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被跟蹤了?」惡魔領主心中自語,不過他此時已經知道,眼下不是想著怎麼被發現的,而是逃走。

「前輩,我來出手!」洛天沖著黑白無常開口,同時對著黑白無常使了使眼色。

「好!」黑白無常何等姦猾,明白了洛天的意思,並沒有阻止洛天。

「就憑你們三人,就敢來我們這裡撒野!正好抓了你去領賞!」惡魔領主大喝一聲,上身的衣服直接破碎,健壯的上身出現,上身赤紅色,身上刻畫著詭異的符文。

兩隻黑色的翅膀撐開,看似乾枯,但是洛天卻是能夠感受到這翅膀中蘊含著爆炸般的力量。

「還記得我啊!」洛天臉上帶著笑意,目光看向惡魔領主,伸手一揮,黑色的裂天槍出現在了洛天的手中。

「走!」不過惡魔領主卻是震動身後的翅膀,割裂虛空身形閃動朝著遠處飛去。

「逃什麼?我們這邊佔據優勢啊!」剩下的那些人們臉上帶著疑惑,看著惡魔領主逃走,剛才還說要抓走洛天,轉眼間第一個跑了。

「洛天!」人群的最後方,兩道寒光爆射而出,讓洛天身上打了個寒顫,有一種心慌的感覺,沒有去理會逃走的惡魔領主。

「誰!」洛天邁步,一步踏出,手中的長槍隨之刺出,黑色的槍影散發著陣陣得神芒,直接刺向阻擋住他去路的三個羅生門之人。

噗噗噗……

鮮血灑落,三個真仙巔峰直接被洛天一槍洞穿了咽喉,從天空之上掉落。

「跑……」洛天一出手就擊殺了三人,瞬間讓人們化作鳥獸,朝著四面八方跑去。

不過,有黑白無常封鎖虛空,這些人哪裡能夠逃的掉,一道道黑光衝出了幾萬丈便是被一股強大的壓力阻擋,根本踏不出半步,也包括惡魔領主還有他之前那個同伴在內。

而隨著人們四散逃走,洛天也是看到了那個站在人群最後方的強者。

冰冷的寒光帶著滔天的怨氣,黑色的迷霧遮擋住了面容,不過那玲瓏有致的身軀,卻是讓洛天沒想到對方是個女人。

「吼……」嘶吼之聲響起,洛天的目光隨之下移,看到了女子身旁那一隻黑色的凶獸。

一頭狼,渾身黑色的狼毛,雙眼淡藍色,獠牙外露,目光惡狠狠的看向洛天,目光中也帶著怨恨之色。

「這是……」洛天身軀一顫,看著那頭黑色的狼感覺異常的熟悉,同時看著那身穿黑袍的女子,也是感覺熟悉無比。

「秋蟬!」洛天驚呼一聲,看著那道身影,幾乎思索了一下,便是認了出來。

而那頭黑色的狼,正是一直跟隨著冷秋蟬的小狼,雖然顏色變了,但是樣貌卻是沒什麼變化。

「洛天,沒想到會遇到我吧!」冰冷的聲音在黑色的迷霧之下傳出,讓洛天心中苦澀。

洛天原本打算是處理完天元宗的事情之後,就去尋找冷秋蟬,他知道他之前傷冷秋蟬傷的很深。

但是洛天沒想到,兩人會在這種情況下相遇,而且對方還加入到了羅生門。

「殺!」就在洛天苦澀間,一人一狼,朝著洛天沖了過來,青色的長劍散發著冰冷,不帶絲毫感情,刺向洛天。

「秋蟬,對不起!」洛天大喝,手中裂天槍抬起,橫在了身前,剎那間,洛天便是精準的用槍身擋住了那青色的劍尖,同時身軀倒退。

倒退中,魔狼出現在了洛天的身後,張口咬向洛天的后心,讓洛天心中更加苦澀。

「小狼!」洛天低吼一聲,募然轉身,伸手朝著魔狼的身軀抓去。

「不能傷害!」洛天怎麼忍心傷害冷秋蟬還有小狼,因此洛天的手掌拍在魔狼的身上,只是讓魔狼倒退。

「記憶恢復了?」冷秋蟬被洛天一槍震退,譏諷的聲音從迷霧之中傳出,不帶絲毫的感情。

「對不起!」洛天臉上帶著強烈的愧疚,目光看向冷秋蟬。

「晚了!」不過冰冷的聲音卻是讓洛天如同澆了一盆冷水,同時冰冷的寒光再次朝著洛天殺來。

吼……

魔狼也是咆哮一聲,身形如電,瞬間出現在了洛天的身後,朝著洛天狠狠的咬了過去。

洛天掄動著手中的長槍,同青風碰撞,再次震退冷秋蟬的攻擊,不過,洛天的屁股卻是被小狼那鋒利的牙齒咬中,鮮血滲透了洛天的衣服。「小傢伙,你真下死手啊!」洛天心中暗惱,伸手抓向魔狼,同時伸手一揮,兩道黑光出現,肥溜溜的身軀出現在了洛天的身旁。 「上去!快!活捉他們!…」

