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那好吧。」

「具體時間聽我安排!一定要配合好。」

「好的,蘇總您放心吧。」

針對簡繁的一場意外已經悄無聲息的布置好了! 清晨,手機鈴聲將簡繁從睡夢中驚醒。簡繁還沒來得及爬下床,何艾依已經踮著腳從書桌上抓起簡繁的手機扔到簡繁的床上,「快接電話,看看是誰,吵我睡覺!」

簡繁趕緊拿起手機快速接起,「袁濤,這麼早有什麼急事嗎?」

「簡繁,我還得跟你請幾天假!」

「怎麼了?」簡繁眉頭鎖起,也許因為廖助向公司反應了袁濤考勤作假的事情,最近幾天公司查考勤查得很緊。

「我女朋友的奶奶昨夜去世了,我要陪她回老家幾天。我正在火車站買票,一會兒就上車了。」

「好的。不過不能再找人代打考勤卡了。之前有關考勤作假的事我已經提交了報告進行說明。」簡繁一口氣說完,很怕袁濤接受不了,「你不用擔心!報告中我已經說明了,責任由我擔著。」

「沒事,我自己的事我自己承擔。簡繁,謝謝你啦!不說了,排到我了!」袁濤掛了電話。

「又是袁濤?」何艾依躺回床上,翻了一個身。

「嗯,是的。」簡繁翻身下床,不想再睡了。

「你真行,就往你自己身上攬事吧!」

「當初是我默許袁濤這種行為的,本來就是我的責任。就怕公司揪著袁濤不放,害了袁濤。」

「歐陽與你關係不錯,不會太較真吧!」

簡繁暗自嘆氣,目前廖助在盯著這件事,即使歐陽不追究,最終是否可以頂住廖助施加的壓力還很難說。萬全之策就是找到泄密之人,可是談何容易!十天之限,已經過去一天了,至今一點頭緒也沒有。

簡繁如此又愁苦了三天,在第五天似乎出現了轉機。

第五天的上午,簡繁將修改好的商業策劃書發到了韓聰的電子郵箱中,但是一直沒有得到反饋。下班后簡繁來到了韓聰的公司。

一推開公司的玻璃門,簡繁便聽到了會議室中傳出來的笑聲。簡繁下意識又看了看公司標誌牆,沒錯,沒有走錯公司。韓聰的公司中很久沒有笑聲了。簡繁為之欣慰。

大廳中的開發人員都下班了,蔣帥和閆敏也不在座位上,也許都在會議室中吧。會議室的磨砂玻璃門關著,百葉窗也合上了,看不到裡面的景象。

簡繁正在猶豫要不要給韓聰打簡訊,閆敏拉開門從會議室中走出來,「嗨,我聽到門響,還以為是誰?原來是你!韓聰在開會,你等一會吧。」

「好。「

閆敏轉身又回會議室中去了。

簡繁在開發大廳內轉了轉,正盯著蔣帥的計算機屏保出神,蔣帥的身影從會議室中閃了出來。

「嗨,我陪你!「蔣帥笑著走過來。

「會議不重要嗎?「簡繁開心,又怕耽誤了蔣帥的正事。

「有韓聰在,沒關係。」蔣帥給簡繁拉出一把椅子。

「裡面很多人吧,什麼事那麼高興?」簡繁將椅子轉了一圈,沒有坐下。如果會議要緊就不打擾他們了。

「來投資的,對公司的產品很感興趣,這幾天每天都來。在一起探討未來的股權分配和經營模式。」

「是嗎?太好了!」簡繁高興得要跳起來,「韓聰找來的?」

「他們慕名而來,說是從其它投資公司得到的信息。很有誠意,大家談得都很愉快!」蔣帥將簡繁的包按下,「不是什麼要緊的會,他們明天估計還會來,很多細節問題不是一兩天能決定的。」

