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這,這,化罡境巔峰,怎麼可能,區區八年,哪怕武修的修鍊速度比靈修的快,也不可能進步這麼大。」

楚衡緩緩從光柱中走出,現在的他已經完全大變樣了,已經完全看不見他的樣貌了,全身包裹在猩紅色的鎧甲一樣的東西之中,聲音有點模糊的說道:「不可能?你說話的語氣還是這麼自大,你覺得不可能只是因為你無知而已罷了。」

楚衡毫無徵兆的縱身一跳,一腳踢向巨人的胸口。



巨大的聲響爆炸開來,巨人的胸口直接被巨大的力道所粉碎。

「武技,亂碎。」

還位於空中的楚衡雙手化為重重拳影,一道道巨大的拳勁從中而出,不斷的衝擊到巨人身上,而巨人的身體也在這拳勁中段段粉碎。

「該死,你,故意留我一命,是想要羞辱我嗎?」老人再也沒有之前的輕鬆,神情低迷,半跪在地上,仰頭看著面前俯視著自己的強壯人影。

「不,只是想要打擊一下你的自大而已。」

「自,大?」

「啊!就是自大啊。」楚衡找了一個地方坐了下來,慢慢的說道:「首先,你也說過,鬼修出現了一千多年了,天下比你強大的人,聰慧的人不知凡幾,我不信他們完全對鬼修沒有興趣,而在他們驗證過後,鬼修還是這副鬼樣子,從側面就證明了鬼修的弱小吧,你想說自己比他們還要強嗎?其二,為什麼你在使用我們武修的招式時要變成那個巨大的身軀,你不會認為武修就是力量大才好吧。」

楚衡突然跳向天空,俯視著下方的老人,「最後再告訴你一件有趣的事吧。其實從一開始,我和你戰鬥之時,就只用了我才進入化罡境時的十分之一的力量而已,所以,你懂了嗎?你太弱了,我才用了那麼點力量你都打不過,你所謂的實力強大,僅僅只是你境界增長太快而產生的錯覺而已。」

地上的老人臉上不由得露出驚愕的表情,他心中仔細的回想了一下,確實如此,如果在自己還是靈修的時候,這樣的小村莊,自己只需要一擊就能解決掉了。難道自己真的錯了嗎?這條路並不是自己想的那樣?

楚衡看著下方陷入苦思的老人,嘆了口氣。

真是弱小啊。也就只有弱小的人才會有這樣的煩惱。

他舉起自己的右手,手上出現大量的紅色罡氣,旋轉凝聚成一把巨大的紅色斬刀,並且紅刀還不斷的脹大。

嗯?

地面上的老人感受到空中傳來的巨大威脅感,抬頭就看見那巨大的刀光。

要死了嗎?也好,反正都只是沒有希望的未來。不,還有希望,鬼修的性命悠久而漫長,只要自己還活著,那麼就一定還有機會的。

老人從懷中掏出四個小小半透明的猛獸鬼魂,將它們緩緩放在胸口,不過由於它們的力量太過強大,並不能一瞬間就吸收完畢。

真是可惜啊。自己還想將這四個強力靈魂馴養成手下為以後的自己做各種各樣的事,不過現在的情況緊急,不能在意這麼多了,只有吸收了它們,自己才有機會打敗他。



老人看向天空的楚衡,此時他手上的刀已經巨大到十幾米的長度,而且,他的身後還浮現出一個巨大的紅色人形虛影,雖然很淡,卻能讓看見的人清楚的感受到它的存在。

不可能,這是,勢?

