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諸位.在吵什麼呢.」就在這時.門邊.一名白鬍子灰色袍子的老者走了進來.魯克公國的宰相.默克爾.

「哎呀.宰相大人.你回來了.怎麼樣.去了一趟我們帝國.對於高層們的條件.還算滿意吧.」諾拉克急急忙忙的走了過來.一臉訕笑著說道.

默克爾微微的笑了起來.而後點了點頭.

「還不錯.常年來的隱忍.這些都是我應該得到的.還有……不要再叫我宰相了.」默克爾說著.眼中透著一股興奮的光芒.

「是是.應該叫你默克爾國王陛下才對.呵呵……」

卡尼和圖魯同時站了起來.沉默不語的經過了默克爾的身邊.走出了公館.似乎不想搭理這個魯克公國的原宰相.

默克爾的眼中.微微的透著一些憤怒.隨後諾拉克急忙賠笑道.

「你不用管他們.這些軍團長們一直都是這樣.呵呵.對了.默克爾大人.至於你要求把你的孫子安格帶回來的事情.恐怕有些難度.」諾拉克十分小心的說著.

對於默克爾.他十分的忌憚.因為在很多年前.默克爾便得到了赫茜娜陛下和背後那位大人的支持.他都是最近幾年才知道的.

「哼.我不管你們用什麼手段.都必須把我的孫子安格帶回來.否則的話.諾拉克公爵.你的爵位恐怕不保嘍.」默克爾說完后.甩著長袖.走出了公館.一副十分驕傲的樣子.

「呸……」在默克爾離開后.諾拉克碎了一口吐沫.一臉厭惡的表情.

米麗冷笑著站了起來.就在這時.諾拉克急急忙忙走到了米麗的身前.哀求道.

「米麗啊.你好歹是我的侄女呢.這次你得好好幫幫叔叔我.要不你親自前往魯克公國的東面.把默克爾的孫子帶回來吧.再叫上卡尼.也只有你才有這個本事了.好么.」

「你怎麼不叫埃爾扎克去.或者其他的軍團長.我只不過是一個四段的武藝者.何德何能呢.是吧.我的叔叔.諾拉克.」米麗說完后.冷哼一聲便打算離開.

「哎喲.我的好侄女哦.求求你了.再幫叔叔最後一次.叔叔可是知道的.雖然帝國的所有軍團長都是五段以上的實力.唯獨你是四段.但其實.你早已經成為五段的武藝者了.只不過一直在隱藏.」諾拉克跪在地上.抱住了米麗的腿.哀求著.

一時間.米麗的眼神.變得犀利了起來.她怔怔的看著諾拉克.一字一句的問道.

「你怎麼知道.」

「是我告訴他的呢.米麗.」卡尼突然憑空出現在了米麗的身後.伴隨著一個若隱隱若現的光芒.興趣滿滿的笑著.

「卡尼.你老是鬼鬼祟祟的.到底想要幹什麼.」米麗厲聲的問道.

隨後卡尼把頭湊近了米麗的耳邊.說道.「我倒是可以陪你去一趟呢.怎麼樣.你不可能就這麼不管你可憐的叔叔吧.」

米麗轉而看向了地上跪著的諾拉克.一臉厭惡.隨後囔囔道.

「好吧.我會考慮看看.」

「安格.安格.你看啊.好漂亮.」穆拉克不時的扭動著肥碩的身體.在隊伍里四處張望.

珠寶之城內.四周金碧輝煌的街道.讓人膛目結舌.

街道上的人.都在用異樣的眼光.看著剛剛進城.身著紅白相間軟甲的學生們.再看到他們的旗幟后.更覺得怪異.

「這些應該是紅蓮學院的學生們吧.」

「他們是來幹嘛的.」

「還弄得有模有樣的.」

……

安格一臉傲氣.對於街道上.市民們投來異樣的眼神.十分的不滿意.因為市民們完全把他們當孩子了.

「哇.真好看.我還是第一次見到那麼大顆的紅寶石.而且還是鑲在店門口的招牌上.」安尼洛特興奮的看著街道上.一家店鋪上.鑲嵌著的大塊紅寶石.

「土包子.這有什麼的.」莉莉婭一臉不屑的說道.

帶隊的蘭蒂尼此時臉上已經洋溢著興奮.一臉陶醉.

「我聞到了.戰爭的氣息.多麼芬芳.」

「已經好多年了.沒想到珠寶之城還是那麼的繁華.似乎比其他更加繁華美麗了.」庫洛卡斯忍不住感嘆道.

他還沒有去紅蓮學院任職時.曾經在珠寶之城逗留過一段時間.而且還在軍營里呆過.

「不知道歌德怎麼樣了.已經快二十年沒見了.」

就在這時.眼前這條貫穿城市.把城市一分為二的街道左側.街口的地方.出現了一列列全副武裝的士兵.領頭的是一名大隊長.

