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這是逆魔丹!服用之後可以提升魔氣的精純,實力短暫的暴漲,適合洛兄服用啊!」一件件寶物和資源在洛天等人的搜刮之下,落在了眾人的口袋裡。

「這才有點洞府的樣子嗎,要是什麼都沒有,那還真是辱了心魔老人的名頭!」眾人臉上都是帶著喜色,收穫滿滿,感覺之前的遭的一切罪都值了,這裡的資源足以抵的上半個中三天的宗門了。

眾人行走了一個時辰,再也沒有建築,眾人瓜分了一下資源,繼續行走。

黑色的石路,地面濕漉漉的,冰冷的氣息從遠處傳來,黑色的迷霧掩蓋著前方,讓眾人不知道前路還有多遠。

「前面有建築!」透過重重的黑霧,洛天輕聲開口,目光看向前方。

「小心點,這一次不知道會出現什麼稀奇古怪的東西!」周志文開口,顯然之前的經歷讓眾人提心弔膽。

「嗚……」凄厲的嬰兒啼哭之聲在眾人的耳中回蕩,讓洛天心中凝重,之前便是被這啼哭之聲影響,那些魔兵的實力提升不少。

但是眼下眾人已經走到了這裡,並不想放棄,只差最後一步,整個洞府都探查完了。

眾人小心翼翼的行進,那啼哭之聲越來越響,同時洛天看到的建築也是越來越清晰。八根通天的黑色石柱矗立在那裡,看不到石柱的盡頭,石柱上刻畫著複雜的符文,八根石柱中間矗立著一座黑色的祭壇,更加駭人的是祭壇的上空,有著一道黑色的漩渦懸浮在那裡,澎湃的魔氣不斷的灌

輸。

「這是什麼東西?也是心魔老人布置的么?」眾人走近祭壇,心中疑惑。

「那是!」不過隨著洛天等人走近祭壇,看到了祭壇之上,一顆黑色的石頭,正是眾人心心念念的幻魔石,那啼哭之聲,也是從幻魔石中傳出。

不過,這塊幻魔石,比起掛在古千雪脖子上的項鏈要大上幾十倍,足足能有將近一尺寸長。

「這不會是一整塊吧?」周志文開口,眼中露出驚駭之色。

「嗚……」隨著洛天等人的臨近,那嬰兒的啼哭之聲更加急促起來,古千雪脖子上掛的幻魔石更是遙相呼應,散發出陣陣的烏光。

「這兩塊幻魔石發生了感應。」古千雪開口,壓制著幻魔石。

黑色的魔氣不斷的灌輸進那黑色的幻魔石中,一股恐怖的氣息在幻魔石中傳遞而出,八根石柱伸出八根黑色的符文神鏈將捆綁在幻魔石之上。

「有問題!」洛天等人心中瞬間升起了一股不妙,感覺這幻魔石,不太那麼容易拿到。

「這是八門鎖鬼陣!」古千雪仔細的辨認了一下八根柱子,驚呼一聲。

「沒錯!」洛天仔細的觀察了一下之後,也是點了點頭,身為輪轉地獄的聖子,洛天自然知道八門鎖鬼陣,乃是對付地獄之中惡鬼的大陣。

「哇……」就在古千雪的話音剛剛落下,眾人眼前的幻魔石募然變化起來,閃過陣陣的烏光,在眾人謹慎的目光下,化成了一個白白胖胖的嬰兒不斷的啼哭。

「怎麼變了!」看著那個嬰兒,眾人的臉色變化起來,竟然看不出任何異常來。

「不管如何,我們都要先將這大陣破除,不過,我就擔心這大陣鎮壓的是一個可怕的存在,那樣的話,我們就危險了!」洛天低聲自語,眼中露出思索之色。

「哇……」嬰兒不斷的啼哭著,如同真的一個嬰兒一般,讓人心生憐憫。

古千雪雙手舞動,手指間黑紋閃動,烙印在眉心,一個黑色的眼珠出現在了古千雪的眉心。

「是七世鬼嬰!」古千雪驚呼一聲,讓眾人心中微微一沉,洛天的眼中也是露出不可思議之色。

「怎麼可能,怎麼會有這種東西!」洛天心中凝重,他曾在輪轉地獄之中看到過記載鬼嬰。

怨嬰的形成乃是剛剛出生便夭折的嬰兒,而且不止一世,也就是說,足足七世全部都是夭折,產生強大的怨念,不被輪迴所接納,化成鬼物生活在世界之上。鬼嬰就是鬼物,靠著吸收其他剛出生的嬰兒的生機為生,提升實力,實力強大,最後可以殺死成人,修士,但是卻是充滿了怨念,因此無論仙界或者地獄,對於這種東西,都是必須滅殺的東西,因為這種

