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還來這一招,你是嫌自己活的不夠短嗎?」劉華天譏諷一笑,緊接著一拳打出。

《地皇拳》!

這一拳,兇猛至極,狂躁的拳罡在空中凝聚,化作巨大無比的金色拳頭,好似要錘裂大地一般,勢不可擋。

天皇宗的武技,以剛勁狂猛著稱,《地皇拳》乃是一大代表,作為人級上品的武技,只有核心弟子,才能觀摩修鍊!

而且,劉華天定然已經將《地皇拳》修鍊到了大圓滿,否則的話絕對無法將拳罡凝聚成金色巨拳。

可想而知,這一拳是多麼的恐怖!

饒是如此,蘇白只是微微眯起雙眼,並沒有打算退卻。

他清楚,自己本就處於弱勢,要是現在退了,氣勢上就會一靡不振。

反而會助長劉華天的氣勢,讓他一路高歌猛進。

「要戰,便戰!」

蘇白怒吼一聲,迎危直上!

轟隆!

巨大的響聲,傳遍八荒。

拳罡之氣,瞬間四散,擊的周遭樹木岩石,瞬間化為粉末!

蘇白和劉華天同時虎軀一顫,猛然後退數步,才得以定下身形。

只是,蘇白喉嚨一甜,「噗」的一聲,噴出一口殷紅鮮血。

自己的整條手臂,都在顫抖,發出陣陣難以忍受的劇痛!

畢竟,《隕星拳》只是人級中品的武技,對抗人級上品的《地皇拳》顯然有些勉強,再者就是兩人之間的力量差距,促使蘇白落敗,並且身負重傷。

不但如此,真正讓蘇白感覺到心驚的,是自己武脈的顫抖!

這是來自對方武脈品級的壓制!

蘇白雖然覺醒了「吞噬絕脈」,可以吞噬別人的武脈,來提高自身武脈的品級。

可是,如今的「吞噬絕脈」卻只是下品,而劉華天的武脈最少都是上品,在實力壓制的情況下,武脈也會進行壓制!

若是劉華天的實力再強一點,或者武脈品級再高一點,在面對蘇白的時候,他甚至不用動手,光是憑藉武脈的壓制,便能讓蘇白的武脈全廢!

此時,不止蘇白在驚訝,就連劉華天也在驚訝!

他力量碾壓,武脈品級碾壓,武技品級碾壓。

這種情況下,只需要一個交手,就能將對方打爆才對啊!

可是結果呢?蘇白不但沒有被原地打爆,還將自己擊退了數步!

甚至,在方才的交手后,劉華天也受了傷!

雖然他極力控制自己的表情,強忍著虎口傳來的劇痛,可依舊無法壓制住顫抖的拳頭!

他不敢相信,自己竟然被一個螻蟻給擊傷了!

這時,他才感受到蘇白的恐怖!

需知,蘇白僅僅開闢了四十五條武脈,充其量只能算武宗後期罷了!

可有哪一個開闢出四十五條武脈的武宗後期強者,能夠打出兩萬多斤的巨力呢?又有哪一個武宗後期的強者,能和斗戰武聖大圓滿的強者分庭抗衡呢?

前所未有!

若是將今日之事說出去,恐怕沒有人會相信!

歷史上,從來沒有哪個武宗後期的強者,能做到如此地步!

但是,蘇白卻做到了!

重點是,武宗後期的蘇白就如此恐怖,若是等他成長到斗戰武聖境界,那將會恐怖到什麼程度呢?不敢想象!

這一刻,劉華天心中的殺意,前所未有的濃郁!

他清楚,自己和蘇白的梁子已經結下了!

若是他不將蘇白斬殺,等蘇白成長起來之後,就是蘇白斬殺自己!

所以,蘇白必死!

但是,真正挑動劉華天心神的,並不是蘇白的恐怖,而是蘇白修鍊的功法!

劉華天不傻,蘇白在種種實力都不如自己的情況下,依舊能和自己分庭抗衡,肯定是修鍊了什麼強大逆天的功法!

故此,他對蘇白修鍊的功法,起了貪心!