「哦。」簡繁坐下。

蔣帥從柜子里拿出一袋話梅遞給簡繁,「很久沒來了,最近很忙吧!」

「還好!我把商業策劃書修改好了,不過應該用不上了。」簡繁並不感到失望,韓聰可以順利拿到投資簡直太好了。

「你答應讓我拜讀的,發給我看看。」蔣帥催促著簡繁。

「好吧,我登錄一下郵箱轉發給你。」簡繁愉快的坐在蔣帥的計算機前,「屏保密碼是多少?」

「我來輸入。」蔣帥不想讓簡繁知道他設置的密碼是簡繁的名字全拼。

蔣帥修長白皙的手指快速略過鍵盤,簡繁注意到了被劃過的幾個健,猜到了密碼,心微微發熱,抿了抿唇將感觸藏起。

簡繁在瀏覽器中輸入電子郵箱網址,登錄后將發給韓聰的郵件轉發給蔣帥。

「直接下載文檔,我現在就想看。」蔣帥俯身看著簡繁操作。

「哈哈,好。」簡繁將文檔下載到蔣帥的計算機桌面上。

「OK。」蔣帥拿過滑鼠,將文檔點開。

簡繁將椅子向後撤了撤,蔣帥抻過一把椅子坐下,將文檔一頁一頁看下來,「簡繁,你太厲害了。讓我刮目相看呀!」

「真的嗎?」簡繁略有羞澀。

「當然了!」

「主要部分是我找小軒幫忙寫的!」簡繁一絲緊張。

「我對你和林劍軒都刮目相看!」蔣帥的笑容燦爛如故,簡繁釋懷。

「把它列印出來好不好?」蔣帥從抽屜中拿出U盤,插在計算機上后將文檔發送過去。

蔣帥將U盤拔下來,「走,去志風公司列印。」

「真要列印呀!已經有人來投資了,不需要了吧!」簡繁嘴上如此說,內心卻是欣喜的。

「一定要列印裝訂,這可是簡繁的作品哦。我珍藏!」蔣帥不容置疑,邁開長腿已走至前面。

簡繁立即起身跟隨。

武志風的公司員工都已經下班了,蔣帥掏出鑰匙打開門鎖,「兩家公司互通有無,哈哈,我們都有對方公司的鑰匙。」

「哦,資源共享!」簡繁隨蔣帥走到一部列印複印一體機前。

「稍等,小賈下班了,只能我親自操作了。」蔣帥打開計算機,又讓複印機預熱了一會兒。

將U盤插入,驅動列印。

很快一張張精緻排版的紙張從機器出紙口依次噴出。

蔣帥將文稿對齊,又在桌面上磕了磕,「裝訂起來,再覆一個封面,哈哈,太完美了。」蔣帥按著裝訂機正準備操作,突然停下來,「還不能裝訂,給韓聰複印一份,讓他也珍藏一本。裝訂之後再複印有一道黑色印記就難看了。」蔣帥說完,自顧笑了一下,「糊塗了,如果只需要再複印一份還不如列印呢。列印快,頁面也乾淨。」

簡繁怔住,『列印』、『複印』、『掃描儀』、『裝訂』、『黑色印記』幾個詞語不斷地肆虐著簡繁的腦細胞。

「等急了,馬上就好!」蔣帥又列印了一份,在裝訂機前操作著。

「OK,快看看,漂亮吧!」蔣帥將裝訂好的商業策劃書拿給簡繁看。

「嗯,很好!」簡繁心不在焉。霧靄之中有一道光線射入,盤旋於腦海中的問題似乎找到了解決方向。

「走吧!」蔣帥在簡繁眼前晃了晃手。

「哦,哦。」簡繁驀的露出笑容,「快走吧!」

蔣帥笑了笑,簡繁的小心思越來越可愛了!

