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這怎麼…………」

那人正欲拒絕,卻被他的同伴揮手阻止道:「我看這位小兄弟說的沒錯,反正那小子不過是半殘之軀,我們哥倆兒去就行了。你就在這裡等著吧。兄弟,權當是為了天網了。這忙你必須要幫。否則小兄弟真的有什麼不測,到時候上面怪罪下來。你我都吃罪不起。」

「你!」

那被強迫留下來的傢伙看著同伴說話時眸中閃過的得意之色,哪能猜不到他們的心思,這分明就是在排擠他。到時候他們抓了林東,肯定要獨自去領賞。這到頭來,自己連根毛都撈不到。 眼前的情景,讓象虛明白到,自己距離寶域域中域,更近了一步。

只是也就到此爲止了,他已經進入此地一段時間,但是卻迷迷糊糊的,完全不知道接下來該怎麼辦。

寶域的變化,一切都和以前不再一樣,不僅僅是象虛,是所有人都處於了一種茫然狀態之中。

域中域,究竟在什麼第,要如何才能進去?

來到此地之後,我與壯兒已經分散,他又去了哪裏,會不會有危險?

象虛眉頭緊皺,他心情很沉重,並沒有因爲進入到這片相對穩定的空間而喜悅。

突然之間,他感覺到空間一陣波動,然後再眼前不遠處,一道若有若無的大門,悄然打開。

這道大門,通向地底,大門內散發出來的氣息,大氣磅礴,充滿了靈性,讓他精神爲之一振。

然而他畢竟是老狐狸,自然不可能見到這扇大門,立即就衝入其中,而是很快穩定了心神,深吸了一口氣,慎重的觀察起來。

“前輩,我是劉封。我已經掌握到了域中域的一些信息,但是獨孤萬道也已經進入其中,我需要你的幫助。””劉封知道,要想象虛與自己合作,也必須拿出一點誠意來,所以開門見山,直接說出自己的意圖。

“你想幫你對付獨孤萬道?”象虛也是聰明人,立即就明白了劉封的目的。

“不錯。”劉封道:“獨孤萬道,已經被我利用一些手段困在某一個地方,但是以他的修爲,很快就能衝出來,到時候整個寶域,都可能被他掌控。象虛前輩,你來此處,必然也是有所圖纔對,獨孤萬道此人,霸道無雙,貪婪無度,如果讓他掌控了整個寶域,你將什麼也得不到。”

象虛皺起了眉頭,眼神閃爍不定,很快,他眼中閃過一絲狠絕的神色,點頭說道:“劉封小友說的沒錯。”話鋒一轉,問道:“我能得到什麼?”

“前輩想要什麼?”劉封問道。

“我要至少三件法氣兵,而且必須得中級以上,擁有三百道禁制烙印,另外要尋找一門煉體流功法,越高級越好。”象虛也不遲疑,說出了自己要求。

劉封點頭道:“可以!前輩可以進來了。”

“獨孤萬道,修爲遠高於我,我會幫你阻擋他,但是如果危及到我的安全,我不會出手。”象虛並沒有立即踏入其中,而是補充說道。

劉封道:“這是自然,前輩只需幫我阻擋獨孤萬道即可,我自有其他辦法對方此人。”

“希望如此!”象虛哼了一聲,自此,兩人合作,算是初步達成了協議。

“前輩,白雲山人和光明神教的人,也都已經到達此地。”見到象虛沒有多大動靜,劉封開口說道。

他把白雲山人和光明神教的人行蹤暴露出來,就是催促象虛,不要再疑神疑鬼,速度進入墓穴之中,否則遲則生變。

“劉封,我信得過你,你最好不要耍什麼手段。”象虛這才下定決心,大手一甩,跨進了那道若有若無的大門。

護穴大陣,可以在整個六角形陣圖之內,多處開啓通道,直接把人引入其中,而具體的位置,也可以自由掌控。

象虛進入地底墓穴,直接就出現在了劉封面前。

他雙拳緊握,一身氣息凝而不散,面對劉封,雙眼極爲警惕,只要發現任何不對,隨時可能出手。

“象虛前輩,此地乃是一位大能的墓穴,擁有他身前無數藏寶和最強的傳承。此地寶物,前輩若有緣得之,不論多少,都屬於前輩,即便是那最終的傳承,你我也各憑實力。”見到象虛一臉防備的模樣,劉封索性把一切都說明白了。

