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這怎麼可能?」,朱雄心頭驚駭無比,他感覺到葉寧的力量還在他之上!

一個無法修行的人,怎麼會有這等力量?

一個根本沒有修出神元的人,怎麼會比已經修出神元的人,力量還大?

「咔嚓……」,「啊……」,容不得朱雄多想,數千斤的大石已經壓到了他的腿上,骨頭破碎的聲音和慘叫聲幾乎同時響起。

葉寧走過去,俯視朱雄道,「還想要我身上的錢財嗎?」

「你……你想做什麼?」,朱雄惶恐無比道。

「先把你們身上值錢的東西都交出來吧!」,葉寧簡單道。

他正好沒錢購買藥材呢,結果朱雄等人正好送上了門來,這樣的機會豈能錯過?

朱雄等人面色微微一變,卻也不敢多說什麼,立即交出了身上所有值錢的物品。

而後葉寧又狠狠教訓了他們一頓,這才往青川城而去。

……

「從朱雄等人身上得到的物品加起來,至少能值五十兩黃金了,這些錢應該夠買到不少藥材了,如此一來,倒是不用當掉儲物玉佩了!」,去青川城的路上,葉寧心中道。

青川城是一座大城,附近諸多修行門派的人,經常在此出沒和交易,在城中可以買到輔助修行的藥材。

葉寧來到青川城后,立即將從朱雄等人身上搶到的物品拿到一家當鋪當掉,得到了六十多兩黃金。

而後他購買了可以配置二十瓶百草液的藥材,回到了棲霞洞天。

回到棲霞洞天後,葉寧憑藉腦海中長生天帝的記憶,配製出了二十瓶百草液。

「也不知道其藥效究竟如何?」,配製好百草液后,葉寧盤坐在竹床之上,直接服下了一瓶。

一瓶百草液,不足嬰兒拳頭大小,只有很少的一點。

藥液過喉之後,葉寧感覺到滾滾熱流,迅速從腹部擴散向四肢百骸,他面上立即露出了喜色,「成功了,藥效果然是普通百草液的數倍!」

他配製的百草液的藥效,是尋常百草液藥效的四倍還多。

此刻,他體內精氣充盈,肌膚滾燙無比。

他立即運轉《太初長生訣》,體內古老蒼涼的祭祀之音響起,體內的精氣迅速被肉身肌體吸收。

接下來,葉寧連續這般服下了五瓶百草液,直到黎明時分,他才停止了修行。

「肉身脫變是一個循序漸進的過程,修行要一步一步來!」,連續服下五瓶百草液后,葉寧感覺到自身肉身已經有了不小的變化,沒有再貪心冒進。

……

「我可以將剩下的百草液賣掉,而後再購買更多藥材來配製百草液!」,停止修行后,葉寧思考起了接下來的打算。

一瓶普通的百草液,可以賣到十兩黃金,而葉寧配製的百草液,應該可以賣到四十兩黃金以上。

而配製一瓶百草液的藥材成本,只有三到四兩黃金。

也就是說,葉寧賣一瓶百草液,可以賺到三十多兩黃金!

「通過賣百草液,我應該可以掙到許多錢,並買到不少修行資源,這樣看來,我應該可以在年測到來前修出神元了!」,葉寧不再擔心年測的事了。

……

窗外夜雪飄落,葉寧仰望夜空,陷入了短暫的失神之中。

「修出神元只是修行的第一步,想要修成大神通,甚至獲得橫渡星空的能力,要走的路還很遠!」,

這些時日來,葉寧已經將長生天帝的記憶大致過了一遍,其中一些信息引起了他的重視。

在長生天帝的記憶中,其曾經遨遊星空,去過很多有有生命和文明的星球,但地球並不在這些星球之中。

不過,這些信息依然讓葉寧感到振奮,他由此懷疑自己就在宇宙中距離地球極遠的一顆星球之上。

如果他有朝一日,能夠擁有狠橫渡星空的能力,他一定會去尋找地球。

他想回到地球,想讓地球上的父母和親人知道他還活著!

