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連你也沒辦法破除它?」

「需要時間,現在只能拜託老師你來幫我定位這些傢伙。」

宋舞雩沉吟了一會,才說道:「好吧。」

緊接著,她通過心靈感應能力不斷跟王末告知五行者等人的位置,他們頓時就被殺的人仰馬翻。

很快,五行者等人幾乎全趴在了地上,王末則淡淡的看著他們。

「起來呀,就這殺手組織,未免太寒磣了。」

木芑看著王末猶如死神一般,隨時都能帶走他們的生命。

計劃已經出現了偏差,這已經不是強大了,這是單方面的碾壓。

王末展現的實力對他們來說著實令人震驚,每個人的眼神都一刻不敢離開王末的身體。

就怕他突然發難,所有人都別想安然無恙。

「各位,用那個術吧。」木芑的話吸引了眾人的注意力。

這個術本身就是要對魔王使用的,正因為老大木芑的命令,所有人的精神立馬振奮了起來。

王末也看到了他們的變化,逼到了這樣的地步,終於可以使出殺招了嗎。

五行者緩緩騰空,之前那一幕又出現了,五個人散發出五種不同的顏色的能量。

緊接著,身處的這片結界開始產生了變化,只見教學樓和學校外面所有的建築物和植物都開始溶化,慢慢的飛向了天空。

「魔王,我們想錯了,你的實力的確不是我們能對付的,惡意人也是這樣死在你們手上的吧。

但是現在,我可以很清楚的告訴你,接下來,就算是神過來了,也得死!」

對於木芑這帶有恐嚇意味的言語,王末意外的沒有露出不屑的表情,而是快速來到了宋舞雩的身邊。

「王末,我們現在該怎麼辦?」眼下,也只能把希望寄託於他的身上了。

「老師,你跟緊在我身後,這個術很奇怪,我看不透它,剛才我打算使用轉移魔法,但是失去了效果。」

「怎麼會這樣?」

「磁場問題吧,看看周圍那些令人作嘔的變化,它們擾亂了這裡的磁場,無法把鎖定外面的位置。」

「你打算強制突破嗎?」

「事情還沒有嚴重到那個地步,這個結界應該是由他們五人一起組成的,我只需要解決他們其中一人應該就能減弱這個結界的力量。」

王末話音剛落,四周卻已經變成了一團噁心的黑色溶液池。

五行者頓時操控這些液體形成各種各樣的武器朝兩人攻擊而去!

王末瞬間抱起宋舞雩,飛快的跳躍在這片空間之內,來閃躲這些攻擊。

「你反擊呀,我們不能就這麼耗著。」

「我也想啊老師,你看看我的手臂。」

宋舞雩循著他的目光望去,在手臂的另一側,出現了一片黑乎乎的傷口,看上去又不像血液。

「你無法自行修復這個傷口嗎?」

「我試過了不行,這些液體我還搞不清楚是怎麼一回事,就像我的手臂一樣,要是被沾到一點,鐵定會被侵蝕而亡。」

怪不得他要抱著自己,以自己的速度估計很難避開這些攻擊吧。

「那沒有應對方法了嗎?」

「想辦法的前提應該找一個落腳的地方,現在我帶著你無法行動。」

原來是自己的問題,宋舞雩打算讓他放開自己,先去解決對方再說,不然兩人都要死在這裡。

但是,王末怎麼會放心讓她一個人呢。

最後,他單手抱著她,另一隻手舉起,恐怖的雷鳴瞬間從手心爆發,所有襲來的液體攻擊全部被擊碎!