要逃,就是現在。

不過空中的楚衡沒有管這麼多,他也感覺有些無聊了,而且相信過了這麼久,自己的侄子也應該感受到自己的強大了吧。他也不猶豫,用手向著下方一劃,上方的長刀也跟著一劃,一道巨大的半月型刀光沖向裡面。



巨大的塵埃衝天而起,一個巨大的裂縫從村中直接延伸到旁邊的山坡上。 楚衡行走在廢墟之中,不斷的從自身中散發出紅色罡氣橫掃周圍的破爛,將它們弄成一堆一堆的,其實這次自己來處理這件事共有三個理由,第一當然是為幫中那受傷的三個人報仇。

第二個個就是官府找到了自己,說他們觀測到這兒有巨大的危險,希望自己能親自處理,不過這一個倒不是很重要,反正自己都要來。

最後也是最重要的,就是想讓楚陽過來見見世面,連帶著讓他看看自己的強大,看到武修的強大,然後讓他從拾習武之心,在振武離去的當下,自己最理想的繼承人就是他了。

楚衡再看了一眼周圍,原本山環水繞,美麗清幽的村莊已經完全不在了,現在只剩下一堆堆的廢墟,村中賴以生存的那條水源也已經被打的四分五裂,看來之後的修復不會很簡單,不過,楚衡看了一眼被自己劃出橫穿半個村莊與一個小山坡的巨大刀痕,直接放棄這個地方還要好點也說不定,但這些都是官府該考慮的,大不了自己也出一點費用就是了,畢竟這些破壞的地方自己也有一半的責任。

「幫主,已經解決了嗎?」杜昆和曹堂主兩人從楚衡的左邊一路跑過來,而那隻巨大的炎虎留在山坡上,他們也不怕它逃跑,因為它已經被楚衡嚇得癱軟在地,兩人拽也拽不起來。

「沒有,在最後……」

楚衡正要說話,旁邊一臉震驚和興奮的曹堂主就急吼吼的開口說道:「幫,幫主,沒想到您居然能這麼強,化罡境巔峰,其他的傢伙要是知道了不知道該高興成什麼樣子,而且您最後的那個虛影,難道是勢?這可是……」

曹堂主越說越激動,甚至還伸手想摸一摸楚衡身上不斷散發的紅色罡氣,不過還沒摸到就被楚衡不耐煩的一腳踢開,撞到一堆廢墟上,但他就像沒有事一樣又跑了過來,畢竟他修鍊的就是皮糙肉厚的功法,這點力道還不能對他造成威脅。

楚衡看了一下兩人,眉頭皺起,沉聲道:「楚陽他人在哪?」

旁邊的杜昆不好意思的說道:「幫主,楚陽他那邊好像還沒有解決。」

楚衡臉色變得越發深沉,「怎麼回事,你不是說他已經出來了嗎?」

「是出來過,不過他只出來了一會兒就又回去了,看樣子他並沒有解決掉那個遊魂,而我看見他出來了就直接開口對你說了,倒是我著急了。」

「也就是說他並沒有看見剛才的場面?」

「我想是的。」

楚衡頭上不由的冒出十字青筋,周圍的空氣也變得壓抑,憤怒的說道:「混賬,那不是說我之前的全都白費了嗎。聽一個廢物給我扯一通歪理,壓制著實力配合他演戲,按著殺掉他的心情忍到現在,他居然沒有看見?」

