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超帥!A中校草見義勇為!」

還附上了幾張打鬥的場面。

下面的跟帖被無數女生刷了一輪又一輪。

「第七策!!!」

「那個是新生吧?之前說的年級第一,哇,看起來好清秀!」

吳瑜菲看著屏幕,喃喃地重複那三個字:「第七策……」

他的名字好特別,讓她想要了解更多。

這帖子熱門的好處就是有不少人在裡面科普主角的身份。

A中校草……

高中跳級的天才……

第家唯一的兒子……

想不到不僅臉長得帥,智商和家境還這麼出眾,沈藝涵刷完這個帖子,全然忘記自己一開始還因為田恬沒有受傷的憤恨。

她的心裡已經被第七策給填滿了,他輕易地取代了自己心裡陸潤聲的位置。

而事件中的主角,此刻還在醫院裡待著。

兩個人並不在同一個病房。

第七恬檢查了一番沒有受傷,就要去看第七策,可是她在醫院轉了半天,也沒找到人,還是前台的護士告訴她。

「哎,那個帥帥的男孩子好像家裡很有錢的樣子啊,就跟電視里一樣,一群人就把他圍在中心給帶出去了。」

求道之逆天之路重置版 護士一邊說還一邊在犯花痴狀。

第七恬只好有些失望地回到了陸潤聲所在的病房。

他臉上的傷口已經處理好了,從第七恬進來視線就沒有離開過她身上。

「疼嗎?」

第七恬看著他臉上顯露的淤青,一股歉疚湧上心頭,都是自己的錯。

陸潤聲似乎有些不安,不敢和她對視,把頭轉向另外一邊。

「對不起。」

病床邊的女生聲音低低的,帶著哭腔。

陸潤聲抿了抿唇,這話聽得心裡怪不舒服的,他無法忽視心裡因田恬說話的語氣帶來的刺痛感。

沉默許久,她的底泣聲漸漸減弱。

「田恬。」

「嗯?」

她抬眼,對方的眼神沒有躲閃,跟自己對視著。

「我四歲就開始練跆拳道了,這是我第一次在道館以外的地方打架。」

她還不能反應過來他話里的意思。

陸潤聲露出一個明朗的笑容:

「很暢快,很值得。」 「檢查結果出來了,沒什麼問題,潤聲你還是回學校去。」

第七恬回頭一看,有個帶著口罩的醫生手裡拿著一張單子,雖然看不清楚他的臉,可從聲音上來判斷這個人應該很嚴肅。

陸潤聲很快收起剛才的笑臉,輕聲應:「好的,爸,我待會就回去。」

「趕緊的,不要在這裡佔了病床,還有很多其他的病人需要的。」

他走近的時候第七恬看到他的胸牌。

職務:院長。

姓名:陸想。

陸潤聲的氣質大概是來自他的父親吧,年紀還不大,卻很成熟。

陸想在病房裡打了個轉就出去了,臨走時看了第七恬一眼,快步走出了房間里。

「我爸以前在部隊里待過,挺嚴肅的,沒嚇著你吧?」

陸潤聲難得一口氣說了這麼多話,第七恬搖搖頭。

「沒有。」

他極少對外人主動提及自己的家庭,爸媽都是醫生,總是忙得沒時間照看他。

所以比起別個小孩,他總少了些活潑的性子,過分懂事了些。

兩人直接搭了公交回學校,才剛到教室門口,林思翰就過來叫他們:「班長。老師讓你去辦公室。」

隨後看了看第七恬:「你沒事吧?」

比起臉上挂彩的陸潤聲,第七恬簡直是毫髮無損,他才放下心。

「你又碰上那些人了啊?」

第七恬點點頭:「嗯,挺倒霉的。」

林思翰沉默不語,他遇上那伙人也是因為自己走的那條路確實是偏僻些,可自從班長提醒過他們之後,就往大路走,再沒有遇見過他們。

他看到了網上的圖片,第七恬分明是走的大路。

耗子只敢躲在陰暗的下水道里,那群人竟然敢堂而皇之地出現,肯定另有隱情。

推理漫畫不是白看的,他很快就想到一個人。

可是第七恬一臉無奈,顯然是把這當成了一個偶然事件,他的手在身側收緊。

做人做到這份上真是沒教養。

不過這事跟他們家也有些關係,這沈大龍非要觸怒大伯,這才會讓自己女兒落得個被開除的下場。

可說到底,沈大龍一家還是沒什麼氣度,好日子該到頭了。

晚上吃飯的時候,一向謹遵「食不言」的林思翰突然開口問林翹:

「媽,你知道沈大龍嗎?」

林翹只有這一個兒子,平日里也是很疼愛,況且他很少跟自己提及什麼事情。

可他這次說的話就讓她覺得有些蹊蹺了。

「你怎麼知道這傢伙的?」

林啟明晚上有事情不在,林翹並不清楚學校里發生的事情。

「我們班一個同學的家長,好像很厲害,就問問。」

聽了這話,林翹的唇邊露出一絲冷笑。

「厲害?」

林翹放下碗,一本正經地對林思翰解釋:「這個人你很快就會在電視台上見到他了,但那可不是什麼好事情。」

林翹兒子都這麼大了,卻還始終保持著一點童心。

林思翰被母親吊起了胃口,可她神秘兮兮地,就是不願意告訴他內幕,只說他之後會在新聞上見到的。 沈藝涵躲在自己的房間里不肯出來。

家裡的傭人都已經離開,母親在客廳里的哭聲不停地傳到她耳朵里。

沈大龍今天早上還在跟她們高高興興地吃早餐,說要好好補償這段時間工作太忙沒能好好陪伴她們母女。

可中午吃飯的點都還沒到,門外突然來了一群穿著制服的叔叔,打開門之後的沈大龍突然臉色一變,後來……

那些穿著制服的人故意擋住了沈藝涵的視線,她看不清楚究竟發生了什麼。

反正自己的父親就這麼離開了,母親開始大哭大叫。

傭人也紛紛離開了這裡。

沒有人告訴她該做什麼,接下來去哪裡上學還沒有消息。

她打開手機,裡面推送的消息很多。

尤其是打倒豆腐渣工程的標題。

她點進去一看,雖然已經打了馬賽克,可那個熟悉的身影還是一眼就認出來了。

兩天後,不僅是林思翰,整個一班的人都知道了一個大新聞。

沈藝涵的父親——沈大龍被抓了。

「沈大龍承包的項目被查出來是豆腐渣工程,已經進去了。」

林思翰吃飯的手停住,看著母親。

「是大伯嗎?」

林翹搖搖頭:「我們家可沒插手,只能說這個沈大龍是膽子大,之前剋扣農民工的工資上了報紙被他用錢壓了下來,還打傷好幾個人,這次居然還敢更換裝修材料,以次充好。」

「就算是沒人舉報,他也風光不了多久了。」

林思翰聽著母親的話沒做聲,這沈大龍能做出草菅人命的事情,在學校那點出格的事就不值一提了。

不過這個舉報人敢頂著他風頭正盛的時候去,也是好漢一條。

即使想到時間上太過巧合,他也沒太往心裡去,壞人得到嚴懲,喜聞樂見。

第七恬也是在跟其他人聊天才得知這個事情的,雖然沈藝涵跟她有過節,可聽見這樣的事情她還是忍不住擔憂:

「那沈藝涵怎麼辦?」

沒有人回答她。

「還能怎麼辦,還有學上的話就上學,沒得上就出去打工。」

突然走過來一個人,是王昕昕。

從前她聽見沈藝涵的名字就低著頭,可出了這事之後她就不害怕了。

自己的父母因為工作經驗豐富,已經被另外一家公司挖走,她不用再像丫鬟一樣對沈藝涵低低諾諾。

更何況,她現在也不是小姐了!

第七恬閉上嘴巴,一群人連看都沒看王昕昕一眼,大家可都沒忘記這個女生也是個仗勢欺人的主。

第七恬回到家裡,第七策已經回了學校,只有林雅潔在家裡整理。

「媽媽,我跟你說個大新聞,我們學校有個女孩子,她的爸爸被抓了。」

林雅潔手上沒停:「那家人是不是姓沈?」

「誒你怎麼知道?」

林雅潔看著她一臉驚奇,好氣又好笑:

「現在電視上手機上哪裡沒有新聞?真當我是原始人啊?」

第七恬吐了吐舌頭,轉身悻悻地往房間里去。

林雅潔在她的背後,已經收起了剛才的慈祥,取而代之是一股冷意。 隨著沈大龍被抓,越來越多的家庭隱私也隨之被扒出來。

除去他年輕時隱瞞劉薇的那些風流韻事,唯一的女兒儼然成為了焦點。

「欺壓同學」「校園霸凌」,各種搶眼標題層出不窮。

各家媒體都守在了A中門口,爭相採訪跟她有過關聯的人。

「麻煩讓一讓,我們接送孩子呢。」

高中部是住校的,所以出來的都是初中部的學生。

三個年級分時間段放學,由於沈藝涵曾是是初一的,所以媒體在他們出來的時候都蜂擁而至。

還有五分鐘就放學。

一堆被擠在外頭的家長忍不住生氣大喊,卻依然無法阻止他們拍攝。

教師辦公室。

林啟明遠遠地就能看到一群人把校門口圍得水泄不通。

一閃一閃的都是攝影機的反光。

永恆聖王 林思翰已經被他提前叫來了辦公室,之前的打人視頻已經在網上流傳,裡面的這幾個人必定是記者採訪的重點之一。

為了熱點,這些人還不知道會寫出什麼樣的東西。

「思翰,你回去之後跟陸潤聲說一下,讓同學都跟著初二初三的學生一起出門。」

「好的。」

林思翰收起自己昨天做錯今天被叫來補做的數學作業。

他把班主任的交代告知了陸潤聲,對方點點頭,走上了講台。

「大家先別急著放學,現在門口很多的記者,我們分批跟著初三的學生出去。」

「好。」

異口同聲的回答。

沈藝涵家出的不是什麼好事,大家也不希望被這些記者追著問。

劉暢坐在班上最後一排,別的班都已經放學了,那些人陸陸續續地經過了自己的教室。

他無聊地掃了掃,發現沈藝涵之前的座位上的兩個人都空了。

「王昕昕去哪了?」

劉暢問了問自己的同桌,同桌低著頭在給語文課本里的插畫加料,聽到他的話愣了愣:

「你問我我哪知道。」

「我知道她在哪。」

坐在劉暢的前桌突然開口,兩個人都看著他。

「王昕昕接受採訪去了,現在正直播呢。」

他這話一出,不少人的目光都被吸引了,陸潤聲走過來查看,劉暢前桌把自己的雙手藏到背後:

「喏,先說好啊別賣我帶手機。」

「知道了。」

他這才把手從背後拿了出來:「看嘛,這不就是我們學校門口。」

直播的畫面不是很清晰,但是天天經過的校門絕不會認錯。

現在這個被眾多話筒包圍的,正是王昕昕,她說話的聲音不大,隱約能聽見抽泣的聲音。

很快就到了初二的學生放學,大概是已經從被採訪者口中得到了足夠的爆料,那些記者都已經離開。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