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這麼就想走了?」史邁笑眯眯的看著二當家。

「那你想怎麼樣?」二當家反問史邁,他左手已抓住了掛在腰間的長劍,看來他是已經動了殺機。

一個光頭胖子從史邁的背後竄出來,沒等史邁說話便介面道「這種跳樑小丑,還用得著老大出手?我一隻手就可以解決。」他甩動著那粗短的手臂,躍躍欲試的要上前去,修理這個不知死活的傢伙。

「別逞能了,他不是你能對付的。」史邁身旁是一個一頭金色短,看上去很有貴氣十足的年輕人,他的聲音冰冷的在大堂里響起。

先前說話的光頭胖子,聽到金男子的聲音,便畏畏縮縮的退到了史邁的身後。這個年輕人的名字叫做亞伯,是村子裡面富的長子,也就是莉雅的大哥。

奈修與他的來往並不太多。亞伯比奈修大六歲,三年前便從魔法學院畢業,是白銀村裡的第一高手,史邁對他一直都是相當的崇拜。

「兄弟們給我把場子開了。亞伯大哥難得活動一次脛骨,今天兄弟們可要開開眼界了。」史邁手下嘍羅們,在他的吩咐下三五兩下,便搬走了大堂中間的桌椅。

飯店裡的其他食客們,早已經被這充滿火藥味的氣氛,清理得一個不剩,飯店的老闆和夥計也都躲到了樓上。有些好事之徒,則跑得遠遠的站在門外,等著好戲的上演。

此刻,大堂中三十來間方的空地上,就只留下二當家三人,與亞伯面對面的站著。史邁一干人等坐在邊上,等著亞伯開始表演。

「放心吧,亞伯大哥贏定了。」史邁偏了偏腦袋,對旁邊面無表情的奈修笑了笑。

在他的眼中早已肯定,奈修這窮小子一定是被嚇傻了。從他望著亞伯那充滿崇敬的雙目,便能看出他對亞伯的實力是多麼的有信心。

「你們一起上吧,給我省點時間。」亞伯語氣讓人覺得,他似乎是正在做一件,象吃飯睡覺一般平常的事情。

他舉起右手,不慌不忙的從背上取下長劍。淡藍色的眼眸中,蘊涵的殺意卻讓人不敢正視。

二當家的怒火被亞伯徹底的點燃了「閣下是不是太狂妄了點。」握著劍柄的手,差點沒把劍柄給捏碎了。

「在你們面前……我有狂妄的資本。」亞伯微笑著揮了揮手中的劍,一副就和玩耍時一樣輕鬆的表情,根本就沒把眼前這三人放在眼裡。

「你會為你的狂妄自大付出代價的。」二當家左手邊的魁梧大漢,取下頭上的斗笠。

失去左眼的位置上,剩下了一個小小的**,配上滿臉的橫肉,加上鷹鉤鼻和大嘴,看起來非常的猙獰。

亞伯依然保持著微笑「試試不就知道了?」伸手對大漢做了一個「過來」的動作。

大漢的憤怒,被亞伯的輕蔑推到了極限。揮手扯出腰間的大刀,怪叫著從地上一躍而起,朝亞伯撲過去,大刀直取亞伯的右肩。度之快,從他龐大的軀體看來,很是不成正比。

一旁觀戰的奈修,暗暗的將《魔刃》提到了第一段。霎那間,自己所有的感官,都變得前所未有的清晰。就連離自己十米開外的大漢,怪叫時口中噴出的唾沫,都能看得清清楚楚,甚至還能聽到他的心跳和呼吸。

這樣以來,如果亞伯陷入危機,也好隨時可以出手救他,怎麼說他也是莉雅的大哥,自己絕對不可能袖手旁觀。

眼看亞伯就要被劈成兩半,這時身在半空中的大漢,開始為自己的衝動而後悔。此時的亞伯,臉上並沒有布滿驚慌與恐懼,而是浮起一種詭異的冷笑。

大漢這時想要躲開是很不現實的,他的實力還根本沒有達到,可以隨意在空中改變方向的程度。無奈之下只能硬生生收回揮出的大刀,然後對著亞伯的腦袋直劈下去。大漢突然改橫掃為直劈,只是想逼得亞伯選擇防守。

