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誰贏了?」

數息過後,人群才發出了聲音,而隨著這道聲音的響起,一道接一道的議論聲響起,瞬間,河堤上再次沸騰起來。

「到底誰贏了?」

「沒看懂!」

「估計還是勢均力敵!」

「我看應該是闇稍強一點!」

「我覺得倒是燕歌行略勝一籌!」

……

闇的神色平靜如初,收起了周身的氣勢和碧海青天異象,淡淡地看著百多丈外的燕歌行。

而此時的燕歌行,卻是神色肅穆,身上的氣勢漸漸收斂了,那身後的天河潮生圖也消失了,半晌之後,才輕輕地吐出一口氣,拱手對著闇道:「不愧是聖閻琴,佩服!佩服!」

闇平靜地眸子里泛不起半點漣漪,淡淡地看著燕歌行,三息之後,才緩緩地道:「元神戟也不錯!」

燕歌行略帶遺憾地道:「本以為我的天河潮生異象,能夠穩勝你,最終卻是這番景象!此次對決,你我勢均力敵,不知我的歸元戟,是否能戰勝你的閻皇琴?」

「不知道!」闇搖搖頭,似乎沒有興趣去思考這些。

「我倒是想試一試!」燕歌行緊緊地盯著闇,沉聲道。

「無所謂!」闇淡淡地回應著。

「好!就一招,一招決勝負!」燕歌行大喜,眼中流淌著濃濃的欣喜,手一揮,一把八尺來長的怪異大戟出現在手中。

闇眉頭微蹙,隨即將手中的閻皇琴一豎,身上瞬間爆發出若洪荒猛獸一般的氣勢,絲絲死亡之氣散發出來。

「死亡意境!竟然是死亡意境!真是沒看出來,闇這樣溫文爾雅的人,竟然領悟了死亡之道!」宇文天心頭微驚,闇身上發出的氣息,明顯就是小成火候的死亡意境。

只不過,這種氣息,卻是與闇很不搭配。

而河堤上有不少人,感覺到闇身上散發出的這股氣息之時,有些疑惑不解。

而這時,燕歌行身上突然爆發出恐怖的水之道的氣息,手中歸元戟高舉,九成火候的殺戮意境釋放而出,隨即,便看到他的身形劃過一道道虛影,向著闇衝殺過來。

在距離闇五十丈的時候,他便止住身形,瞬間拔高十丈,身上的氣勢頓時一增,已然是巔峰的狀態。

「戰戟歸元!」

就在此時,歸元戟幻化出一道巨大的戟影,隨著歸元戟的斬下而凌空劈出,直斬向闇。

而一直默默注視著燕歌行的闇,在燕歌行剛行到五十丈餘外之時,便右手拉起了五根琴弦,對著燕歌行,陡然釋放。

「錚……」

這一聲清脆的琴音,彷彿是最為鋒銳的寶劍出鞘,震得虛空直顫慄。

只見虛空波動之處,一道近二十丈高大的虛幻金甲武士顯現,手持長矛,對著襲來的巨大戟影刺出。

「轟……」

空間發出嗡嗡的聲響,二人之間的天地靈氣瞬間被抽光,形成了一股急速旋轉的能量風暴,瞬間向著周圍爆散,二人神色微變,同時向著身後急速退去。

而能量風暴爆散之後,將地面轟出了一個近百丈的大坑,雖然不深,但是卻可以看到大坑中歸元戟和閻皇琴留下的痕迹。

十多息后,在眾人的目瞪口呆之中,戰場上的能量才緩緩散去,一切都歸於平靜。

只不過,眾人的心卻是快速地跳動著,顯然,這二人的對戰,太具有視覺衝擊了,真正地撼動了他們的心。

有人嘆氣,有人振奮,面對這樣的強者,註定有不少人的士氣,被鞭打得體無完膚,而有不少人,卻對武道更加地痴迷了。

相距一百五十多丈,燕歌行看著闇,嘆了一口氣,道:「這一戰還沒結束,但現在卻沒有必要再打了!」

闇點點頭,道:「下一次吧!那時候,我會證明,我和閻皇琴,強過歸元戟和燕歌行!」

燕歌行一愣,隨即面色變冷,鏗然道:「我等你!不過,我相信,勝利一定是屬於我的!」

闇沒有再說話,轉身向著自己原先呆著的地方飛去,二人不相上下,要想分勝負,只有戰鬥,而不是舌戰。

看著闇走遠,燕歌行才吐出一口濁氣,緩緩落在地面,神色有些凝重,他知道,闇是一個強大到讓他沒有絲毫勝算的對手,未來的路,將更加艱險。

這時,燕雲翎等人走上前來,簇擁在燕歌行身旁。

「哥!你沒事吧!」燕雲翎有些擔心地看著燕歌行,關切地道。

燕歌行搖搖頭,道:「我們也過去吧!」

「哥!我看到那個壞蛋了!」燕雲翎瞬間憤怒起來,看著宇文天的方向,道。

「嗯?」燕歌行一愣,順著燕雲翎的目光,看到了三百丈外的宇文天幾人,隨即眉頭一處,道:「哪個?」

「白衣服右邊的那個穿黑袍的!」燕雲翎本來美麗的面孔,此時卻有幾分猙獰,眸子中的殺氣,與她原本的外形不相符合。

而她身旁的幾個青年,當看到宇文天的時候,首先是一陣驚懼,然後便換上了一副憤怒的神情。

燕歌行的眼睛微眯起來,他盯著宇文天,發現其身上根本沒有一絲武者的氣息,但卻又十分的古怪,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感覺。

他也看到了白少游,也是無法感覺到其身上的氣息。這時,他才將目光移到玉簫靈等人身上,眉頭緊緊皺了起來。

他可不會認為宇文天和白少游不是修鍊者,光憑虛箴等人的氣息,他就知道,這無法看透的二人,恐怖有著極為玄妙的斂息之法。

同時,他也推測到,這二人絕不簡單,不然,身旁怎麼會聚著幾個如此優秀的強者呢?