三個老者瞬間被炸飛,巨大的衝擊力和恐怖的氣浪,把他們三個人如同破娃娃般的掀到了空中,一片血霧頓時四處飛散…

駱林心中得意的大笑,手一揮,直接瞬移,出現在那個明顯功力最高的白髮長須老者面前,直接抬手虛空點了他幾指,現在這位長須白髮老者的形象,那真是一個慘字了得!

身上的白色唐裝,成了爛洞裝,一臉的蒼白,胸口還有一片血紅的血漬,兩眼無神的閃著怨毒的冷芒,白色的飄逸的長須,已經成了一團焦黑,這形象簡直是比乞丐都慘上三分。

「駱少!…都沒跑掉,都抓住了!…」

馬青松一臉大汗的跑了過來,手裡提著剛才跟他交手的那個紅臉老者,不過現在他已經成了黑臉了,一臉虛弱怨恨之極的睜著一雙充血的老眼,看著一臉譏諷笑意的駱林。

陳勝等人,也把那個乾瘦老頭也拎了過來。

「嗯!都把他們帶到老地方去!…」

駱林背著手,看了三個凄慘狼狽之極的老頭,吩咐道。

馬青松等人答應一聲,就把三個老頭拎著朝別墅北面走了過去。

駱林抬頭看向別墅二樓窗口站了一堆,穿著各色睡衣的鶯鶯燕燕,抬頭朝她們笑了下,招了下手,示意她們去睡覺。

周曼麗也招了下手,點點頭,轉身招呼這些看熱鬧的大小美女們,各自休息不提。

駱林呼了口氣,看了下周曼麗把窗戶也關上了,轉眼就看到自己漂亮的別墅內不少路燈,都被巨大的爆炸氣浪給震碎了,現場更是一片狼藉,平整的漂亮草坪,全都翻出了醜陋的爛泥,到處是破爛的玻璃咂,搞的一塌糊塗,心裡越想越氣,背著手就朝「老地方」走去….

「老地方」的意思,那就是駱林專門在別墅內由一個很大的地下室改成的刑訊室,那就是拷打人的地方了。

就在別墅西面的一個馬棚邊上的一間專門放雜物和草料的木房內,刑訊室就在這間雜物房下面。

駱林皺著眉頭,背著手,走進這間雜物房,推門走了進去,順著樓梯走到下面的一張鐵質大門,敲了兩聲,門就打開了,一個精英隊員開的門,一看是駱林,馬上就閃開身子,站在一邊。

「嗯!…這幾個老雜碎!是什麼來頭?…」

駱林陰沉著臉,背著雙手走進了這間充滿陰森的刑訊室,這間房也真夠大的,最少有上五,六百平方,為了顯得陰森,牆上都掛滿了各種恐怖的刑具,這些東西可沒得買,都是找人私下製作的。

還有幾張木桌,上面全是鑲嵌著鋼筋的刑具,還有一個燒得通紅的大火爐子,上面放了一些燒紅的烙鐵,功能大家自然知道了。

看了眼,已經被拷在牆上,神情萎靡的三個衣衫破爛的老頭,身上也被鞭子,抽得血肉迷糊,身前還站著三個,全身赤膊肌肉油光發亮,頭上戴著黑色頭套的壯漢,這是駱林專門從精英隊員裡面選出來做刑訊打手的「人才」啊!光是身高就得要一米9!

駱林陰陰一笑,他知道這三個老頭差不多了,功力被封,那就是跟普通人沒啥兩樣,心裡打著算盤,看看怎麼能讓這件事情,更大利益化,想都不用想,這三老頭肯定是香港那些黑老大們請來的,至於是誰呢?這就是要駱林接下來,需要搞清楚的問題了。

「…駱少!…這三老頭嘴硬得很!…」

馬青松一臉油汗,微黑的臉膛上帶著絲氣餒,他能不鬱悶嗎?駱林都教他們極其強悍的武功了,連個老頭都拿不下,最後還的駱少親自動手,這人咋就差別這麼大捏?糾結啊!

