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轟!」

驚天爆炸聲響起,玄月同數十尊界聖境傀儡大戰在一起,她的神矛如果怒龍,可怕到極點,但是出奇的是那手持神矛的美女傀儡竟然全都擋住了。豈有數十尊美女傀儡組成一座大陣,聯手封鎖虛空,她們竟然試圖將玄月生擒活捉。

玄月的臉上掛著冷笑,她如何看不出這些美女傀儡的企圖,目光鎖定纏住自己的這座美女傀儡,她感到一陣驚訝。玄月驚訝的並非是美女傀儡所表現出來的武力值太過強大,而是這個美女傀儡的外形是神國一名聞名遐邇的大美人。美女傀儡的原型可不僅僅是花瓶式的美女,那是真正的絕代天驕,要是讓人知道柳懿境將一尊傀儡煉製成她的模樣,怕是對方會直接從神國殺進罪界,來找這個傢伙拚命。

大戰打得天崩地裂,界聖的力量根本就不是界神境的武者能夠比擬,每一擊都能驚天動地,打得虛空震蕩,隱約間有種要大面積崩塌感覺。

玄月越戰越勇,她手中神矛變得愈發恐怖,熊熊戰意在沸騰,很快就將數十尊美麗傀儡壓制住,哪怕組成可怕真正,都有種扛不住的感覺。

這一幕只看得柳懿臉色微變,如此恐怖的戰力,絕對是神曦公主身邊那位月神族的神女,傳言這個女人可是一個超級戰鬥天才,雖未女人,但一身戰力絕對能夠問鼎神國最強一代。

「轟!」

柳懿所煉製的美女傀儡中最強的一尊被打爆了,神矛穿透其胸膛,直接將傀儡核心絞得粉碎。

看到這一幕,柳懿的嘴角微微抽搐一下,不過他的臉上很快浮現出興奮的笑容,他喜歡將一個個美麗的女人複製出來,但他更喜歡將這些美麗的女人直接俘虜過來。柳懿自然是神國真正的頂級紈絝,收服那些傳說中真正的天之驕女能讓他熱血沸騰,尤其這個女人還是神曦公主的貼身心腹,這足夠他炫耀很久了。

玄月目光瞬間鎖定柳懿,冷哼一聲,她整個人瞬間消失在原地,下一刻就已出現在柳懿的面前,強橫的氣息浩蕩而出,虛空都彷彿扭曲,只讓柳懿身邊所有人承受不住吐血而飛。

「我道是誰,原來是神匠家族的柳懿,不知道你弄出這麼多廢物一般的傀儡圍攻小女子意欲何為?」

柳懿嘿嘿笑道:「玄小姐應當知道,作為一名永恆神國真正的紈絝看到美女時都會忍不住生出收入私房的想法,玄小姐這麼漂亮,乃是世界罕有,在下自然收藏癮犯了,還未玄小姐勿怪才是。」

玄月冷笑道:「我看你的目標不僅僅是沖著本小姐來的吧,是否覺得身處罪界之中就可以為所欲為?有些東西不是你所能窺視的,千萬莫要生出妄念來,到時害人害己,連累了整個神匠家族可就不好了。」

柳懿哈哈笑道:「在下不知道玄小姐這話是什麼意思,只要是男人見到玄小姐這等美人都會心生愛慕之情,難道僅因為這樣就要惹來殺身之禍不成。」

玄月冷冷一笑,人瞬間消失在原地,手中神矛就似那變幻莫測的神龍,讓人根本捕捉不到軌跡,數千米的距離盡在閃念間就已消失。

「鏘!」

矛與鐧對撼,一尊高大數米的巨漢擋在玄月身前,猙獰的笑容,狂暴的氣息,那恐怖的反震力竟然直接將玄月震飛出去。巨漢是傀儡,古銅色的肌膚閃爍著令人心寒的光澤,獰笑間只見他一個跨步就追上被一鐧震飛的玄月,那巨鐧砸落,虛空都扭曲起來,恐怖的破空聲能將人的耳膜都碎碎。

「轟!」

玄月真的很強,就算被一鐧震飛,人在空中,身軀優美扭動,一股驚天旋轉之力下竟強行擋住巨漢這可怕一鐧。

兩人大戰在一起,只見巨漢手中巨劍翻飛,恐怖的力量排山倒海,而玄月完全是另一種風格,將以柔克剛的特性發揮到極致,每一矛正面對撼間竟讓巨漢生出一種泥牛入海的感覺,根本無法發揮出自己力量上的優勢。