回到韓聰的公司,會議還在繼續。

「還要等韓聰是嗎?」蔣帥不希望簡繁將時間耗費在無聊的等待中,「稍等,我換他出來。你也聽到了,這會開得效率極低。講一講就偏離主題,他離開一會兒沒關係。」

蔣帥推開會議室的門走了進去。

片刻,韓聰走了出來,「有急事嗎?如果事情不急你在辦公室中等我一會兒!」

「沒有急事,就是把這個給你。」簡繁將列印好的一本商業策劃書遞給韓聰,「電子版發你郵箱了。」

「哦。」韓聰搖了搖頭,「不讓你管我的事,你非不聽。」韓聰接過策劃書,翻也沒翻便推開自己辦公室的門,「啪」的丟在辦公桌上。

簡繁有些失意,待韓聰轉身走回來,臉上卻不敢有一絲不悅,「沒有別的事了,你去開會吧。我先回去了!」

「也好!」韓聰拍了拍簡繁的後背,「多吃點飯,怎麼又瘦了!」

「哦,知道了!」

走出韓聰的公司,簡繁如釋重負。不必再為韓聰而調動情緒,也不必再因蔣帥而掩藏情結。 簡繁回到公司之後立即著手研究部門內的掃描儀,將抽屜中的項目資料翻開按在掃描儀上影印了幾張,又將資料的裝訂針拔出來,單頁放進掃描中影印了幾張。在廖助調查的時候為什麼沒有要求查看泄露出去的影印件呢?如果與當前得到的圖片對比有差異就可以說明泄密環節另外存在吧!

簡繁細細琢磨著,有一種當偵探的感覺。

第二天,簡繁及時聯繫歐陽紫嵐,在歐陽紫嵐的計算機中看到了那批泄露出去的影印文件。

歐陽紫嵐讓簡繁坐在自己的座位上認真研究,自己則坐在沙發上擺弄一隻新購置的法壓咖啡壺。

小柯走到簡繁身旁,「我幫你看看。」看了一會兒,小柯搖了搖頭,「除了掃描時擺放的位置有所變化,看不出有什麼不同。你看,連裝訂處的翻頁摺痕都一致,看似說明不了什麼問題!」

簡繁不死心,繼續一頁一頁翻看著。看到最後,確實沒有發現什麼端倪,不禁有些泄氣,「不同的掃描儀掃描出來的文件難道看不出區別嗎?」

「如果是不同的印表機、複印機也許還有差異。掃描儀就難說了。」小柯只想讓簡繁知難而退。

「就這些文件嗎?」簡繁喃喃自語。突然,簡繁將滑鼠快速滾動,「應該還有一些文件才對。」

簡繁抬起頭看向歐陽紫嵐,「這些是泄露出去的項目資料,您給我的文檔中還有一些人員檔案資料,應該會一起泄露出去吧。我怎麼沒有看到那部分影印文件呢?」

小柯下意識握緊了拳頭。

「在另外一個文件夾中。」歐陽紫嵐走過來,拿起滑鼠點了點。

「OK。」簡繁打開文件夾中的圖片文件。

小柯的腿有些發抖,當初真是大意了。項目資料是從項目辦公室拿過來的,拿過來時就裝訂好了。可是人員檔案是在人力資源部列印的,因為時間比較急,一邊列印一邊掃描,圖片中絲毫沒有裝訂的痕迹。

簡繁不斷的翻看著圖片,臉上露出笑容,「歐陽,你快來看,這些文件都是裝訂之前掃描的,而我拿到的是裝訂之後的文件,就算將裝訂針拆掉,也抹不掉針孔處的暗痕。」

歐陽紫嵐走到計算機前,「哈哈,果然如此。」歐陽紫嵐替簡繁高興,「好啦,我馬上聯繫廖助。」

「嗯。」簡繁指尖相對摩擦著,難掩興奮。

「難道是我列印之後,有人拿出去影印的?不應該呀!」小柯自顧嘀咕著,額頭上已滲出層層冷汗。

歐陽紫嵐在電話中向廖友說明了情況,廖友只說了一聲好,便掛斷了電話。

「哈哈。簡繁,對你的調查結束了。泄密一事與你沒有任何關係!」歐陽紫嵐晃了晃簡繁的肩膀,「我會以公司的名義先發一份通知還你清白,至於最終泄密之人是誰就讓集團繼續調查吧。」歐陽紫嵐轉頭看向小柯,「小柯,最近你什麼工作都不要做了,一心配合廖助工作吧。」