鬼物,根本沒有思想可言,完全就是怨念,因此邪惡無比。

「不能吧!」伏星月聽著洛天的介紹,目光看向祭壇之上那個白白胖胖的嬰兒,怎麼也不像洛天所說的那種邪物。「那些魔兵,應該都是被這鬼嬰所操控的!」洛天開口,目光看向那個嬰兒,心中猜測,應該是幻魔石跟這個鬼嬰融合成了一體,讓這鬼嬰成了另外一種可怕的存在。 她那圓如滿月的豐滿高聳,被一隻潔白修長的小手抓著,而抓著她飽滿高聳的竟然是一個容貌俊美秀氣之極,一個看上去只有十幾歲的小男孩。

漆黑的劍眉,緊閉著的眼睛,長而黝黑的睫毛,筆直高挺的鼻子,不大的紅嫩嘴唇緊閉,微微上翹著,潔白光滑的小臉貼著那個女人的左胸飽滿上。

最讓張子欣感到羞澀萬分,頭皮發炸的是,這個小男孩也是全身光溜溜的,光滑白嫩的兩瓣小PP壓在那個嬌艷女人的雙腿間,美艷的女人那條雪白滑膩的芊細右腿,側彎打開著,露出了男孩身下的XX已經完全消失在,那個女人股間散著水漬的羞密之處中,淡黃色的薄毛巾毯,已經滑落到兩人的腳邊了。

張子欣是一個有著強烈正義感的女人,而且非常的正直,是屬於那種極度正經和古板的女人。

雖然她今年也三十多歲了,但一直都沒有成家,也沒談戀愛。

身心完全的放在了工作和學習當中,她那見過這種活生生刺激之極的畫面啊?

身體的本能讓她身子一陣燥熱,股間瞬間的濕滑一片,心裡那可真是正宗的惱羞成怒了。

強壓了體內那湧起的慾念,冷靜了下心想,這兩個是什麼人啊?難道是他(她)們救了我嗎?

嘶….我記得,我好像是被送到了一個象牛棚的地方啊?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呢?

就在她滿臉通紅,眼睛一眨不眨的看著那讓她羞怒之極的兩個不要臉的男女時。

周曼麗嬌聲嚶呤了一聲,嬌媚之極的聲音,讓趕緊裝睡閉眼的張子欣感到頭皮瞬間一陣酥麻,股間一熱的滑膩湧出,腦子一片炙熱。

心中更是大罵這個妖艷女人,肯定是個不要臉的狐狸精!破鞋!身上產生了以前都沒產生過的絲絲酥癢。

「啊…….寶貝….嗯….別捏人家了….人家又會想的啊….哦哦….不要了…..天亮了….還有人…..噢噢….」

周曼麗睜開眼睛,突然發現已經早晨了。

臉刷的下就紅了,輕搖了下趴在身上的駱林,低聲嬌糯的說。

她再大的膽子,也沒在白天當著一個陌生女人,跟駱林那啥吧,雖然那個女人好像還沒醒。

「嗯…..昨晚真爽啊…..真的寶貝…..我感覺功力又進步了點……」

駱林動了下身體,又引起周曼麗身子一陣輕顫,哀求的叫駱林不要繼續了。

駱林這才完全清醒了過來,抬起身子,回頭看了下床上,臉朝著裡面躺著的那個看不清容貌的女人,臉上露出一絲詭異的微笑,接著爬了起來。

心說,這個床上的女人有意思啊,醒了還裝睡?你以為我不知道嗎?