劉華天自問,自己是天皇宗核心弟子,擁有龐大的資源,天賦又極佳,若是再能擁有一套強大逆天的功法,日後成就將不可限量,甚至成為天皇宗的天命之子,都有可能!

「你認為,還有必要繼續戰鬥嗎?」劉華天詢問道,語氣中的傲氣,仍未減少。

「還有別的選擇嗎?」蘇白展顏一笑,彷彿傷勢並不嚴重。

「當然有!」劉華天雙眼微眯,充滿誘惑的說道:「我實在是惜才,見你潛力過人,便給你指一條活路!」

「講!」

蘇白果斷道,他倒是想看看,劉華天會耍出什麼花樣。

「我要你修鍊的功法!功法給我,換你的一條命!」

劉華天以命令的口氣說道,完全沒有商量的餘地。

「我若是不給呢?」蘇白打趣的問道,雙手則微光一閃,多出一把妖獸內丹。

「不給?那可是你的命!」劉華天雙眼殺意展露,沉聲道:「所謂匹夫無罪,懷璧有罪,若是你不交出來,我就只能強搶了,到時候你的命,可就保不住了!」

「呵呵!」蘇白冷笑一聲,道:「說的好像功法給你,就能保住我的性命一樣!」

他可不相信,自己將功法給劉華天,劉華天就會放自己一條活路。

當然,蘇白絕對不可能將功法交給劉華天,而劉華天的所作所為,也讓蘇白的殺意越來越濃。

需知,前世的蘇白,就是因為功法,被整個蓬萊界的強者圍攻,最終以自爆結束了生命。

劉華天就和當年的強者一樣,該殺!

「既然你不給,我便先殺人,再奪寶!」

劉華天冷哼一聲,隨後身形一閃,徑直向蘇白掠去。

蘇白雙瞳一縮,倉促間出拳抵擋。

轟隆!

一聲巨響,蘇白整個人倒飛而出,鮮血在空中綻放,堪比妖艷的鮮花,美煞旁人。

劉華天則硬生生被擊退數步,才穩住身子,強忍著手臂的劇痛,不急不緩的向蘇白步步逼近。

「你的命和功法,我都要了。」劉華天貪心的笑道。

「人心不足蛇吞象!」蘇白面色慘白,抹去嘴角鮮血,冷漠道:「你有本事,拿到再說!」

話音剛落,十幾枚散發著寶光的妖獸內丹,向劉華天砸去。

妖獸內丹在空中猛烈的顫抖,其中力量互相摩擦,最後「哐當」一聲爆裂開來,釋放出巨大的力量,震的大地裂痕滿布。

「咳咳……」

劉華天從內丹爆炸的中心區域衝出,滿身灰塵,衣衫破爛,看起來狼狽不堪。

遺憾的是,十幾枚內丹爆炸,根本無法對他造成多大傷害。

「呵呵,十幾枚內丹爆炸的威力,還遠遠不夠,多來些或許能夠引起我的重視。」劉華天自大的笑道。

「好,我滿足你!」蘇白靦腆一笑,雙眼中寒芒流轉,隨後周身光芒閃耀,無數妖獸內丹,如雨點一般,向劉華天拍打而去。

剎那間,劉華天面色巨變!

「你……怎會有這麼多妖獸內丹,靠!」劉華天驚聲怪叫,甚至連髒話都脫口而出。

「你慢慢享用吧!」

蘇白冷笑一聲,心裡卻無比疼痛,我的內丹啊,剛剛到手還沒踹熱乎呢,就這樣丟出去了,萬分捨不得啊!

可是,沒辦法,只有內丹能拖延住劉華天,給蘇白爭取一線生機。

用內丹爭取的時間,絕對不能浪費,蘇白銀牙一咬,轉身就往密林中狂奔。

這時,猴王也跟著翻身而起,緊隨其後。

「你丫的別丟下本王啊,你走了,讓那畜生拿本王撒氣?想得美!反正,這畜生沒解決之前,你得罩著我!」猴王一陣咆哮,生怕蘇白甩了自己。

蘇白展顏一笑,並沒有拒絕猴王跟著自己,畢竟猴王也是一份不可多得的力量!