「好的。」小柯的嘴角忽上忽下找不到舒服的位置。

待簡繁和小柯離開后,歐陽紫嵐第一時間通過穆森向林劍軒做了彙報。林劍軒滿意地笑了笑。

「劍軒,你笑什麼?歐陽將那些影印文件早就發給你了,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穆森瞄了一眼林劍軒。

「哈哈,在我去深圳解決南水項目時,我就看到這批文件了。」林劍軒勾起唇角,透著得意與不屑。

「你如何看到的?」穆森莫名其妙。

「我用蘇盼的計算機打了幾天網游,趁機通過她的台式機黑進了她從不離身的筆記本電腦。」

「竟然是蘇盼掌握了這些資料。那你當時為什麼不刪除掉,或者提前防範。」穆森更加不解了。

「我就是想看看這些資料什麼時候暴露出來,通過哪家公司暴露出來。沒想到蘇盼的觸角伸得還真長!」

「那你也知道是誰泄露給蘇盼的了?」

「不知道。蘇盼在雲T多年,公司里有她的人是自然的,誰還沒有一兩個朋友。這些資料也並非很重要,找人發給她不足為奇。直到蘇盼對簡繁的行蹤了如指掌,我才覺得有必要查出這個人是誰。在蘇盼辭職以後依然為她鞍前馬後,對這個人就不得不留意了。」

「難怪那天你讓我查在會議室門外窺視的人是誰時,口氣那麼嚴肅。窺視的人是小柯,難道他就是蘇盼的耳目。」

「很有可能,但是沒有直接證據。其他人窺視也許是出於好奇,小柯則不然,他在歐陽手下一向少年老成,不該有此好奇心。而且在門外站了許久,已經超出了窺視的範疇,簡直就是窺探。」

「嗯,有道理。」穆森點了點頭。

「雖然不確定誰是泄密之人,但是我一看那些影印文件就知道是哪個環節出了問題。可惜大家都喜歡想當然,喜歡先入為主,一直把注意力放在項目資料上,而忽視了另外一批人員檔案資料。」

「你夠狠的,既然知道了為什麼不早告訴簡繁,讓她難受了好幾天。」穆森用力踹了林劍軒的老闆椅一腳。

「嗨,」林劍軒一下滑出很遠,「小繁不是自己解決了嗎?她所獲得的成就感難道你不覺得對她來說很重要嗎?」

「成就感!」穆森撇了撇嘴,「你就不能對小繁多疼惜一些嗎?先是派她去項目遇到瓶頸的客戶現場,然後逼她面對大家的質疑帶項目,這次又讓她一個人承受集團壓力,真不知道你是怎麼想的!」

「嗨,『小繁』這個稱呼是我的,你少用!」穆森盯了穆森一眼。

「哈,你還真小氣,我的閨蜜我得保護好。」穆森不示弱。

「是嗎?小繁真正的難受還沒有開始呢?」林劍軒挑釁。

「你又想幹什麼?」穆森流露出驚訝之情。

「我準備讓歐陽不要跟廖助對抗,期限一到直接開除袁濤!」林劍軒眯起眼角,向穆森示威。

穆森又踹了林劍軒的椅子一腳,「如果開除袁濤,簡繁不是比她自己被冤枉還要難受!簡繁寫的報告你也看了,她寧願自己承擔責任,也不希望公司處理袁濤。」

「嗨,我不理你,你還上踢癮了!」林劍軒撐著桌面將自己滑回來,「小繁需要這個教訓,否則,她不會理解『管理』的真諦。我就是要讓她看到,她對袁濤的心慈手軟實則是放縱而非幫助。感情用事是管理之大忌,正是她的感情用事害了袁濤。」

