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裝逼,我只服貂得助,要不是我知道這小子的樣子,絕逼會相信這逼是一位滔天大能,我真想知道,他是怎麼做到的!」鄭欣幾人心中議論著,目光看向站在那裡的貂得助。

「大人,我們身受重創,暫時不宜戰鬥!」馬修真眼珠一轉,隨後口中便是噴出了一口鮮血,臉色蒼白無比。

「我草,在我面前裝逼,不知道我是幹什麼的么?」貂得助看到馬修真那浮誇的表演,心中暗自搖頭,對方裝逼的境界比起他來,真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是啊,大人,我們也受到了重創,一時無法出手了!」毒鴻禧,關雨信等人也是頓時反應過來,口中噴出鮮血,臉色蒼白的看向貂得助。

「你媽的,貂得助,事到如今,你還在這裝逼,天道境!有種出來,我現在就打的連你媽都不認識!」孫弘揚大聲開口,口中再次噴出了一口鮮血,顯然對於栽到貂得助手中非常的不甘。

「孫弘揚,怎麼不服氣嗎?」貂得助臉上依然帶著威嚴,目光看向孫弘揚,聲音之中帶著不屑。

「大人,這幾個小子,哪能麻煩大人出手!」就在貂得助想要繼續裝逼的時候,洛天臉上帶著笑意,沖著貂得助開口,異常的配合貂得助,畢竟今天貂得助立下了大功,洛天也是很寬容的滿足了下貂得助的虛榮心,緩緩的站起身來,目光看向孫弘揚幾人。

「是啊,大人,您就好好在這裡修鍊,剩下的交給我們就好了!」妖晨渾身金光也是緩緩的站起身來。

「哈哈,大人,我們替你去擺平了他!」其他人也是紛紛站起身來,尤其周維父子兩人,臉上帶著狠辣,看向孫弘揚幾人,當初進攻星辰殿,便是幾人出手。

嘩啦一下,龍傑,徐離子益,諸葛青天還有諸葛傑,潤宏羽等人,也是紛紛站起身來,目光之中帶著笑意,看向南宮無敵等人。

「該死!」看到洛天等人,南宮無敵幾人的臉色頓時難看起來,現在他們這些人死的死傷的傷,哪裡會是洛天等人的對手。

「殺……」不過,隨後幾人也是想到一個計策,那就這些曾經的試煉之人,若是這些人和他們聯合在一起,那麼還有一拼之力。

而要這些曾經試煉的人跟自己合力,只要證明貂得助不是天道境,那麼根本不用他們出手,這些曾經試煉的人瞬間便會暴怒起來,直接會殺向洛天這些人。

「嗡……」四件無上的寶物,再次被四人催動起來,帶著滔天的氣息,朝著仙潮中的貂得助轟殺而去。

「你媽啊!」貂得助心神一顫,感覺到那四件無上的寶物朝著自己轟殺過來,心神一顫,差點便是沒崩住,畢竟四件紀元之寶的帶給人的壓力實在是太大了,足以轟殺一名活出了第二世的大能。

「千萬別露陷!」洛天沖著貂得助傳音,同時沖著南宮無敵等人開口。

「敢對大人出手,你們不想活了么!」洛天大吼一聲,將裂天槍祭了出去,朝著神皇劍打了過去,與此同時,龍傑也是催動起了妖皇鏡,妖皇鏡散發出極道之威,修羅域的修羅刀,以及星羅域的星辰塔,還有混沌域混沌鍾都是升騰而起,朝著那朝著仙潮中轟殺來的四件寶物碰撞而去。

