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誒?我怎麼聽到了握拳的聲音?」剛從過午飯的沉痛中走出來的任天翔問道。

任天晴把拳頭被在了身後,強忍住怒氣,然後強顏歡笑地說:「沒什麼,哥哥聽錯了吧。時間不早了,哥哥可以起床了罵了?」

「又沒什麼事,起什麼……誒?」任天翔總算是發現了,有些不對勁的地方。

他看到,任天晴現在穿了一套宋代百迭裙,而且是穿得極為得體。要知道,這套百迭裙是龍會禮服的一種,以任天晴跳脫的性格,除非是有必須要參加的宴會,否則,任天晴是不會穿這麼正式的。哦,對了,還有一種可能就是發生什麼大事了。

說起來,龍會的禮服可謂是多種多樣。從先秦一直到現代,再加上星皇帝國的所有服飾一應俱全。畢竟龍會中不乏有幾百歲、幾千歲的大人物,禮服的多種多樣也是為了迎合他們。可以想象,在龍會的宴會上,各個朝代的人歡聚一堂……咳,扯遠了。

「所以到底出了什麼大事呢?」任天翔果斷地將第一個選項忽略了。開玩笑,有監會,這種事他怎麼不知道?

「快起床吧!有事呢!」任天晴揮揮手,然後從儲物戒指中出了一套衣服,丟到了任天翔面前。

突然,任天晴邪邪一笑,不懷好意地說:「哥哥,來,我來幫你更衣。」

說完,又是一陣「雞飛狗跳」。

足足一刻鐘,任天翔才穿戴整齊、洗漱完畢,一切準備就緒。

任天晴給他準備的是一套青衫。這是一種模仿古代書生長生製成的衣物,也是龍會禮服的一種,是最受男性成員歡迎的禮服之一。

這青衫要在腰間佩劍才不會出現違和感,所以任天翔突發奇想,將自己的弒龍拿出來,佩在了腰間。寶劍配美人,都是硬生生讓任天翔創造出了一道亮麗的風景線。

任天翔瞥了一眼因被哥哥拒絕而全身裹在被窩裡的任天晴,嘴角露出了一絲微笑,然後輕聲道:「已經兩點半了,不是還有事嗎?」

任天晴從被窩中伸出頭來,一雙大眼睛里寫滿了委屈。她輕咬嘴唇,弱弱地說:「哥哥變了,哥哥不愛我了。哥哥,為什麼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

任天翔無奈地笑笑,走到床邊。然後,在任天晴的驚呼下將她橫抱抱了起來,一邊向屋外走還一邊說:「可能是因為被某人攪了清夢,起床氣發了吧。」

「哥哥快放我下來!」

……

又是一刻鐘后,任天翔和任天晴終於走在了街上。

不過,俊男靚女在大街上並肩而行,總會引得路人駐足。特別是,任天晴還是挽著任天翔的。但是,事實上,任天晴是在硬拽著任天翔,不讓他走到別處去。

任天翔撓撓腦袋,一臉蒙逼。為什麼,他們現在走的這條路他完全不認識?

「呃,那個,晴兒啊。我們這是要去哪兒啊?」

任天晴沒好氣地瞪了他一眼,忿忿地說:「起床晚的人沒資格知道。」

……

就這樣足足走了半個多小時,二人終於站在了一個別墅,哦,不,是一個大莊園的大門外。

任天翔看著裡面的三層建築,不禁感嘆。不過接下來他又懵了。難道任天晴帶他過來是想告訴他,她想把這個莊園買下來?這得花多少錢啊?

任天晴將手中的請帖遞給了守門的人,然後準備帶任天翔進去。不過她猛地回頭看向任天翔。她好像聽到某人長舒了一口氣?

重生年代福妻滿滿 「晴兒,這裡是?」

任天晴不搭話,徑自將任天翔拽到了屋子的大門外。

任天翔仔細聽,裡面很嘈雜,好像就是一個宴會。不過他不明白,為什麼有宴會這種事沒人告訴他?

正疑惑著,就聽一邊的任天晴小聲抱怨道:「笨蛋哥哥,連自己生日都忘了。」

任天翔內心如一道驚雷劈過,猛得醒悟過來。原來……已經十一月二日了嗎?他居然,忘了妹妹的生日!

任天晴冷哼一聲,又挽起了任天翔的胳膊,整理了一下衣服。

「開門吧,哥哥。」

任天翔默默點點頭,輕輕將門推開。

門開的那一瞬間,任天翔看到了大廳最裡面的……一枚小正太!?

…………

————分界線————

終於寫到這章了,本來想十一月二日那天發的,但是可惜沒趕上。

大家會覺得這一章的氣氛會有些活躍,嗯,我也不知道寫的時候在想些什麼。

剛剛看到有朋友在討論一個沒有簽約但還在繼續寫小說的前輩,頓時淚目啊。就算是不簽約,我也會將故事完完整整地講給大家聽,這是承諾!

