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這不可能吧,火淼的修為,就算是龍族的幾位老祖宗聯手都未必能夠傷得了他,倘若真的被人殺死,為何火龍族那邊沒有消息傳來,火淼要是死了,這麼大的事情是隱瞞不住的。」君橙舞搖頭道。

「那你外公又憑什麼可以解決火淼呢?」蕭寒問道,「我並不是想刺探戰家的什麼隱秘,只是好奇而已。」

「戰家有一種劍陣,可以數百人一起施展,威力可以移山填海,只要火淼落入劍陣之中,必死無疑!」君橙舞遲疑了一下,說道。

「哦,既然有此神奇的劍陣,當年為何不……」蕭寒奇怪的問道。

「這個劍陣需要的高手眾多,戰家當時根本湊不齊劍陣所需要的人手,但是現在勉強可以湊齊人手,所以……」君橙舞解釋道。

「原來如此!」蕭寒唏噓不已道。

「我把如此機密的消息都告訴了你,這下你該相信我說的話了。」君橙舞道。

「呵呵,門主的話我自然是相信的,不過我還有一個問題,如果門主肯告訴我的話,我就跟門主賭上一回?」蕭寒道。

「什麼問題,你問吧?」君橙舞很坦然的道。

「門主曾經說過,你知道是何人指使刺客進入戰家老宅刺殺我,我想知道這個人是誰?」蕭寒問道。

「你真想知道?」君橙舞眼神陡然銳利起來。

「當然,門主既然知道,我又何必費盡心思去猜呢?」蕭寒笑道。

「不是我不想說,而是你知道了未必對你有好處。」君橙舞道。

「門主放心,好壞我自己心裡有數,不會連累門主的。」蕭寒眼神之中閃過一絲森然的殺機。

「他就是我的表哥戰雨,這一次也在十個人的名單之中,算是你的情敵吧。」君橙舞道。

「恐怕他還有另外一個身份吧?」蕭寒冷笑道。

「你怎麼知道的?」君橙舞驚訝道。

「戰雨是不是也加入了海風,地位是不是還在你我之上?」蕭寒沉默了一會兒,突然開口問道。

「你,你,你……」君橙舞接連說了三個「你」字,雖然看不出真容是何等的驚詫,但從眼神之中就可以看出,她內心是何等的震驚了。

「戰雨就是大總管,對嗎?」蕭寒冷笑一聲,繼續問道。

「你都知道了?」君橙舞長長的嘆了一口氣。

「那天晚上,我們三個人去火龍洞,你堅持要去,大總管很不情願的眼神,我就看出大總管肯定認識你,對不對?」蕭寒問道。

「不錯,沒想到你的觀察力這麼細緻,居然瞧出我跟大總管眼神的變化,其實大總管是戰雨我也只是猜測,沒有任何證據證實他就是大總管,那一晚,我堅持要去火龍洞,其實是想去找火千尋報仇的,但是誰也沒想到,火千尋夫婦那晚居然不在洞中,要不然我們三個……」

「你知道大總管那副地圖是從哪裡得來的?」蕭寒問道。

「這個我們這些行動組的人如何知道,地圖很顯然是內外勾結,不然不可能連火龍洞中每一位閉關長老的位置標誌的那麼清楚。」君橙舞道。

「火龍族除了內奸,你覺得那會是誰?」蕭寒問道。

「不好說,火龍洞內那麼多火龍族長老,誰都有可能是內奸。」君橙舞分析道,「第三層的長老沒有允許是不能進入第四層的,而第五層的入口有三處,在地圖上頭清晰的標出了,很顯然這個內奸經常進入第四層,對第四層的情況非常熟悉,而第四層就只有五六個人,內奸一定在他們當中。」

「你說會不會是火千尋、火千語夫婦呢?」蕭寒道。

「她們?不大可能吧,為什麼呢?」君橙舞瞪大眼珠子道。

「事情往往是你最想不到的,最會發生,又有誰會想到堂堂玄門門主會是海風組織的成員呢,還有天門的門主,未來的戰堂的堂主,居然都是海風的人?」蕭寒搖頭道。

「聽你這麼一說,那晚我們要是對那些火龍族長老動手的話,內奸若是在其中,豈不是會枉死在我們手中,那只有不在火龍洞中的火千尋夫婦嫌疑最大了。」君橙舞再一次回頭捋了一下思維,分析道。

