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誰讓他想對我可愛的小燕兒下手?沒折磨他已經是賺了。」柳雲祁聳了聳肩道。

穆飛燕一聽,一臉感動的問道「夫君,你剛剛是保護了燕兒嗎?」

「應該算是吧?剛剛這個黑衣人像是沖你來的。」柳雲祁有些不確定的說道。

這時,刑如畫也是反應了過來,臉色慘白的她厲聲指責道「你…你怎麼可以如此殘忍?居然,居然手段如此毒辣的殺死了一個人?!」

「呀~」

然而,也就在這時,四面八方都傳出了一陣陣的驚呼之聲,隨之而來的還有打鬥的動靜傳出。

不知從何處,冒出了一大批的黑衣人是對著在場的眾位賓客們發起了襲擊,一些沒來得及反應的小門宗主是當場被偷襲致死,反應過來的那些勢力宗主們則是紛紛的與偷襲者打了起來。

「真有趣,你們奔雷山莊還安排了這等餘興節目?」柳雲祁一怔,是笑呵呵的問著刑如畫道。

「什麼餘興節目啊?!那些人根本就不是我們奔雷山莊的人!我根本就不認識!」看著周圍突然混亂起來的局面,刑如畫的面色頓時是一陣慘白。

「哦?是嗎?」柳雲祁無所謂的聳了聳肩,一手摟住穆飛燕的小蠻腰,問道「姐姐,我們現在怎麼辦?這地方我們還有留的必要嗎?感覺會惹禍上身誒。」

「什麼?!你們要走?!」刑如畫一怔,有些不敢置信的看著柳雲祁道。

「不然怎麼樣?難道還留下來幫你們奔雷山莊嗎?天真。」柳雲祁不屑的白了刑如畫一眼道。

「雲祁,話也不能這麼說。」柳雲祁正準備與穆飛燕離開,穆飛羽突然開口道「三大宗門同氣連枝,如今奔雷山莊出了事情,我們又怎麼能夠一走了之呢?走的事先不急,看看情況再說。」

「不是吧?姐夫你居然想幫忙?奔雷山莊值得幫嗎?這種吃力不討好的的事情我們還是能少做就少做吧?」柳雲祁撇了撇嘴道。

「先不說幫不幫的事情吧,雲祁,你覺得你現在能夠從這魔法陣裡面走出去嗎?」柳絮道。

柳雲祁一怔,不由的朝著天上打量了過去,只見那銀白色的魔法護盾是一陣雷光閃動,那堅固程度根本就不是能夠輕輕鬆鬆就打破的模樣,只得是無奈的聳了聳肩道「好吧,留下就留下吧,我可不想被人按上一個臨陣脫逃的罪名。」

看著柳雲祁那無恥的模樣,柳絮夫婦和穆飛燕則是一陣無語,刑如畫則是不屑的說道「哼,明明是你出不去了,還說的如此冠冕堂皇,我們奔雷山莊不需要你幫忙,你要走就快走吧!」

柳雲祁撇了撇嘴,似是感覺到了什麼,指著刑如畫問道「姐姐,那這個煩人的女人救不救啊?」

刑如畫一怔,面色一變,剛要跟柳雲祁爭論一番,只見柳絮一瞪眼道「廢話!還不快去!」

「是是是…」有氣無力的聳了聳肩,在刑如畫與穆飛燕驚愕的目光之中,只見柳雲祁的身影突兀的消失在了原地,再出現已是到了刑如畫的面前。

「呀~」

刑如畫驚呼一聲,下意識的要朝後退去。

「別動!」柳雲祁一瞪眼,摟住了刑如畫的小蠻腰,雙手朝著身前一撥,頓時三把匕首自虛空中出現,隨著而來的還有三名被震出來的黑衣人,正要掙扎的刑如畫頓時怔在了原地,顯然是沒有想到有人要對自己下殺手,而救了她的人,居然是柳雲祁?

並沒有理會刑如畫怎麼想,在三名黑衣人現身的那一刻,柳雲祁右掌猛然收回,隨即又狠狠的拍出,下一刻,三名黑衣人的腦門上是多了兩個血淋淋的血窟窿,睜大著雙眼就朝後倒了下去。

當時,刑如畫是瞪圓了眼珠子,顯然是沒有想到柳雲祁的實力居然如此可怕,揮手之間,三名強大武者居然都死在了他的掌下。

還沒來得及讓她過多的感嘆,柳雲祁鬆開了她的腰肢,滿臉不屑的說道「放心吧,小爺的口味很正常,對你的飛機場沒有興趣。」

最萌撩婚:國民老公限量寵 「飛機場?!」刑如畫一怔,下意識的看向了自己的胸前,確實,荷包蛋看起來跟飛機場沒有什麼區別。

頓時,她的臉色是漲紅如血,對著柳雲祁的後腦勺就是一巴掌打了過去「流氓!」

柳雲祁身手敏捷的就躲了過去,怒瞪著她道「你個女瘋子,居然恩將仇報?!」 「我?流氓?」柳雲祁一怔,當即是氣不打一處來,他對這個飛機場做過什麼?怎麼就成流氓了?