感謝大家的支持! 「大、大伯!」

小正太面無表情地看著任天翔和任天晴。他大概只有七八歲的樣子,但眼中卻顯露出超越外表的滄桑。他一襲白袍,去正是任天信那種白袍。他精緻可愛的臉上儘是冷漠,兩縷金髮垂下,而墨黑的長發梳直了散落在身後,垂至腰際。他的嘴裡叼著一根塑料小棒,如果任天翔沒有猜錯的話,那一定是一根棒棒糖,而且還是檸檬味兒的!

而這個小正太,正是任天翔的大伯,龍會二級白袍長老,神級巔峰強者,任天覡!

任天玲也在,她站在任天覡的左邊。她此時卻是身著一套西洋宮裝,完全沒有了她平時殺伐果斷的氣質。

而大廳中的其他人,見到二位正主到場,也都熱烈的鼓起了掌,儘管有很多人任天翔根本不認識。

一直走到任天玲面前,任天翔稍稍蹙眉,問道:「這是怎麼回事?只是生日的話不用這麼隆重吧?」

任天玲笑了笑:「除了你們的生日,還有對於你們在學院大比中獲得第二名的慶功宴。下面的人里除了靈兒和琉璃,基本上都是皇室、學院和龍會的人了。」

「我們的生日還能和慶功宴一起舉辦?」

這時,任天覡突然說話了,他難得地露出了笑容:「其他生日自然不會這麼隆重,但今年的不同。今年你們十七歲了,虛歲算做十八。依照我們任家的規矩,今年生日,要為你們舉行成人典禮。天信和天文正好有任務脫不開身,所以玲兒邀請我來給你們主持。」

任天翔頓時恍然大悟,原來如此。任天晴搞得神神秘秘的,他還以為出大事了呢。

「既然你們已經到場,你們的成人典禮就開始吧。別讓客人們等急了。」任天覡說著,將嘴裡的棒棒糖拿了出來,隨手扔進了儲物空間中。

任天翔和任天晴立刻正色。二人並肩而立,完全不見了之前嬉戲的樣子,畢竟在這樣的場合,他們想放鬆也不行啊。

只見任天覡隨手掏出一本小冊子,翻了幾頁,然後照本宣科的讀道:「在任家,十七歲即為成年,十七歲生日那天,將舉行成人典禮。成人典禮亦稱賜名典禮,成人者將獲得長輩賜名。」

大廳中靜悄悄的,只聽得到任天覡那稚嫩的聲音。當然,這和他在默默釋放著威壓有關。他身為神級巔峰強者,本身就以極為強大,再加上現代天地靈氣匱乏所以他吸收天地靈氣的能力超越常人,因此,在天地靈氣充裕的這裡,他的實力要上升好幾個檔次,甚至可能突破幻級。

「任天翔。」任天覡踩在一個檯子上,伸出右手食指,一指點在了任天翔的眉心,「我等長輩知你艱苦,能得到異能來吾輩之喜、任家之幸。願你今後,不恃強而驕,堅守正道。故賜名,『贏』。」

「謝先輩。」任天翔右手放在左肩,左手橫背在身後,然後彎腰九十度。

頓時,任天翔的眉心亮起了淡金色的光芒,照亮了整個大廳。這一個字,蘊含了任家長輩最誠摯的關愛與祝福。這個字會在任天翔今後的修鍊中起到極大的輔助作用,能夠幫助他夯實基礎。這也是每一個任家人都會在成年時獲得的饋贈。

接下來,任天覡又將頭轉向了任天晴。

同樣是一指點向眉心,任天覡又正色道:「任天晴。你天資卓越卻不驕不躁,擁有超越同齡人的心境。但是,太過沉穩並不是你要走的路。願你今後,能用守心靈之純粹,故賜名,『靈』。」

任天覡又快速地書寫了一個「靈」字,送入任天晴的眉心。

任天晴的眉心頓時閃耀起了淡藍色的光芒,她的氣質也在光芒下改變。

待二人的光芒都散去,任天覡擺擺手,說道:「好了,客人們。賜名典禮結束,大家好好享受晚宴吧。」

說完,他跳下太子,將任天翔他們三人拉到自己的身邊。他先是從儲物空間抓出了那根棒棒糖並放入口中,然後揮手設立了一個隔音結界,最後才說:「有件很重要的事要告訴你們。」

「我來到龍神大陸並不是專門給你們主持賜名典禮,而是有任務在身。」

「這件事事關暗部,多的我不會闡述,你們也別將聽到的說出去。」

「此事要從三年前說起。」任天覡嘆了一口氣,「三年前,暗部部長華天古受首席長老陳宇離指派,來到了龍神大陸。他在星城總部的系統登記之後,就開始執行任務。三日後,華天古及其所持神器斷龍尺失去一切聯繫。之後,我們就再也找不到他了。」

