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這……。」

「吳銘小友,你是不是聽說了什麼?」

「呵呵,有一些吧,不過前輩大可以放心,過去的事已經過去了,我不會追究也不想追究,此次晚輩之所以要見一見無字玉璧,還有別的打算。」

紫虛真人挑眉問道:「別的打算?」

「正是,撤離蜀山勢在必行,難道,前輩能夠將這等寶物帶離蜀山么?」

紫虛真人臉上顯露出為難之色。

「這個……,哎,無字玉璧乃是神物,老夫雖然有些道行,又如何能將神寶收取,小友說笑了。」

吳銘點了點頭道:「沒錯,正因如此,我才要去看上一看,如果運氣好的話,或許我可以試一試。」

「什麼,你是說,你能夠收取無字玉璧?」

劍仙晨陽也顯得十分吃驚。

「吳銘小友,我沒聽錯吧,你是說,你想要收取無字玉璧?」

吳銘當即回道:「我只是說運氣好的話可以試一試,呵呵,到時候只怕二位前輩不答應。」正當此時,吳銘肩頭的小黑笑道:「嘿嘿,什麼無字玉璧啊,能有多厲害?你們聽說過獸神族龍族的寶貝化龍池么?」

紫虛真人驚呼一聲:「化龍池?」

劍仙晨陽急忙說:「當然聽過,龍族的化龍池也是天生的神物,龍族能夠統率獸神族想必也是得到了化龍池的相助。」

「對嘍,化龍池不比你們蜀山的什麼玉璧差吧,哼哼,還不是被我老大給收了。」

紫虛真人和劍仙晨陽再次狠狠的吃了一驚。

「什麼,吳銘小友,你,你收取了龍族的化龍池?」

紫虛真人沉思片刻后道:「吳銘小友,方才你說,現在的獸神族已經在你的掌控之中了,我當時便有些驚疑,甚至是半信半疑,現在,你的這位朋友又說你收取了化龍池,這兩件事和在一起,看來,老夫不得不相信你了。」

收取化龍池,就等於是懾服了龍族,懾服了龍族,吳銘自然大有可能已經征服了整個獸神族。

吳銘瞪了小黑一眼。

而後,他對紫虛真人和劍仙晨陽說:「好了,我們的時間實在不多了,二位前輩就不要再就此事傷腦筋了,在我進入蜀山之前,我看蜀山的護山大陣最多還能支持一個時辰而已,隨後妖族大軍偃旗息鼓,護山大陣有了一定的恢復,即便如此,最多能抵擋妖族大軍猛攻兩個時辰罷了,兩位前輩,我們的時間真的不多了。」

聽了吳銘的話后,紫虛真人和劍仙晨陽同時點了點頭。

「好吧,也罷,那我們就抓緊時間。」

劍仙晨陽點了點頭。

而後,紫虛真人和劍仙晨陽一同下令,蜀山上下隨時準備撤離蜀山,至於那些投奔蜀山的仙道修鍊者們,他們有權力決定自己的去或者留。

到了這個時候,蜀山也管不了那麼多了。

投奔蜀山的仙道修鍊者,願意跟隨蜀山的,蜀山自然接受,不願意的,可以自尋出路,想要留下來跟妖族死拼也可以,想要找個機會,從別的地方衝出去也可以。

安排下去之後,紫虛真人和劍仙晨陽帶著蜀山幾十位長老,趕奔無字玉璧的所在。

大約有百位仙道高手也都跟著一併前往。

蜀山的主峰一共有兩座,其中的一座是蜀山仙宗坐落的位置,另一座則是蜀山劍宗所在之處,在這兩峰之間有一道山樑,雖然這道山樑沒有兩大主峰高峻,但是由於加在兩峰之間,就好像是一道橋樑一般將蜀山兩大主峰連接起來。

然而,蜀山的至寶無字玉璧,就在這山樑上的一處絕壁之下。

吳銘等人全部都可以騰雲駕霧,趕往山樑不過是朝夕之間罷了。

很快,在紫虛真人和劍仙晨陽的帶領下,眾人來到了山樑那絕壁的下面。

無字玉璧,蜀山至寶,由蜀山仙宗三位長老和劍宗八名劍奴守衛,另外還有蜀山的鎮山神獸碧水麒麟坐鎮。

在一處高大的岩壁下,吳銘跟隨紫虛真人和劍仙晨陽停了下來。

吳銘定睛看去,眼前這面岩壁如刀切一樣的整齊光滑,就好像有人拿著巨斧由上而下硬生生劈出來的一樣。

除了看上去十分光滑整齊之外,從外表上來看,倒也沒有什麼特別的。

沒有那種所謂至寶的霞光,更沒有精美的雕琢,但是,吳銘的魂力卻完全感應得到,沒錯,這就是一塊散落的混沌神石,而且,竟然不比石敢當弱。 第324章先苦后甜

奶提糕是姜雲卿上一世帶著狗崽子逃難的時候,去到一處牧源地時吃到的東西。

那時候冰天雪地的,狗崽子又有傷在身,那些牧民自己也過的艱難,卻還是分了一些給逃難的他們。偏偏從小長在福窩子里的狗崽子嫌棄腥膻味重,一口都不肯吃,為了這事還曾經被她狠狠揍過一頓。