「咔嚓……」強烈的轟鳴之聲再次響起,毀天滅地的波動,朝著四周掃蕩起來,讓毒鴻禧等人的臉色募然變化,身形再次倒退出了許多,脫離了那風暴的席捲。

孫弘揚等人也是紛紛倒退,心中慶幸,這赤色戰場對規則的壓制,否則他們退後這麼多,也絕對會被餘波掃中,那樣的話,他們不死,也會被洛天等人宰割。

氣浪席捲,足足席捲了三十幾息,才徹底平息來,孫弘揚等人剛剛喘息了一下,便是看到了一個個氣息衝天的身影,從煙塵之中沖了出來,朝著他們衝殺而來。

「孫弘揚,之前追的我們挺爽是吧,現在我倒要看看,你們有什麼本事!」徐離子益,鄭欣古雷等人破口大罵,顯然之前在孫弘揚他們那裡吃了不小的虧,讓人家追的跟狗是的,讓幾人心中憋屈到了極致,眼下正是發泄的好時機。

「諸天盟,你們要誅誰!」洛天一馬當先,瞬間出現在了孫弘揚的面前,一拳轟出,朝著孫弘揚狠狠的砸了過去。

「該死!」孫弘揚臉色難看,但是洛天的攻勢已經到達了身前,孫弘揚雖然狀態差,但是也只能選擇硬捍。

想罷,孫弘揚的臉色也是變的瘋狂起來,想到了對洛天的恨意,幾次與洛天交鋒,最後都是慘敗,若是沒有洛天,他和南宮無敵兩人現在已經統一了神魔域。

「啊……」孫弘揚大吼一聲,同樣也是一拳轟出,同洛天的拳頭碰撞在了一起。

「咔嚓……」下一刻,脆裂的聲音響起,孫弘揚的身軀如同斷線風箏一般,倒飛了出去。

「你還真是一點長進都沒有啊!」洛天輕笑一聲,看著倒飛出去的孫弘揚,腳下蹬地,再次朝著孫弘揚沖了過去。

孫弘揚原本就是受到了不輕的創傷,而洛天雖然之前同孟雪大戰了一次,但是卻是完好無損,只是損失了一些紀元之力而已,而且經過剛才煉化的仙氣,洛天丹田之中,此時有了一道仙氣,甚至比起之前來粗壯了太多,讓洛天實力,再次上升了一些,此消彼長之下,洛天自信面對受到了創傷的孫弘揚,自己註定碾壓對方。

而另外一面,妖晨對上了南宮無敵,諸葛青天對上伏屠,潤宏羽對上了那個華袍的青年。

其他人則是三三兩兩的圍攻起了那些身穿黑衣的強者,不斷的壓制著對方,想要斃掉對方的性命也僅僅只是時間問題而已。

碾壓,兩伙人剛剛一對上,便是呈現了一邊倒的局勢,唯有南宮無敵,還有伏屠幾人還能夠反抗一下,至於其他人,根本就是被蹂躪的局面。 第一千七百一十九章孫弘揚的驕傲

「嘭……」沉悶的響聲響起,洛天的拳頭如同雨點一般落下,孫弘揚的身軀不斷的倒退,洛天的每一拳落下,都是讓孫弘揚的臉色蒼白一分,心中憤怒到了極致。

「當初你們兩人合力都不是我對手,現在的你又有什麼資格跟我做對?」洛天大聲開口,氣勢如虹,金色的大的腳募然邁出,狠狠的踩在了孫弘揚的身上。

「嘭……」孫弘揚狼狽的跌落在地面之上,臉色蒼白,身上許多處骨頭都是支了出來,渾身上下沒有一處好地方。

沒有絲毫的還手之力,孫弘揚就直接被洛天踩在了那裡,不斷的怒吼著,但是身體之中的力量彷彿被封印了一般,感覺自己的後背之上壓了一座大山。

「他怎麼這麼強!」孫弘揚心中怒吼,這麼多年,他也是有著一定的進步的,但是他們想到洛天的進步竟然這麼大,當初的他們面對洛天還有一拼之力,但是現在,竟然這麼一會兒,便是被洛天踩在了腳下。