“哦?”象虛皺起眉頭:“此地果真是一位大能的傳承之地!老夫看你已經掌握到了這寶域的一些關鍵,難道你會捨得把好處分給老夫。”

“讓前輩進入此地,就是我的保證。”劉封道:“如果讓獨孤萬道掌控了此地,你我便什麼都得不到了。”

象虛點點頭,說道:“不錯,獨孤萬道此人,纔是我們最大敵人。我現在該怎麼做?”

劉封一揮手,一抹神念擴散,邊有一副畫面,直接出現在象虛腦海之中,正是獨孤萬道被困殆元磁場,在數百道破碎意志之中,艱難前行。

劉封道:“獨孤萬道,現在被我困在此地,但是很快就會衝出。需要前輩前往,引其入刀煉之地,我會在此地,對獨孤萬道,施以截殺。”

又一副畫面,出現在象虛的身前,正是千萬刀煉之地的路線圖。

“到達此地之後,我會指引前輩離開,剩下的事情,就交給晚輩了。”劉封道。

“如此簡單?”象虛吃了一驚,他本以爲,劉封會要求自己聯手,直接面對獨孤萬道,然而想不到的是,竟然只需要直接引走獨孤萬道而已。

這樣的話,那就是不是正面出手,也不會有太大危險。

“你自己爲何不去?”象虛問道。

劉封欠身說道:“實不相瞞,晚輩已與獨孤萬道交過手,受了重傷,需要療養。而且那處刀煉之地,也還要些許時間佈置。前輩此行,請儘量拖延時間,並盡最大程度的消耗獨孤萬道的力量。”

“你受了傷?”象虛臉色突然一陰,聲音冰冷問道。

劉封暗中握住了青峯劍,只要象虛一有動手的跡象,他立即就會出手,借用整個大陣的力量,把此人送出此地。

透露受傷的信息,也是他故意所爲,畢竟掌控到了大陣的力量之後,讓他原本微不足道的修爲在象虛眼中也成了威脅,自己越弱,合作的可能性就越高。

至少,在有着其他人威脅的情況下,是這樣的。

“小兄弟莫要緊張。”象虛卻是立即呵呵一笑,拱手說道:“我現在便去尋找獨孤萬道,小兄弟所囑之事,必定完成。”

他說罷轉身就走,而雙眼之中,卻是閃過了一抹陰毒的光芒。

正如劉封所想,現在最大的敵人,乃是獨孤萬道,此地傳承固然重要,但是剷除對手,獨得傳承,纔是更重要的。

至於劉封,象虛雖然也有所重視,但還未真正放在眼裏。

待象虛離去之後,劉封一直緊繃的神經,才終於放鬆了一些。

與此人合作,不異於與虎謀皮,但是此時此刻,卻是不得已而爲之。

他皺着眉頭,捏動了兩個法決,神念波動如潮,隱約間要衝出泥丸,而在泥丸的最表層,一道細微的波動,正在被一點點的孤立出來。

“象虛以爲,在我神念之中留下了烙印,須不知他得到的一切,都是我利用造意法制造的虛假信息,我想要他知道什麼,他才能知道什麼。只要我願意,我隨時可以把這抹神念波動與我的意志切斷,徹底毀滅。不過此刻,就讓他存在,讓象虛以爲,對我的一切行爲了如指掌。”劉封心中暗討,兩人雖然合作,但是爾虞我詐,卻又在同時算計對方。