「還有一個事,我們雖然是一條繩子上的螞蚱,可比武招親的事兒是你私自搞出來的,我可沒閑工夫跟你上台比武,所以到時候我會自動認輸,我們私下裡最好不要見面,你有什麼事,派個可靠的人給我傳遞消息好了。」蕭寒起身道。

「不行,剛才已經比過了,我輸了!」君橙舞道。

「隨便你,不過沒什麼事不要來找我,至於戰雨是不是大總管,我會查的,不過如果真的是他,你可別怪我下狠手!」蕭寒飄然而去道。

「喂,你別走呀,先幫我解開禁制再走呀?」君橙舞喊道。

「三個時辰,禁制立解!」

「齊鷹飛,下次別讓你落到姑奶奶的手裡!」君橙舞躺在單人床上,沖著天花板,咬牙切齒的說道。 事情的發展終歸是好的。

有些人就是需要敲打,稍微敲打下就能夠敲打出結果來。

周三這天是晴朗的。

天氣好陽光好心情就會好,要是說再加上點好消息的話,真的是你好我好大家好。在這天蘇沐坐到殷玄縣縣委書記辦公室后,傳來的幾個消息讓他頓時眉開眼笑。這幾天的憋屈心情都一掃而光,就連透過窗戶射進房間內的陽光,在蘇沐眼中都變的俏皮起來。每天都要是能夠像現在這樣,該是多麼美好。

梁名物被宣判死刑,舉城沸騰,拍手相慶。

古廟會順利舉辦落幕,達成合作意向的古藝有著十四項之多。

殷玄縣經濟開發區只剩下幾家企業處於建造廠房中,其餘的都開始投產。

一樁樁一件件都是蘇沐親手做過的事情,都和蘇沐有著密切關係。蘇沐相信這絕對是好開端,有著如此開端在,很多事情都是能夠擺在檯面上詳細說道說道。

叮鈴鈴。

在這種心情中,蘇沐接到了鍾泉的電話,那邊的鐘泉心情也是不錯,「福隆商廈的事情我這邊初步已經有所定論,是能夠解決掉的,你就放心吧,差不多到這個星期末就能夠全都解決掉。要是說順利的話,謝安金的這個福隆商廈是能夠在下個月就開始營業的。」

「那就是十一?」蘇沐意外道。

「是的,十一。雖然說這裡面還是會涉及到像是招商這類事情,但你是清楚的,福隆商廈地理位置相當優越,只要對外招商,肯定會有人過來的。能夠將福隆商廈順利解決掉,也算是了卻我心頭一樁麻煩事情。」鍾泉如釋重負道。

這可是實打實的政績。

鍾泉從前來商禪市后,像是這種最為穩打穩紮的政績並沒有做出多少。不誇張的說,真的要是說到這種政績。他都是沒有辦法和蘇沐相提並論的。所以福隆商廈才會成為鍾泉的心病,才會讓他在這麼短的時間內解決掉。至於說到如何解決的,蘇沐倒是不擔心鍾泉會在這其中扮演什麼不光彩角色。

真的是該放鬆放鬆。

現在是九月末,眼瞅就要迎來十一黃金周。十一是個熱鬧的日子。是會放個小長假的。有著七天時間能夠揮霍,蘇沐也沒有想著要繼續留在商禪市這邊工作。工作是永遠都做不完的,他想要出去走走。至於說到去什麼地方,跟誰去的話,暫時還是沒有什麼想法的。葉惜是沒有可能回來的,高鐵項目正處於最緊張狀態的她,是必須要盯在總部。

周瓷嗎?周瓷現在想必也是處理周氏集團的事情,再說前兩天剛從青林市回來,蘇沐也沒有想法要帶著周瓷出去。

如果不行的話,就自己出去走走。

從擁有官榜后。我還沒有如何正兒八經的出去旅遊過,我又不是出國,只是在國內隨便走動走動,順便看看能不能找到靈石。畢竟九座四合院是花費那麼多心血建造出來的,要是說這樣浪費掉真的是可惜的很。再說如今殷玄縣真的是變成了宜居城市。像是徐老他們要是閑著沒事過來在九座四合院養養生,比什麼保健措施都好。