…… 儘管修行了一夜未眠,但葉寧依舊精神飽滿。

隨著修行,他的精力變得更加充沛了。

清晨時分,他吐出一口濁氣,停止修行,準備出門走走,舒展一下筋骨。

然而,他剛出門,便看到數人往自己的住處走來。

而朱雄正在這群人之中。

「把從朱雄他們身上搶奪的財物都交出來,跪下認錯?」,這群人看到葉寧后皆眼神陰沉下來,其中一身段修長的紫衣青年道。

「朱涼?」,葉寧一眼認出了開口的紫衣青年。

朱涼乃朱雄的表哥,已在棲霞洞天修行了十多年,擁有初陽境五重天的修為,在棲霞洞天的弟子中,也算是有些臉面的人。

而朱雄等人之所以敢肆無忌憚的欺負一些實力弱小的弟子,就是因為背後有朱涼撐腰。

「從他們身上搶的財物,已經被我在青川城中的當鋪當掉了,至於跪下認錯,那更不可能!」,葉寧淡然道。

雖然他現在還不是朱涼的對手,不過,他並不如何害怕朱涼。

朱涼聞言微微一驚,目光變得異常凌厲起來。

平常一些實力較差的弟子面對他上門找麻煩,大都誠惶誠恐,這個葉寧分明是一個十多年來都無法修行,根本沒有什麼修為的人,哪來的勇氣敢這麼和他說話?

他從葉寧的反應中,感覺到了一絲異常,「真以為有宗門的門規約束和蕭長老為你撐腰,就沒人敢碰你了嗎?」

「蕭長老不過看在,你和她曾經是同一位長老親傳弟子的份上,偶爾照拂你一下而已,還真當她是你的靠山了?你不過是一個無法修行的廢物罷了,等到再過幾日,無法通過年測被逐出棲霞洞天,絕不會再有人關心你的死活!」

葉寧無法修行的事,幾乎整個洞天的人都知道。

在朱涼看來,葉寧之所以有恃無恐,應該是將肖玉卿當成了靠山,而葉寧一旦被趕出洞天,將徹底失去依靠。

「是么,以後的事以後才知道!」,葉寧不置可否道。

葉寧鎮定依舊,他心中清楚,這朱涼今天還不敢對他怎麼樣,至於以後,他更不怕了!

朱涼見此,面色變得越發難看起來。

他是來替朱雄等人出頭的,在他原來的計劃中,他只需要嚇一嚇葉寧,葉寧就會跪下來求饒道歉,並賠償了。

然而,在雙方接觸后,他才發現這個葉寧和他以前遇到的一些弟子完全不一樣,竟然反讓他吃癟了,這讓他感覺自己在朱雄等人面前顏面盡失。

於是,他狠盯葉寧半響后道,「好,好,……,不見棺材不掉淚是吧,那我們就再等幾天,等到年測過後再找你算賬!」

他已經鐵了心要讓葉寧好看,甚至已經隱隱動了殺心!

他說罷,直接帶著朱雄等人轉身而去。

看著朱涼等人離開的背影,葉寧心中思考起來,「朱涼想等我被趕出棲霞洞天後再對付我的願望怕是要落空了,不過,這些人向來行事狠辣,肯定不會就此善罷甘休,……,我要儘快提升實力才行!」

……

想要儘快提升實力,需要足夠的修行資源。

葉寧準備按照原計劃賣百草液賺錢,購買更多的修行資源。

在朱涼等人離開后,他迅速思考起賣百草液的事來,「我手中百草液的藥效是尋常百草液藥效的四倍,太過驚世駭俗,要將它們稀釋一下,降低藥效才行。」

配製百草液這樣輔助修行的藥液,首先要用多種方熬煉不同藥材並提取藥液,然後再將提取的各種藥液按照特殊比例調配,在整個過程中,稍微出現一絲差錯,就可能影響到百草液的藥效。

總的說來,這並不是一件簡單的事。

而據葉寧所知,棲霞洞天只是這個修行世界最底層的勢力,而天蒼山脈這個地方相對於外面的修行世界也相對落後,在這裡能配製出尋常百草液的人,就已經很了不起了。

棲霞洞天派發給門人的百草液,正是由一位長老所配製。

如果葉寧一下拿出四倍藥效的百草液,那豈不是告訴世人,他製作百草液的技藝遠遠超過了洞天長老?