後來他們回到京城之後,姜雲卿反倒是念叨著這一口,只是因為自己是大夫的原因,將原本該放在奶提糕里的乾果,直接換成了能夠養身益氣的藥材。

每次做上一些,捏成藥丸大小,平日里當成零嘴來吃。

姜雲卿去了搭好的灶房,跟穗兒幾人講著做法,等穗兒和衛嬤嬤能夠上手之後,她就和徽羽去了一趟太醫那裡,要了幾位藥材回來,親手炮製。

等到將奶提糕做好的時候,已經過了一個多時辰。

看著放好的成品,衛嬤嬤抹了抹額頭的汗:「這東西和做點心倒是有些像。」

姜雲卿點點頭:「差不多吧,就是耗費的時間多了些。」

她將做好的奶提糕分開,裝了好幾份,然後指著其中一份說道:「衛嬤嬤,你把這些奶糕給璟王送過去。」

旁邊站著的徽羽愣了一下,顯然沒想到姜雲卿還會給君璟墨送東西。

畢竟那天夜裡,君璟墨「夜探」姜雲卿營帳之後,姜雲卿還曾為此告誡過她。

只是她卻並沒有多說,就那麼垂著眼帘站在一旁。

衛嬤嬤不知道其中這麼多貓膩,聞言笑著道:「奴婢這就去。」

姜雲卿見她提著食盒離開,這才扭頭:「穗兒,你去把剩下的這些給舅母,還有陳夫人、阿瀅她們送些過去。」

「那小姐你呢,你不留些嗎?」

穗兒嘟著嘴。

她們好歹也做了這麼久呢,怎麼全都給送出去了?

姜雲卿笑著掐了掐她的臉:「放心吧,給你留了,至於我,有這些呢……」

她拿著手裡的錦囊拋了拋,從裡頭摸出來一顆圓溜溜的像是藥丸子的奶提子,直接塞進穗兒嘴巴里。

這些和送出去的不一樣,送出去的裡面的藥味極輕,大多還加了乾果和葡萄乾,而她手裡的這些則是加了更多藥材的,和她上一世一樣,準備沒事當成零嘴來吃。

只是這味道,尋常人怕是沒那麼喜歡。

穗兒嚼著奶提子,先是奶香味十足,片刻后卻又瀰漫出一股葯苦味,頓時苦了臉:「小姐,你這個怎麼這麼苦呀。」

「先苦后甜,不知道嗎?」

姜雲卿笑著拋了一顆奶提子到自己嘴裡,然後推著她道:「快去吧,這奶提糕放久了,奶腥味便出來了。」

穗兒咕噥了一聲,又咬了一口甜味更重的奶提糕后,這才跟著衛嬤嬤後面離開。

姜雲卿見兩人提著東西走了之後,這才收拾了一下,一邊帶著徽羽朝著營帳里返回,一邊嚼著奶提子問道:

「李雲姝昨天是不是去過祝辛彤那裡?」

徽羽點點頭:「是,奴婢從圍場出來就一直跟著她,她包紮了傷口就直接去了陳王府的營帳那邊,在裡面呆了小半個時辰才出來。」

(本章完) 紫虛真人看了看眼前光滑的石壁,他走上前去,劍仙晨陽也隨之跟了上去。

在石壁的前面擺放著一個香台。

紫虛真人和劍仙晨陽先後各自點燃了三根香,對著無字玉璧拜了三拜,他們這才走回到吳銘的面前。

紫虛真人對著石壁說:「吳銘小友,這就是本宗傳承了不知多少年的至寶,無字玉璧。」

劍仙晨陽接著說:「無字玉璧的存在,遠遠比我們蜀山更加久遠,料想本宗的祖師爺,一定是因為在這裡發現了無字玉璧,才最終決定在蜀山開宗立派的,可以說,此物是本宗之根,本宗之本。」

紫虛真人又道:「沒錯,小友,還請你務要損傷了它。」

吳銘對著紫虛真人和劍仙晨陽點了點頭。

而後,他也走到了香台前面。

像模像樣的點燃三根香,拜了三拜之後,吳銘後退三倍,微微仰著頭,兩眼盯著眼前的光滑石壁。

吳銘心裡明白,這就是一塊混沌神石,他之所以也跟著拜了三拜,點了三根香,無非是給紫虛真人和劍仙晨陽一個面子,畢竟無字玉璧是蜀山的神物,自己雖然了解實情,面子上也總要過得去,不然,讓紫虛真人和劍仙晨陽對蜀山弟子沒法交代。