「討厭!….壞蛋!…人家哪裡好酸…好漲…..」

周曼麗是越來越會撒嬌了啊,駱林穿著衣物心裡感嘆著。

床上的張子欣,對這對狗男女那個恨啊!那就不用說了,股間已經是的一塌糊塗了,還酸脹麻癢不已,滑膩柔嫩的XX都脹大不少,想起這些,她就不由的羞愧憤恨。

認為自己也不是什麼正經女人了,她很怕那個小男孩過來掀她蓋著的薄毯,她現在可是全身裸著的,她也不是個傻子,分析了下,知道估計是那個妖精女人救了她。

「玉鳳起來了吧?….等會喊她去買張報紙…..嘿嘿…..有好戲看了啊!….」

駱林已經穿好衣服了,靠在木桌邊,看著在那穿著裙子的周曼麗,帶著得意的低笑聲說。

「你還別說….昨天我在家都隱約聽到了那邊的爆炸聲…..後來竟聽到街上到處是警笛的聲音……這些造反派真是無法無天了…..」

周曼麗伸著芊細的玉臂在那挽著頭髮,看了眼床上躺著沒有動靜的張子欣,淡淡的說了句。

「嗯!這個張子欣啊!可是大大的有名啊!真的!嘿嘿….她今年應該是三十二歲!….她太傻了!就是個傻B!…你一個人怎麼斗得過那個姓江X的那伙人?還好那個傻B林X掛了!….而且這個女人啊!就是在做無謂的犧牲! https://tw.95zongcai.com/zc/62799/ 你說,你去揭露他們的所謂陰謀有用嗎?她根本就是幼稚!看不到問題的根本!死了都是白死!真是個蠢貨!…唉!也就只能當個啥宣傳幹事!…..」

駱林那淡淡的話語,讓躺在床上的張子欣腦子嗡的一聲,心中產生了驚濤駭浪,簡直反應不過來。

這個小流氓,怎麼對我這麼的了解啊?難道他是造反派?

不對!聽他的口氣,根本不可能是造反派,但是他怎麼可能知道我呢?這下思索倒是讓她身上的慾念消退了不少。

「哦?…..她叫張子欣啊!….比我小啊!…你出去稀疏吧!…我看看她的傷!…看什麼?還不去,你這個小色鬼!….」

周曼麗帶著薄嬌似嗔,走到床邊就要掀開張子欣的薄毯子,張子欣心裡那個羞啊!又不能出聲說她醒了,那樣可更加尷尬。

她身上受了太多的嚴刑拷打,根本就是動一下都疼得要命,雙腿夾緊了下,心跳就如同打鼓一般。

駱林聞言,看了眼白了下他的周曼麗,乾笑兩聲,手插著褲口袋出去了。

「…唉!….」

周曼麗嘆了口氣,心裡對駱林好色的心思那是一清二楚,帶著絲無奈,就掀開了張子欣的薄毯,一具雪白光滑的嬌美瘦弱的玉體暴露在空氣中,

小巧的翹乳頂端兩顆嫣紅的草莓綻放著誘人光芒,芊細的小腰,平坦的光滑小腹,一層細密的黑色柔絲,柔順的帖服在小腹下那條鼓起飽滿的深溝上,白皙芊細雙腿緊緊閉合著。

只是身上那橫七豎八的紫紅色鞭痕和那青紫色的恐怖印痕,破壞了這具誘人嬌軀的美感。

周曼麗又轉身到柜子里,拿了點酒精和棉花,輕輕的開始幫張子欣擦拭著身體上的傷口,接著,又把雲南白藥灑在傷口上,忙活了十幾分鐘,才把她身上的傷口全部上了葯,站直了身子,這才吐了口幽香,幫她把薄毯蓋上,轉身出去了。

這下張子欣感動了,晶瑩的淚水滑面而落,是她救了我!還幫我治傷,真是個好人啊!但是,她怎麼可以和那個小男孩做那種事情呢?

肯定是情有可原的,嗯!剛才那個男孩說的那些什麼意思?難道我做錯了嗎?

受了酷刑折磨的張子欣也醒悟了,光是靠蠻幹是不行的。

嗯!看來那個小男孩,根本不像個小孩子,反倒是言談成熟老練。

屋外的一舉一動,清晰的傳到張子欣的耳朵裡面,她知道,這裡是個四合院,外面還有個叫玉鳳的姑娘。

她喊這個絕色美艷的妖精女人,叫做小姨媽?

