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話說老師你應該已經對克麗絲的身體進行了充分的分析,能告訴一些我想知道的信息嗎?」

「竟然對女孩子的身體信息有這麼大的興趣,看來對傲劍山莊優秀少莊主的評價要改了。」

「今天真是超級幸運的一天,不僅從聖光學院公認的冰山美人老師口中得到誇獎,還能聽到你開的玩笑。」

大笑著夕夜徹底將拋棄老師與弟子的身份,逐漸移動到冷言的身邊大大方方的將肩膀搭了上去。

「喂~」

即便是被絕美的女性以厭惡到極致的冰冷的視線盯著,普通的男人早已在發自內心受傷的冰冷中絕望,可夕夜和臉上嬉笑不同的認真眼神卻從一開始就沒有變化。

「不好意思,我可不是葉一夕,做事方法自然也不會向他那麼溫柔。」

一瞬間請求就變了徹徹底底的威脅。

「你……」

剛想為了維護師者的尊嚴反抗,但冷言卻對上夕夜那從未看中自己視線餘光之時失去了所有地勇氣。

『真正的神明?』

透過表面的幻術和加護,確實有一瞬間冷言捕捉到了拼上性命也無法反抗的恐怖力量。

【聖人榜候選人首位之後第三位與第二位的比賽,現在開始】

高聲的宣布和從天空之城傳來的震耳欲聾歡呼,冷言終於從自認為一瞬間的失神中清醒過來。

「情報多謝了。作為答謝你以後都不用擔心修羅之力對自身的侵蝕。」

「傷口?」

無法理解那『一瞬間』到底發生了什麼,冷言能夠確信的是夕夜那隨意擺動告別的右手上沾染的鮮血,肯定是因為自己而流出的。

……

「想不到你竟然迴向我發動挑戰,我還以為我們這些人中只有李莉才是你的目標。」

即使司馬誠已經宣布比賽開始,但冬兒和田田都沒有選擇先出手,而是各自靜靜地增強手中積蓄的冰與影之力。

「我可是一個務實的攀登者,即便目標一直都是頂點,但只有一步一步踏著前方所有障礙登上頂點才算得上是真正的完成目標,以實力征服一切。」

「果然你從未改變……」

即便是全身都充滿著妖魅感,一舉一動都看不出當年聖光學院引以為豪的田田的影子,但冬兒還是堅信自己的判斷是正確的。

「為何你甘心居於魔龍皇麾下?」

至少在這次比賽中是絕對的禁言,好在轉播靈器只能轉播畫面傳不出去聲音,司馬誠才沒有開口警告兩人。

「我天生就不屬於人類,雖然我以人類的形態降臨到世間,可自我出生就註定要死亡,唯有拋棄人類身份覺醒血脈中稀薄的遠古魔龍血脈成為『魔人』才能生存下來,從我活下來的那一瞬間就註定我這一生都要跟隨著這份血脈的祖先魔龍皇度過。」