刀刃已到離亞伯的額頭,僅僅只有幾公分的距離。但亞伯卻絲毫沒有要躲閃,或用劍去格擋的意思,還是站在原地一動不動。

大漢見狀心中大喜,原來這小子只是一個會吹牛的傻瓜。他大喝一聲「找死」,把全身的力道,都用在了握刀的雙手上。

「找死的應該是你吧!」冰冷刺骨的聲音在大漢耳邊響起,彷彿就象十八層地獄深處對他的召喚。

面前的亞伯,竟不知道在什麼時候已經消失了!一道月牙形的劍光,在飯店大堂內的空中劃過。

那一瞬間,大漢只感覺到脖子涼涼的,張著大嘴的腦袋離開身體,飛出五米開外才掉到地上。鮮血從空中濺向四面八方,就象為亞伯的勝利而放的煙花。尚在滾動的頭顱上,僅存的右眼中,布滿了不可思議的驚恐。好象直到現在,他仍不能相信剛剛生的那一切。

二當家見對方是高級狂戰士級別的高手,慌忙從懷中掏出一小塊藍色的魔法水晶扔到空中。霎時整個大堂里升起了濃密的水霧,水霧擋住了大堂中所有人的視線。

二當家的和另一個大漢那惡毒的眼神,也在濃霧中消失,只留下了一句狠話「我會記住你們的!」 魔法水晶產生的水霧,只能維持幾分鐘。待水霧散盡時,大堂內早已沒有了二當家他們的身影。

「算他跑得快,要不就讓亞伯大哥把他們全開銷了。」史邁邊說邊走到剛把長劍放回背上的亞伯身邊。

亞伯笑著說道「哎、別理他了,運動過後是不是該大吃一頓?呵呵。」然後和史邁帶著十幾個嘍羅,到窗邊的席位坐下。

「今天要和亞伯大哥和個痛快。老闆,還做不做生意了?下來把垃圾清理乾淨咯。」史邁沖著樓上大喊。

幾個夥計把大堂收拾整齊了,然後把大漢的身體和腦袋抬走,扔到了村外的荒坡上。在這個只有公約法與帝國法的大6上,殺人這種事,可說是司空見慣。

公約法中全都是保護自然環境的相關法律,而帝國法則是帝王們,用於維護政權而制定的。在這個崇尚武力的年代里,植物生命的價值遠遠高過了人,弱者被強者所殺那是應該的。

史邁沖著桌旁站著的「嚇傻」了的奈修笑了笑「今天開了眼界了吧。」奈修並沒回答他這個問題,只是熟練的將碗筷擺在桌上。

「大爺現在心情很好,很久都沒見過亞伯大哥出手了。這個是賞給你的,剩下的把好酒好菜都給我拿上來。」史邁扔給了奈修兩個金幣。

接過金幣的奈修,並沒有被飛來的橫財所感動。淡淡的應了聲是,便轉身去了廚房。

總算是忙過了午飯的高峰期。經過中午二當家和亞伯、史邁他們這一鬧,下午所剩的時間已經不多了。奈修草草吃了點飯菜,便回到家中,收拾好掃墓用的器具,盡直去了墓地。

奈修把母親生前愛吃的食物,整齊的放在母親墳前「媽媽……我又來看你了。下次可能要很久以後才能來看你了。」然後在周圍灑上了很多漂亮的花瓣。

對著母親的墳磕了三個頭,站起來用手輕撫著剛換的新墓碑「今天是我在白銀村的最後一天,明天我就要離開這裡,想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爸爸他一定還活在世上,無論如何我都會找到他,然後告訴他……我和你有多麼的想念他,你說好嗎?」看著碑上母親的名字,眼中儘是道不盡的哀傷。