「根據我們所掌握的情況,他失蹤時,很有可能已經深入龍王帝國,並且全力使用過斷龍尺。」

一提到斷龍尺,任天翔的目光就轉向了任天晴。

「玲兒已經給我說過晴兒擁有斷龍尺的事了,不過這件事並不重要,我面前所說的不過是我要處理之事的背景。」

「五個月前,任家長老、暗部判組組長任天雲提交尋回華天古的提案再一次被駁回來,天雲長老徹底動怒。她帶走暗部斷組和判組,來到了龍神大陸。」

「事情發生后,任家立刻和天雲長老撇處關係,明哲保身,同時推薦我來處理此事。我離開時,情報部已正式將此時判定為,龍會暗部首席專員即暗部現任部長任天雲攜其部下,叛變。」

「叛變!」三人驚呼。

「可是,叛變一事不都是由暗部處理嗎?長老會又怎麼會同意家族的舉薦?」任天翔問。

任天玲嘆了口氣,好像很悲傷:「出了這樣的事,恐怕長老會今後都不會再相信暗部了。」

任天覡點點頭,補充道:「沒錯。暗部幾乎可以說是華天古一手帶出來的,暗部專員對他的尊敬甚至可能超越陳長老。天雲長老能輕鬆帶走判組和斷組,主要原因是這兩個行動組都在她的麾下。而且,若不是其他首席專員約束自己的部下,恐怕這次一起叛變的,會是整個暗部。」

三人不禁寒毛豎立。整個暗部啊!要知道,暗部可是執行部的前身,其中的專員個個都是高手。若是整個暗部都叛變了,後果將不堪設想。

「可是,這和我們有什麼關係呢?在這種大人物的鬥爭中,我們這些小輩應該無法插手吧?」任天晴弱弱地問。

「嗯。」任天覡點點頭,「但是,我需要你們手中的許可權。畢竟,我將面對的是暗部最強大的兩個行動組,所以上級已經批准了我的提案,不僅同意我直接指揮一支行動組,暫時還給我星皇總部的所有許可權。」

「這……」

「皇上的駕到!」

…………

————分界線————

祝天翔和晴兒生日快樂! 任天覡一驚,他明明設置了隔音結界,但這聲音卻直接穿透,視無物一般。可見,來者,絕對是一位強者!

大門緩緩打開,一位中年人走了進來。他一襲玄色長袍,長袍上綉著密密麻麻的淡藍色星辰,讓他的長袍看起來如同星空一般。中年人身姿挺拔,有一股鐵血軍人的味道。但是,在鐵血中,卻又流露出一股磅礴的皇者之氣。他正是星皇帝國現任皇帝,星恆!

大廳中,有的人是直接五體投地,有的則是彎腰九十度,還有的僅僅是稍稍輕身罷了。不過,他們倒是一同喊道:「參見陛下!」

星恆微笑著點點頭,引動天地靈氣將眾人托起,輕聲道:「免禮,起來吧。」

等所有人都起來,星恆又繼續說:「各位做自己的事就好。這慶功宴,朕是作為星皇皇家學院的名譽院長的身份來參加的,各位不必在意。」

這時,星蓮走到了星恆的身前,行了一個禮,輕聲喚了聲「陛下」。

星恆大笑,在星蓮的肩上拍了兩下,說道:「蓮兄,這幾日你一直在忙。這會兒可以坐下來與朕好好說說學院大比發生了什麼事了吧?」

星蓮點頭,伸手做出了一個迎接的動作,然後說道:「陛下這邊請。」

……

夜風輕輕拂過,撩起了任天翔的几絲秀髮。他並不在意,只是靜靜地望著不遠處,那高大的城牆。他的手裡捏著一隻高腳杯,裡面盛著半杯,咳,果汁。主要還是任天晴不允許他喝酒。

