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誰?」

年輕的陰陽師,猛的看向森林的黑暗處,其餘人的神經也跟著繃緊,一股很奇怪的惡臭撲鼻而來。

惡臭很濃。

火堆旁的人看不到任何東西,只有無盡的黑暗。

沒人敢進入黑暗中去探尋,給再多的錢都不願意進去,因為黑暗往往代表的就是死亡跟血腥。沒人願意冒險,恐懼之下,人往往會對火焰有所依仗,下意識的認為,火會讓未知的鬼怪有所忌憚。

當然,更主要的原因還是火堆旁有陰陽師,在強者的身邊自然會安全。

「好像有東西過來了,大家小心一點。」年輕的陰陽師很嚴肅的說道,然後整個人的肌肉都開始鼓起來。

「會不會是狼?」有人猜測。

穿越之美男太妖孽 「也可能是鬼!」又有人猜測。

「人嚇人,嚇死人,你就不能盼點好。」

惡臭彷彿濃霧一般,輕輕鬆鬆籠罩了整座森林,所有人都開始用衣服捂住口鼻。

大家都害怕這東西有毒啊!

真惜命!

等待是一種最恐怖的煎熬。

足足一刻鐘的時間,一群年輕人誰都沒有再說話,全都屏住呼吸,彷彿生怕驚擾到森林中的未知生物,只剩下火堆中火苗噼里啪啦的燃燒聲。

終於,一抹綠色出現在眾人的視野之中,然後便是兩抹,三抹,成群成片的綠色。這些綠色是一雙雙發亮的瞳孔,瞳孔下面是灰色的身體。蛇,跟圍攻早稻田大學的蛇,一模一樣,只不過這裡出現的蛇更大,更長,更凶,而且隱隱約約還帶著幽冥之力!

擁有幽冥之力的蛇!

沒有任何的交流,也沒有任何的試探,戰鬥在一瞬間便爆發了。

當然,也可以稱之為屠殺,因為幽冥之蛇實在太多,而火堆旁的年輕人實在太少,有能力反抗的更少。陰陽師可以擊殺蛇,可是這些陰陽師的境界實在太低,靈力有限。

雙方實力懸殊。

所以,並沒有太多凄慘的叫聲,也沒有太長時間的戰鬥,結束的速度很快。最多一刻鐘的時間,火堆熄滅,只留下一抹濃重的血腥。

血,流到剛剛熄滅的火堆下,發出呲呲啦啦的聲音,然後被大地吸收。

恐怖,在金魚跟白貓扯下封條的一瞬間就開始席捲整個空間。

而且這幽冥之蛇的攻擊範圍不僅僅局限在人,包括鬼,只要非它族類,全部攻擊。

無數的生物開始死去,無數的鬼怪飄散在空中,或被吞噬,或消散於無形。

茶多魚所在的地方自然也出現了幽冥之蛇,在茶多魚等人沒有發覺時,一直在旁邊興奮遊盪的饕餮突然預警,並且直接跟圍攻這裡的幽冥之蛇展開交鋒。

上古精怪自然有其獨特之處。

即便淪為鬼怪。

可這些詭異的幽冥之蛇勝在數量眾多,甚至有一種殺之不盡的感覺。

「嘔!」

除了茶多魚跟李紅葉還有李紅繩,其他人很快就承受不住這種血腥的場面,開始嘔吐起來。

地面開始震動。

森林中突然升起一座金色的宮殿,光芒萬丈,宮殿的上空出現了一團灰色的蛇影,八頭之蛇,吞天蔽日。

森林中的幽冥之蛇,似乎接收到了某種命令,並不會攻擊或者靠近宮殿。

在這座宮殿的周圍矗立著八根透明的柱子,每根柱子都是中空,內里似乎被注入了鮮血,滾燙的鮮血慢慢升高,已經快要注滿。

有些幸運兒距離宮殿很近,直接就衝進了殿前。

但凡靠近宮殿百米之內,幽冥之蛇就會自動離開,這座宮殿就像是虛擬遊戲中的安全區。

單獨的幽冥之蛇面對饕餮,分分鐘就會被擊殺,可一旦數量達到一種恐怖的程度,就會引發質變。

隨著時間流逝,饕餮的攻擊越來越遲緩,能夠擊殺的幽冥之蛇越來越少,移動的速度也越來越慢。數米高的鬼軀上,遍布傷痕,鬼氣震蕩!