孫弘揚不知道的是,他們這麼多年有進步,但是洛天卻是一點都沒有落下,原本孫弘揚就受傷,而洛天吸收煉化了一些仙氣,實力更強了一些。

「這麼多年,讓你們跳來跳去,還真拿自己當回事了?」洛天再次邁出一步,使得孫弘揚的胸口塌陷了下去整個人,彷彿都是癟了一圈一般。

「魔族的魔皇之子,也不過如此嗎!」另外一面,妖晨手持金色的長棍,一棍掃在南宮無敵的頭頂之上,南宮無敵也是彷彿一道流星一般,砸進了地面之上,身上傳出脆裂之聲。

「混沌育青雷!」青色的神雷從天而降,劈在了伏屠的身上,陣陣的焦糊的味道,在伏屠的身上升起。

「一個太古王族,竟然跑到我人族這裡拉屎來了!」諸葛青天臉上帶著冷漠,看著那渾身焦黑的伏屠,此時的伏屠再也沒有了之前英俊的容貌。

「咳咳……」另外一面,潤宏羽也是發威,金色的手掌,化成手刀,不斷的劈砍在華袍的青年身上。

「噗……噗……」一道道血霧升騰,幾人帶來的黑衣人,也是在鄭欣還有徐離子益等人的手上,化成了一團團血霧,徹底消失在了人們的視線當中,至於他們這些人選擇繼續復活,還是離開,這就不是洛天他們能夠知道的了。

「洛天,你以為這就完了么?放心,即使你殺了我,只要我活著一天,我都要在暗中等待機會,直到你死去!」孫弘揚臉色蒼白,被洛天踩在了腳下,但是卻是依然放起了狠話。

「這些人有些強啊,剛才給我的感覺還沒什麼,吸收了一些仙氣之後,竟然絲毫不輸於我們這些仙界的人了!」毒鴻禧臉上帶著感嘆,看向被洛天幾人完虐的孫弘揚眾人。

「能有這樣一群人當手下,那個人不是天道境,還是什麼?」關雨信目光之中露出敬畏之色,看向盤坐在祭壇之上,沒有出手的貂得助。

「差點被那些人給蒙了,那個拿槍的青年,還有拿棍子的猴子,給我一種心驚之感,絲毫不輸於我們!」馬修真臉色陰沉,輕聲開口。

他們這些人,沒有參加戰鬥,一邊恢復著傷勢,一邊觀察著一邊倒的戰鬥,低聲議論著,隨著洛天幾人的出手,他們也是再次相信,貂得助是天道境的強者,同時心中暗自慶幸,他們的決斷是對的。

「嗯……」貂得助盤坐在祭壇之上,臉上臉上露出一絲欣慰之色,目光掃向洛天等人,這眼神,頗有一種看待手下的意思,落在曾經參加試煉的人的眼中,便是更加確信了他們的猜測。

「都這副模樣了,竟然還在這嘴硬!有種就選擇復活在這赤色的戰場,我會將你徹底的留下來!」洛天冷哼一聲,不打算繼續廢話,裂天槍落在了手中,鋒利的槍尖,朝著孫弘揚刺了下去。

「神皇劍!」孫弘揚看著那沖滿寒芒的裂天槍,雙眼頓時露出驚恐之色,一股死亡的危機,瞬間傳遞在孫弘揚的心神之中,發瘋了一般,大吼起來。

「嗡……」神光閃動,神皇劍散發出陣陣的神芒,瞬間朝著洛天和孫弘揚的方向飛了過來。

在洛天的裂天槍,刺進孫弘揚的瞬間,神皇劍也是瞬間抵達到了洛天跟前,朝著洛天的后心刺了過去。

「同歸於盡么?」洛天眉頭微微一皺,最終還是放棄了,身形身形閃動,消失在了原地。

「來啊,互相傷害啊!」孫弘揚狼狽的站起身來,衣衫凌亂,目光中帶著瘋狂,看向洛天。

「原來你也怕死啊!」孫弘揚眼中帶著冷笑,目光看向洛天,神皇劍打空,落在了孫弘揚的手中。

「你還不配讓我跟你一起死!」洛天眼中帶著冷芒,隨後身形再次閃動起來,手持著裂天槍化成一道流光,朝著孫弘揚沖了過去。

「天神!盪九天!」但是孫弘揚卻是沒有在乎,臉上帶著冷漠,身上的氣息升騰起來,一道道神紋在孫弘揚的身上迸發而出,下一刻,孫弘揚那殘破的肉身,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恢復了過來,