「站住.」那名大隊長走了過來.

諾曼抬起了手.身後的學生隊伍停止了前進.他笑著說道.

「我們是自發組建的紅蓮軍團.正打算前往公爵府邸.拜見女王陛下.」

「胡鬧.誰給你們的許可權.他們還是孩子吧.」那名大隊長說完后.看了看身後的學生們.很多看起來只有十三四歲.一臉稚嫩.

「你就是自發組建學生軍隊的指揮官么.」那名大隊長問道.

諾曼微笑著.扶了扶眼鏡.說道.

「我是這隻軍隊的戰略書記官.至於軍團長.是吉克.萊茵大人.」

「什麼.」那名大隊長一臉的驚訝.隨後他顯得有些為難.但最後.他還是讓巡邏的士兵讓開了道.諾曼抬起了手.揮了揮.學生們又開始行走了起來.

在抵達了公爵府邸東面的一個小型廣場后.紅蓮軍團停了下來.

「大家.聽好了.現在原地待命.不允許私自去其他的地方.這一路上.大家應該已經熟知了軍隊的規矩.你們從離開鋼鐵之城的那一刻.已經不是學生了.是軍人.」諾曼說著.交代了一些留守的各隊指揮教師后.和庫洛卡斯兩人朝著眼前的公爵府邸走去.

「恐怕.那些大人們不會那麼容易妥協的.」安格囔囔的說道.

庫洛卡斯懷揣著忐忑的心情.跟著諾曼走入了公爵府邸.

一進入大廳.顯眼的紅白相間軟甲.便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一名書記官走了過來.

「跟我來吧.女王陛下已經知道了.現在公爵和貴族官員們.在三樓等你們呢.」

諾曼微笑著跟了過去.庫洛卡斯則有些緊張.公館內守衛森嚴.樓梯上.不時有急急忙忙.上上下下的人.

一進入三樓的房間.庫洛卡斯頓時更為緊張了.眼前一排排坐著的全都是公國比較核心的上層人員.他有些膽戰心驚的縮在了諾曼的身後.

「女王陛下.請允許我自我介紹.我叫諾曼.斯洛登.是新組建的紅蓮軍團戰略書記官.旁邊的這位是魔法之心軍隊的副指揮官庫洛卡斯.耶里.」諾曼絲毫不慌張的.鞠躬著說道.

頓時間.貴族官員里.發出了陣陣竊笑.

「哼.是誰允許你們私自組建軍隊的.學生.不要開玩笑了.一群鼻涕還沒流乾淨的小鬼.能幹什麼.」頓時間.米盧第一個站了起來.一臉嘲諷的說道.

但諾曼卻禮貌性的微微笑了笑.

「允許我們私自組建軍隊的是吉克.萊茵軍團長大人.他臨走的時候交代我們的.」頓時間.一旁的庫洛卡斯疑惑的看著諾曼.他的額頭.一滴冷汗流了出來.因為諾曼所說的事情.根本沒有得到吉克的允許.

在場的所有人都驚訝了.但阿斯爾卻一臉狐疑的看著諾曼.以前那個唯唯諾諾.只知道教歷史地理的諾曼.此會卻好像變了一個人.阿斯爾也很清楚.吉克是不可能允許學生們來戰場的.

但眼下的情況.阿斯爾沒有點破.

坐在最前端的拉薇兒想要說什麼.但卻又不敢.這些天.她都是在聽.貴族官員們的討論.她根本插不上半句嘴.尼雅站在一旁.盯著阿斯爾.似乎猜到了什麼.

「諸位大人.請安靜下來.」索倫坐不住了.他喊道.一時間.屋內安靜了下來.

諾曼繼續弓著身子.一副謙卑的樣子.說道.

「各位大人.我們紅蓮軍團.有牧師二百多人.魔法師將近九百人.雖然他們都是學生.但至少.數量龐大.對於戰爭.一定會有很大的幫助.」

在諾曼說完后.屋內的很多人臉上都露出了不可思議的神情.因為很多人都清楚.牧師和魔法師對於戰爭來說.是多麼的重要.

「簡直就是一派胡言.紅蓮學院的牧師早已沒落了.我很早就聽聞.牧師的數量已經寥寥無幾.還有魔法師.怎麼可能有那麼多.」米盧態度強硬的說道.

隨後諾曼抬起了頭.笑著說道.

「學生們就在下面.如果各位大人不相信的話.可以下去看看.」 早晨.海面上.白茫茫的冰面.反射著刺目的陽光.一處海灣上.已經能看到一頂頂帳篷搭了起來.

哈比頓海灣.原先是一處漁場.此時海邊還能看到不少小木屋.一張張鋪平在房頂上的漁網.一根根掛在屋外木板上的鑿冰錐.這是漁民們冬季捕魚時用的工具.在冰面早鑿出一個個孔.再把漁網放下去.