就這麼定了。

想通這個后蘇沐就不再去想自己身邊的鶯鶯燕燕,沒有那個多想的必要。

現在的這種生活氛圍才是最為美妙的。

如果說能夠選擇的話,蘇沐是很想要這種生活狀態,不被上秒牽挂,不為下秒擔憂。但蘇沐也很清楚,人只要生活在這個世界上。像是這種心態有的話是可以理解的,但真的要是說做到會變的很困難。你以為這個世界都是因為你而活著的嗎?你以為整個地球都是圍繞著你轉的嗎?沒有道理的。

但這始終是給人一種希望。

希望還是要有的,萬一實現了那?

蘇沐的好心情是會傳染的,整個縣委都能感受到這刻蘇沐的不錯心情。所有見到蘇沐笑臉的人,都會熱情打招呼。他們全都是處於最為笑容滿面的狀態,希望能夠在蘇沐面前留下好印象。

就在中午快要下班的時候。蘇沐接到了柳伶俐的電話。這個被蘇沐安排在市委組織部的女人,如今是真的只能夠跟隨蘇沐前進。柳伶俐是個很有野心的女人,她對官場權力的熱衷比誰都渴望。她知道跟隨蘇沐才能夠得到她所想要的一切,所以說她是從來都不會猶豫,只要是能夠和蘇沐聯繫的機會都會抓住。

「有事?」蘇沐問道。

「怎麼。難道說沒事就不能和你聯繫下嗎?」柳伶俐嬌嗔道。

「讓我猜猜,你敢這樣說話,說明你現在是在辦公室中,這個時間點是下班了,只有你在辦公室中。我知道你不會閑著沒事給我打電話的,說說吧,是不是李霄雲那邊的工作安排確定下來了?」蘇沐直接問道。

「你真的是厲害的很,沒錯,李霄雲的工作調動雖然說前段時間就已經做好,但畢竟是要走程序的。但現在卻是沒有問題,已經全都落實下來。我就是給你說下,相信你很快就會接到正式通知,李霄雲已經被提名為殷玄縣副縣長。你是不知道,現在誰都想要進你們殷玄縣,但誰都知道沒有可能隨隨便便就進去的。李霄雲被提名為你們縣副縣長,不知道讓多少人羨慕。」柳伶俐話里話外帶出一種毫不掩飾的羨慕。

說別人羨慕,其實就是柳伶俐羨慕。

柳伶俐是什麼樣的人,蘇沐心知肚明。對於這樣一個熱衷權勢的女人,蘇沐是說不上來會以什麼樣的態度面對,你說她是不可取的吧,這是沒有道理的。只要身在官場中,誰不想要往上爬,誰不想要進步,難道說就只是柳伶俐自己這樣想嗎?不可能吧。

一個人有點野心,在蘇沐這裡是很為正常的。

「今天晚上我會過去找你。」蘇沐說道。

「好,我等你。」柳伶俐毫不遲疑道。

掛掉電話后,蘇沐很快就將這事放到一邊。中午吃過飯後,蘇沐下午是想要去經濟開發區轉轉,只是還沒有等到他從辦公室中走出去,很快就被人給堵住。只是蘇沐怎麼都沒有想到,堵住他的竟然會是秦夢緣。說起來自己已經是有段時間沒有和這個美女院長有聯繫,沒有想到她還是這樣鍥而不捨。

「秦院長,有事?」蘇沐微笑道。

「怎麼?難道說你不知道我過來是因為什麼嗎?」秦夢緣直接坐到蘇沐面前,絲毫沒有將他當成是什麼縣委書記。

實際上在秦夢緣這裡真的是不會對那種官職有著什麼樣的盲目恐懼,因為蘇沐的年齡擺在那裡,在沒有和蘇沐深交的情況下,你讓秦夢緣如何能夠對官位太過敏感?再說當初秦夢緣能夠成為市一院的副院長,靠的就是真才實學,而並非是那些花招。所以秦夢緣認為蘇沐就是一個醫術高超的民間國手。