在這片空間,除了方清芸,劉封不會放心任何人。 常天野趁機贊同道:「沒錯,你就留下來吧。要不我就只能把這邊兒的情況和上面說了,就說你們天網的人不願意看護我。嘿嘿嘿,到時候可就不好說了。」

「你們!」

那人此刻真的是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這明顯就是被自己的隊友坑了。 蘿莉老婆萌萌噠 可真要是這麼離開,讓這小子有個三長兩短,那到時候真的怪罪下來,自己就是有八條命也不夠還的。誰都知道清靈學院的那幫老傢伙最是護短。

「媽的!混蛋!」

此時此刻,他也只能將所有的怒氣化為無盡的吶喊在心頭響起。眼睜睜的看著兩個同伴沖著常天野所指的方向飛奔而去。

在這天王殺手凝視之時,常天野的嘴角不漏痕迹的露出一絲陰笑。

半分鐘后,當另外兩人的身影消失的無影無蹤,那人一張臉因為怒氣憋得通紅。看向身前的常天野說不出的厭惡,若不是因為這小子,自己也不可能……

突地!就在這時,異變突生!一雙手猶如鬼魅一般從無形的空氣中伸出,拳頭上散發的暗光似乎將四周的亮光全部吞噬,一道道無形的黑色裂痕蔓延而出。

「誰?!」

這人的反應速度不可謂不快,不過就是再快,此刻也禁不住林東的偷襲,這一拳不偏不倚的正中他的腦門。

咔嚓!

猶如西瓜落地破碎聲,鮮紅的血液混雜著乳白色的液體飛濺四射。而林東的身形也在這一刻顯露而出,臉上平淡的表情,看著這具無頭屍體重重的摔倒在地。

「你……」

常天野雖然早就猜到這天網的殺手會死,但絕對想不到會是以這麼恐怖的死狀倒地。尤其是那混雜著乳白液體的血液落在他的身上,頃刻間,他只覺得胃部一陣的翻湧。蒼白的臉色掛著一絲驚恐,強壓了數秒之後,還是飛快的轉過身大吐特吐。

而林東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倒在地上還在抽搐的屍體一眼,輕輕的瞥了一眼因為嘔吐身體顫抖的常天野,冷聲道:「我去追另外兩個。這具屍體身上的一切歸你。當然,你可以選擇拿著東西離開。但後果我保證會比這具屍體更加恐怖。」

說罷,林東猶離弦的箭一般,沖著另外兩人的方向急速而去。以他現在施展九身幻步的速度,不出五分鐘定然能夠將這兩個傢伙追到。

「只是兩人的話,我可以一起解決,就不用擔心會漏掉一個走漏消息了。」

林東現在的行事必須謹慎,在這幻林之中,無時無刻不充斥著危險。而這一切的始作俑者自然是林龍和林蕭。

「今天這一切我必定要你們加倍的償還回來。」

至於常天野在林東走後,看著地上那具被鮮血侵染的屍體,思緒劇烈的起伏著。一雙手鬆了又緊,緊了又松。直到攥得青筋暴露,臉上的恐懼漸漸消散,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從未在他臉上出現過的嚴肅。

「我常天野在清靈學院的人眼中只是個連豬狗不如的廢物,全靠著爺爺的關係才勉強進入學院當一個打雜的。但我不想這樣,我也想成為強者,也想受人尊崇。如果我連這點兒血腥都承受不住。我真的就是廢物了。」

聲音逐漸平穩的常天野,手摸在血肉模糊的屍體上,雖然指尖在碰觸之時仍舊顫抖不已。但目光中卻漸漸恢復了平靜。

「那小子不錯,給我上了一課。強者,是用拳頭打出來的。不是靠嘴皮子嚇唬來的。這屍體的儲物戒小爺收了,哼!算是回報,小爺就勉強給你個面子,帶你出去。」

而此刻林東自然聽不到常天野的自言自語,微笑的看著那兩個剛剛離去的天網殺手,立定在兩人的身後,雙手一攤,淡淡笑道:「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你們是在找我。」

