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道術不精,還敢胡言亂語?」陳宇喝道。

王道靈裝模作樣的念了幾句咒語,全身詭異的顫抖了一陣,然後說道:「各位父老鄉親,雷公電母雨婆說,把這個邪道獻祭了,他們就會下雨!」

「妖言惑眾,本座滅了你!」陳宇伸手一指,一道天雷乍現。

「轟!」的一聲巨響,王道靈被天雷劈得灰飛煙滅。

「懇請上仙施法求雨。」季風神情恭敬、期待的行了一禮。

「懇請上仙施法求雨!」一個個百姓跪地磕頭道。

「無須多禮,本座這就給你們降雨!」陳宇信誓旦旦的說道。

「謝謝上仙。」一個個百姓感激不已的說道。

陳宇走到台上,左手掐著印訣,右手拿著桃木劍,口中念道:「風起、雲涌、雷響、雨下!」

「看,烏雲飛過來了。」一個百姓驚喜的叫道。

「要下雨了。」一個百姓說道。

「太好了!」一個個百姓歡呼道。

天空狂風大作,烏雲匯聚而至,雷聲隨之大作,幾分鐘后,傾盆大雨從天而降。

「下雨了,莊稼有救了。」

「感謝老天,感謝上仙。」

「今年不用餓肚子了。」一個個百姓興奮不已的叫道。

「上仙,還請移步鴻月樓。」季風畢恭畢敬的說道。

「季大人,請。」陳宇伸手示意道。

「多謝上仙為我黃土縣求雨。」季風邊走邊說道。

「區區小事,不足掛齒。」陳宇笑著說道,功德之力暴增一千多點,還能拯救黎明百姓,如此一舉兩得的事,他怎會視而不見,恨不得多遇到一些。

「還未請教上仙尊姓大名?」季風問道。

「我姓陳,單名一個宇字。」陳宇說道。

淋著傾盆大雨,二人走向鴻月樓,四名捕快緊隨其後。

「季大人,求雨成功了?」見他們到來,櫃檯處的中年男子,笑容滿面的問道。

「潘掌柜,你不是看見了嗎?」季風反問道。

「王道長呢?」潘新仁好奇的問道。

「那個妖言惑眾的王道長,已被陳上仙用天雷轟殺了。」季風說道。

「潘掌柜,準備一桌好酒好菜。」一個捕快說道。

「是。」潘新仁點了點頭,吩咐店小二去廚房通知廚師。

沒過多久,一道道色香味俱全的菜肴,就被店小二端了上來。

「感謝陳上仙為我黃土縣求雨。」季風端起酒杯說道。

「季大人嚴重了,我也不是什麼上仙,只是一個道士罷了。」陳宇一飲而盡。

「陳道長,要不是你,我們黃土縣,今年怕是要顆粒無收。」季風說道。

「閑時多挖幾口井,如果附近有河流,也可以挖一些水渠,如此一來,就算以後遇到了乾旱,也能使用河水或井水。」陳宇提議道。

「陳道長所言甚是。」季風點了點頭。

二人有說有笑的聊著天、吃著菜、喝著酒。

酒足飯飽之後,季風說道:「拿過來。」

一個捕快端著一個用黑布蓋著的木盤子,從外面走了進來。

「陳道長,些許心意,還請你笑納。」季風掀開黑布,十錠銀子冒了出來。

一錠銀子十兩,十錠銀子足有一百兩。

區區百兩銀子,陳宇毫不在乎,就算是金山銀山,他也不會心動,沉默幾秒后,他伸手拿了一錠銀子,笑道:「剩下的就不用了。」

「陳道長,這?」季風疑惑的問道,別的道士恨不得多拿一些銀子,他不明白眼前這個法力高強、年紀不大的道士,怎麼只要了十兩銀子?

「錢財乃身外之物,夠用就好。」陳宇笑著說道,換做得到系統之初,金銀之類的東西,自然是多多益善,但如今的他,哪還瞧得上黃金白銀?