楚衡微微冷靜了一下,再次說道:「那麼,現在他人在哪?」

杜昆指了指最初的山坡方向,「不用了,剛剛我感覺到他已經來了。」

楚衡順著他指的地方看去,果然,那裡正有一個小黑點不斷的向著幾人跑來,一會兒就到了眾人面前。

楚陽跑到楚衡面前站著,臉上微微皺起眉頭,「叔父,這兒發生了什麼?怎麼搞成這個樣子了?」

楚衡面色平淡的看著楚陽,出乎其他兩人意外的沒有生氣,淡淡的開口說道:「沒什麼,只是有一個自以為是的鬼修在埋伏我,然後被我打敗了。」

楚陽看了一下周圍,感覺並沒有楚衡說的這麼輕鬆,不然的話怎麼會將周圍破壞成這個樣子,「對了,叔父你說的鬼修,是不是一個老人模樣的。」

楚衡臉上露出笑容,說道:「你怎麼知道,難道剛剛的戰鬥你看見了?」

「這倒不是,只是在剛剛的幻境中看到過,既然已經被叔父殺了,那也沒有什麼再深究的了。」

「沒有。」楚衡聽到楚陽的話后臉色又變了回去,「我並沒有殺的了他,在最後的關頭,他用這四個靈魂擋下了我的一刀。」

楚衡伸手從自己的腰包中掏出四個小小的半透明的獸魂,一個白色長有鹿角的老虎,兩條白色的蟒蛇,一隻褐色的蠍子。

楚陽聽后微微一愣,低聲的說了一句可惜了。

「暫時不要管這些了。」楚衡再次將四個靈魂捏在手中,看著楚陽說道:「我就直接明說了,楚陽,我希望你直接廢掉自己的靈修修為,從新習武。」

「叔父,我……」

「看。」楚衡直接打斷楚陽,指著自己斬出的巨大刀痕說道:「我現在的實力是化罡境巔峰,這個刀痕就是我打出來的,我大概用了接近我全力的三成吧。我也見過淬魂境巔峰靈修的破壞力,單比這個他是要更強,但如果單挑,我有把握五招之內解決他,所以我希望你不要見到靈修的威力強大就認為他們比較強。。」

楚衡將手向後一攤,杜昆馬上從身上摸出三個小瓷瓶放到他的手上。

「這是我以前得到的續脈丹,你應該知道它是什麼,還有其他滋養身體的藥物,如果配合使用,加上你以前的身體素質,我有把握在兩周之內就讓你回到通力境,你知道的,你有天賦,即使現在再修武,你也能追上。」

楚陽被震驚的說不出話了,自己的叔父竟然已經到了化罡境巔峰,還有這個巨大的刀痕就讓自己很是驚訝了,沒想到才不到叔父全力的三成,還有就是這些藥物,兩周就能讓自己再次進入通力境,這種藥物自己可從沒有聽過,而且肯定異常珍貴。

不過,這些在他面前都不是很重要。

楚陽眼神微微的閃爍,仰頭看著自己從小到大最崇拜的人,平淡的開口說道:「叔父,我一直都知道的,武修並不弱於靈修,但是對不起,請容我再次婉拒您的好意,我一定要修這個靈的。」

楚衡並沒有生氣,只是臉色平淡的說道:「即便如此也不能讓你回心轉意嗎?」

「我很抱歉。」

楚衡狠狠的盯著楚陽,周圍的氣氛也變得壓抑。說道:「那麼,至少,我想要知道你堅持的理由。」

楚陽沉默了,楚衡也沒有追問他,然後,楚陽抬頭看著楚衡說道:「為了家人。」

「很好,你這個理由很好。」楚衡哈哈大笑起來,「為了家人,對,大哥很喜歡這樣,家人,沒什麼比家人更重要了。」

楚衡再次將手中的那四個小靈魂拿出來,將它們放到楚陽手中,說道:「既然你堅持修靈,那麼就將四個靈魂給你吧,聽說它們對靈修有用,不過我不知道該怎麼用,這就需要你自己去發現了。。另外,如果某一天你再次想要修武了,大可來找我,我一定會幫你的。」

楚陽也沒有矯情,直接接下了幾個靈魂拽在手中,在手掌上覆蓋一點點靈氣包裹住它們。

「好了,現在我們也是時候該回去了。」

……

楚家書房

「哈哈哈哈,這就是聖子給我畫的畫,太好了。」一個乾瘦的男子舉著一個畫卷,瘋瘋癲癲的狂笑。

畫卷大大的白色宣紙上面只用墨水草草的畫了一個簡單的小花,這種東西或許根本不能稱為畫,但男子卻視若珍寶,他的旁邊還圍著一群人,一個個帶著羨慕的表情看著他,這可是所有人都看到的,聖子一筆一劃親手製造的東西,以前聖子所送的又怎麼比得上。