早就不知道準備多長時間的回答,可冬兒卻識破了田田平靜之後隱藏的謊言。

「是由於田凱閣下的原因嗎?」

之前幻想過無數次各種情況下謊言被戳破之後的反應,可真的等到這一刻到來之時,田田確實意料之外的平靜。

「為什麼你會知道?」

「當然是依靠現在葉辰閣下麾下優秀的情報搜集人才。」

「差點忘記了,你可是被葉辰閣下選定、並賜予神格之人。既然如此,為什麼還要多餘地詢問我?」

「我想問的是,除開一切脅迫的因素,你心中是否將魔龍皇當成可以侍奉的王?」

對不羈的冬兒來說絕對算是超稀有等級的認真,一時間冬兒和田田手中的動作都停止了。

「沒……」

明明是絕對要否決的問題,可田田卻無法發自內心的否定。

「即便是沉睡百萬年時光,但依舊是曾幾何時稱霸整個大陸的存在,王者的魅力還沒有消失啊。」

意料之外的從小熟識之人並沒有開口訓斥。

「誒~?」

「準備的差不多了,來讓我見識一下你這兩年的成長吧。」

交談結束,整個空間也全部被非黑即白的靈力覆蓋。

以兩人的位置為分界線漆黑到能夠吞噬一切的龍影之國,連空氣都侵蝕純白寒氣世界,飛別擅自佔據比賽用的異空間一半。

『龍之影、亂斬——』

『玄冰護壁——』

簡單地一攻一防整個異空間都隨著龍之影和寒氣出現了顫動。

「真是恐怖的寒氣……」

『千影之荊雷——』

漆黑之影中爆發出宛如荊棘般的炙熱雷電,冬兒以極寒之冰創造出的護壁瞬間就被蒸發。

「不是用火焰而是選擇純粹的熱量,終於遇到人以玄冰的弱點對付我了。」

擁有迅雷般急速的炙熱之雷不斷縮短距離,天生討厭的發熱體越來越近,冬兒雖然滿臉大汗臉上不羈的輕笑卻沒有變化。

『寒冰域——』

瞬間爆發出超越凡間界限的至寒,前一秒還為難炙熱雷電在伸展到冬兒身前咫尺之時,全部被覆蓋上一層純白的冰晶。

「以雷電形態具現出的炙熱恩賜都能凍結,看來你的冰已經超越『冰之帝王』冬馬大哥了。」

「是吧?真是令人害羞啊,哈哈哈~」

再怎麼不羈,聽到從小的對手親口地誇獎冬兒還是會發自內心感到喜悅的。

『冰爆術——』

然而只要是還在比賽中,冬兒就絕對不會做放水這種違反聖光禮儀、不尊敬對手的事情。

被凍結的雷電從漆黑部分龍影內射出的,自然玄冰爆炸的終點也是漆黑龍影內。

「想要以寒氣入侵我的龍影……」

『影之王國——』

不需要移動雙腳,田田腳下的漆黑龍影主動托著她快速躲避到冰爆術的安全範圍外。

『影龍的咆哮——』

凍結雷電的寒冰全部爆裂的一瞬間,在寒氣開始侵蝕龍影之前,田田以少女的嬌嫩小口發出了堪比巨龍的咆哮。

「區區龍之影竟然還包含著魔龍的力量。」

沒有必要為能夠躲避的攻擊浪費靈力進行防禦,冬兒以輕鬆的步伐在寒冰滑動將包含著不祥龍之力的咆哮遠遠甩在身後。

閃爍起至寒白光的右手揮下落到左手手掌,冰晶構成的魔法陣成形一瞬間破碎。

『冰錐之雨——』

兩個手掌大小魔法陣,超乎常識的是這微小魔法陣卻包含著在漆黑世界中降下巨大冰錐之雨的靈力。

一旦龍影被寒氣侵蝕就註定了這場比賽是冬兒的勝利,田田自然很清楚這個事實。

『影之吞噬——』

完全不給冰錐落到地上的機會,半空上漆黑之影張開無數不可視的空間裂痕,將巨大冰錐一個不漏全部吞噬。

一味的防守不可能從冬兒手中獲勝,這個事實田田也很清楚。

『千影之龍槍——』

從身下龍影剝離出的龍之影幻化為漆黑長槍,田田瞄準物理距離難以跨越的冬兒全力投擲而出。

『玄冰護壁——』

『多重玄冰護壁——』

以至寒玄冰創造出的防禦之盾正面被敵人以蠻力突破,連吃驚都來不及冬兒瞬間以數量來彌補單個強度不足的缺陷。