轟轟轟——

與此同時,陣陣爆炸聲從一人一猴的背後響起,整個密林都在動蕩,就像爆竹一樣,美妙動聽。

可是,蘇白聽著爆炸聲,心卻在滴血,那可都是內丹啊,妖獸內丹啊……

半響過去,猴窩已經被炸成了馬蜂窩,待煙塵散去后,劉華天狼狽的人影,終於展露出來。

只見,他的上衣已經被炸的粉碎,光著膀子,身上滿是猙獰血痕,就連嘴角都殘留著鮮血。

顯然幾百枚內丹爆炸的威力,就算是他都難以全身而退。

此時此刻,劉華天的神態中,再也沒有了傲氣,再也沒有了清高,再也沒有了高人一等的優越感。

他剩下的,只有滿滿的憤怒和殺意!

「蘇白!將你殺死已經難解我心頭之恨,我要將你千刀萬剮,五馬分屍,讓你永世不得超生!」

憤怒的吼聲,直衝天際,龐大的煞氣,驚天而起!

ps:各位最近怎麼沒有投推薦票了呢?求求推薦票啊,你們的支持,是對饅頭和本書的最大支持啊! 萬獸峽谷外圍和中心區域的交匯處,妖獸縱橫,其中不乏一些開闢出一百一十條武脈,達到斗戰武聖境界的強大妖獸。

還好的是,有猴王跟著。

猴王已經開闢出一百二十條武脈,境界達到了斗戰武聖的中期,所以對周遭妖獸有一定震懾力,沒有什麼妖獸敢輕易騷擾。

此時此刻,一座天然溶洞中,蘇白盤膝而坐,運轉「山河經」,治療傷勢。

還好蘇白修鍊的功法是《太古武神訣》,擁有強悍的自愈能力。

若正常人受了如此嚴重的傷,至少要治療一周時間,再靜卧一個月才能痊癒。

可是蘇白僅僅花了一天的時間,便憑藉功法的特殊,徹底痊癒!

「沒有追來吧?」

蘇白睜開眼,一抹精芒劃破空氣。

「從今天早上開始,周圍就安靜的很,我們躲在這鳥不拉屎的地方,他應該沒那麼容易找到吧!」

猴王嘀咕道,小心翼翼的觀察著外圍的情況。

反觀蘇白卻皺起眉頭,他總感覺有些不對勁。

記得他們剛剛進入外圍和中心區域的交匯處時,到處都能撞見一些強大的妖獸。

剛剛佔據溶洞時,也有妖獸來打擾。

可是,這都過去一天時間了,怎麼一頭妖獸,一隻小鳥都沒有呢?太反常了!

事出反常必有妖,蘇白頓時警惕起來。

「莫非是……劉華天來了!」

蘇白雙眼微眯,心中暗道不好。

轟轟轟——

一陣陣巨響聲,傳遍四野。

緊接著天空中幾團黑影徑直落下,在地面上砸出數個巨坑。

猴王和蘇白均是一驚,向巨坑中的黑影看去。

這些黑影,竟然全是妖獸!

而且,妖獸的境界還不低,與猴王差不多,甚至有兩隻比猴王的境界還要高!

只不過,這些在萬獸峽谷中稱霸一方的妖獸,已經全部魂歸西天了!

「礙事的傢伙,終於將你們清理乾淨了。」

一道熟悉的聲音響起,劉華天從遠處緩步走來,帶著一股血腥味和濃郁的煞氣!

「終於來了。」蘇白雙眼冷芒一閃,開口說道。

「你知道我要來?」劉華天驚訝的問道。

「妖獸的領地意識很強,但今日一天都安靜的嚇人,若不是他們被人給收拾了,還有其他的理由解釋一切嗎?」蘇白淡漠的說道,並沒有半點驚慌失措。

看見蘇白如此冷靜的分析,劉華天雙瞳一縮,心中微微有些驚訝和忌憚。 舊愛,請自重!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