聽那個女孩的口氣,像是有二十多歲了?喊她小姨媽那就是說。

嘶….她不是說比我還大嗎?真的看不出啊!那個小男孩,原來叫做駱林啊?怎麼感覺那個叫玉鳳的姑娘,有點怕他的感覺啊,這真是奇怪的一家子啊。 「這八門鎖鬼陣破還是不破!」

所有人都是猶豫起來,實在是聽到古千雪和洛天所說,感覺這東西充滿了邪氣。

「哇……」就在眾人疑惑間,躺在祭壇上那個白白胖胖的嬰兒再次大哭起來,目光楚楚可憐的看著洛天等人。

讓洛天等人的精神有些恍惚,感覺這個嬰兒異常的可憐,忍不住想要將其放出來,這股衝動一出現,便是無法控制,忍不住看向那八門鎖鬼陣。

「這分明就是嬰兒,怎麼可能是七世怨嬰,出家人慈悲為懷,貧僧今日就為這孩子脫身!」戒渡開口,身上泛起金光,邁步朝著八門鎖鬼陣走去,降魔杵祭出朝著一根石柱狠狠的砸了下去。

「嘭……」降魔杵狠狠的砸在了石柱之上,撼動那粗壯石柱,八條鎖鏈劇烈晃動起來。

「你他嗎瘋了!」洛天看著戒渡的做法,咬破舌尖,讓自己清醒一些,但是終究是晚了一步。

不過那八門鎖鬼陣,顯然也不簡單,雖然被降魔杵砸中,被撼動了一些,但是依然強悍,震飛了降魔杵。

洛天身形閃動,一步出現在接住降魔杵準備繼續再次出手的戒渡身前,伸手一抓,直接抓住了戒渡胳膊。

「洛施主,你這是在殺生!」戒渡大喝,雖然沒被嬰兒的哭聲迷惑,但是眼中依然堅定。

「老子殺的人多,不差這一個!」洛天伸手一抓,一巴掌拍在戒渡的大光頭上,一腳踹出,直接將戒渡踹飛。

「轟隆隆……」而就在洛天剛剛踹飛戒渡,又是陣陣的轟鳴之聲響起,星月神戟砸在了剛才戒渡轟擊的石柱之上。

「爹馬上救來救你!」伏星月雙眼閃過陣陣的黑芒,再次輪戟砸去,口中低聲呢喃。

我師父林正英是僵尸 「伏星月,我草你大爺!」洛天大罵一聲,飛身而起,阻擋住了伏星月,不過伏星月終究是半步仙王,還沒等洛天阻止,伏星月的第二戟也是狠狠的砸落。

轟……

那根石柱終於承受不住,轟然碎裂,化成黑色的氣浪,朝著四周席捲,祭壇上的嬰兒身上的鎖鏈也是消失了一根。

「他們已經被怨嬰迷惑了!將怨嬰當成了自己的孩子!」古千雪大喝一聲,眉心之上閃過陣陣的黑芒,沖著洛天大喊,同時站到了同樣出手的周志文的身前。

「嘭……」龍淵出鞘,同星月神戟碰撞在了一起,洛天和伏星月的身軀同時倒退,洛天狠狠的撞在了祭壇之上。

「給我醒醒!」洛天大罵,雙手飛動,天人道法展開,將眾人籠罩,聲如轟雷,在眾人的腦海之中響起。

洛天的聲音讓眾人的身軀微微一頓,不過只有一瞬間的清明,便是再次出手。

「嗡……」星月神戟抽斷虛空,洛天抬起龍淵只能硬抗,不斷的阻擋著伏星月的出手。

另外一面,古千雪也是阻擋住了周志文,不過尹修,魂軒還有戒渡卻是沒人阻攔,三人同時出手,手中神則流轉,三道武技朝著一根柱子鎮壓而去。

轟轟轟……

轟鳴滔天,再三人的合擊之下又是一根柱子轟然碎裂,嬰兒的身上鎖鏈再次少了一道。

「尼瑪的,你們這些王八蛋,就知道添亂!」洛天大罵一聲,伸手一揮,大黑和二黑出現,在洛天的命令下,阻擋起周志文和尹修來。

「魂軒,你給停!」洛天大喝,催動道心種魔,但是魂軒卻是彷彿沒有感應到一般,縱然道心種魔讓他渾身顫抖,依然瘋了一般朝著石柱攻擊。