「神族的禁術?」洛天心中一動,沒想到孫弘揚這樣的時候,竟然使用了神族的禁術。

雖然在這赤色戰場之中,可以死亡一次,但是誰知道施展禁術之後,到底會是什麼後果。

「殺!」不過,此時洛天已經沒心思想其他的事情了,金色的槍尖泛著寒芒,已經到了孫弘揚的近前。

「嗡……」長劍橫空,孫弘揚一手持著神皇劍的劍柄,另外一隻手則是扶在了劍身之上。

「崩……」下一刻,金色的槍尖,同金色的長劍身碰撞在一起,兩者都是發生了彎曲,隨後孫弘揚和洛天的身影同時倒飛了出去。

「這才有點意思!」洛天臉上帶著笑意,目光看向氣息沖霄的孫弘揚,緊緊了緊手中的裂天槍,再次朝著孫弘揚沖了過去。

「怕你不成!」孫弘揚看到洛天沖了過來,心中也是大喜無比,他現在的狀態不能維持太久,他倒是怕洛天不與自己硬拼,消耗掉自己,那樣自己這禁術就白白施展了。

「神王印!」孫弘揚一手持著神皇劍,一手捏印,金色的大印,從孫弘揚的手中飛出,正是神族的三大神術之一。

「嗡……」金色的大印力壓蒼穹,朝著化成一道流光的洛天鎮壓而去。

「截天印!」洛天冷笑一聲,金色的大印,同樣打出,同神王印碰撞在了一起,兩隻金色的大印,在洛天和孫弘揚兩人的頭頂之上碰撞起來。

與此同時,兩人的身影也是再次交錯了一下,同時倒退,不過這一次,洛天只是倒退了幾步,而孫弘揚則是再次倒飛出去,臉色難看無比。

「該死!」孫弘揚臉色難看,沒想到自己施展了禁術,竟然還是敵不過洛天。

「他怎麼可以這麼強!」孫弘揚心中怒吼,眼中帶著不甘之色,氣血開始燃燒更加快速的燃燒起來,朝著洛天沖了過去。

「捨身一劍!」瘋狂的聲音,在孫弘揚的口中響起,整個人在飛行中,竟然緩緩的潰散起來,融入到了神皇劍之中。

嗡鳴回蕩,神光暴漲,整個天地間都是隨著孫弘揚打出的這一劍而顫抖起來。

「這是神族的那名紀元之主開創出來的秘技,一生只能用出來的一劍!」孫夢如和孫飛文臉上帶著震撼之色,看著大聲開口提醒起洛天。

不用兩人提醒,洛天已經臉色凝重起來,感覺到了那朝著自己飛來的金色神劍,帶給自己的強大的壓力,那是一種本能的生死危機,若是抵擋不下來,自己也會跟著玩完

雖然這赤色戰場可以死上一次,但是洛天可不想浪費在孫弘揚的身上,畢竟還有下一關的試煉,誰知道會遇到什麼鬼東西。

「你媽的,剛剛煉化的仙氣,又他嗎的要浪費了!」洛天大罵了一聲,身體之中剛剛煉化的仙氣還沒熱乎,便是再次被洛天催動,灌輸進了裂天槍之中。

仙威橫掃,金色的裂天槍散發出陣陣的光芒,在洛天的手中,同樣氣勢滔天,無形的威壓,在洛天手中的裂天槍上散發而出。

「你們能跑多遠,跑多遠!」洛天沖著孫夢如等人大喊,隨後將手中威能驚天的裂天槍打了出去。

兩道金光,看似緩慢,但是下一刻,卻是在眾人驚慌的目光之下,碰撞在了一起。

「咔嚓……」赤色的蒼穹再次炸裂開來,眾人腳下的地面開始劇烈的晃動起來。

「快跑啊!」曾經參加是試煉的人們大吼一聲,紛紛撒起腿來,朝著四周飛奔起來,生怕被兩者碰撞波及到,他們能夠承受一次,已經是僥倖,可承受不住第二次了。

一道道身影,剛剛逃跑,兩到流光便是碰撞在了一起,無形的波動,朝著四周席捲起來。

下一刻,道道的神芒便是將赤色的天空點亮,極致的神光,刺痛了眾人的雙眼。 第一千七百二十章君無淚

威能橫掃,經歷了之前的碰撞之後,赤色的戰場,再次一次被強大的波動所席捲,而且比起之前孫弘揚等人催動紀元之寶,同那些遺民的碰撞更加強大。

「還好跑的快啊!」鄭欣眾人站在仙潮之中,看著那強大的威能將整個天地湮滅,眼中露出感嘆之色。

「那個孫弘揚也是的,至於這麼拚命么?反正能死一次,這下倒好,能不能活過來都兩說了!」徐離子益撇了撇嘴,看著外面那一片混沌,根本找不到人的影子。

「你不懂,我們這些人都是驕傲的,那孫弘揚在洛天的身上,吃了不下一次虧,若是這次再失敗,他的道心也就沒有了,從今以後,會影響後續的修行,對於證道,就更加不可能了!」諸葛青天臉上帶著感嘆,低聲開口。

「真是搞不懂!」徐離子益眾人搖了搖頭,不理解諸葛青天話中的意思。

「我們的道不同,我們身為紀元之主的弟子和親子,天生就被打上了無敵的烙印,試想一下,原本是無敵的強者,最後卻是被別人踩在腳下,那是什麼樣的感覺!」潤宏羽輕輕的搖了搖頭,雖然他不喜爭端,但是還是希望自己能夠證道,追尋父親的腳步。