如此一來,他勢必會引起很多人的注意,這對他而言未必是好事。

葉寧考慮到這一點后,決定不將四倍藥效的藥液公之於眾。

「加一些水,將四倍藥效的百草液稀釋成兩倍藥效的藥液好了!」,葉寧很快將手中的十五瓶四倍藥效的百草液,稀釋成了三十瓶二倍藥效的百草液,而後才往青川城而去。

來到青川城后,他立即買了一身衣衫和斗笠,喬裝打扮了一番。

他這麼做是為了隱瞞自身身份。

百草液本身就是很珍貴的東西,容易惹人覬覦,而兩倍藥效的百草液更是如此。

他現在的實力還太弱小,不想讓人知道他擁有大量的百草液。

……

葉寧喬裝打扮之後,來到了青川城最有名的葯埔——靈藥閣。

靈藥閣乃青川城中,修行世家王家的產業,專門賣輔助修行的各種藥材和一些藥液。

「掌柜,你們收購輔助修行的百草液嗎?」,走進靈藥閣后,葉寧立即來到掌柜身邊道。

掌柜是一名身材微胖的中年男子,其聞言放下手中的活,打量喬裝打扮的葉寧一眼,露出了一絲異色,道,「收……,不過,要品質夠好才行!」

「你看看這百草液的品質如何。」,葉寧立即將一瓶百草液遞了過去。

那掌柜接過裝著百草液,拔開瓶塞,沾了一點放進口中,下一秒眼中立即露出了精光,「這百草液你打算怎麼賣?」

「想必你剛才已經試了個大概了,實不相瞞,我手中百草液的藥效,是尋常百草液的藥效的兩倍有餘,尋常百草液十兩黃金一瓶,我就賣二十五兩黃金一瓶吧,你看如何?」,葉寧刻意壓低聲音道。

那掌柜聞言,點了點頭,「成交,……,在下王鍾,不知閣下怎麼稱呼?」

在王鍾作為這靈藥閣的掌柜,也算是有些見識的人。

在他眼中,這等百草液非常罕見,能夠拿出這等藥液的人,很可能是附近門派的長老,或者是哪位隱世的煉丹師,必是非凡人物。

故而他有心想要與之結識。

「我不過是無名之輩,名字不提也罷。」,葉寧簡單道。

王鍾聽出了葉寧不想透露自身身份的意思,沒有在多問什麼,轉而道,「不知閣下手中有多少瓶這樣的百草液?」

「三十瓶。」,葉寧簡單道。

王鍾眼中有了更多驚色,再次問道,「敢問這些百草液,可是閣下自己配製?」

「是!」,葉寧很直接。

他一下拿出了這麼多百草液,且以後可能還要來賣百草液,如果他說不是,只怕這王鍾也不會相信,索性承認了。

王鍾看向葉寧的目光立即有了頗多崇敬之色,連忙道,「失敬失敬,原始來是一位煉藥大師光臨靈藥閣,倒是我看走眼了,您看這樣吧,靈藥閣以三十兩黃金一瓶收您的百草液如何?」

葉寧聞言,略感詫異,不是說無奸不商嗎?

這掌柜竟然主動抬高收他百草液的價格?

「那就由掌柜您說了算吧。」,他懶得多想,直接道。

「好,我們這就交易,以後您若還想賣這樣的百草液,還請來我們靈藥閣!」,掌柜殷勤道。

原來,這掌柜主動抬高百草液的價格,是為了籠絡他,讓他不將百草液賣給其它葯埔!

葉寧有些明白過來。

物以稀為貴,兩倍藥效的百草液體太少見,已經不能完全按照藥效來計算其價格,這靈藥閣以三十兩黃金從他這裡收去的百草液,只怕會賣出更高價格。

不過,他不會去在意這些,反正一瓶百草液的藥材成本,才二兩黃金不到,他以三十黃金賣出去,已經掙了不少了!

…… 三十瓶百草液,一共賣了九百兩黃金。

葉寧用這些錢,又購買了許多配製百草液的藥材,而後回到了棲霞洞天。

他回到棲霞洞天後,他用購買到的藥材配製出了更多的百草液,並一口氣服下了三瓶。

「轟……」,百草液入腹之後,立即化作滾滾熱流,迅速蔓延向他的四肢百骸。

葉寧感覺到這精氣形成的熱流,滲透到了自身的寸寸肌體,甚至骨骼之中。

他的肉身如一顆枯木,歡愉貪婪的吸收海量精氣,迅速生根發芽,煥發出了旺盛的生命力。

「修行真的很奇妙!」,葉寧感覺到自己在迅速脫變,變得更加強大。

接下來的三日里,他服食大量百草液,身體不斷脫變,肉身力量再次暴漲。

山頂之上,他直接將一塊斗大的巨石舉了起來,他雙臂的力量從先前的三千斤增加到了六千斤!

「轟……」,他放下石頭,在山頂上面對通紅的朝陽盤坐下來。

他的肉身力量又增長了不少,但依舊還沒有修出神元來。

「一般人擁有一千五百斤左右的肉身力量時,就能夠修出神元了,而我已經擁有六千斤的肉身力量,竟然還沒有能夠修出神元來!」

「難道是我的肉身,還沒有得到足夠的精氣滋養,其潛能依然未被徹底激發?」

葉寧震撼。

他身體擁有的潛能,似乎遠遠超過了常人!

……

「距離年測還有五天了,我目前的修行速度還是太慢了,要加大百草液的服用量才行!」

葉寧將百草液的服用量,從每日十瓶增加到了二十瓶。 天才神醫混都市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