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這是很典型的,來自於底層的觀念。」

「因為高高在上的人們,不會把腳下牲畜一般的存在當成是同類去「愛」,更不會承認他們對於自己的愛與利。」

「只有身體與心理都在底層的真正願意為底層人發聲的知識分子才有可能會在目睹了戰亂、見識了諸侯與氓隸被豚犬般殺死,心中破除了對於舊的「正義性」與「神聖性」的迷信之後,才會意識到,原來諸侯與氓隸一樣,都是一刀就可斬殺的。」

「意識到這一點之後,才會從無到有地悟出「人人平等」的道理。」

「在這一點上,墨家不愧為起於社會底層的理論。」鞠子洲嘆氣;「但是他們因此而生的對於世間所有人的「絕對」的愛與利,是錯誤的!」

「後面的一切理論,因為根基的錯誤而錯誤。」

「什麼意思?」嬴政搖了搖頭:「我不明白。」

「因為世間沒有無緣無故的「恨」,與之相對的,也就不存在什麼無緣無故的「愛」。」

「至於所謂的絕對的「愛」,所謂的「德」,自從我們有了尊卑之分別、階級之分化以後,就沒有過這種東西了!」

「你庶人可以去「愛」君王,「利」君王,但君王真的會反過來以相等的姿態與程度去「愛」庶人,「利」庶人嗎?」

「阿政,你給了外面那些災民一口吃的,一個掙錢的機會,他們就會信任你,愛戴你,願意為你效死。」

「但是反過來,他們給了你一口飯吃,給了你一點錢,你會願意為他們效死嗎?」

嬴政張了張嘴,說不出話來。

「墨家的義理,出問題就出在這個根基上。」

「他們不應該有「絕對」的愛!」

「他們不應該愛那些王侯將相!」

「因為那是他們的敵人。」

「墨家應該消滅那些傢伙,而不是去「愛」他們,「利」他們。」

「子墨子固然偉大,但是阿政你回答我,他墨家的「根基」是誰?」鞠子洲問道。

「墨家的「根基」?」嬴政想了想:「是底層人。」

「是底層人,嚴謹一些說,是擁有一些技術的手工業者、以及擁有一定量的自己土地的中農、富農。」

「他們提倡自己的「愛」與「利」,本質上也是為了抬升這群底層人的社會地位。」

「墨家結社、共財、止戰,他們的確很高尚。」

「但他們做的事情是什麼?」鞠子洲問道:「單純的以自身的「義」去判斷一切,並且阻止戰亂,遊說君主,以抬升底層人民的地位。」

「這些事情,別人做,是潑天好事,是道德高尚。」

「但墨家做,就是背叛!」

「為什麼?」嬴政問道。

「因為墨家的「根基」是底層人。」

「他們應該要效忠的,也是他們的「根基」,也就是那群底層人!」

「但墨子囿於時代與見聞,他不能明白他的「根本」所在與他的「根本」所要求的一切——那些人的要求,從來都不是維持現有的格局,從來都不是靠著什麼君王的認同、恐懼與憐憫來為自己爭取活路,為自己爭取地位的抬升!」

「他們要的是……」鞠子洲握住拳頭,在嬴政面前揚了揚。

嬴政立刻會意:「他們要的是以一場絕對暴力所引導的戰爭,以戰爭將君王、將相全數殺滅來達到自己地位的提高!」

「墨家曾經是有做到這一切的能力的!」鞠子洲嘿嘿笑了兩聲,他牙齒白森森的,若亡人骨骼:「但是墨子雖然厲害,卻也仁慈。」

「他在學習來自於上層人物的儒家知識的同時,也學到了儒家的「復古」特性與妥協性!」

「因此他瞻前顧後,不敢以自己已經拿到手的暴力去改變世界,害怕有太多無辜的人因自己而死去,害怕破壞了世間現有的格局而引發動蕩。」

「原來如此!」嬴政聽聞如此,胸中頓時生出一種指點江山的豪氣:「如我是子墨子,我必當引眾民,殺君侯,奪社稷,重立神器!」

鏗鏘有力的童聲傳出房屋,驚得門外侍候得熊啟一陣膽寒。

「但你不是墨子!」鞠子洲看著嬴政,眼神冰冷。

他抿了抿唇。

我可從來沒想過要你做區區一個墨子!

「我是秦王孫政!」嬴政仰頭看著鞠子洲,開心笑起來:「我知道我要做什麼!」

鞠子洲見嬴政很快回過神來,這才笑了起來,喝了一口米酒,說道:「那麼,阿政,我要你開始學習墨家結社的手段!」

「為什麼?」嬴政疑惑:「我們本門的手段不是應該比墨家的手段更加高明嗎?」

「但是墨家有其可取之處啊。」鞠子洲摸了摸嬴政的腦袋:「取其長,補己短嘛。」

「你不學一些墨家的手段,墨家之人又如何肯信服你呢?」

嬴政立刻意識到了鞠子洲話語之中隱藏的深意,他點了點頭:「那好吧,我明日就去學習!」 點開了區域聊天頻道,果然,這裏幾乎都是在江流這片區域的人。

【兄弟們,都安全否?】

【暫時安全,剛剛被一隻哥布林追了半天,差點被弄死了。】

【你連一隻哥布林都打不死?】

【別小看了哥布林,那可是能夠媲美我們下位戰士實力的存在,你要知道,現如今這個世界,能夠達到下位戰士的,也只是部分人而已,至於中位戰士,更是屈指可數。】

【兄弟們,既然我們在這個區域相遇了,那我們不妨組個隊吧,否則遇到強一點的怪物或者是群體怪物,那單人實力再強,恐怕都難以招架吧?】

【我覺得這個提議不錯。】

【我附議!】

【各位兄弟,你們好,相信你們應該聽說過我,我叫王君睿,這個世界出現巨變,而我們能做的就是儘力生存下去。但是這個沙漠,註定不簡單,而就在剛才,我遇到了一隻機械哥布林,實力極為強悍,但我已經將其斬殺,如果你們有誰願意的,可以來我這裏,我們一起組隊前行。】

