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這可是幾乎不可能練成的神通,百鬼此話當真?」薛海皺眉如此詢問,後者點頭道:「築基時曾有幸被雲中子前輩搭救,當時就是使著這般雷法……洞界洞界,果然名不虛傳。」

「就算有著近乎無盡的雷澤輔助,要修成這神通也不太可能吧。那位前輩可曾透露修習到第幾元辰了?」

「這自然是不會說的……唉,薛兄也別太多心,他不至於對付我等這些晚輩。」

不明就裡的傅陰川聽到這句話,立刻感覺渾身不舒服。一種若因若無的危機感徘徊不斷,只叫他吞著口水。

如此這般,三人也到了雷澤邊的一個碼頭前。

百鬼撤去腳下的黑雲,三人落地立刻一番整理。那百鬼便走到碼頭邊的一個風鈴前,輕輕一撫。

說來也怪,此時大風呼嘯不斷,這風鈴愣是雷打不動。但百鬼這麼輕輕擺弄,居然放出悅耳的叮叮聲。聲音不大,卻能傳遍十里。說不得這也是件寶貝。

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具是取出了用錦盒包好的各種寶物禮品,恭恭敬敬的站在碼頭邊等候。

不多時,碼頭邊的雷澤面上一陣氣泡翻滾。伴隨著道道刺目的電光和咔嚓咔嚓的響動。一頭渾身幽藍,氣勢不凡的蛟龍就探出了小半個身子。

金黃的蛟目好奇的打量著底下三個小不點,忽然鼻孔噴出一團雷霧,瓮聲瓮氣的緩緩道:「三位道友,此地乃逍遙山水澤觀,雲中子前輩洞府,有何貴幹啊?」

這,竟是一條長出了角,結成妖丹的蛟龍!論修為,是毫不在他們任何一人之下的!卻只是被放在門外當看門犬!薛海第一次對元嬰的威懾有了更深一步的認知。

百鬼老老實實的將手中錦盒放在了碼頭邊上,作揖行禮道:「回道友,貧道眾生門代門主百鬼道人,副門主歡喜老人,以及大長老血神子三人求見雲中子前輩。」

「哦?你是當年的那個小骨頭?也成金丹了,不錯不錯。」蛟龍好似和百鬼有些交情,閑話了幾句便直接略過傅陰川,盯著薛海看個沒完。

被人盯著會很不舒服,更何況是被一條蛟龍盯著。薛海平靜無波的後退一步,再次作揖行禮道:「貧道血神子薛海,見過道友,還不知道友名號。」

「叫我青兄就好……恩,你就是血神子?果然好大的血氣。歐陽兄這些天吵著要和你比試,也不知是你勝一籌,還是他高一截。」

「歐陽?」薛海一愣,這誰?不認識。

百鬼面無表情的碰了碰薛海,悄聲道:「雲中子的第五弟子,也是近不久成了金丹。神通了得,卻好勇鬥狠。等會薛兄可得忍讓一二。」

「曉得曉得,絕不會壞了大事。」

蛟龍見兩人竊竊私語,頓時沒勁。張嘴一口吸走碼頭邊的錦盒,拋下一句:「等著。」便帶起滾滾雷霆,投入雷澤之內,不見蹤影。

不一會,蛟龍回來,只讓三人上了他的背,馱著游過了茫茫無際的雷澤。好一會才在一處鳥語花香的島邊停靠。

見著三人下來,蛟龍瓮聲道:「徑直走,過了石碑后再走過橋便是了。可別亂走,禁制多著呢。」

說罷,又撲通一聲投入雷澤內。

三人見此,只好依言行去。

這島端的是風景秀麗,使人煥然一新。雖說是島,但四處都有引入的雷澤河流,穿插其間。層層疊疊,猶如八卦。竟有一種湖中有島,島中有湖的奇特之感。

走過了木橋,迎面便是點綴在無數小島上的亭台樓閣。其中用木橋相連,更有木棉花點綴。傅陰川甚至感嘆道:「此真乃人間仙境。與此地一比,其他門派真所謂是破寨子了。」

「哈哈哈哈哈!這位小友可是取笑陳某了,區區寒舍,不登大雅之堂。」

卻聽一陣高笑,三人望去,一個白鬢長鬍的少年人穿著青白道袍,正站在一顆木棉樹下笑望而來。

這根本不用提醒,三人立刻作揖行了大禮,恭恭敬敬的高呼道:「眾生門小輩三人,見過雲中子前輩!」

「何必拘禮,跟貧道回正堂說話。」

這少年長須道人輕輕一揮衣袖,三人只覺得眼前一花,已然身在正堂,坐在椅子上了。

「好一手挪移道法!竟神不知鬼不覺。」薛海暗暗心驚。卻見正座的雲中子撫須笑道:「我道是誰,原來是當日的骨道友,如今結成金丹來找貧道何事啊?」

說罷,手指敲了敲案台道:「靈兒!躲在後堂作甚?還不快出來給各個前輩上茶?」

話音剛落,卻見一個穿著紅色,眉清目秀的俏丫頭端著茶水,頗有些靦腆的上來一一敬茶。

薛海見此,這女子也不過築基四五層的程度,但內息穩固,法力凝實。毫不在尋常築基八成之下。心下對雲中子更是吃了一驚。 霍聖目光凝重,這二人的劍道本來在所有教員里都是數一數二的。

現在二人雙劍合璧,只怕力量更強。

但他霍聖也並非浪得虛名,絕不會退縮半步。

雙手合十,一面靈力所化的巨大圓盾憑空出現。

當!當!