不過,他卻並不懼怕,既然這人敢斬殺他們宗門之人,便要承受這昂貴的代價。

「你不是說有兩個人嗎?」燕歌行緊緊地盯著宇文天,道:「那白衣人是不是其中一個?」

燕雲翎搖搖頭,道:「還有那個女子!不過,斬殺師兄的只是那個壞蛋!」

「我知道了!」燕歌行點點頭,隨即邁開步子,邊走邊道:「我們去會會他!」

……

「看吧!我說麻煩來了!這東西,沾上了是永遠也躲不掉的!」宇文天幾人自然感受到了燕歌行幾人的目光,宇文天倒是有些無奈,攤攤手道。

「你有把握嗎?這燕歌行,很強啊!」蕭素心也看到了燕雲翎,有些擔驚地道。

宇文天給了她一個放心的眼神,她才平靜下來。不過,內心深處還是有著諸多的不安。

「兵來將擋,水來土掩!怕可不是你的風格!」白少游淡淡一笑,道。

「那好!你來將他們打發了!」宇文天微微一笑,看向白少游,道。

「別!別!打住!」白少游立即揮手止住宇文天,道:「看那妞兒恨你的樣子,一定是你這傢伙始亂終棄了,自己的情債,自己還!我可不管!」

「滾!」宇文天嘴角抽了抽,佯裝怒喝一聲,隨即將目光移向那靠近的身影,他能感覺到,燕歌行已經悄悄地釋放出來了氣勢,碾壓自己。

「宇文天!放心吧!你若不低,我們便會幫你!我就不信,他燕歌行會是我們幾個合力的對手!」虛箴也感覺到了燕歌行釋放出來的殺氣,他對宇文天了解不深,這才安慰道。

「哈哈!放心!我應付得來!」宇文天拍拍他的肩膀,笑著道。

當眾人看著燕歌行一行人向著宇文天幾人的方向移動時,皆都震驚不已,有不少人剛開始以為燕歌行與宇文天是一伙人,直到看到燕歌行眸子里的殺氣時,他們瞬間愣住了。

緊接著,人群嘩聲四起,議論紛紛。

「又有好戲開始了!」

「不會吧!這燕歌行的目標似乎是宇文天!」

!! 「媽的!這小子是吃了豹子膽了吧!別以為自己長得帥,就敢隨意欺負人,宇文天可是我的偶像,我看姓燕的是在找虐!」

「慘了!燕歌行如此霸道,宇文天恐怕不是敵手!」

「我也這樣認為!希望他身旁幾人可以幫到他!」

「別妄想了!燕歌行排名第五,宇文天恐怕也折戟沉沙了!」

……

無疑,各種各樣的議論都有,但是,大多數都認為宇文天會被燕歌行虐殺,只有小部分人違心地堅信宇文天會獲勝。

這發生的一切,自然是被所有人都注意著,包括闇,這時候,他才注意到宇文天幾人的身影,眼中出現了一陣迷惑。

不論是誰,一來到河堤,首先發現的便是他,還有餘無敵,接著才是法隨行等人。

不過,宇文天這一撥人,也是十分顯眼的,畢竟,三個二十強之中的高手聚在一起,不引人注意才叫不正常呢。

可是,從他來此至今,已有不少的時間了,竟然沒有發現這幾人,這簡直出乎他的意料。

他的目光落在了白少游的身上,感受到了一種極為怪異的氣息,雖然無法看透其修為境界,但是,他能感覺到,這人是一個高手。

「莫非是他?」闇心中一陣疑惑,他瞬間想到了不久前暗中出手幫助他的那個神秘人。

他在宇文天身上逗留得較少,並沒有發現有絲毫不妥,只是靜靜地看著白少游,想要看出蛛絲馬跡。