「對了,收起來,收起來,免得某些人有些不好的想法。」乾瘦男子手中出現了一個古樸的大盒子,剛剛好能將這副畫卷放下,然後用盒子上面的所帶的繩子將它纏在自己腰上。

「龐瘋子,你不將這個放到你那個專門收藏的靈器裡面嗎?」

「那些凡夫俗子的畫怎麼可以和聖子的畫放在一起,這麼重要的東西,肯定要隨身攜帶。」

「說的也是,看來下次聖子的獎賞我也要努力。我也想要一個聖子親手做的東西。」

「對,對,就是這樣,我也有想要……」

眾人開始激烈的討論起來,而坐在書房唯一座位上的楚平並沒有去管他們,專心聽著旁邊的舒煙的報告。

「是的聖子,我們在之前的清除活動中,共發現了第六聖子,第二聖子以及第八聖子來監視我們的人,現在都已經被我們抓住,請問聖子還如何處置。」

「很簡單,將他們全部送給第一聖子那邊去,他們肯定很高興,接下來要殺要放全由他們決定。」

「是。 https://tw.95zongcai.com/zc/61927/ 還有就是我說的那一族,我認為聖子有必要親自去看一下,讓這些新人見識一下聖子的真容還是很有必要的。」

「恩,找個時間我會去的。還有,你們的這次清除,亢土宗的態度呢?」

「沒關係的,聖子。這件事土胖子會解決的。」

「是嘛。」

嗒嗒嗒

楚平有節奏的敲起了桌面,而起他人立馬安靜下來看著楚平,舒煙也回到了眾人身邊站著。

楚平並沒有說什麼,就這樣坐在椅子上,雙眼無神的看著牆壁,突然他輕笑了一聲。

「開始吧。聖壇的解放。」

其他人都愣了一下,隨即反應過來,發出巨大的歡呼聲。

聖壇的解放,聖子終於要繼承聖位,加入聖戰了。

「不過。」楚衡又開口,眾人也立馬安靜下來,「聖壇可以先準備,但儀式要在兩個月後,在那之前,先等等。」

「是。」 長春大道

這是從長興城出城后大概三公里,通往都城的道路上一截有名的景區,道路的兩邊長著松樹一樣的樹木,這種樹木無論什麼季節,都長有翠綠的樹葉,哪怕它們自然掉落了也是翠綠的顏色,所以現在已經到了秋天後期,但這個地方也像春天一樣生機盎然,翠綠一片。



道路的中央猛地竄過一隻巨大的紅色老虎,以極快的速度向著長興城跑去,路邊欣賞正在欣賞風景的行人從最開始看到炎虎的驚慌,到有人發出上面有人時的好奇與疑惑,再到近處后看見是楚衡的瞭然,甚至還有熟人在炎虎跑過的時候向楚衡打招呼。

楚陽盤坐在炎虎的背上,因為體型龐大,炎虎的背部也有一米那麼寬,不過一開始這樣盤坐一點都不穩,搖搖晃晃,不抓緊的話會掉下去的,不過,在楚衡「細心」的指導下,讓它既能跑的快,背部也不怎麼晃。

楚陽看著自己的右手,那裡還捏著四個靈魂,直接接觸下,他自然能感受到其中龐大到自己想象不到的力量,最後,他也直接說出了自己的擔心。

「叔父,我直接將這幾個靈魂捏著沒有問題嗎?它們不會突然襲擊我吧。」

楚衡也想楚陽一樣盤坐在他的前方,聽到這句話後頭也不回的說道:「不用擔心,我能放心的給你,當然不會發生這些事。它們現在還不是鬼修,但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說,不過杜昆應該知道。」