「呵呵…青松啊!別不高興!這三個老頭可是先天高手的強者!你們能跟他們打成平手,不錯了!…雖然你們也是先天級別,但是那就有差距啊!…當然,最好能從他們嘴裡,掏出他們的功法?不擇手段!嘿嘿…」

駱林看了眼,馬青松那帶著鬱悶的眼神,就知道這老小子心裡想啥,朝他笑了下,拍了拍他的結實肩膀,毫不介意的說。

「是!駱少教訓的是!…」

馬青松肅然沉聲答應,皺了下眉,心中暗想,估計光靠拷打這幾個老東西也禁不住,有什麼辦法呢?

「嗯!…嘿嘿!…三位如今落入我手,不想說點啥嘛?現在不說的話,等會後悔可就晚了!…」

駱林背著手,一臉陰笑的走到三個被打得血肉模糊,形象凄慘無比三大「高手」面前,搖著頭譏諷的笑著說。

「呸!…死撲街!…」

三個人當中那個紅臉膛老者,一看就是那種脾氣暴躁之輩,見到駱林的囂張陰險樣,馬上勃然大怒,張開全是血沫的大嘴,搖了下虛弱腦袋,眼神閃著不屈的光芒,朝他吐了口吐沫,恨聲說。

「呵呵…不說可以!…青松!陳勝!過來!有辦法招待這幾位「硬漢」了!…嘿嘿…」

駱林站在那腦筋一轉,心裡一個惡毒之極的主意,浮上心頭,轉頭朝馬青松,陳勝沉聲喊了句。

兩人快步過來,駱林在他們耳邊交代幾句,兩人聞言后,全都是一副口瞪目呆的表情,想笑又不敢笑,而且還帶著異樣的驚詫,點頭答應,兩人低著頭忍著笑出去了,擦!這也太缺德了吧?

看來,誰要得罪駱少,那絕對會被整得慘不忍睹啊!太可怕了!真是駱少經常說的一句話,沒有做不到,只有想不到啊!

「咳咳…這位…駱少是吧!…要殺要剁儘管來!…我們是不會說的!…」

那個白髮長須老者,虛弱的閉了下眼睛,接著睜開,帶著異樣的眼神,看了眼一臉陰森冰冷表情的駱林堅定的說。

「哼!…想死啊?…沒那麼簡單!…我要你們生不如死!…你們既然敢來惹我!就要有被整的覺悟!…」

駱林唏噓的笑了下,淡淡的看了下三個「掛」在牆上的三個先天高手,搖著頭說。

「駱少!喝茶!…」

一個精英護衛隊員,端著杯熱茶拍著駱林的馬屁,滿臉堆笑的雙手把香茗遞給了駱林手中。

「嗯!…你叫方小軍吧!…不錯!你們還是缺乏跟高手交手的經驗啊!不然,像今天你們完全有能力拿下這三個雜魚!…」

駱林微微朝他笑了下,端起茶杯,吹了吹茶水,喝了口,笑著緩緩說。

「是!這三個老東西功力和我們差不多!但是我們就是…」

方小軍也是國內培養的先天高手精英之一,恭敬地站在駱林身邊,低聲說。

「嗯!…沒關係!以後記住!火器的強大!不要認為不怕子彈就不用強大的火力!你看看!他們還不是栽了?還是栽在現代火器之下?…所以說,以後要多動腦子,不要一味盲幹!…記住了?…」

駱林這話看似是在教訓方小軍,其實是在對刑訊室的大多數人說的。

「是!多謝駱少教誨!…」

刑訊室內幾個精英隊員,全都整齊的回答,一臉肅容。

駱林點點頭,看了這些個手下,有限的喝著茶,沒再說話了。

時間不長,陳勝回來了,一臉的怪異神色,手裡那這幾個黑色小玻璃瓶子,走了進來。

「東西拿來了?…全給他們灌下去!…每人兩瓶!…」

駱林目無表情的看了眼陳勝,擺了下頭,對他吩咐道。

陳勝答應一聲,拿著手裡幾個黑色,拇指大小的玻璃瓶,就走到三個拷在牆上的老頭身邊。

第一個,就是那個白髮長須老頭,手一捏他的臉頰,冷笑一聲,兩瓶藥物就給灌了下去,接著剩下兩位也不能倖免,六瓶藥水全都灌進了他們嘴裡。

「哈哈!…陳勝,去把拍攝工具準備好!你們幾個…嗯!去拿點燈光啥的,也有點現場效果嘛!嘿嘿….」

陰毒啊!陳勝給三個老頭灌的那些藥水,可是鼎鼎有名啊!「西班牙蒼蠅」,汗!可想駱大少爺整人的手段,是如何惡毒卑鄙!