而這時,余無敵眼中卻是閃過一絲不屑的神色,嘀咕道:「排名第五就了不起了!有時候,排名並不能說明實力!」

肖寒笙對原先余無敵的舉動十分不滿,尤其是余無敵不插手他與宇文天之間的事情,這讓他與這個老朋友之間,產生了一絲隔閡。

今番看到燕歌行殺氣騰騰地朝著宇文天走去,他滿心歡喜,但是聽到余無敵的嘀咕聲,肖寒笙卻是很不屑,也很不滿地道:「余兄!你覺得燕歌行不是宇文天的對手?」

余無敵淡淡地看了一眼肖寒笙,眼中閃過一絲不屑,他其實對肖寒笙很厭惡的,只不過,兩家的老人交情匪淺,所以,有很多事情,他倒是會幫助一二。只不過,他覺得肖寒笙太過差勁了,不配與自己走在一起,鄙視的同時,有些疏遠此人。

一聽到肖寒笙的話,便不屑地看了對方一眼,道:「是不是,看看就知道!」

「哼!我倒是覺得燕歌行可以輕鬆斬殺宇文天!燕歌行這樣強大,當今的小世界青年一代,又有幾人是他的對手!」說到此處,肖寒笙眼中閃過一絲瘋狂,蒼白的面孔顯得有些猙獰,聲音略顯低沉沙啞,彷彿是在嘶吼一般,道:「最好是廢了他!不要直接殺死他!我要親自動手,將他身上的肉一寸一寸地割下來,我要將他交給陰屍宗,煉成屍傀!我要讓他受盡折磨……」

余無敵索性不去理睬肖寒笙,將注意力集中在宇文天幾人的身上。

而在距離宇文天幾人數百丈遠的一處聚居地,陰靈族一伙人盤踞於此,自從燕歌行出現,他們就打量著這個強勁的對手。

然而,剛剛發生了一幕,他們感覺有些喜劇性。

他們遍尋不到的目標,卻是在他們不遠處盤踞了這麼久。

這便是人們常說的遠在天邊,近在眼前!

「少主!是那個人嗎?」一個陰靈族的武者仔細地打量著宇文天,道、

陰浮生眼中閃過一絲欣喜,略帶一些猙獰,激動地道:「不錯!是他!一定是他!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部費工夫!哈哈!終於找到他了!我的機會來臨了!」

「既然這樣,我們趕快過去吧!不然,要是這小子讓燕歌行給殺了,那我們豈不是白跑一趟了嗎?」身旁的陰靈族武者道。

陰浮生擺擺手,道:「不忙!」

幾人一愣,有些不解,因為自從任務發布以來,陰浮生可是最為急切的,而此時找到了兇手,陰浮生反而按兵不動了,這番舉動,他們當真是有些費解。

陰浮生自然知道眾人心中所想,眼中閃過一絲狠色,道:「最好讓燕歌行殺了他,省得我們費一番手腳!到時候,只要我們出去,拿回幽冥鬼爪就行了!我想,他燕歌行再怎麼強大,也不敢與我們整個陰靈族為敵!」

說著,他一指宇文天身旁的幾人,道:「更何況,我們並不清楚這人的實力,而且,他身旁的幾人修為不弱,不容易對付,讓別人幫我們打,我們靜觀其變!」

「若是這人實力很強,估計與燕歌行一戰之後,即便不死,也是受傷,到時候我們便可以順理成章地出手斬殺,我們唯有在這短暫的時間裡摸清楚敵人的底細!」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