這也是秦夢緣過來的目的。

真的是有點無語。

早知道秦夢緣會這樣執著的話,當初就不應該那樣做。蘇沐也知道現在說什麼都沒用,親自起身給秦夢緣拿過來一瓶礦泉水后,神情隨和道:「我當然你知道秦院長過來是因為什麼,所以我正在想著怎麼樣才能夠拒絕秦院長。」

「拒絕我?」秦夢緣當場眉頭皺起。

「沒錯,就是拒絕。」蘇沐擺出一副坦誠公布的姿態,盯著秦夢緣雙眼嚴肅道:「我知道你心裡是想要什麼,但我能夠告訴你的是,你想要得到是沒有可能的,你就算是從現在修鍊都沒有辦法做到我這種程度的。至於說到你讓我去你們市一院任職的話,更是無稽之談。

別說我沒有那個時間,就算是有,我也沒有可能答應的。救死扶傷是你們醫生的職責,好像和我沒有多大關係。每個人都有屬於他的追求和夢想,秦院長,我要是說讓你前來縣委幫助我,你會答應嗎?」

「我…」秦夢緣當場語塞。

至尊邪帝:廢柴小姐萬萬歲 這就是問題所在。

秦夢緣突然間意識到蘇沐的話不是沒有任何道理,自己從最開始到現在為止,都是站在自己的立場上看問題,卻真的是忽略了最為重要的環節,那就是每個人的愛好。

秦夢緣自己的愛好是當醫生,是享受那種治病救人的快樂。但自己是這樣,難道說別人都應該是這樣嗎?難道說在其餘人心裡就真的是沒有可能做到別的嗎?你敢說蘇沐現在所做的工作不必自己當醫生重要嗎?

然而是真的不甘心啊。

秦夢緣比誰都清楚蘇沐的口才是無敵的,為了能夠說服蘇沐,秦夢緣是從多方面了解過蘇沐的,也知道蘇沐在燕京大學和在江南大學上所作出的演講。就是因為這兩次經典演講,讓秦夢緣明白自己在蘇沐面前是絕對說不過他的。

明明知道不行,還真的是很想要嘗試啊。

難道說就這樣放棄嗎?

要不?

突然間秦夢緣眼前一亮,臉上的那種頹廢神情一掃而光,漂亮的眼珠中流露出陣陣刺眼目光,「你要是不願意加入市一院的話也行,不過你要答應我一個條件。」 餚寒回到自己的房間,閑著無聊的三娘乙經睡下了。只見她一頭烏髮零亂披散在俏麗的臉旁,秀目微閉,嬌羞無比的媚態,份外動人。

蕭寒掀起被子,這才發現這個小妮子居然什麼都沒穿,一絲不掛的玉體盡收眼底,高聳挺立的乳峰上,嫣紅的像網綻放的花蕾般鮮紅欲滴。纖纖盈握的細腰,圓鼓軟翹的雪臀,修長白嫩的大腿,好一個美若天仙的床上尤物!

他這才想起這幾天住在戰家老宅。她們就沒有真正的有過親密接觸。三娘是天狐族女人,對這方面的需求本來就大,可又不敢主動求歡。被自己責罵。

也只能一個人躲在被下聊以自慰了。

一抬腳,蕭寒坐上了床,挨著三娘滾燙的身軀依靠著床頭,回憶起剛才他跟君橙舞相見的每一字每一幕!

無論是對齊三還是他蕭寒來說。君橙舞都是一個既熟悉又陌生的女人。

這個女人有著極為特殊的身份。還有與比表面不相符合的心機和能力。

這個女人偏偏現在動不得,也殺不得,索性的是她現在還不知道自己真實的身份,但對她說要反叛海風的話,他內心還不敢輕易的相信。

這就讓他為難了,如果是真的。那跟這個君橙舞合作一下,也不無不可,只需要別讓這個女人知道自己的身份就走了,可若是假意前來試探自己的,那這可就糟糕了,自己既然知道了,知情不報,那會是什麼後果?

齊家死多少人他並不在乎,海風還不至於那麼愚蠢,動了齊家的人。就等於暴露自己的,可自己必然成為海風剪除的對象了!