「你們還真是,閑的蛋疼!」古雷撇了撇嘴,不過心中也是感嘆這些紀元之主親子心中的驕傲。

混沌散去,仙潮的周圍再次形成了真空,幾萬丈外,洛天口中喘著粗氣,隨後目光看向剛才兩人戰鬥的方向,裂天槍緩緩的飛回洛天的身前,金色的槍身都是暗淡了許多。

「人呢?」不過,隨後洛天便是發現,孫弘揚,南宮無敵,還有伏屠四人的蹤跡消失,視線中一片空蕩。

而一散發著微弱光芒的令牌,平靜的躺在那緩緩癒合的赤色的地面之上。

「星河令!」毒鴻禧等人也是看到了那如同星光一般的令牌,臉上頓時大喜起來,經過兩次戰鬥,地面上的令牌,足足有兩百多塊,足夠兩人能夠有資格參加星河府內門弟子的試煉。

不過,毒鴻禧,關雨信,還有馬修真等人,卻是沒敢輕舉妄動,雖然那些令牌,大部分是他們那場戰鬥遺留下來的,但是貂得助還有沒有說話,他們也不敢貿然去收取。

「他們是逃了么?」站在仙潮中的貂得助等人,臉上也是露出疑惑,不知道南宮無敵等人是不是逃走了。

「那些令牌!」隨後,眾人也是發現了那些躺在地面之上的令牌,眼中閃過陣陣的華光。

「大人,這些令牌……」關雨信沖著貂得助開口,聲音之中帶著徵求之意。

「哈哈,我好像來晚了啊!」但是還不等貂得助回應,一聲爽朗的笑聲,便是在眾人的耳中響起,一個渾身勁裝的青年,出現在了洛天等人的視線當中。

「剛才那戰鬥的波動,還真是讓人感覺熱血沸騰啊!」不等勁裝青年的話音落下,一聲輕笑響起,一身白衣的青年,從另外一個方向緩步走來。

「強敵!」看到兩人,洛天的心神頓時一沉,在兩人的身上感受到威脅。

不過,兩人卻是彷彿沒有看見洛天等人一般,大搖大擺走到了洛天等人之前戰鬥過的地方,伸手撿起地面之上的星河令來。

「找死!」看到兩人的做法,毒鴻禧,關雨信,等曾經參加試煉的人,臉色頓時陰沉起來。

那些令牌是他們用命換來的,眼下兩名青年,竟然無視他們直接收取,他們怎麼能容忍。

「嗎的,真是欺人太甚!」一聲聲怒罵之聲,頓時響起,曾經參加過試煉的人雙眼帶著憤怒看向那兩個青年。

「他們是誰?」洛天的臉色也是陰沉下來,目光看向兩個根本沒將他們當成一回事的青年。

「大人都還沒出手,你們竟然敢先動,真是找死!」毒鴻禧低吼一聲,隨後剛剛恢復了不少的身軀,化成一道綠芒,朝著那身穿勁裝的青年,沖了過去。

飛奔中,綠色的毒氣附著在了毒鴻禧的手掌之上,轉眼便是到了那勁裝青年的身前,一掌朝著那個青年拍了過去。