此消息一出,江流所在區域的人都是一陣的興奮,這個王俊睿可不簡單啊,江流也是略微聽說過他的名字。

這個人好像是自己創造了一個妖怪橫行的世界,該說不說,他的實力應該還是非常強大的,畢竟他能夠單殺了機械哥布林。

不過,一個願意創造妖怪世界的人,他的性格和人品如何,就真的需要琢磨琢磨了。

王俊睿隨後還發了一張機械哥布林的圖片以及他的位置。

【我會在此地停留三天,大家儘快趕過來吧,三天之後,我們一起上路。】

此舉更是獲得了極大的追捧,很多人都決定前往集合。

但江流知道,世上沒有免費的午餐,他那麼強,根本不太需要組隊,而且江流也實在不相信,實力那麼強大的人,會心甘情願的當一個打手。

什麼人才需要組隊?

弱者才會需要。

本來江流是不打算參與,自己上路的,但是,他卻是突然發現了一個很眼熟的名字。

戢筱音!

「嘿嘿,真是冤家路窄,孫賊,你挺會玩兒啊,是確定了我不在此區域才發言嗎?別被我給逮到。」

江流咬牙切齒道。

而就在江流退出區域聊天頻道后,另一條消息也是隨之彈出。

【就是不知道那些超級大佬在什麼區域。】

【對對對,像什麼李某某,羅某某……】

【你怕是忘了江流大佬了吧?】

……

江流不知道的是,在不知不覺中,自己已經被別人歸到了超級大佬一類。

這主要是江流創造的世界和得到的獎勵實在是太高了,常人根本難以企及。

江流沒有再賴在聊天頻道里,與其在聊天頻道里找志同道合的「夥伴」,還不如多找點低級哥布林殺來的實在,畢竟就算是最低級的哥布林,也是能夠爆出東西的。

轉身朝着王俊睿標註的地點走去。

…………………………………………

荒無人煙的沙漠之中,陽光直射的皮膚略微有點刺痛。

時不時的颳起一陣風,都能帶動沙塵翩翩起舞。

江流手裏拿着一瓶礦泉水,乾涸的沙漠之中,人如果不持續補水的話,是會直接暈倒的。

路上偶爾可見一些蠍子和蛇,在見到江流之後,便是直接鑽進了沙漠之中,消失不見了蹤影。

即便是這樣,江流也能看出,這些沙漠動物,都有了一定的變異,蠍子的身體變得巨大,而蛇的鱗甲,則是更加的堅硬。

打開地圖看了看,江流這才嘆息一聲,道:「距離聖布里高地還有多遠啊?」

其實,地圖上有標註,江流地圖內所有可顯示的區域,被稱作格琳南域,而整片的格琳南域,又被細分成了多個小區域,以用來方便創造者們進行移動。

而整個區域聊天頻道,其實就是在這一整個地圖內的聊天頻道,一旦出了格琳南域,在打開區域聊天頻道時,就是另一個區域的頻道了。

目前江流所在的位置是馬爾斯沙地,周遭遍佈着已經變異的動植物,以及本屬此地的哥布林一族。

而馬爾斯沙地距離聖布里高地不遠,兩地相鄰,只不過,想要越過馬爾斯沙地進入聖布里高地,需要翻過一片遺跡,這是地圖上顯示出來的,但並未標註是何遺跡。

打開了地圖,查看了一番,江流心情才稍微好了一點,因為按照目前的進度,再走大概五公里,便能看到那片未知遺跡了。

收起了地圖,喝了一口水,江流便是繼續前進了。

果然,過了不多久,一大片的廢墟輪廓,便是在江流眼中出現。

巨大的城市廢墟,在沙漠之中,顯得非常的孤立無援,四周沒有任何的遮擋木,任由這沙漠傾灑在身上,歷經滄桑!

「這就是那片未知遺跡嗎?倒是挺大的。」

單單是看着那三人都無法合抱的圓形立柱,就能知道它曾經是何等的繁榮昌盛,只可惜,應該是被哥布林一族給滅掉了。

江流不想多探查,只想趕緊找到那個騙自己的人,因此,他並沒有選擇進入,而是選擇了繞行。

而就在江流經過遺跡的外圈時,一道聲音讓得江流直接停下了腳步。

「喂,小子,站住。」

「咔嚓!」

江流停下了腳步,抬頭看向聲音發出來的地方,冷冷的開口道:「有事?」

這站在城市的斷裂城頭之上的,是一個身着黑色抗風服的中年男人,臉上和手臂上的紋身,再加上那打架不要命的眼神,便是能夠勸退大多數的普通人了。

但他忘記了,這裏可不是現實,而是沙漠遊戲,在這裏乾的一切,都沒有任何的限制和約束。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