整整一個小時。

這隻剛剛還沉浸在喜悅中的饕餮,就連自己的寶寶都沒有來得及看上一眼,就經歷了最殘酷的搏殺。

怪異的嘶吼聲劃破夜空。

另外一隻分娩后的饕餮神情忽然就開始變得不安起來,有些想要去幫助自己的伴侶,又有些割捨不下小饕餮,來回的移動,低吼。

茶多魚幾個人全都聚集在母性饕餮身邊,被一層綠色光芒籠罩保護,同樣是緊張萬分。誰都希望饕餮能夠獲勝,殺光蛇群,可只要有些眼力的就能推測出。

很難。

這場戰鬥很難獲勝。

甚至這隻饕餮生還的機會都很渺茫。

如果只有他自己一隻,那絕對可以輕鬆逃離,可身後是自己的『妻子』,『妻子』懷裡是自己的寶寶啊! 血,終結一個時代。

……

饕餮生前是上古精怪,此時是鬼靈,可即便如此,他也知道,絕對不能退縮,死都不能退縮,一步都不能退!

這場戰鬥關乎自己家庭的存亡,自己種族的延續。

天知道,鬼,如何來延續種族。

鬼生鬼嗎?

時間在血腥與搏鬥中艱難度過,不遠處的嘶吼越發有氣無力,茶多魚身後的母性饕餮終於作出了艱難的決定。

鬼爪拍了拍茶多魚的頭,舌頭舔了舔自己懷裡的小饕餮,然後直接塞進茶多魚的懷裡。嚶嚶嚶的叫了好多聲,往前走出幾步,又回過身再次舔了舔小饕餮,沒有言語,但那份不舍,溢於言表。

小饕餮睜開眼見到的第一個活物便是茶多魚,所以本能的跟她親近,可血濃於水的情又讓它對母親的離開本能的抗拒。

嬰兒般呢喃了幾聲,直接被茶多魚捂住了眼睛。

茶多魚很清楚接下來的畫面會有多慘烈。

她不想在小饕餮的腦海中烙印下這種殘酷的印記,仇恨並不利於它的成長,只會讓它成為惡魔。

「一會兒大家跟緊我和李紅葉,是生是死,就此一搏。」茶多魚神情緊張的盯著戰鬥中的饕餮。

如果她沒有猜錯,這兩隻鬼,會拼盡性命為自己的孩子爭取一條逃生之路。

戰鬥在剎那之間就進入了白熱化。

一股洶湧澎湃的上古靈氣摻雜著鬼氣,炸裂般朝著幽冥蛇群中砸去。

「嚶!」

饕餮口中發出一道信號。

「跑!」

茶多魚一隻手抱著小饕餮,一隻手背著李紅繩,直接就開始狂奔,李紅葉負責在前面開道,她的絕對實力比茶多魚要強。

「誰都別掉隊,拼了命也要跟上!」

夜色中。

李紅葉一馬當先,踩著無數條幽冥之蛇的屍體狂奔而去,身後是七個少年,同樣是咬著牙用盡了吃奶的力氣。

饕餮用最後的戰鬥力為茶多魚幾個人打開了一條缺口,沒人知道是生路還是死路,可總比坐以待斃強。

饕餮消耗生命爆發出來的戰力是驚人的,缺口足夠茶多魚幾個人逃出來,可剛剛跑出去上千米,視野中竟然又冒出來一片一片的綠色瞳孔。

路的前方依然是幽冥之蛇!

如果用一個詞來形容茶多魚現在的心情,『涼涼』絕對是最好的寫照。

山窮水盡!

必死無疑啊!