柳懿的眼中興奮之色越來越濃,玄月表現出來的戰力讓他更增收服的念頭,如此美女就算收在身邊充當打手那也是一種賞心悅目的至高享受。不過要收服玄月顯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這個女人戰力實在是太彪悍了,他就算將自己手中目前最強的傀儡放出來,都很難將之擒下來。目光一陣閃爍,柳懿突然看向蕭戰所在方向,一瞬間他的嘴角綻現一抹冷笑。

一尊界聖境傀儡殺出,向著蕭戰所在方向殺去,幾乎是一個閃身就已出現在他的面前。這是一尊界聖境初階的傀儡,嘴角掛著完全人性化的冷笑,武士處於蕭戰身邊的靈鈺,直接一手抓向蕭戰。

這一手盡封所有變數,界聖境恐怖的力量完全捏壓而出。

蕭戰眼中閃爍著冷芒,他自然無法同界聖境傀儡大戰,早在大戰之時他就將美麗戰偶放出來。美麗戰偶完全繼承了他的劍道,界神境極致的力量足夠發揮出不可思議的力量來。

大手遮天,界聖境傀儡的手抓到一般,一口神劍竟然就已將他的身軀洞穿。

美麗戰偶的身影浮現,那一刻天地間彷彿靜下來。

柳懿嘴巴不由自主的大張,他一眼就看出美麗戰偶是界神級之境的傀儡,就算先前一劍殺出在他的眼中也僅僅是界神級攻擊罷了,可是讓他傻眼的是竟然一劍就爆掉他親手煉製的界聖境傀儡。

這不可能!?

柳懿絕不相信,一尊界神級傀儡就算他能夠爆發出數十倍與同階武者的恐怖戰力來,也根本不是界聖的對手,起碼想要破防就是一件完全不可能的事情。

可是不久前上演的一幕完全超出柳懿的認知,界神級攻擊,竟然一招爆掉界聖級傀儡,難道他剛剛眼花不成?

柳懿不信邪,瞬間又派出一尊界聖級傀儡,修為跟先前的傀儡相當。

巨大狼牙棒狠砸而下,彷彿能將大地都砸塌,這尊傀儡一出手就是全力,哪怕眼前只是一尊界神級存在。

美麗戰偶的臉上始終面無表情,面對傀儡一擊她沒有絲毫閃避的意思,手中神劍急斬,製造破綻與剝奪一擊完美合一,這是崩解一劍,虛空之間劍與狼牙棒對撼,驚天碰撞之力給人的感覺竟然是旗鼓相當的兩種力量碰撞。

柳懿的雙目都瞪圓了,這一招對轟完全巔峰了他對界神與界聖兩大境界之間強弱的對比,他親手煉製的傀儡飛了,在他眼中那神劍完成穿透狼牙棒的封鎖,一劍絞擊在傀儡的胸膛上。

界神對界聖,一招秒殺,這本不是什麼讓人驚訝的結果,界聖一招秒殺界神天經地義,只是為何被秒殺的卻是明顯高出一個大境界的界聖?難道我真的眼花不成?

美麗戰偶目光瞬間鎖定柳懿,持矛直接殺來。

「轟!」

美麗戰偶還沒有接近柳懿,一口可怕的魔刀橫斬而至,太快了,人的肉眼根本無法捕捉到這一刀。

美麗戰偶體內那個劍之世界之心在劇烈震動,劍心宛若本能一般趨勢她斬出最強一劍。

劍之界——起源!

美麗戰偶手中戰劍后發先至,強行架住這可怕一刀,不過那恐怖的砍擊之力一爆,直接將她砍飛出去。

就在美麗戰偶被砍飛的剎那,一道妖嬈的身影浮現,這並非傀儡,而是一尊活生生的女人。血紅的雙目閃爍著令人心悸的殺戮之光,驟一出現天地間宛若化為一個血色的煉獄,恐怖的殺戮法則之力籠罩這片戰場,一切身處其中的生靈都遭到至強殺戮法則的絞殺。

這尊血色的身影目光鎖定被砍飛的美麗戰偶,她的眼中毫無一絲情感波動,殺戮似乎已成為她的本能。她動了,時間在她的速度面前宛若靜止,那殺戮的魔刀彷彿能將一個人所有的生命線都斬斷,絞殺一切生機。