柳雲祁當即是冷哼道「好,我流氓~,既然我流氓,那你接下來就自己生存下去吧,我這流氓是無能為力了。」

「你…」眼見柳雲祁真要撒手不管了,看了看四周那混亂的場面,刑如畫心裡當即是有些害怕了起來,她從未經歷過這種場面,又經歷了方才的生死一刻,此刻心裡早就害怕的不得了了,剛剛說柳雲祁流氓也只是想要發泄一下自己心中的恐懼而已,如今柳雲祁說不管她,她心裡不覺得有些後悔了起來。

柳絮自然是看的出來刑如畫的小心思了,當即是皺眉訓斥柳雲祁道「雲祁,你怎麼都已經如此年歲了還如此的孩子氣?一個男孩子跟一個女孩子置氣?你至於嗎?有出息嗎你?!」

穆飛燕也是有些不滿的說道「是啊,夫君,你怎麼就不知道讓讓女孩子呢?」

一邊對柳雲祁說著,一邊是上前拉住了刑如畫的手道「你不用理會夫君的,他這人就是喜歡這樣,嘴硬心軟,你只要待在他身邊,他就一定會保護你的,有夫君的保護,那些壞人是絕對無法對你下手的。」

「你…你們…」柳雲祁一怔,他突然感覺到自己被所有人針對了,明明他才是受害者好吧?他居然被所有人針對?這不免的是讓他心裡很是鬱悶了起來。

感受著穆飛燕掌心的溫度,刑如畫害怕的心這才微微平復了下來,但想到自己被一個小自己的女孩子安慰,頓時,她的臉上是有些掛不住了,從穆飛燕的手中抽回了自己的手輕哼一聲,仍有些不服輸的說道「誰需要他的保護了啊?我自己可以保護自己。」

「是是是,都這麼長時間了,我們都還不知道你的名字呢。」穆飛燕道。

「我叫刑如畫。」刑如畫有些傲嬌的說道。

「哦,刑如畫你好,我叫穆飛燕,是穆家的人,不過,現在是夫君的妻子。」穆飛燕笑著說道。

「你夫君?就是那個小孩子?他明明就是小孩子,你為什麼會嫁給了他?」刑如畫不解道。

「喂!女人!小爺跟你說過了,小爺不是小孩,你聽不懂人話是吧?」一旁的柳雲祁一聽這話,當即是有些不樂意了。

「夫君可真是的…」穆飛燕無奈的搖了搖頭道「刑姑娘,你不要這麼一口一個孩子的說我夫君了,他最聽不得這個了。」

「好吧,不提就不提吧。」刑如畫聳了聳肩道「你還沒告訴我,你為什麼會嫁給他呢?是因為你父親的命令嗎?」

「恩,一開始是因為父親的話,我才嫁給夫君的。」穆飛燕點了點頭道「但是後來我發現,其實夫君他只是外表像孩子,其實並不是一個小孩…」

眼見兩女居然直接無視自己開始談起了話,柳雲祁心中的鬱悶頓時是難以言表啊。柳絮在一旁又是以警告的神色看著他,穆飛羽又不頂用,頓時,他是感覺到整個世界都拋棄了他。

有些鬱悶的望向了天空之中正陷入苦戰的吉恩斯。只見他在一眾武帝們的圍攻之下是險象環生,好幾次都差點與死神見面,卻都是被他躲了過去。

又打量向了四周,只見,場面是越顯混亂了起來,入眼之處,到處都有人參與了戰鬥,不斷的有奔雷山莊的弟子前來支援,但卻依舊有些壓不住這混亂的場面。

看到這裡,柳雲祁的心中是不禁的有些疑惑了起來。這些黑衣人到底是什麼來路?又是怎麼進來奔雷山莊的?怎麼就像是憑空出現的一般,而且還見人就殺,他們難道是吉恩斯的人?

不可能的,從第一次見到吉恩斯開始,他就一直是獨來獨往的,從未見過他有什麼手下,這些人顯然不是吉恩斯的人,那麼,這些人出現在這裡有什麼目的?又是受何人指使的,來這裡殺人呢?