「嚶嚶嚶!」

身後的饕餮最終也難逃殞命的厄運,下一個恐怕就要輪到茶多魚這些人。

神醫毒妃 這時候。

金色宮殿前的八根柱子,終於被鮮血全部注滿,八束血紅色的光芒直射天際,半空中的八頭蛇影一陣歡呼雀躍,隨後便融進了宮殿之中。

也是這個時候。

茶多魚的符咒剛剛砸向身前的幽冥之蛇,李紅葉的箭矢也剛剛射出去第一支,然後,蛇群突然就碎裂成了無數的粉末,消散於無形。

「沒了?」

「一條蛇都沒了?」

「難道是我眼花了嗎?」

茶多魚懷裡的小饕餮恰如其分的嚶嚶嚶了幾聲,彷彿也在好奇。

她們當然不會知道,這些幽冥之蛇已經完成了自己的任務,血祭的祭品收集齊全,蛇殿即將開啟,已經不再需要殺人,自然會全部消失。

一拳砸在空氣中。

變身蘿莉劍仙 茶多魚跟李紅葉還不敢輕易放鬆,全身緊繃著,不清楚下一步應該做什麼?

反而是周桐,忽然指了指遠處的金色宮殿:「那裡,那裡好像有聲音在呼喚我,我有些控制不了自己的身體。」

說完話,周桐就開始朝金色宮殿方向走去,一邊走一邊轉頭,張著嘴發不出聲音,一臉的痛苦。

「去不去?」范小猴問茶多魚。

「我有預感,那裡應該與出口有關。」茶多魚回答。

「那還等什麼?走吧!」

天色依然是暗淡的黑,但是金色宮殿足夠扎眼,只要找准方向,不會迷路,更何況前面還有周桐帶路呢!

一行人,不緊不慢的走,茶多魚背著李紅繩,抱著小饕餮:「我是不是該給這個小傢伙起個名字呢?」

范小猴看了一眼小饕餮:「醜醜?」

小饕餮聽到之後直接翻了個白眼,嚶了一聲,似乎很不喜歡。

一品女太傅 茶多魚則說:「我家金魚之前收了個小弟,好像就叫鯨醜醜,所以,這個名字不能用。」

李紅葉撇了一眼:「笨笨?傻傻?獃獃?萌萌?」

茶多魚理都沒理她,這種名字一聽就沒過腦子。

抱著小饕餮,茶多魚是越看越歡喜,最後大喊一聲:「金剛,以後你就叫金剛吧。」

「嚶……嚶!」

小饕餮似乎很喜歡這個名字,竟然做出一個很剛猛的模樣,彷彿是在炫耀自己的力量,不過放在大家的眼裡,只有呆萌。

危險在金色宮殿出現之後,徹底消失。

大家拐過十幾個彎,走過七八座木橋,眼前出現了一層淡若輕紗的霧,霧后迷濛著一縷金光。

越往前走,金光越盛,已經隱隱約約能看到一座雄偉壯麗的建築。

撥開雲霧側目遠望,龐大無比金碧輝煌的巨型宮殿赫然映入眼帘,金光與血柱交相輝映。

注視著宮殿,一股震懾人心的壓迫感席捲而來,茶多魚沒太多的感覺,李紅繩卻是用力咳嗽了幾聲,緩了好一會兒才緩過來。

「龍丟丟好像在前面!」茶多魚眉頭一挑。

「你家白貓是不是也在?」茶多魚又問了一句。

李紅葉點了點頭。

繼續前行。

站在遠處看不清楚,真正走到身前才發現,這宮殿前面竟然聚集著不少倖存者。

八根血柱已經開始沸騰,血光大盛,但是宮殿的門還關著,似乎已經有人嘗試過,但是依靠人力並沒有打開。

宮殿的正前方高懸著一塊牌匾,上書五個大字,茶多魚看不懂,是扶桑文。

周桐已經停下了腳步,看到茶多魚的眼神,解釋道:「那五個字是八岐大蛇殿!」

「八岐大蛇?」

「那不是扶桑神話中的怪獸嗎?」

茶多魚還沒仔細想,一隻肥大的金魚就鑽進了自己懷裡,剛鑽進來就被擠到了一邊。龍丟丟一愣,這時候才發現茶多魚懷裡竟然還抱著一個小傢伙,巨丑無比的小傢伙。

「你是誰?」龍丟丟用眼神質問。

「嚶……嚶!」金剛呆萌回復。

「你閃開,這裡是我的位置!」龍丟丟宣誓主權。

「嚶!」金剛呲牙咧嘴的抗議。

「找揍!」龍丟丟翹起尾巴。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