站在二樓的陽台,遠離了一層的喧鬧,他很喜歡這樣,就像曾經在里斯通山的山巔打坐一樣,安寧、祥和。

他的秀眉輕輕皺起,臉上露出了一絲愁容。他在想,任天玲對他說過的那些話。

這些天,他一直在逃避,用強制睡眠來逃避,逃避任天玲說的,「不敢」這兩個字。

當時,他幾乎就要被哮天的話打動了,只要哮天說出哪怕一個「殺」字,他就會跟著所有響應的強者一起衝上去,哪怕最後只能在他身上留下一個淺淺的傷痕,也足夠了。

不敢!那些強者大能們,就是因為不敢兩個字,沒有動手。星皇是這樣,龍會也是這樣。

儘管這些邪道看上去並不壞。

大國金融 任天翔迷茫了。五年前在龍宮的那一幕又浮現出來,特別是那個麗菲。龍王,似乎並不是像資料中那樣邪惡的。

「怎麼不去跳舞,卻來這裡吹冷風?」

任天翔轉身,看到了那件滿是星辰的玄色長袍。

任天翔立刻行禮,低聲喚道:「陛下。」

星恆走到石欄邊,一隻手放在了上面,抬頭望了望升起不久的月亮,說道:「你是在想,那群邪道的事?」

星恆笑了笑,在任天翔驚訝的注視下,他繼續說道:「這沒什麼,蓮兄剛剛將學院大比發生的所有事情都告訴朕了,足足講了三四個時辰呢。天翔,朕認為,你做的很不錯,特別是最後與凡夢饕餮的那一戰。」

「謝陛下讚賞。」面對星恆,任天翔老老實實的行禮道。

「正道、邪道,你是怎麼認為的?」

「邪道,殘害生靈、枉顧人倫。而正道,以正確的方向走向大道,用生命捍衛道心。」

「邪斷魂,應該沒有人給你講過他的故事。在此之前,他一直是人們口中的禁忌。因為,他身為軒轅大師的首席大弟子,卻背叛了星皇。他走時,一把火燒掉了整個姑蘇城;數年後他回來,又滅了百里家族三千多族人,百里家族就此滅族。你說,他該不該被稱為邪道?」

「龍王也是。他們的手中沾染了太多大陸生靈的鮮血,就算是洗,也無法洗凈。」

「我們渴望和平,星皇屹立於戰亂中太久了。先是諸國並立,現在又是帝國對峙。但是,我們的敵人,卻一直想滅掉大陸上所有種族。我們不得不拿起武器,隨時戰備。」

「至於敢不敢這個問題,朕認為,天玲她想的有些不足。」星恆的眼神變得深邃起來,「神道天神,那並不是朕的星皇的力量所能觸及的,他們一直是天道的敵人。作為星皇帝國的皇帝,朕要考慮的,並不是不惜一切代價誅殺他們,而是朕的子民。他們作為星皇人,那是將身家性命都託付給了朕。若是朕下令誅殺邪斷魂,會多少地方生靈塗炭?而且,整個星皇帝國,有實力能攔住邪斷魂的恐怕不超過三個。殺不了,也抓不著,邪斷魂要是瘋起來,星城都可以不復存在。」

「那龍會呢? 一誤成婚:兜兜轉轉還是你 龍會不是向這裡運送了很多武器的嗎?為什麼不用?」任天翔突然急切地問。

星恆並未理會任天翔的無禮,繼續說道:「龍會……確實援助了星皇很多。但是面對邪斷魂那樣的站在幻級與魂級之間的強者,龍會安置在星皇的武器中,能傷到他的只有『郈伊防禦系統』的主炮『昆古尼爾』了。但是……」

「但是,『昆古尼爾』的耗能巨大,一次充能,就會讓整個蒼天移星陣停止運轉三天。在這三天中,帝國四大邊境的防禦力量會至少減少六成,『郈伊防禦系統』將會停止運轉。屆時,十位龍王便可輕而易舉的穿過邊境,直達星城。而這一次攻擊,我們甚至不能確定,是否可以擊中邪斷魂。你說,這樣的代價,是不是太大了?」

「是。」聽著星恆的解釋,任天翔也釋然了。他並不是什麼都不懂,恰恰相反,因為龍會資料庫的緣故,他什麼都知道。但是他畢竟入世尚淺,很多暗藏在世件深處的原因他挖掘不到。所以在處事時,他會顯得很幼稚,就是因為他什麼都想得太簡單了。

「那陛下,為何我在龍宮,奧汀斯那麼善待我?」

「因為,你是任天行的兒子。」星恆的臉上露出了令人捉摸不透的笑容。

任天翔一愣,然後就聽到星恆接著說。

「任天行曾經到過星皇,可以說,他是朕見過的最強大的龍會成員。那時的他,年紀輕輕就踏足幻級。同時擁有三千六百種元素與屬性的他,以幻級中階巔峰的修為,戰勝了幻級巔峰修為,甚至已經邁出了那隻腳的帝國丞相,星政前輩。」

「可是後來,他不見了。」

…………

————分界線————

感謝大家支持!現在開始填坑啦! 「在『郈伊防禦系統』完工後,任天行去找了人道之主血無痕前輩。那時他二十九歲,在血前輩的指點下,成功抵達了幻級巔峰。之後,他只身前往龍王帝國,就在也沒有消息了。龍會為此出動了大批精英前往龍王帝國搜索他的蹤跡,但是卻一無所獲。」

「而你身為他的兒子,我們完全有理由相信,你終將達到他的高度,或者是超越他。所以朕,相信你。」

任天翔盯著星恆,想起了曾經的約定。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