「轟!」

劍與刀在不可思議的情況下再度碰撞,恐怖的殺戮刀氣炸開,血色身影實在是太強了,已經超出一般的界聖強者,其實一尊界神級傀儡能夠與之對抗的。美麗戰偶能夠僵持上百招絕對是不可思議的事情,哪怕宛若毫無生命波動的血色身影眼中都露出異色。

「轟!」

神劍炸裂,這東西畢竟只是界神裝備,哪怕美麗戰偶的製造破綻跟剝奪完美合一,也無法改變武器本身等級的巨大差距。不過就在血色身影打算趁勝追擊之時,炸裂的神劍碎片嗡嗡震動,爆發出最為恐怖的劍意,閃念間如同漫天劍雨朝著血色人影絞殺而來。 漫天劍雨襲來,血色身影瞳孔猛地一縮,這些劍雨並非簡單的射擊,炸碎的神劍變為上千塊碎片,每一塊的力量層次都是界神境,可是那射來的角度與真實的力量卻宛若同時面對一千多尊界聖聯手一擊。

可怕!

血色身影知道想用界聖絕對的力量將這些神劍碎片震飛根本就不可能,先前雖然僅僅同美麗戰偶交手片刻,但她已經領教那可怕的劍術,護體氣勁怕是一個照面就會被轟破,到時絕對要受傷。

幾乎是剎那血色身影動了,手中魔刀劈斬,只見刀影翻飛,所有的劍雨竟然全都被震飛。不過她本人也被破退,直接退回柳懿身旁,一雙閃爍著血光的眸子鎖定著剛剛穩住身形的美麗戰偶。

柳懿的目光死死盯著美麗戰偶,以他的眼裡如何瞧不出這是一尊傀儡,境界雖然只有界神境,但是一身戰力竟然能夠同血鈺大戰,這是何等不可思議的事情。柳懿被譽為神匠一族一個紀元猜出的絕世天才,眼界高的很,他一直以為同齡人中不會有人在煉製術上超過他,可是今天所見美麗戰偶令他明白,有人在煉製術上並不遜色他多少,而煉製出來的傀儡戰鬥力更是強的離譜,要是同為界聖境,他感覺自己煉製的傀儡會被對方爆的體無完膚。

柳懿眼中閃爍著瘋狂的佔有**,他一定要得到這種能夠跨境界大戰的能力,只要他的傀儡每一尊都掌握這種力量,他甚至就敢帶領自己的傀儡大軍一統罪界。

幾乎是剎那,柳懿有了決斷,一揮手,紫光爆閃,很快天地間竟然出現上萬尊可怕的傀儡,每一尊都達到界聖境極致,那恐怖的氣息連成一片,只讓天地都要為之變色。

柳懿的臉上掛著得意的笑容,目光鎖定憑藉一己之力壓得上百尊界聖級傀儡都抬不起頭來的玄月,嘿嘿笑道:「玄小姐的武力真是令在下佩服,僅憑一己之力竟然能夠壓制這麼多頂級傀儡,只是可惜在下手中的傀儡數量有些多,不知道玄小姐到底能夠對付得了多少尊?」

玄月臉色陰沉,壓制一百對尊頂級界聖傀儡已經是她的極限了,一萬多尊根本就不可能,鳳目死死盯著柳懿,沉聲道:「姓柳的你可要考慮清楚,我代表的可是公主,你真要對我動手,就等若同公主為敵,那後果可不是你以及你身後的家族願意看到的。」

柳懿嘿嘿笑道:「既然柳某敢動手,那就已考慮好後果了,還望玄小姐不要抵抗的好,柳某最是憐香惜玉,可不想傷到玄小姐分毫。」

玄月眼中殺機熾閃,體內恐怖的力量涌動,竟然越來越強,有著更上一層樓的趨勢。

這一幕看得柳懿雙目放光,忍不住調笑道:「一直都聽說月神族的女人很不一般,潛力越大的女人,她們對男人的需求也就越大。玄小姐這潛力在整個月神族怕都是數一數二,才來罪界千年,一身實力竟然已經達到界聖境,真是羨慕那些成為玄小姐入幕之賓的男人,他們就算做鬼怕是也風流了。」

「你找死!」

玄月眼中殺機怒爆,一瞬間體內的力量幾何暴漲,竟然有種直攀巔峰的趨勢。玄月整個人化作一道光,瞬間擋在她身前上百尊傀儡爆開,神矛與人宛若一條神龍,這一刻根本沒有人能夠阻擋她分毫。

柳懿嚇了一跳,完全沒有想到隨便調戲一句這個女人就暴走了,在他的印象中月神族的女人風氣可是很開放的,什麼時候臉皮這麼薄了?