「你?!」

兩人一驚,他們只覺得身後有人追趕。可就在回身的功夫,卻看到一抹人影以讓他們驚駭的速度狂襲而至。

他們認得林東,只一眼便認出這是林東,他們見過林東的畫像。可是讓他們驚奇的是,這個傢伙哪有半點受傷的樣子,看那氣定神閑的表情,甚至有種能吃定他們的姿態。

「怎麼?見我沒有半死不拉活的很驚訝嗎?」林東再度抖了抖肩,一副和熟人說話的樣子,沒有半點兒的生分。

原本這只是一句很正常的話,可是落在兩人的耳中,卻非常刺耳。

「他知道?」

突地!一道靈光從兩人的腦海中同時劃過,撥開烏雲見日明般,瞬間聯想到一個可能。

「你和那個清靈學院的小子是一夥的?」

林東挑了挑眉頭,臉上掛著讚許的表情,贊道:「不虧是資深修士,吃的葯比我上過的廁所還多,竟然這麼快都猜了出來。沒錯,我和他是一夥的。怎麼了?有那麼驚訝嗎?」

「你!」

吃的葯比他上的廁所還多,這話怎麼聽怎麼那麼不幹凈呢。當即的,兩人的臉色均是一變,盯著林東低喝道:「小子,就算你和那小子聯手又怎麼樣?哼!想要將我們分開,主意打得不錯。可你認為你夠格嗎?我們可是兩個人,就憑你一個毛頭小子,你算個屁啊。」

「正好你自投羅網,也省的我們兄弟去找了。管你是不是重傷,今天這命給老子們留下就成了。」

說話間,兩個人都是殺意騰騰的。雖然口中滿是不屑一顧,不顧從身上滕然升起的氣勢,倒是可以看得出來,這兩個傢伙並沒有真正的小瞧林東。

「這話我已經聽你們天網的人說了幾遍了。不過可惜的是,這些話最終都成了遺言。千篇一律,真是沒有心意。」

「小子,你不要驕傲!能夠對付別人,但對付我們你還差了點兒,我們一個銅牌王者,一個銅牌巔峰!我看你如何逃得出我們的手掌心!」

「呵呵,試試便知。」

霎時間,林東身形忽閃,如同是瞬間轉移一般消失在了原地。再度出現時已是倒扣在兩人頭頂,整個人在這一刻懸挂於半空。

與此同時,遺留在原地的幻身卻在這一刻呼嘯而出,只不過在行進的途中,身形越發虛化。 此處的地底墓穴,與暝山大陣的地底墓穴佈局幾乎完全一樣,然而內部結構,卻有許多不同。

首先的區別,便是此地,有着許多危險之地,而這些地段,往往都設在最爲關鍵的場所。

這些危險之地,給人的感覺,就是要阻止他人進入此地,起到一種重重保護之作用,而這些在暝山,是沒有的。

如果不是因爲溝通到了護穴大陣,對大陣有着深刻的瞭解,在此地之中,甚至隨時都可能有生命危險,這在暝山墓穴,幾乎是不可想象的。

在暝山之時,劉封就有些疑惑,作爲一代大能,龍炎真人的墓穴好像太過簡單了一些,然而現在,他卻是明白了始末。

“龍炎真人並非只留下一個墓穴,而是多個。暝山墓穴,只是多個墓穴中的一個,也可以稱之爲假穴。而此地,纔是真穴,所以防護措施,遠非暝山墓穴可比。”劉封心想着,他本來以爲已經足夠了解龍炎真人,然而現在,卻又多了一些疑惑。

他甚至有些疑惑,當年龍炎真人,是不是真的死在了飛龍大陸?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