五行者看到魔王開始出手,不禁加大了靈力的注入。

這個結界叫──────『五行結界』。

五種力量混合在一起,任何人被這股能量波及到,將會同時承受五種能量的破壞,並且還是加倍那種。

王末的自愈能力有一個致命的弱點,就是只能一次修復一種力量,但是兩種以上就發揮不出它的作用了。

所以他才會顯得有些著急,看不破這種五行能量,對他來說危險係數太大了。

「老師,你能不能堅持住?」

「這話應該是我問你。」

「那好把,我要連這一帶都給破壞!─────『無理魔法·無理道·炎戒』!!」

一道狂暴的黑炎瞬間從王末的體內湧出,四周接近的黑色液體攻擊全部被蒸發殆盡。

看到這一幕,五行者他們的臉色頓時變得非常的難看,魔王的力量到現在還沒有完全使出全力嗎。

「老大,他打算跟我們硬剛!」

不用火純提醒,木芑也清楚。

「那就看看,到底是誰的力量更強大!都給我全力上!」

五行齊齊凝聚魔力,面前的大量液體瞬間形成一個沒有五官的黑色巨人。

被火炎包裹的宋舞雩發現,火炎並沒有灼燒到她,除此之外還有一股暖流在體內流淌。

「王末!小心!」她回過神來的時候,一隻巨大的黑色巴掌朝這兩人迎面拍來。

王末早就蓄力好,狂暴的無理魔法直接轟出去,巨人的力量與他的力量相撞,一股毀天滅地的力量直接覆蓋了眾人的視野。

幾乎能讓耳朵耳鳴的響聲把每個人的腦袋都要震得頭疼欲裂。

隨後的事情所有人都失去了意識……

在學校外面的塞列歐斯,他不清楚裡面發生了什麼,但是一定很危險。

(未完待續…..) 手腕被緊緊攥住,黎清使勁扯了扯沒掙開。

「放手。」

「不放!」吳哲的手反而抓得更緊了。

黎清消失了多久,他便等了多久。作為已經開始實習,又將面臨畢業的大四學生,吳哲知道允許自己等下去的時間已經所剩不多。

好不容易再次遇到黎清,這樣難得的機會怎麼能輕易放棄?