楚陽不由扭頭看向旁邊跟著炎虎跑動的杜昆,而後者也轉頭看向他,開口說道:「也好,我就向楚少爺,講一下吧。首先,生物在死後都會出現靈魂,放著不管的話,就會自行消散,一種就是像這四個一樣,用特殊的方法保存下來,它們沒有意識,就是一些能量塊而已。還有一些死前擁有強烈念想的靈魂,或者在一些特殊條件下,靈魂也能存留下來,然後成為鬼修,雖然它們擁有生前的記憶以及感情,但有一點不同,它們會拚命完成生前的那個念想,無論它們生前是什麼樣的人,為此也會不擇手段。」

楚陽眼中閃過一絲詫異,問道:「這麼說來,這些有意識的鬼修,即使看起來很正常,但總的來說還是很危險嗎?」

「也不盡然,正如我所說,鬼修是為了完成自己的那個念想而顯得危險,那麼在它們完成那個念想后,也就沒有這個毛病了。」

杜昆盯著楚陽,眼中閃過一絲光芒,嘴角微微一翹,再次開口說道:「其實,楚少爺,很多的靈修都有鬼修作為僕從,因為它們的能力很多,雖然戰鬥力不大,但卻可以用來做很多事,當然,前提是需要幫助他們完成心愿。」

楚陽瞭然的點了點頭,而這個時候炎虎也已經停下,現在這個地方離長興城也就只有不到三百米的距離了。

「好了,就到這兒吧,免得到了城門又引起騷亂。」

楚衡翻身從炎虎的身上跳下,楚陽當然也跟著落到地上,這個地方已經隱隱約約看的見長興城的城門了,周圍有一些從城中出來的村莊的村民,在看見炎虎的同時都不敢靠近,但看見楚陽幾人,也並沒有拔腿逃跑。

「楚陽,接下來,我和他兩個還有其他事情要辦,你就自己先回去吧。沒問題吧?」

「當然,叔父,你們去忙自己的吧。」

楚衡點了點頭,伸手拍了拍旁邊的炎虎,說道:「接下來的地方它這體型可進不去,讓它回去吧。」

曹堂主上前說道:「幫主,我把它送回去吧。反正現在見識過您的實力了,沒有我這件事應該也問題不大吧。」

楚衡搖了搖頭,「不用,跟著來吧。有需要你們的地方,至於它,都這麼大隻虎了,總不會,還不能自己找到家,而跑錯了地方吧。」



炎虎聽到這句話,立馬人性化的點點頭,而楚衡則再拍了拍它的身子,炎虎立馬像是受驚了一樣,轉身衝出道路以極快的速度消失不見。

楚衡又轉頭看向楚陽,楚陽微笑的揮手表示不用在意自己,楚衡也沒有猶豫,帶著其他兩個人直接轉身幾個縱跳就消失不見。



終於結束了,楚陽看見叔父幾人已經不見了,自己也轉身向著長興城走去,路過與自己行走於相反方向的行人,無視他們投在自己身上奇怪的視線,臉上露出平常的笑容,心情也放鬆了下來。

他從胸口扯出一個小巧的紅色玉佩,將它放在胸前,心裏面默念道:沒事吧,小環,憋了這麼久,不悶嗎?

一個聲音直接出現在楚陽的腦中:沒事的,從那時起,我就已經不用呼吸了。

這個玉佩上就是剛才那個白霧中的小女孩,在她發現自己是靈修的時候,就向自己求救,因為她認為靈修無所不能。而楚陽在看過最後的那一個場景后,當即向她保證了,會帶她出去的,但也不能這樣眾目睽睽之下吧,畢竟拿不準叔父他們的態度,附身與玉佩上面,這也是她的主意。

是嗎。不過,真是太好了,原本我在聽到開頭的時候,還以為除了殺掉你沒有其他的辦法了,不過在看過那個之後要下手還是很難。但放一個如此不確定的因素在身邊,怎麼也不可能放心下來,現在這樣就很好,只要幫你完成那簡單的心愿,就可以了。

你沒有意見吧,小環。



那就好。

楚陽並沒有說話,按照小環對自己說的,只要自己不故意隱藏自己的想法,她都能感應到,並能直接向自己傳輸她的想法。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