然而以數量來彌補質量的方法並沒有冬兒猜測的那麼有作用。

「每一個都是附加上了魔龍力量的影之長槍嗎?」

躲避影之長槍之時觸摸一下就重新了解影之長槍包含的力量之後,冬兒也乖乖拋棄了多餘的防禦。(未完待續。) 『寒冰掌——』

雙手由於聚集至寒靈力而變成白玉之色,冬兒全速迎著飛速射來影之長槍出動。

依靠寒冰掌將瞬間觸碰的影之長槍凍結變成踏板,冬兒依靠這種方式不停的跳躍著瞄準田田的所在前進。

「還真的將我的攻擊全部躲過去來到我面前了啊。」

『冰之破魔雙劍——』

雙手中純白之光幻化為寒冰利劍,遠程攻擊正式轉變為近身戰。

『破魔六連斬——』

『影之刃——』

信心滿滿的反手攻擊,漆黑龍之影在田田手中幻化為鋒利之刃,輕鬆依靠附加魔龍之力的利刃將冬兒的破魔雙劍切碎。

『冰爆術——』

謹慎的至寒爆裂,即使破解了冬兒的貼身攻擊田田卻只能瞬間躲避到龍之影內,沒有任何機會利用擅長的近身戰發動攻擊。

至寒靈力的爆炸衝擊被漆黑龍之影阻擋住,冬兒也抓住機會利用寒冰掌讓寒氣開始侵蝕龍之影。

『破魔之光——』

右手堪比太陽的純白靈力凝聚而成的光芒,冬兒瞄準在白玉色左手下被凍結的龍之影釋放。

一瞬間即便是有轉播靈器的緩衝,觀眾還是在純白之光中失去了一切視線。

然而光芒越加明亮影子也更加的漆黑。

「真是想不到不動用神格的力量,竟然還能輕鬆操縱極光之力?」

漆黑到完全和黑暗融為一體的龍之影蠕動,躲避在影子內部的田田安然無恙的現身。

「不不不,該詫異的是我才對。明明是從魔龍皇繼承的魔龍血脈,卻絲毫不包含魔性之力。這下子必殺技就起不到作用了。」

原本以為必殺的一擊,竟然沒能對對手起到一點作用,冬兒口上說著詫異但臉上不羈的笑容卻看不到動搖。

「不過是數千個為了這場戰鬥準備的必殺手段之一,何必這麼浪費表情吶。」

「被識破了啊。」

「那是當然,要是你對我準備的必殺,沒有我準備對付你的多,我可真的會傷心的。」

不知不覺間妖魅的面具已經從田田身上消失,只屬於當年聖光學院『美麗』二字代表的無影刺客的笑容重新浮現。

簡單地幾句交談完畢,極光和龍之影的碰撞導致的空間波動平息,原本就幾乎沒有消耗的冬兒和田田也完全恢復到最佳狀態。

「重新開始吧,戰鬥。」

「來看一下到底是你準備先突破我的龍之影,還是我的龍之影先刺破你的胸膛。」

徹底將比賽的事情忽視,冬兒和田田開始沉醉於享受與對方的戰鬥。

你來我往每一擊都是全力以赴的戰鬥,即使戰鬥持續的時間長的超乎想象,但觀眾對於兩人難得一見的精彩絕倫戰鬥卻是從未停下一刻的歡呼。

為支持自己心中認定的強者,天空之城中觀眾們甚至出現了小範圍的爭鬥。

而作為戰鬥的雙方,田田和冬兒都沒有辜負觀眾們對自己的支持,直至西方天空太陽落下之時雙方的戰鬥依舊難分難解。

……

【各位評判委員都應該能看到冬兒和田田的比賽吧,現在天色已晚是否直接結束比賽?】

解說和聖光代表許可權之外的決定,司馬誠自然只有向主要負責裁決的委員會求助。

【可以宣布結束】

不需要全部人來投票,評判委員會主要負責人、聖人代表風自己就做出了回答。

【比賽的結果呢?】

這一次就不再是單單風一人能夠決定的事情,其他身處不同地方的委員會成員自然也不可能繼續保持平靜。

【從現在的情況來看要判斷勝負確實有點困難,我提議評判為平手】

率先做出回應的是正在盯著萬劍隊伍修鍊的雲筎兒。

【要是能一直放由兩人繼續戰鬥下去,冬兒獲勝的幾率超過八成,我要給冬兒投上一票】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