「給我擋住這個瘋女人!」

玄月的武力值柳懿已經見識過了,他清楚自己雖然是所有煉製師中戰鬥力最強的,但碰到她只要被秒殺的份。

血鈺瞬間擋住玄月,兩人戰力全開,竟然殺了個旗鼓相當。

柳懿這時總算是鬆了口氣,極力拉開同玄月的距離,他嘿嘿冷笑道:「玄小姐的修為提升得這麼快,又極力護著那個界主境的小子,看來一定是一個天賦異稟的男人。嘖嘖!真令人難以想象,這個罪界的土著竟然能夠滿足月神族最強的神女,真是讓任何男人都要妒忌的能力啊。」

柳懿的話讓玄月差點暴走,蕭戰的就是她的心頭肉,作為神女族第一次就能碰上如此奇男子,那簡直就是如獲至寶,哪怕有成為永恆存在的機會擺在前面,她都會毫不猶豫的一腳踹開。玄月很清楚,只要有蕭戰雖然永恆境難期,但修為不斷提升肯定不是問題,最起碼她能過得美滿幸福。

對於玄月來說誰敢動蕭戰,那就是要她老命,她絕對會玩命。一瞬間玄月的戰力再爆,直接達到媲美血鈺的程度。這一幕只看得柳懿心驚肉跳,這種爆發力這個女人的**到底有多恐怖,一個界主境的小子真的應付得了?

柳懿看著狂暴的玄月,很快就放棄深究這件事情了,一揮手一萬多尊界聖級傀儡組成戰陣,想要將所有人都一打盡。

一萬多尊界聖級傀儡絕對是恐怖的,尤其當他們組成戰陣時,恐怖的壓力只讓玄月臉色變得難看,她從爭鬥中脫離,同蕭戰一行人匯合在一起。形勢瞬間惡劣,一萬多尊界聖級傀儡聯手,蕭戰一行人根本沒有辦法同柳懿對抗。

柳懿的臉上笑容愈發的燦爛起來,他認為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控中,想到收服玄月之後,離征服那位傳說中的神曦公主越來越近,他就忍不住興奮起來。

「哈哈!玄小姐,你可否告訴柳某,尊敬的公主殿下到底在何方?」

玄月一臉不屑的道:「公主殿下乃是帝國明珠,整個神國都找不到一個能夠與之匹配的男人,我就算將公主殿下的行蹤告訴你又能如何?」

柳懿哈哈笑道:「自然是迎娶公主殿下過門,這裡可是罪界,神國根本無法干預這裡發生的任何事情,在這裡公主不再是公主,實力才是一切。看到了嘛,我身邊現在有一萬多尊界聖級傀儡,如果這是在神國,自然根本不值一提,但這裡是罪界,這股力量能讓我顛覆這個世界。天賦我自認遠不如公主殿下,但是時間有時候非常的重要,我來罪界已有萬年之久,如此長的時間已經讓建立起一股龐大的勢力,這足以彌補一切。」

玄月冷笑道:「那又如何?有些人就算擁有充足的時間,他最終也將一事無成,就算公主殿下只有千年的時間,也足以超越你這種自以為是的傢伙。」

柳懿自得非常道:「自以為是?玄小姐開來對公主殿下太過迷信了,不妨告訴你我真正的底牌如何?」

話音未落,在柳懿的身旁突然出現兩尊黑袍人,他們的氣息沒有絲毫外溢,但是隨著他們的出現,一股讓人感到毛骨悚然的感覺籠罩每一個人的心頭。

「界尊!?」

玄月臉色猛地一變,吃驚的看著兩尊裹在黑袍中的恐怖存在,雖然現在她的修為僅有界聖境,但在神國之時她已經超越世界境,達到更高的等級。

蕭戰緊皺著眉頭,事情的發展完全超出他能力所及,不管是玄月,還是柳懿,這些人表現出來的實力都遠遠超出他的想象。現在蕭戰能夠肯定一件事情,玄月的真正身份應當是來自那個神國,也就是創造出元界那位恐怖存在所來的地方。這些人進入元界的目的肯定不會簡單,蕭戰感覺他們是有**就是沖著最終傳承而來。

意識到這一點,讓蕭戰感到壓力很大。這些人不僅背景恐怖,就算自身的實力都達到讓他難以想象的地步,現在他唯一值得慶幸的就是,在元界所有人的修為都會被壓制到世界境,他要想獲得最終的傳承,也不是沒有機會。