「放手!」

因為吳哲情緒失控導致他的手指已經深深勒入了黎清的手腕而不自知。

黎清感覺被攥住的地方一片熱辣辣地疼,雙眉蹙起不由冷著臉再次警告道。

「不放!不管你說什麼我也不……唔……」

還未說完,重要部位猝不及防遭受了一記猛烈的膝頂,吳哲疼得整張臉已經開始扭曲。

鬆開攥著黎清的手,這個身材高大的男生憋紅了臉,無聲地張了張嘴,如同快煮熟的蝦子一般,整個人在黎清面前痛苦得慢慢蜷縮起來。

「那就不要說了。」

因為剛剛發生的事,校門駐足的學生逐漸多起來。為了防止被更多人圍觀,黎清不得不快速結束這場鬧劇。

活動了下差點被拽脫臼的手腕,朝在一旁已經看呆了的吳哲的「學妹」輕點了下下巴。

「還愣著幹什麼,趕緊送醫務室,你也不想你的『學長』留下什麼功能性障礙吧?」

經她一提醒,那「學妹」終於想起方才吳哲雙手捂著的部位。臉頰微微漲紅,神色複雜地看了黎清一眼才上前將雙膝死死磕並著、幾乎已經無法直立的吳哲小心翼翼地從地上扶起。

「我去,這麼好看的妹子居然如此兇殘,恐怖如斯……」有圍觀者和同伴小聲嘀咕著。

隨後發現「恐怖如斯」的妹子彷彿捕捉到他倆的耳語般,眼風當即掃了過來。

「前車之鑒」顫顫巍巍被女伴扶走的背影猶在眼前,二人面色先是一僵,對視一眼後下意識夾緊自己的膝蓋。

「我突然想起我好像還有事……」

「哦對,我還約了人……」

……

雖然學校里也有教超,但無論是商品的數量、種類還是打折力度都比不上商業街上的大型超市。

好不容易下午沒課,秦樂瑤去校外的超市採購了一圈,心滿意足地提著兩大袋子零食走向學校北門的時候,驚訝地發現前面好像發生了什麼事因而圍了一小圈人。

但好像由於她來得太晚的關係,當她走近后打算伸長脖子往人堆里瞧的時候,吃瓜的學生已經開始陸陸續續散開。

「嘿,同學!請問這裡發生了什麼?」被吊了胃口卻沒吃到瓜的秦樂瑤不甘心地把右邊的零食袋子挪了挪掛到手腕,努力騰出右手后抓了個人問道。

然而還未等到對方回答,隨著前方人群散開,一個熟悉人影映入她的視野。

「黎清學姐!」

不顧死沉的零食袋子已經將手腕勒出一道紅,秦樂瑤努力抬起胳膊,熱情地朝那道人影揮了揮手。

正要轉身的黎清聞聲頓住腳步,看清來人後神色柔和下來。

「很長時間沒看到學姐參加社團活動了呢!」

「嗯。」待秦樂瑤走近,黎清順手接過晃在前者右手腕上的零食袋子。

「這怎麼好意思……」秦樂瑤縮了一下手。

「沒事。」

把袋子抱在懷裡,黎清搖搖頭表示並不在意,然後與這個因為社團而結緣的可愛學妹一起向校內走去。

「因為一些原因,我休學了一年。」

「休學?」

秦樂瑤驚訝地停下了腳步,快速打量黎清一眼,不知想到了什麼眼裡流露出濃濃擔憂。

「現在……好點了嗎?」

「不是身體出了問題。」

黎清對前者那莫名其妙的聯想能力不由感到好笑,但也確實沒法解釋因為去年那場空難,她在醫院的病床上幾乎昏迷了一年。

於是岔開話題:「對了,社團的那群人都還好么?」

提到這個,秦樂瑤便一臉落寞。

「社長和安然學姐他們去年就畢業了,新社長倒是在開學的時候招了很多新人,現在社團里都是一些新面孔。但你們都不在了,我覺得沒意思,所以這學期也沒怎麼去了……」

「都畢業了么……」聽學妹說起這,黎清只覺得悵然。

「嗯,畢業典禮的那天,社長他們請了一頓飯。安然學姐說只能跟你下次再約了……」

「如果有機會的話。」

黎清能想象安然學姐說這番話時,唇角揚起安撫的笑眼中卻又帶著些許遺憾的樣子。

大多時候,正因這樣的「機會」幾乎不可能出現,所以才希望給彼此留下一絲念想。

黎清清楚,畢業后的安然學姐並不會留在A市,而是跨越大半個華夏國回到自己的家鄉。

放在通訊發達的現代社會,地理上的距離根本無法阻隔朋友間的相互牽挂。

因此二人並未在離別的惆悵中沉浸太久,一路上又聊了些其他。

分別的時候,秦樂瑤將黎清喊住。放下兩大袋零食,從裡面抽出一包,遞給黎清。

「學姐,明天的社團活動你會去的吧?」

「這又算什麼?」黎清好笑地以眼神示意遞到面前的那包膨化食品。

秦樂瑤俏皮地眨眨眼:「給自己一個參加活動的理由咯!不滿你說,很久沒下水,我都長了一圈肉。」

「還是那個時間?」

「嗯,地方也沒變。」

「我盡量吧,這學期要補的課程比較多。」

「理解!」秦樂瑤點點頭,目送黎清走向眼前那幢寢室樓。每個學院都有自己特定的單元,而她的還要繼續往裡面走。 「那額外的賭注呢?」聞人羽問道。

「簡單,誰贏了,哪方贏了,哪方就再拿出一千金幣,連同己方開出的元晶一起交給贏的人。」蘇日安說道。

這下,洪昌等人有些猶豫了,幾人湊出一千金幣來購買石料,那是沒有什麼困難的,但是之後如果輸了,就再要拿出一千金幣,這就有些超出他們承受的範圍了。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