一大堆的問題是堆在柳雲祁的心裡,讓他有些摸不著頭腦,理不清的思緒讓他的心裡是有些煩躁了起來。

正考慮著這些問題的時候,突兀的,似是感覺到了什麼,柳雲祁面色猛然一變,閃身便出現在了正在一旁聊著天的兩女面前。

刑如畫一怔,口中輕哼了一聲,是將臉轉向了一邊,看也不看他一眼,穆飛燕有些疑惑的問道「夫君,怎麼了?」

「飛燕,到,姐姐那裡去。」柳雲祁語氣沉凝的說道。

話音剛落,幾名黑衣人突兀的是出現在了柳雲祁的面前「柳樓主不愧是柳樓主,這麼快就能察覺到我們的接近。」

看到這幾名黑衣人的出現,穆飛燕趕忙就要往柳絮他們那邊跑去,柳絮與穆飛羽卻是已經來到了他們的身邊。

看著這幾名黑衣人穆飛羽眉頭緊蹙的問道「你們是什麼人?到這奔雷山莊來是想要做什麼?!」

「哎呀,這位不是御天宗的少宗主嗎?真是失敬失敬。既然你想要知道的話,那我就不妨告訴你們好了,此次我們來,是想要殺幾個人而已,不巧的,你們幾個也在這個名單裡面。」

「哎呀呀,你們是來殺我們的嗎?那麼,我想要問問,你們為什麼要殺我們啊?我們可是得罪了你們?若是如此,我向你們道歉好了,大家活的都不容易,何必要互相傷害呢?」柳雲祁有些意外的說道。

「得罪,你們倒是沒有得罪我們,但是啊,你們的存在卻會礙到我們的事,所以,在你們成為擋路石之前,你們必須得死。」

「什麼事情我們會擋你們的路呢?不妨說來聽聽?放心,我是不會跟別人說的,你先告訴我,到時候我一定會自覺躲開,不會擋你們的路的。畢竟,能活著,誰想要死呢?」柳雲祁笑著說道。

「喂!小孩!你怎麼這麼沒有骨氣?!人家說幾句你就怕了?!還沒開打就認輸了?!你不覺得很丟人嗎?!」一旁的刑如畫見柳雲祁一味的退讓,有些看不下去了。

柳絮皺眉看了眼刑如畫,卻也沒有說什麼,穆飛燕趕忙捂住了她的嘴道「噓~,別說話!刑姑娘,你現在先安靜一會。」

「看看,那個姑娘都有些看不起你了,你再這麼求饒真的好嗎?」

「別人說什麼就讓他們說好了。」柳雲祁額上青筋是微微跳動,依舊淡笑著說道「我這人最不喜歡干累人的活了,所以我也不喜歡打架,你們能不能當做沒有看到我們呢?放心,在這裡,不管你們幹什麼,我們都不會管的。」

「雲祁,你…」穆飛羽眼見柳雲祁如此說,頓時也是皺起了眉頭來。他原本是以為柳雲祁是以退為進的,如今看來,他是真的在求饒?

「姐夫啊,你沒看到他們的人數佔優嗎?若是打起來的話,可真是不佔便宜呢。」柳雲祁聳了聳肩道。

穆飛羽一怔,看了看對面的四名武帝,又看了看自己這邊的兩個拖油瓶穆飛燕與刑如畫,當即面色也是沉了下來,原本人數就不佔優,他們還要分心保護兩女,就更是不可能會是他們的對手了。

「你小子倒很識時務嘛,不過,你認為,你就求饒了幾句我們就會放過你們嗎?」

「別這樣啊,能活著,為什麼要找死呢?我這人真的很不喜歡干打架這種累活的,大家相安無事的不好嗎?何必要找死呢?」柳雲祁聳了聳肩,有些無奈的說道。

在場的人一聽柳雲祁這句話都愣住了,這柳雲祁怎麼說著說著,話怎麼就變味了?是他們聽錯了,還是柳雲祁說錯了。

「雲祁,你…」柳絮當即是皺起了眉頭。

「小子,你剛剛那話是什麼意思?~你是在說,我們四個武帝一起上還奈何不了你們嗎?」

「轟!」

遠方,突然傳來一聲轟鳴,柳雲祁嘴角輕輕的勾起了一抹弧度道「請不要誤會,我並不是針對你一個,而是在針對你們四個,你們四個在我眼裡,都是垃圾。我真的很不喜歡清掃垃圾這個活,你們能不能自己離開呢?免得我髒了手腳。」

柳雲祁如此狂妄的話,當即是讓在場的人都怔在了原地,都是一臉不敢置信的看著他,特別是柳絮,她無論如何都想不明白,她的弟弟什麼時候變得這麼狂妄了?