現在不管這些人是不是沖著最終的傳承而來,蕭戰感覺他首先要搞清楚一點,玄月接近自己的目的到底是什麼?雖然他相信這個女人是因為他這個人的緣故,但心中的直覺告訴他,事情絕不會這麼簡單,說不定跟那位尚未謀面的神國公主有關。

如果真是那位神國公主讓玄月跟著他,那麼蕭戰感覺對方十有**可能是感應到什麼,就算不能肯定他跟元界隱藏著的最終秘密有關,也會將他重點關注對象,他今後一定要小心些,決不能讓人知道他跟那最終試煉有任何關係。

蕭戰看著柳懿身邊兩尊可怕的存在,眼皮直跳,就算玄月不說,他也能感應到這兩人有多恐怖,不過他並未感到恐懼與絕望。目光落在身旁的玄月身上,蕭戰相信這個女人既然是那個神國公主的人,肯定有後手,一切都只需靜觀其變就行,徹底看清她的真正目的。

「哈哈!怎麼樣?在罪界界尊就是最頂級的存在,這可是我發揮將近千年的時間才弄出來的兩尊界尊境超級傀儡。只要有了這兩尊傀儡在,就算碰到那些被封印在這個囚牢中的不滅罪人也絲毫不懼。哈哈!臣服吧,現在就算公主殿下親自也保不住你。」

柳懿非常興奮,界尊級傀儡就是他最大的底牌,這東西可是這個世界最強的力量,他相信公主殿下就算再天才,一千年的時間要想從界我境界突破到界尊根本不可能。

「是嗎?我現在就出現了,不知道柳少主能將我的月兒怎樣?」

柳懿的笑聲戛然而止,他猛地扭頭搜尋聲音傳來的方向,很快一名蒙面女子踏空而至,她衣袂飄飄,如仙如神,完全看不出她的真實修為,明明就在你眼前,可你卻怎麼也捕捉不到她真正的方位所在。

蒙面女子獨自而來,靜立虛空,讓人感受不到任何的力量波動,可不知為何原本囂張跋扈的柳懿卻一副大難臨頭的樣子,竟連說話的語氣都變得結巴起來。

「公……公主殿下。」

柳懿不知為何看到突然出現的蒙面女子只覺一陣心驚肉跳,冥冥中似乎他將要到大霉似地。 「該死!本少爺幹嘛怕她!?」

柳懿感覺自己實在是太窩囊了,這裡可是罪界啊,又不是在神國,他佔盡優勢,公主僅僅孤身一人,他何懼之有。

「不愧是神國最強公主,竟然敢孤身一人出現,說實話我真的非常佩服公主殿下的勇氣。嘿嘿!現在的情況公主殿下也看到了,我手中掌握了一萬多尊界聖級傀儡,以及還要兩尊界尊級傀儡,這等實力在罪界絕對可以橫行無忌。我也不為難公主殿下,只要公主殿下答應結伴相處一段時間就行了。」

蒙面女子目光淡然,微微掃過所有傀儡,眼中沒有絲毫的驚訝之色,就算是她的目光落在兩尊界尊級傀儡的身上,也沒有絲毫的變化。

「這就是你的依仗?」

蒙面女子的話很是淡然,沒有絲毫輕蔑的意思,但落在柳懿的耳中卻是充滿不屑,似乎一萬多尊界聖級傀儡家兩尊界尊級傀儡真的就是土雞瓦狗。本人輕視,尤其還是自己窺視的對象輕視,柳懿本應憤怒才是,可他心中沒有任何的憤怒,反而心中發毛,總覺得最忌跟蒙面女子的身份對調似地,他此時正處於絕對的下風。

怎麼可能?

柳懿對自己這荒謬的直覺感覺不可思議之極,怎麼看都是他佔據著絕對的上風,為何他總覺得自己是絕對的弱者。難道在神國時自己生活在公主的陰影下太久,已經形成了心理陰影不成?

柳懿死死盯著蒙面女子,他知道直覺很多時候都是對的,能夠讓他如此警覺,她肯定有著某種能夠扭轉局勢的殺手鐧。

殺手鐧?

柳懿想不明白,腦中念頭轉過,他感覺自己還是太過敏感,這裡可是罪界,公主很多手段根本施展不了,他手握如此恐怖的實力根本沒有必要提心弔膽。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