「嗯!」那個青年剛剛收起一塊星河令,毒鴻禧的身影便是出現在了青年的身前,讓青年的臉色微微一正,站直了身軀,手掌之上泛起陣陣的波動,同樣也是一掌回了過去。

「嘭……」沉悶的響聲響起,瞬間兩隻手掌便是對碰在了一起,讓毒鴻禧的臉上露出大喜之色。

「毒……」兩人的手掌剛剛觸碰,綠色的毒氣便是化成了一條綠色的長蛇朝著纏繞在了勁裝青年的手臂之上。

而接下來的一幕,讓人們倒吸了口涼氣,與青年對碰之後,毒鴻禧的身軀卻是猛然倒飛了出去,雙眼之中露出不可思議之色,倒飛出了幾十丈才停止了下來。

「怎麼可能!」看到毒鴻禧倒飛,所有人的臉上都是露出了震撼,沒想到那個青年竟然一掌將毒鴻禧給轟退了。

「毒鴻禧雖然受了點傷,而且仙氣消耗的七七八八,但是實力還在!」關雨信和馬修真兩人臉色也是難看起來,看著那只是倒退了幾步的青年。

「這毒還真挺強的!」青年抬起手臂,看著手臂之上那如同一條毒蛇一般環繞的綠氣,臉上露出一絲笑意,隨後猛然一握拳。

「嘭……」那不斷侵蝕著青年手臂的綠色毒氣便是轟然潰散,飄散在青年的身前。

「這……」毒鴻禧看著自己得意的毒氣被青年這麼輕鬆的破解,有些說不出話來。

「你們到底是誰!」毒鴻禧大聲開口,身上的氣勢再次升騰起來,雖然剛才短暫的對抗之下,自己落了下風,但是毒鴻禧還是不懼眼前這個青年。

「我姓汪,叫汪忘!」青年輕聲開口,將自己的名字講了出來,但是洛天等人心中卻是更加疑惑了,因為他們從來也沒聽過,這麼一個名字。

「這是什麼名字,汪忘……我怎麼感覺在學狗叫……」仙潮之中貂得助的等人嗤笑起來,雖然青年給他們的壓力很大,但是這些人也沒有緊張,開始揶揄起青年的名字來。

「我來試試另外一個!」關雨信不信邪,雙手舞動,烏雲橫空,一道道金色的利刃如同雨點一般,傾泄而下,朝著另外一個身白衣青年掃蕩而去。

「這星河令,我要了!」白衣青年看著那朝著他降而下的利刃,雙眼微微一縮,身上泛起了陣陣的神光,一拳轟出。

金色的漩渦,在青年的拳頭之上升起,下一刻青年的頭頂便是彷彿扭曲起來,那一道道利刃彷彿被什麼東西干擾到了一般,竟然朝著那金色的漩渦匯聚而去。

看到利刃被聚攏在了一起,青年輕笑一聲,另外一隻手打出一掌,同那些利刃碰撞在了一起。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