道不可輕傳,因此,他拿了十兩銀子。

「陳道長高風亮節,本官佩服。」季風敬佩的說道。 自古以來,端茶送客,拿錢走人。

絕版萌妻太搶手 主人家端起茶杯,代表客人可以走了。

拿了主人家的錢,表示你可以告辭了。

隨手把銀子收進懷裡,陳宇拱了拱手道:「季大人,後會有期!」

「陳道長,有緣再見!」季風抱拳行了一禮。

離開鴻月樓,陳宇在黃土客棧住下,每消耗一天時間,就會進賬二十四顆下品聖石。

本次旅遊時間長達一億天,足有二十幾萬年,他想先折騰幾年,再找個地方睡覺。

一個提取術下去,房間裡面的東西,全部變得乾乾淨淨。

沒心情練功的陳宇,當即躺在床上睡了起來。

三天後,莊嚴氣派的赤炎道觀。

「師父,黃土縣的旱情,被一個道士解決了。」青年道士鄭明德,急匆匆的跑了進去。

「怎麼可能?」中年道士於洪昌皺著眉頭說道。

「師父,是真的,黃土縣前幾天下了一場大雨,乾枯的田裡都裝滿了水。」鄭明德說道。

「以最近的天氣,開壇求雨極難,黃土縣地處大秦帝國西北邊緣,方圓千里都沒有得道高人,誰能在黃土縣呼風喚雨?」於洪昌疑惑道。

「聽說是一個名叫陳宇的道士,開壇施法求的雨。」鄭明德說道。

「方圓三百里,都是為師的地盤,難道是一個不懂規矩的道士?」於洪昌懷疑道。

「師父,我們怎麼辦?」鄭明德茫然失措的問道。

「對方施法求雨之後,有沒有收錢?」於洪昌問道。

「收了季風十兩銀子。」鄭明德說道。

「走,隨為師去討一個公道。」於洪昌說道。

二人各自拿出一張神行符,念了一句咒語,隨手將神行符拍在腿上。

兩道青光閃現,符紙化為虛無,二人步行的速度暴增幾十倍。

不消片刻,他們就抵達了黃土縣,找人詢問一番后,他們來到黃土客棧。

「兩位道長,你們是吃飯還是住店?」客棧掌柜李鐵生,笑容滿面的問道。

「我們找人。」鄭明德說道。

「不知你們找什麼人?」李鐵生問道。

「可有一個道士住在這裡?」鄭明德問道。

「你是說陳道長?」李鐵生若有所思的問道。

「對。」鄭明德點了點頭。

「陳道長一大早就出去了。」李鐵生說道。

「他退房了嗎?」鄭明德又問道。

「沒有。」李鐵生搖了搖頭。

「那他住哪個房間?」鄭明德再次問道。

「三樓甲字三號房。」李鐵生說道。

「師父,我們怎麼辦?」鄭明德轉身問道。

「我們去樓上等他。」於洪昌說道。

「兩位道長與陳道長是?」李鐵生問道。

「本道長與陳道長有什麼關係,與你又有什麼關係?」於洪昌冷聲問道。

「沒,沒有,兩位道長請便。」李鐵生連忙說道。

背著萬年桃木劍的陳宇,品嘗各種各樣的小吃,不時東看看西瞧瞧。

「左邊,絕對在左邊。」

「右邊,肯定在右邊。」

「這次一定在中間。」幾個不同的聲音,從不遠處傳了過來。

只見街道正前方右側的角落,一群人圍在一起,正在玩三仙歸洞。

「新鮮好吃的炊餅,一個只要三文錢。」一個賣炊餅的中年人,扯起嗓子吆喝道。

大秦帝國的貨幣,分為黃金白銀銅幣,一兩黃金十兩銀,一兩銀子等於一貫(一千文)。

「黃土縣人口稀少,物資匱乏,沒什麼意思,先回客棧把帳結了。」

轉身回到黃土客棧,陳宇來到櫃檯,說道:「掌柜的,結賬。」

「陳道長,錢就不用了,要不是你施法求雨,我們黃土縣就慘了。」李鐵生說道。

「該是多少就是多少,哪有住店不給錢的?」陳宇說道。

「如果陳道長執意要給,就給我三十文吧。」李鐵生說道。

拿了三十個銅幣給對方,陳宇轉身朝外面走去。

「陳道長,且慢。」李鐵生叫道。

「還有什麼事?」陳宇問道。

「陳道長,有兩位道長,在樓上等你。」李鐵生說道。

「我不認識什麼道長。」陳宇說完之後,頭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