又劍的劍氣落在圓盾上,發出金鐵交鳴的震鳴。

「你們二人的雙劍合璧雖強,卻破不了我的靈力盾。

等你們的劍力消退,便是你們戰敗的時候!」

首席戰神咧嘴笑道。

雙劍合璧的力量很強,但持續的時間不長。

只要等這劍勢過去了,首席戰神便可以主動出擊。

「子安老弟,霍聖說的沒錯,我們的雙劍合璧一旦劍勢耗盡,便沒有再戰的可能。

現在只有拿出本源之力來戰了!」

賴教員說道。

「好!」

子安教員點頭答應。

二人同時後退,運轉本源靈力。

頓時,二人的雙眼變的通紅起來。

「劍吸之術!

霍聖,給我們過來吧!」

二人同時挺劍,朝著首席戰神一指。

一股勁氣爆涌而出,霍聖身的泥土,石塊頓時翻滾,吸力狂涌,全部朝著子安教員他們飛來。

霍聖的雙腳牢牢的抵在地面。

仍然被吸力扯動,在地面上留下了兩行深深的腳印。

在這使用了本源力量的劍招之下,即便是曾經的最強教員,也無法抗衡。

首席戰神嘗試了反抗,可惜都沒能成功。

最後,他直接放棄了反抗,任憑這股吸力將他吸過去。

「放棄抵抗了嗎?」

子安教員以及賴教員都是冷笑。

「放心,看在以前都是教員的份上,我們不會殺你。

最多讓你失去行動力!」

對方畢竟也當過教員,這樣的事情,還是讓校長來處理比較好。

「哼!」

首席戰神面帶冷笑。

待他快要被吸到二人的身前時,他忽然肩膀微微一顫。

一道巨力迎著二人的劍撞來。

子安教員與賴教員頓時渾身一顫,一股發麻木的感覺從劍身直傳他們的手臂。

他們的心頭驚駭無比。

連忙收劍後退。

「他的實力,似乎比以前當教員的時候還要強!」

賴教員沉聲說道。

「打不贏!

即便我們二人聯手,也打不贏霍聖!」

子安教員目光一凝,語氣帶著不甘說道。

「先退吧,我們打不贏他,但他想留咱們也不容易!」

賴教員現在只想退出大比結界,然後把情況上報給校長。

只要校長親自出馬,一切都能擺平。

「你們退不掉!」

這時,霍聖單手一招,從空間捲軸里取出了一把寬刀。

刀身寒光乍現,化作了一道凌厲無比的刀氣,直奔子安教員而去。

「霍聖,殺害學宮的高級教員,你可知道是什麼罪嗎?」

賴教員怒吼。

唰!

刀芒一掠而過,劃過了子安教員的胸膛。

鮮血好像開閘的水,直涌而出,揮灑在半空,就像是下了一場血雨。

子安教員難以置信的低頭看著自己的刀傷,那裡已經直接貫穿。

神魂、內臟,經脈,全部被破壞。

「你、你真的敢殺我?」

話剛落下,子安教員雙眼一翻,仰頭倒地,再也沒有了生機!

不得不說,首席戰神也是一個戰鬥天才。

他知道硬扛對方的雙劍合璧,自己敗北的可能會很大。

但只要能拉近跟他們的距離,就有贏的希望。

現在子安教員已死,賴教員沒有了聯手對象,已經不足為懼了。

「現在,輪到你們死了!」

首席戰神掃向四周。

他持刀前行,一股猩紅的豈是從其身上綻放。

「快,你們快攔住他,我現在就逃出去叫救援!」

賴教員瘋狂的命令著四周的學員。

那些學員根本不想拚命,但被賴教員點了名,如果不去,以後他們也肯定沒有好日子過。

不得已,只好咬牙沖了上去。

「殺!」

寬刀舞動,一道一道的刀氣斬出,在一群衝過來的學員,瞬間就像豆腐一樣,被一分為二,倒地而亡。

「不行,我們攔不住,大家一起逃啊,不然我們會被他殺光的!」

終於有人驚聲的喊了起來。

原本就有退意的眾人,見有人如此說,全部轉身就逃。

把後背留給敵人,這是很危險的事情。

身後的首席戰神當然不會客氣,一刀一個,斬在了這些人的後背。

頃刻間,又有一大半學員倒地。

「救命啊,賴教員救救我們啊!」

到處都是鮮血的味道,一些膽小的學員嚇的哭了出來。

賴教員表情無比的痛苦。

他何嘗不想救這些人?

但面對霍聖,他根本不是對手!

「你們誰也別想走,敢讓龍皇受傷,你們就要用命來賠罪!」

殺意瀰漫,首席戰神的刀再次斬出。

「瘋子,霍聖你就是一個瘋子,你追隨的主人也是個瘋子!」

賴教員臉色狂變,現在他明白了,這個霍聖跟林天佑一樣,都是神域里不要命的瘋子。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