「你小子!有膽就再說一遍?!」

「勒色!不想死,就趕快給小爺滾~」柳雲祁的面色猛然沉了下來道。

「小子!找死!」

四名武帝臉色猛然一變,紛紛抽出了自己的武器從各個方向朝著柳雲祁是劈砍了過來。穆飛羽瞬間反應了過來,抽出長劍便上前幫忙。

一如隨意擺手一般,其中兩名武帝的長劍被柳雲祁輕易的就給撥開了,反身便是一腳踹在了側面而來的那名武帝強者的手腕之上,將他刺向柳雲祁肋部的長劍踢向了一邊,同時再次一腳踹在了那名武帝強者暴露出來的側臉之上,當即,那名武帝強者是口吐鮮血的打著旋,朝著一旁飛了出去。 「鐺…」

接連的碰撞之聲是不斷的在眾人耳中響起,儘管是與穆飛羽二打四,但是二人應對這四名武帝還是顯得遊刃有餘的,特別是柳雲祁,他就算是單手,在穆飛羽不時的配合之下也是依舊穩穩的佔據著上風,一眾圍攻武帝的面色也是從沒好過,一陣鐵青。

並不是柳雲祁真的是不將這四名武帝看在眼裡才單手迎敵的,那是因為寄宿在他右手之中的碧絲根本就不讓他的力量通過他的右臂,不得已,他只得是收起了一隻手,只用他並不習慣的左手迎敵。

「小子,目中無人是要付出代價的!」

眼見柳雲祁如此的看不起他們,這四名武帝心中頓時是一陣怒火中燒,特別是開頭被柳雲祁踹了一腳的那個武帝,到現在他都覺得臉上火辣辣的,面上無光啊。對柳雲祁的怨念更是深重,比起其他的同伴,他對柳雲祁更是一通窮追猛打,是恨不得要將他碎屍萬段。

「呵呵,小爺單手讓你們,你們還有的說?是不是覺得我單手你們打起來沒意思?別吧?你們這麼想,別人會誤會的。」

儘管是佔了上風,但穆飛羽依舊是覺得壓力很大,這可是二打四啊,就算是平攤也要一打二的,更何況這是武帝層面的戰鬥,稍有不慎就是身毀人亡的下場。

再次逼退了一名武帝強者,穆飛羽眼見柳雲祁還是單手迎敵,他是不由的開口提醒道「雲祁!別光顧著耍帥了!還不快將你另一隻手也用上?!你的拳頭不是很厲害嗎?!這時候別藏著掖著了啊!」

聽著穆飛羽焦急的話語,柳雲祁沒有答話,面上甚至沒有絲毫的表情,但是他心裡苦啊,並不是他不想用啊,從一開始他就一直在求碧絲讓她將自己的右手還給他,哪怕是暫時的也好啊,但是,碧絲根本就理都不理他啊。

他心裡苦,是真的苦啊。明明是他自己的身體,他卻要去求別人讓自己使用,有這麼憋屈的活法嗎?

「碧絲阿姨~,碧絲阿姨,我就求求您了,您就行行好吧。我這一身的手段全在我的手上,您把我手奪了去,我可怎麼活啊~更何況現在是大敵當前,若是我再用單手的話,就真要死在這裡了啊~」

「碧絲,別任性了,你就把手還給雲祁吧。人家也不容易,你又何必要為難他呢?」這時,宋刑也是看不下去了,出來說道。

「我為難他? 白蛇進化 我若是為難他,他現在右手連動都動不了,現在不過是讓他的力量不能通過而已,很為難嗎?!」

「為難,真的很為難啊,碧絲阿姨,您看看現在外面是個什麼情況吧,四名武帝非要殺我,我現在卻還不了手,這你讓我可怎麼辦啊?!」

「誰讓你去挑釁人家了?!這是你的事情!我管不著!」

「我不挑釁他們,他們就不會殺我了嗎?!您剛剛應該也能感覺到他們的殺心,我就算不挑釁他們,他們也一樣會對付我的啊,碧絲阿姨,我求求您了,您就行行好,將右手還給我吧~以後我一定做牛做馬的孝順您好不?」

總裁,我不是神經病 「哼!我說了,這些事情我都管不著,別來煩我。」

「這您怎麼就管不著呢?這…宋爺爺,您看看,您快幫幫我吧,再這樣下去我真就撐不住了啊。」

「好了!碧絲!別再胡鬧了!我再說一遍,把手還給雲祁!」

「不然怎樣?!」

「不然老夫就與這個老傢伙聯手將你趕出雲祁的身體。」這時,柳明熙也是開口說道,語氣之中含著一股淡淡的怒氣。

「好啊~到時候我們三個鬥起來,到時候我看這小子死不死!大不了大家一拍兩散!」

柳雲祁那個是心裡苦啊~,你說,他們之間有恩有仇的,跟他柳雲祁有什麼干係啊?為什麼每次他們打架,最後承受後果的都要是他啊?他不服,真的是各種不服啊!