吳銘嘗試著用自己的魂力去與面前的石壁交流。

現如今他的魂力已經十分強悍,甚至要比他本身的境界還要高一個檔次。

可是,他發現自己的魂力根本無法接近石壁。

吳銘的魂力,在石壁前大約兩丈遠的位置被一股強大的力量擋住。

這種力量,吳銘實在再熟悉不過了。

自從吳銘接觸混沌之力到現在,他無時無刻不再努力的嘗試去運用混沌之力,雖然混沌之力級別很高,不是那麼容易可以掌握的,但是在吳銘的不懈努力下,他現在已經可以初步的運用了,哪怕是很微小的一點,也是一個很大的進步。

萬事開頭難,可以運用一點,代表吳銘對混沌之力已經有了相當程度的了解,第一步邁開了,後面的就會水到渠成,剩下的就是時間的問題了。

看來,無字玉璧並不接受自己。

無奈之下,吳銘只好嘗試運轉體內的混沌之力。

淡淡的柔光隨之浮現在吳銘的體外,就在這個時候,忽然間,眼前原本毫無特點的石壁,竟然泛起了一陣翠綠色。

吳銘定睛一看。

眼前巨大的石壁,最中央的位置,已經漸漸變了顏色。

幾息之後,就在那巨大的石壁中央,出現了一塊長寬大約一丈的翠玉。

晶瑩的綠光從翠玉上散發出來,看上一眼便給人一種舒爽的感覺。

遠處的蜀山高手們還有那些仙道高手們,頓時發出一聲驚呼。

「無字玉璧,快看,這就是蜀山至寶無字玉璧。」

「好強大的力量,我的魂力根本無法接近,果然是寶貝,果然是寶貝啊。」

「不可魯莽,此乃蜀山至寶,你擅自釋放魂力觀察,萬一惹怒了蜀山高手,那可就惹火燒身了。」

「我,我也是太好奇了,能夠看上一眼這等寶物,實乃三生有幸啊。」

「哎,難怪蜀山可以成為天下第一仙宗,有這等寶物相助,想不強大都難啊。」

眾人竊竊私語議論紛紛。

然而,蜀山的高手們,在無字玉璧顯化真身的同時,全都躬身施力,畢恭畢敬。

唯獨吳銘一個人挺直了腰桿立於無字玉璧前面。

沒多久,眾人便看到了更加令人震驚的一幕。

卻見,無字玉璧上發出的翠綠色光芒,就好像有自己的靈魂一樣,幾縷翠綠色的光芒透射出來,好像小蛇一樣奔著吳銘游弋過去。

這幾縷翠綠色的光芒繞著吳銘盤旋,但卻始終不敢太靠近吳銘,然而,吳銘體外涌動的淡淡柔光,也化作了一些細小的柔光,與那些翠綠色的柔光交織起來。

這一次,不等吳銘用魂力去與無字玉璧交流,他的腦海中直接傳來了一個聲音。

是一個女子的聲音。

「你是誰?」

吳銘當即回道:「呵呵,晚輩吳銘,特來拜會前輩。」

「吳銘?沒聽說過,一個小小的人類罷了。可是,你的身上怎麼會有混沌之力?」

「哎,此事可就說來話長了。」

「哦?我並不著急,那你就慢慢的說。」

吳銘心說,你不著急,我可沒有時間跟你廢話。

「前輩,方才你說,你不認識我,這話不然。前輩可曾記得,遙在十幾年前,你竟然在本體之中透露出幾行字跡,咯咯咯,說來可笑,就是你透出的幾行字跡,改變了我吳銘的一生,不客氣的說,你可是害得我好苦啊。」

「我害得你好苦?幾行字跡?」

吳銘沒有言語,大約十幾個呼吸的時間過後,那聲音再次響起。

「哦……,我好像是想起來了,嗯嗯嗯,沒錯,的確有這件事。難道,就是你?」

「什麼叫做就是我?前輩,我只想問你,你為何要無端的透出那幾行字跡?」

無字玉璧回道:「嘖嘖……,那幾行字,當然不會是我無端編纂出來的。既然你的身上蘊含著混沌之力,相信,你對混沌神石的事情也應該了解一些。」

吳銘緩緩點了點頭。

「混沌神石碎裂之後,分散在天下各處,經年累月,每一塊混沌神石都會產生不同的能力,而我,則具有觀天的本領。」

「觀天的本領?」

「沒錯,當時,我也是根據天星萬象的變化,演算而出的。在這蜀山多年,還不錯,這些人類對我尊敬供奉,我自然願意幫他們一把,所以,便將當時觀天所得到的結果告訴了他們,對,就是你身後的那個老頭。」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