「媽……希望淘寶網女裝天貓淘寶商城淘寶網女裝冬裝外套你的在天之靈,保佑我一定能找到爸爸,我會叫他和我一起回來陪你。那時候我們一家就能夠團聚了,以後再也不分開。」遠處巨大的爆炸聲,很不禮貌的打斷了奈修與母親的對話。

一個男人的呼喊聲從村子里傳出來「大家快逃命啊!強盜來了!」距離太遠所以聲音很小,但奈修還是能聽得非常清楚。村子的北面在爆炸后,頓時變得火光衝天。

奈修將魔刃提到第三段,全向村莊趕去「果然還是來了。」他能清楚的看到,和平飯店已經被大火所淹沒。

很快奈修便來到了村子的南門口,街上全是倉皇逃跑的村民。一個人頭大小的火球,迎面朝奈修飛過來,火球與奈修擦肩而過,不偏不離的擊中了逃命人群里,最前面的一個男人,正是剛才大喊強盜來了那位。

男人的身上頓時燃起熊熊烈火,還沒來得及出痛苦的慘叫,便化成了灰燼。北村和南村中間,相隔足足有三百來米的距離,剛剛的火球,能在這個距離上,不差毫釐的擊中目標,可見來者的實力了得。

「就是他!老大殺了他給我哥報仇!」北面傳來一把熟悉的男聲。

「石頭你就看好吧,瞎子是不會白死的。」這人奈修記得,這是中午那二當家的聲音。

奈修的家就在南門邊上,他回家取出了父親留下劍。亞伯此時有危險,必須去救他。

「你快逃!你根本不是他的對手。」聽到亞伯吃力的聲音,奈修加快了步伐。

「你還是多照顧一下你自己吧。我還沒玩夠呢!哼哼……」一個像一口響亮破鍾般的聲音,出不屑的冷笑。

史邁的聲音越來越近「村子里的人都撤走了,我們也撤吧!」

「中午的狂勁哪去了?這麼狂妄的人,也需要逃命嗎?哈哈……老大在這,你們休想活過今天!」二當家一邊追一邊嘲笑著亞伯。

此時奈修已來到村子中間的小河邊,遠處的亞伯和史邁,正提著劍拚命朝他的方向逃來。奈修通過了村子里,唯一一座連通南北兩村的石橋,然後把劍插在地上,就這麼站在橋頭,等著亞伯和史邁,還有追他們的強盜們。

亞伯和史邁很快便來到橋頭,看見窮小子奈修不僅沒逃,反而還站在橋頭迎接他們「奈修?你幹嘛?你不要命了!快跑!」說話的是亞伯,他的話音剛落,強盜們已經追了上來,將三人團團圍住。

「完了……看樣子是很難活過今天了,不過沒想到你還蠻講義氣的嘛。雖然我們中午救了你,你也沒必要來陪我們送死啊。」史邁和亞伯一左一右的站在奈修身邊,擺出迎戰的姿勢。

亞伯撕下衣角,把左手上的傷口包起來「他有這個心就足夠了,不枉我們從小在一個村子里長大。我和史邁頂著,你先跑吧。」此時從他堅定的雙眼中,已能看到必死一戰的決心。

一個手持巨斧,渾身油黑的彪形大漢,用雙眼打量著奈修「找個小孩當幫手?有意思。嘿嘿……」他那布滿刀疤的臉,和淫褻的眼神配合得天衣無縫。

橋頭站著一個十八、九歲的少年,這個少年面無表情,雙手自然下垂,一把銀灰色的長劍,插在右手邊隨手可取的地上。直接給人一種「不幹掉我,就別想過去!」的感覺,這讓彪形大漢相當的不爽。