「我說你們還能不能行了?你們有恩有仇的自己去解決不行嗎?幹嘛老扯上我啊?真的,你們之間的恩怨跟我沒多大的關係啊,你們能不能自己去解決一下自己的問題啊?這些真的跟我沒關係啊~,我活的不容易啊~,現在還有一大家子的人要靠我養活的,你們這動不動就要我死的,還講不講道理了?」

說著說著,柳雲祁是差點被自己給說哭了。你說,有他這麼倒霉的嗎?這可真是無妄之災啊~,到現在他都感覺自己的身體都快要不屬於他自己的了,用個右手還要求別人,這叫什麼事啊?!

「哎~,雲祁說的對,碧絲啊,你有什麼怨氣就往我身上撒好了,別拿人家孩子置氣啊。他本來跟我們這些老傢伙之間的恩怨就沒有關係的,你又何苦為難人家呢?把手還給孩子吧,你想怎麼樣儘管跟我說,不由為難人孩子。」

「哼!這可是你說的!」

「我說的,你說吧,要怎麼樣才肯放過雲祁啊?」

「哼!我要你答應我!以後不許再拒絕我了!」

「你…這…你都這麼大的人了,這是在孩子面前說什麼呢?!」

「哼!我不管!我就問你,你答不答應我的要求?!若是不答應我的要求,那你就看著他死吧!」

「我…」宋刑剛要說話,柳雲祁就哀求著說道「宋爺爺,您就答應碧絲阿姨的要求吧~人碧絲阿姨追了您一萬多年了,不容易啊~,您就答應她又怎麼樣啊?這樣的話,你也能有個伴,不是挺好的嗎?就別拒絕人碧絲阿姨的一片痴心了啊!」

「你閉嘴!小孩子家家的,在這瞎摻和什麼呀?!」

「我也不想摻和的呀!可是你們現在每件事都扯到我身上來,爺爺您讓我如何置身事外啊!」

「唔!」

心中正哀求著宋刑答應碧絲的要求,柳雲祁這一個分心,頓時是讓正與他交手的武帝鑽了空子,兩名武帝趁著柳雲祁愣神的功夫,分別攻擊他的上下兩路,柳雲祁撥開了朝著自己額頭刺過來的長劍,卻來不及去撥划向自己脖頸的長劍,只得是立掌擋在了自己脖頸之前,當即,一股巨力傳入了他的左掌,柳雲祁當即是被一劍劈飛了出去。

「雲祁! 嬌蠻女鬥冷酷男 夫君!」

柳絮等看著柳雲祁被劈飛了出去,當即是心驚膽戰,嚇的是驚呼出了聲來。

「唔~宋爺爺!您就答應碧絲阿姨了吧,您再不答應,我可就真撐不住了啊~」

「哎~,碧絲,你先把雲祁的手還給他吧,一切都好說。」

「好!那我就當你答應了哦!宋刑哥哥~」碧絲甜膩著聲音說道。

眼見柳雲祁被劈飛,頓時,那兩名武帝以為是機會來了,閃身朝著柳雲祁直追而去,穆飛羽有心幫忙卻是被剩下的兩名武帝拖在了原地根本就無法幫忙。

柳絮目光陰沉的便要上去去救柳雲祁,然而,這時,她的四周又是身影連閃之間,又是五名武皇高手將她們圍困在了原地,若是柳絮現在去救柳雲祁的話,那穆飛燕與刑如畫是必死無疑。

眼中寒光爆射,柳絮猛然拔出了鞘中的長劍冷聲喝道「爾等廢物也敢在我面前放肆!」

「狂妄自大的小鬼!去死吧!」

而此刻,空中的兩名武帝手中的長劍是朝著倒飛而去的柳雲祁直刺而去,眼中,滿滿的都是一副勝券在握的神情,然而,他們卻並沒有發現,一圈圈的波紋是突兀的從柳雲祁的身後是擴散了開來。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