此時.這裡已經成為了哈斯坎帝國第四軍團的駐地.一麵灰底藍邊.上面畫有一條紫色巨蜥圖案的旗子.正在迎著海風飄揚.這是第第四軍團的旗幟.

海灣很大.足夠容納五六萬人.這裡距魯克公國的防線只有是十多千米的距離.

在道路上.擺放著一輛輛攻城塔樓.四五十米高的攻城塔樓.前方是堅硬的鐵皮.上面的空間能夠承載六十名士兵.但攻城塔樓十分的笨重.一次性需要上百名士兵.在後面伸出的數十米長的粗壯推把上用力.

這樣的塔樓此時一字排開.放在了大路上.運送這東西過來.非常的費力.因為是山路.不但需要數量龐大的馬匹.而且還需要數百人幫忙推.

然而.這東西只要一靠近城牆.便馬上可以形成數條直接登上城牆的通路.在塔樓的後方.是一條坡度很小的木質樓梯.一次性可供五名士兵並排走上去.

此時.哈斯坎帝國第四軍團的營地里.升起了裊裊炊煙.一些奴隸和看守他們的士兵.正在冰面上忙碌著.

自從戰爭爆發后.這裡的漁業已經完全停止了.此時.奴隸們不斷的收網.一網網鮮活肥碩的魚從鑿出的冰窟窿里拉了起來.

在海邊的一處屋頂上.坐著一名身著深灰色鏈甲的男人.肩頭兩端.分別是一張野獸的臉.盔甲上印著金色的獅子頭.

男人看起來四十歲左右.面色紅潤.臉型方正.顴骨很寬.眉頭緊縮.嘴下留著一撮碧藍色的小鬍子.他眼神愜意的看著士兵們.正在忙著處理捕上來的魚.

「耶羅大人.趕快下來吧.魚已經烤好了.還有你喜歡的烈酒也準備好了.」一名大隊長在下面喊道.

叫做耶羅的男人很瀟洒的從屋頂上跳了下來.「砰」的一聲.耶羅一個趔趄.滑倒在了地上.剛剛的瀟洒蕩然無存.隨後他站了起來.臉上站滿了沙子.頭髮上沾著不少雪花.

那名大隊長想笑.卻不敢笑.悶著一股氣.轉過了頭.捂著嘴.

「唉.老了.我最近真的是老了.」耶羅說著拍了拍身上的泥土.走了過去.在附近看到這一幕的士兵們.都忍不住笑出了聲.

耶羅跟著那名大隊長.來到了一處帳篷邊.幾名正在烤魚的士兵.看到耶羅后.其中一個站了起來.說道.

「耶羅大人.你去那邊吧.這裡的這些魚.可是我們辛勤的勞動成果.」那名士兵說著.指了指旁邊.一處剛剛在火堆旁.用棍子穿起來.插在火堆邊.新鮮的魚.

耶羅看著已經開吃的士兵們.一副犯饞的模樣.咬著大拇指.口水也流了出來.

「去去去.耶羅大人.你自個烤魚去.」一名正在吃魚的士兵喊道.

耶羅十分失望的走向了旁邊的帳篷邊.眼巴巴的看著還沒有烤好的魚.

那名大隊長笑了笑.從帳篷里拿出了一個小瓶子.遞了過去.

耶羅伸出手.想要接過來.就在這時.那名大隊長卻突然縮回了手.

「耶羅大人.你想喝酒也可以.只不過.請你不要再無故失蹤了.馬上要開戰了.我們如果遇到了那個吉克.萊茵可沒辦法.你是個男人的話.就請好好作戰.」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你快點把酒給我.」耶羅一副猴急的樣子.伸出了手.

就在這時.那名大隊長卻擰開了瓶蓋.一股腦的喝下了半瓶酒.而後又遞給了耶羅.

「耶羅大人.要是你再跑的話.下次別說半瓶酒.一滴酒都不給你.」那名大隊長說完后.旁邊的士兵們都笑了起來.

第四軍團的軍團長.耶羅.是一個出了名的怪人.平時邋邋遢遢.懶懶散散.但卻對士兵們很不錯.但唯一的缺點就是.覺得不耐煩就會獨自一個人離開軍隊.不曉得去幹什麼.

久而久之.他的軍團長威嚴蕩然無存.這一路走過來.他已經無故失蹤了七八回.

「笑什麼笑.我可是該認真時候就會認真的男人.」耶羅看著身邊都在微笑的士兵們.吼道.隨後他咕隆咕隆的喝完了瓶中的酒.

然而.的確如這個男人所說.士兵們都很新任他.因為他不止一次救助過軍團內的士兵.很多士兵在他的救助下.都死裡逃生了.

在等待著魚肉烤熟的時候.耶羅看向了東面的天空.自己的軍團並沒有因為吉克.萊茵的行動.而被擾亂軍心.但他內心十分清楚.隨後他囔囔道.

「看來.這次要遇上一塊硬骨頭了.很難啃.」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