二當家將嘴湊到老大的耳邊「老大,他只是飯店裡的一個夥計而已。」

「夥計?」強盜老大出刺耳的笑聲。

強盜老大沖身旁一個穿著魔法斗篷的人,偏了偏腦袋說「別讓我看到他的血。」

這個法師漂浮在空中,離他腳下二十公分左右的地面上,一個直徑半米的白色魔法陣,不停的旋轉著。他接到老大的命令后沒有說話,只是做了幾個手印,然後念著奈修聽不懂的咒語。

平舉的右手前隨著咒語的結束,慢慢的聚集起,三十公分大小的,一個閃著電光的球。法師的手猛的向上一揮,光球便向奈修急飛去。

亞伯和史邁見奈修站在那一動不動,好像眼前生的事,與自己無關一樣,心中一急大喊道「快躲開啊!笨蛋!」亞伯著急但沒有任何辦法,普通的戰士是根本沒有能力,硬接下這種中級魔法的。

正如眾人所料,光球擊中奈修后立即爆開,化成無數道閃電,將他包在裡面,閃電逐漸的變弱散開。可是奈修卻並未象他們想象中的那樣,已經變成了一坨燒焦的碳。他仍是站在原地,身體外面半米處,有一層淡淡的銀色光芒,此刻還在閃動著。

史邁睜著一雙大眼,不可思議的盯著奈修「你真的是奈修?」他不敢相信,眼前這個硬受一個中級魔法,而毫未傷的少年。就是和他一起長大,還經常被自己欺負的窮小子奈修。

亞伯的表情,雖然沒有史邁那麼誇張,但是內心還是深深的,被奈修所震撼。

強盜老大的那張刀疤臉,也開始有些緊繃了「哼!還有兩下子,老二你去陪他玩玩。」

二當家的心裡當然十分明白,這是老大叫自己去探探對方的底「好!那就接我幾招試試?」

他也是剛剛看見了奈修的實力,才知道這個少年的實力,遠在亞伯之上。但事情已經到了這種份上,已是沒有退路。只好硬著頭皮上了,盡量保住性命就行。

二當家手握長劍,慢慢的走出人群,也不前進,只是站在原地盯著奈修。他猛然將功力提至極限,大喝一聲沖向奈修,但求能夠全身而退。

亞伯和史邁,也都退到了奈修身後。而奈修此時也終於有了動作,他伸手將劍拿到手裡。

二當家揮舞著的長劍帶動著周圍的空氣,空氣急的流動變為旋風,旋風嚴嚴實實的,把二當家包裹在中間。

強盜們見二當家的,使出了他的看家絕技「旋風斬」,都認為奈修這次肯定是死定了,紛紛為二當家喝彩。

就在二當家衝到離奈修只有五米的距離時,一道白光,以肉眼幾乎不能捕捉的度,穿過了他的身體。緊接著二當家的身體,承十字形的被分做四塊。

強盜們的喝彩聲,慢慢的停了下來。他們中有的人還沒能反應過來,剛剛到底生了什麼事情。在在場所有的人的眼中,奈修從始至終都未曾動過半步。

這是因為奈修的動作太快,快得差點衝破了時間的束縛。這是《魔刃》中第一段裡面的一招「光刃」。

「戰狂級!別……別客氣了!大家一起上!」在老大驚恐的呼喊下,強盜們試探性的靠近奈修。

強盜們此時再怎麼強作鎮定,也掩蓋不了內心的恐懼。他們當然清楚戰狂級是什麼概念,整個大6上,達到了這個級別的戰士,不出一百。今天是否能夠生還,希望淘寶網女裝天貓淘寶商城淘寶網女裝冬裝外套是相當渺茫的。 亞拉達特斯皇宮中。一位面容慈祥且有幾分憔悴的老人,在王座前來回的走動著。老人長須黑,微胖的身體上套著寬鬆的王袍,緊鎖著眉頭不時的搖著頭嘆氣。