「這嬰兒,貧僧非救不可了!」戒渡眼中帶著堅定,倒是沒被嬰兒的哭聲迷惑,不過卻是佛門那套慈悲為懷在作祟,再次出手同魂軒一起出手,朝著另外一根石柱攻擊。

「該死!」洛天臉色陰沉,不斷的同伏星月對抗,雖然阻擋住了伏星月,卻是不能將其壓制,而戒渡和魂軒卻是不斷的攻擊著,場面瞬間陷入到了混亂。

「沒有辦法了啊!」洛天心中苦笑,可不敢召喚伏星陽過來,若是伏星陽也被迷惑,洛天可抵擋不住。

冷總裁的嬌妻:寶貝對不起 古千雪,大黑和二黑不斷的出手,同樣也是拿周志文幾人沒有辦法。

「轟……」百息之後,第三根石柱轟然碎裂,嬰兒的身上只剩下了五根鎖鏈,嬰兒身下那黑色的祭壇,失去了一些神性,天空之上,那黑色漩渦卻是擴張了一倍,魔氣更加澎湃。

「怎麼辦,怎麼辦!」洛天此時是真的沒了辦法,若是全部底牌掏出來,能夠滅殺伏星月,但是洛天不可能那樣做,哪怕是放出了那怨嬰。

「戒渡,你給老子住手!」洛天不斷的思索,最後只能寄希望於同樣沒有被迷惑的戒渡,希望這個傢伙能夠開竅一回。

「洛施主,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貧僧不可能不救,哪怕是魔!」戒渡開口,聲音之中帶著堅定。

「你這是造孽,你知道這小東西害了多少生靈了么!」洛天大罵。

「即是如此,貧僧更要渡化他,讓他一心向善,洗刷自己的冤孽!」戒渡回應,陣陣有詞,讓洛天吐血,不知道是被伏星月震的還是被戒渡氣的。

「嘭……」說話間,第四根柱子轟然崩塌,讓洛天的臉色難看起來,瞄了一眼怨嬰,心中咯噔一下,看向怨嬰眼中閃過陣陣的黑氣,四肢開始不斷的晃動起來,剩下的四根鎖鏈不斷的晃動。

「你嗎的!」洛天心中暗罵,眼中露出狠辣,同伏星月再次對碰了一下,借著伏星月的力量,直接飛向祭壇,洛天知道,此時沒有任何辦法,只能冒險,斬殺怨嬰。

電光火石間,洛天便是飛到了怨嬰的頭頂,雙手握著龍淵,八條鬼脈轟然爆發,澎湃的魔氣朝著龍淵灌輸。

劍意驚天,黑色的大劍,劃開了虛空,帶著洛天全力的一擊,朝著那嬰兒斬了過去。

開天劈地的一劍,讓天地失色,洛天的身軀轟然降臨,但是洛天的心中卻是咯噔一下,因為他看到了嬰兒眼中輕蔑的神色。

「嘭……」下一刻,黑色的龍淵劍便是狠狠的斬在了嬰兒的身上,火星四濺,一道傷痕出現在嬰兒的身軀之上,洛天也是被一股強大的反震之力震飛。

「咳咳……」洛天咳出了一口鮮血,看著嬰兒身上的那道傷痕,鮮血流淌而出,撒落在祭壇之上。

「嗎的!」 你真是個天才 洛天大罵,想要再出手,已經來不及,伏星月已經再次殺了上來。

嬰兒緩緩的爬在祭壇上,竟然舔起了自己鮮血,眼中黑氣的更加濃郁,剩下的那四根黑色石柱,更加劇烈的顫抖起來。

屋漏偏逢連夜雨,戒渡和魂軒兩人,終於再次轟開了第五根石柱。

「不怕神一樣的對手,就怕豬一樣的隊友!」洛天心中暗罵,也是豁出去了,大不了就放出來,他發動補天石,將古千雪和伏星月帶走。

「你帶著人快走,一定要快!」想到了後路,洛天沖著伏星陽傳音,他不得不為自己著想,若是讓怨嬰出去,星辰域那些人,說不定很危險,補天石可帶不了那些人。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