「好吧!我無法說服你改變決定。」穆森偏過頭不再看林劍軒。

「哈哈,如果你擔心,請我和小繁去你家裡吃飯好了。小繁不是很喜歡吃你煎的牛排嗎?」

「沒有你的那一份!」穆森一板一眼地說。

「哈哈,歐陽不會忍心餓著我的。」

穆森看了看林劍軒的椅子,最終沒有抬腳,「等你感情用事的時候,最好別讓我逮到。」 簡繁一時興奮忘了與廖友的約定,回到辦公室注意到袁濤空著的座位才意識到問題遠沒有解決。

十日之內要查出泄密之人,而非僅僅證明自己與泄密無關。簡繁又開始發愁了,或許可以找小柯幫忙。這些人員資料在他裝訂之前有誰可以接觸到呢?

簡繁返回人力資源部,小柯正在自己的辦公室內粉粹文件,粉粹機嗡嗡作響。辦公室的門開著,簡繁敲了敲門,小柯似嚇了一跳,「有事?」

「哦,我想請你回憶一下,在人員檔案裝訂之前。」

小柯立即明白了簡繁來此的目的,急忙打斷簡繁的話,「這件事已經證明與你無關,你還要查什麼呢?」

「我想知道究竟是誰趁你不在的時候掃描了這些文件。」

「這很難說清楚了。我這裡雜事特別多,總有人進進出出,我實在不能確定是誰,何況是很早以前的事了,我早不記得了!」小柯儘力推脫。

「哦。」

「而且,就算我回憶出一兩個當天進入我辦公室的人,你也拿不到他們操作的證據。我配合廖助只不過是走走形式,根本就無從查起。」小柯振振有詞。

「你再想想好嗎?」簡繁不想輕易放棄。

「我說是何佳宇,你信嗎?我說是何艾依,你信嗎?我說出一兩個人的名字又有什麼意義?」小柯搖了搖頭,「如果可以查出來,你認為我會放過這個在廖助面前表現的機會嗎?」

「嗯,好吧!」簡繁灰心。

「簡繁,你不會認為是我吧!」小柯似在開玩笑。

「當然不會!」簡繁急忙回答。

「哈哈,好。你真是嚇到我了。」小柯釋然一笑。簡繁卻一點也笑不出來,難道就真的無從查起嗎?

距離十天之限越近,簡繁越感到無望。當袁濤趕回公司上班時,簡繁已經不知道如何面對袁濤了。可以去懇求廖助嗎?可是要如何答應他的條件?

在簡繁糾結的同時,廖友過得也並不舒服。簡繁這個丫頭即使不答應他的條件,來向他求情也是好的吧。難道就這樣僵持下去?還真是看輕了這個丫頭,早知如此就不該將條件跟她講得太明,如今反而讓她知悉了集團對何佳宇的戒備之心,終歸不是一件好事。以目前簡繁在雲T的成績和影響力,無緣無故剔除她怕是不可能了!可是總不能舍了臉面向簡繁妥協吧!難道告訴簡繁他不會開除袁濤,希望以此換取她對集團以及他個人的理解?最後,廖友寄希望於歐陽紫嵐有悖他的決定留下袁濤。如此,與簡繁至少還有迴旋的餘地。

然而,十天之限一過,人力資源部便以『嚴重違反用人單位的規章制度』為由解除了與袁濤的勞動合同,這讓廖友大吃一驚。歐陽紫嵐對於是否辭退袁濤一直沒有明確表態,沒想到最後時刻竟然做得如此乾脆。好吧,不過是按規章制度行事,讓簡繁認清形式也好,否則真要狂妄得飛上天了。她提交的報告再入情入理,也救不了袁濤。

袁濤辦理了相關手續,堅持完成了在雲T最後一天的工作。待辦公室中的人員陸陸續續下班以後,才開始清理自己的物品。簡繁心如刀絞,當初自以為好心的一念之差竟然害了袁濤。

「簡繁,我走了。」

「我送你吧!」

「好。」袁濤將懷中的一摞東西向上託了托。

「我幫你拿吧!」

「不用,不沉。」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