睜睜的看着怨念也遁走了,身邊的壓制力也在緩緩退去,原本橫貫天地的死靈天河也再緩緩消失,死靈大軍也迅速的回歸天河之中消失在天際。

隨着死靈天河的消失,狂風停了,烏雲散了,原本漆黑的天空,也漸漸恢復了正常。只是大地上卻鋪就了一層白骨,這都是這次想要奪寶的修士死後化作的。

眾人一臉茫然,此次參與奪寶之人十去其九,結果這些人連至寶長什麼樣都沒看見!

「寶物果然是有緣者得之……只是這一次放走了這怨念,下一次它再出現開啟死靈天河將會是又一場劫難,東淵國……多事之秋啊!」強者看着滿地白骨,無奈的嘆氣搖頭。

諸多強者紛紛飛回自己的勢力陣營之中帶着人退去,這一次他們空手而歸,不過他們都記住了林天成的模樣,準備私底下找尋對方。

如果說至寶被人得到了,那麼作為唯一一個衝出壓制力範圍,且和怨念交談過的林天成是最有可能的人,只是如今大家都不知道他被怨念送去了哪裏。

距離交戰小鎮百里處。

林天成看着四周陌生的環境,不免心中暗嘆,「這殘念倒是好心,擔心我會被人圍攻所以將我送出來了?」

雖說林天成有信心在眾人的包圍之下殺出去,但是現在不用費力就安全脫身,甚至還有殘念會幫忙牽扯一二那自然是再好不過了。

林天成想了想便再次劃破虛空遠遁而去,數次之後已經不知橫渡了多少里,徹底消失在了此處。

一邊趕路,林天成一邊感受被封印在自己體內的神血,不由感嘆之前的神將強大。

此時僅僅只承載對方身前十分之一的神血,散發出的力量就刺激的肉身飛速提升著,很難想像對方要是現在還活着應該是有多強大。

林天成估計,應該和自己猜想的那種無敵境差不多,甚至有可能直接就是領悟了道,甚至統御了混沌本源之力這條道,成為道的執掌者!

「越是修鍊發現人越發渺小,修鍊一途果然無止境!」林天成感嘆道,「希望還有機會遇見殘念,到時候有可能幫他恢復清明,重鑄肉身,也算是了了今日這場因果!」

林天成思緒迴轉,繼續感受着融入體內的神血,這神血如今雖然不能承載,但是因為多重本源之力在身,林天成其實還是可以借用其中一兩分力量的。

只不過,神血畢竟不是他掌握的,一旦借用,怕是會有不好的影響,很有可能會造成反噬重創自己的金身。

畢竟兩股力量在自己體內大戰,作為容器的肉身自然是首當其衝被損壞的。

只是林天成現在還不清楚,一旦八種本源之力齊聚自己會強大到什麼樣的境界,甚至肉身能堅持多久。

如果堅持的時間又短,增幅的實力又不是很明顯,那麼這樣的底牌不用也罷,甚至根本稱不上算是底牌。

「是時候不就知道了?反正現在肉身有傷需要修養,再壞還能壞到哪去?」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