像這種暗殺的活兒,海風肯定不會讓自己的核心人員出手,很顯然他們會出動類似於自己這樣的棋子!

君橙舞的身份太過重要,一旦反叛,對海風的打擊那會是相當大的。既然如此,不管是她是真的反叛,還是假的反叛,何不將她逼到那條路上去?

只要她露出一絲猶豫之意,那就說明君橙舞完全是在玩賊還捉賊的把戲,她根本就沒有背叛海風之意,或者說,她還是在故意的引自己上鉤。好除去自己這個。海風的叛徒呢!

可是怎樣才能將君橙舞的假戲變成真做呢,當然如果是真戲,那也就真做了。

玄門跟海風私底下做著的那些交易,身為副門主的祁豐年不可能不知道,祁豐年會不會跟海風有所勾結呢,亦或是他也是海風的人,只不過平行管理,與他和君橙舞不在一個大總管屬下呢?

還有卡比拉,這小子肯定是海風的人了。會不會隸屬祁豐年呢?他居然跑過來招攬自己,莫非對方並不知道齊三的身份?

這不是沒有可能,卡比拉後來終止了對他的拉攏,很顯然身份已經暴露了,按照組織的處理方法,卡比拉就算因為不知者不怪罪,那也會被遠遠的調離他的周圍的。

但是,卡比拉分明並沒有遭到什麼懲處,反而依然可以在自己周圍打轉,這有點不尋常。

組織禁止平行組之間發生聯繫,哪怕是最親近的人也要保守秘密。泄密者最嚴重的直接被秘密處死。

為了不讓戰堂警覺,組織一直嚴格執行這套紀律的。

海風所謀太過逆天,所以在沒有暴露之前,絕不能夠露出蛛絲馬跡的,否則一旦被戰堂警覺。那必將遭致毀滅性的打擊!

當然齊三並不知道這些,他們加入海風這個組織,原因多種多樣,還沒有涉及到海風背後海神殿所謀的大計劃,只是為這個大計劃在剷除異己,或者提供前期準備工作!

在齊三的記憶里,組織就像是一個在海族、龍族以及人類之間的一個龐大的走私集團,目的自然是為了獲取巨大的利潤,而齊三並不參與海風與戰堂以及人類大陸之間的暗中貿易,所以並不清楚海風究竟在幹些什麼?

但是君橙舞卻也許知道,因為她是玄門門主,想要知道這些,並不太難,只需要了解一下海風通過戰堂玄門走私進入蒼茫大陸的貨物,以及他們從大陸上購買的物資再通過玄門一點一點的帶回來,從物資上就不難判斷海風究竟想要幹什麼了!

君橙舞也許就是發現了這些。才決定要反叛海風的,如果海風真的是為了求財,她加入其中,是為了利用海風的力量為其報仇,這也用不著如此過激,至少也不應該如此直接的拉攏自己!

要不是君橙舞自己沒有經驗,那就是君橙舞的叛意已經被海風警覺了。她這是在迫不及待的拉攏人加入他。與海風對抗!

如果真的是這樣,那他和君橙舞都處在一個極度危險的情境之中了。

君橙舞要自保,為什麼不去找戰傾城呢?只要戰家替她出頭。海風根本拿她沒有辦法的。

蕭寒腦海里出現了好幾個假設。可都找不到一個正確的答案,這局面亂的讓他都有點腦子不夠使了。

不知不覺間,棄寒覺得自己以齊三的身份陷的很深了。

一隻小手悉悉索索的摸了上來。久違的刺激從下身傳了上來,蕭寒這才發現自己身上最重要的一塊陣的已經被一個千嬌百媚的大美人眨著惺怪的睡眼

「三娘。上來吧?」蕭寒無奈的一笑,這個小妮子好幾天沒有滿足了,眼下一臉的,更何況自己也憋了好幾天。

也許短時間的放縱會讓自己暫時的忘卻這些煩惱。

三娘聞言,眼眸之中放射出熾熱的光芒,嬌嫩滾燙的身軀一扭就,竄到蕭寒的胸前。如水蛇般的扭動著。刺激這蕭寒那剛剛蘇醒的。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