這個一臉的憂愁,看來是正被什麼事所困擾的老人,就是亞拉達特斯的現任國王,布勞恩-莫奈。

亞拉達特斯至建國以來,在大6上都一直處於領主地位。從來都是以兵強馬壯、人材濟濟、國力昌盛所著稱。

可到了他這第七代國王手裡,國內已是人材凋零。能在大6上排得上號的就只有兩人,大將軍克雷-霍夫曼,和大祭師塔恩基-肖-卡斯特納。現在兩百萬魔族大軍兵臨城下,這叫他怎能不愁。

莫奈皺著眉毛用期待的目光,望著站在大殿中央的一位白老者「大祭師可有更好的辦法?」

「很遺憾陛下,現在只有克雷將軍能夠擔此重任。」卡斯特納白眉齊肩,蒼老的雙眼中飽含著睿智的光芒。黑邊的白色長袍,遮住了他那因年邁而乾瘦的身體。

「皇城護衛軍交給誰?克雷不在的話,北邊的希瓦人攻來又怎麼辦?讓巴利將軍去不行嗎?」莫奈坐回到王座上,再次用期待的目光望著卡斯特納。

「巴利為人心高氣傲、剛愎自用,而且他的野心很大,實力更是不如克雷。這一戰更關係到國家的存亡,所以絕對不能派他出征。至於護衛軍……那就更加不能交到他手裡了。」一百四十七歲的卡斯特納,在莫奈的爺爺當國王時,就已擔任大祭師一職。他在國內的聲望很高,所以就算是身為國王的莫奈,也得敬他三分。

莫奈蜷在王座上,說話也沒有多少力氣「那你看應該怎樣才好?」

「目前國家與人民的安慰是大,巴利未必能守住湖倫,所以必須儘快將克雷調往湖倫。護衛軍可暫時交由貝絲娜來掌管。魔族現在攻打我國,但誰也不能保證,他們不會攻打希瓦。我相信希瓦人,也能很清楚的明白這點。」卡斯特納當然知道,莫奈現在最擔心的是什麼。

莫奈一下從王座上跳起來,臉上泛起了驚喜的微笑「你說希瓦人不會來攻打我們?」

「是的……希瓦的王牌羅琪妲,已失蹤多年,卡頓又被逐出希瓦。僅憑羅德一人率兵攻打我國,就算巴利實力不如他,也可以利用防守方的優勢,將實力平均過來。羅德出征,希瓦國內更是無將可用,尚若魔族攻來,試問如何抵擋?」卡斯特納的情報網遍部整個大6,各國的現狀對他來說,可說是了如指掌。

「你能保證?」莫奈聽了卡斯特納的分析后,恢復了以往的精神。

「當然,我的陛下。冰老兒不會傻到,冒著滅國的危險來攻打我國。」卡斯特納永遠都

是一副泰然自若、老謀深算的樣子。

「一切就照大祭師安排的進行吧。」莫奈朝卡斯特納揮揮手,然後又坐回了王座上。

卡斯特納向莫奈行著禮退出大殿「是的陛下,我馬上就去通知克雷將軍。」

奈修傻傻的站在村子的北門口,他的雙手和衣褲,完全被血染成了紅色。緊握住長劍的手,在不停的顫抖著。看著村子里無數的屍體,心裡慌亂無措,又莫名的感到失落。

從未殺過人的奈修,一時間還不能夠接受,自己所做的這一切「我殺了這麼多人!我為什麼要殺了他們?」三千強盜,沒一個能在他手下活到第二招的人。

亞伯站在奈修的身後,他親眼目睹了剛才的那一幕「這不是你的錯,你不殺了他們,他們就會毫不留情的……殺掉我們。」當時殺得失去理性的奈修,有如魔王轉世。三千多人,在短短的數分鐘間,便在他的劍下變成了屍體,全都是一招致命。

史邁現在甚至有些后怕,他站在亞伯的身後,仍怕奈修凶性未消「是啊。即使你放過他們,他們以後還是會殺掉更多人的,你這是在救人呢。」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