「咳咳…恭喜了三位!半個鐘頭之後,你們將享受到無以倫比的快樂,嘿嘿…當然,你們現在想要說什麼的話,我還可以幫你們一把!不過時間嘛!只有半個小時給你們考慮了!…」

駱林看了下臉色明顯變了的三個老頭,他們知道這個惡魔肯定不會給他們喝啥補品,肯定是極其惡毒的毒藥!說不害怕那是假的,畢竟越是修鍊之人,那麼自然就越怕死,他不怕死修鍊啥?

「呸!做夢!我是不會說的!…」

那個乾瘦老者一臉恨意的看著駱林,怨恨無比的叫喊著說。

「呵呵!不說也沒事!反正搞名堂的人也跑不掉!…陳勝你們說下今晚上的事情!……」

駱林放下手中的茶杯,突然想了下,抬頭看了眼,站在他身邊的陳勝問了句。

「是!…今晚….」

陳勝就把晚上夜襲淺水灘,洪家別墅的一事,說了一遍。

「嘶…不對啊?…你們肯定那個洪老頭死了?…我看你們還得再去一趟!不怕一萬就怕萬一,萬一那個洪老頭沒死,留著他可是個禍害!…你馬上帶人去一趟!…順便把洪家的家屬全部給我抓來!….」

駱林故意說話很緩慢,表面上他沒有去看掛在牆上的三個老頭,實際上,天眼打開一直盯著三個老頭的表情,當他說到洪爺的時候,那個紅臉膛的老者明顯臉色變了,原來如此啊!駱林知道了,肯定是那個洪老頭沒死!

「是!…駱少!我馬上帶人去抓人!…」

陳勝也是先天高手,馬上點頭答應轉身出去了。

駱林心中暗想,這個洪老頭厲害啊!能在先天高手下逃生,不錯!他修鍊的什麼功法啊?

駱林不說話了,整個刑訊密室內一片寂靜…

三個老頭也心潮起伏不已,完了!小五要是也被他抓了,那就真完了!

三個人心裡全都希望小五(洪爺),能早點安全離開。

時間悄悄地在寂靜中流失著,半個小時很快就過去了….

一直閉著眼睛的駱林突然睜開了眼睛,一陣雜亂的腳步聲,在密室門口響起。

門很快打開了,馬青松全身黑衣蒙面,帶著幾個同樣打扮的手下,背了兩個黑色的大布袋進來了,大布袋裡面明顯裝了東西… 「給我揍他,但不能弄死!」洛天沖著兩隻大肥狗開口,聲音之中帶著笑意,不去關注其他人,再次看向冷秋蟬。

「秋蟬,是我錯了,跟我回去,讓我來彌補,行不行?」洛天臉上帶著歉意,目光真誠的看向冷秋蟬。

洛天的確是感覺自己虧欠冷秋蟬很多,雖然當時有原因,但是他知道他那時候的冷漠,徹底讓冷秋蟬傷透了心。

聽到洛天的話,冷秋蟬臉前黑色的迷霧散了一些,明顯有著情緒的波動。

「我說過,晚了!」不過接下來,冷秋蟬依然還是冰冷無比,手中青風一轉,一道劍芒朝著洛天的方向斬了過來。

青色的劍芒帶著冰冷的氣息,讓洛天的臉色終於變化,他不知道冷秋蟬為什麼會如此,但是洛天剛才明顯的感覺到冷秋蟬有情緒波動,那就是還在意自己的話。

崩……

長槍橫在身前,青色的劍芒崩碎在洛天的身前,讓洛天嘴角溢血。

洛天心中暗嘆,冷秋蟬的實力增長了太多,即使是他都有些抵擋不住。

惡魔領主的實力洛天不知道現在是什麼情況,但是洛天敢肯定,冷秋蟬的實力絕對不比惡魔領主差多少。

「不還手?真以為我不會殺你么?」冷秋蟬冷笑,提著手中的長劍便是再次朝著洛天的方向沖了過來。

「秋蟬,你聽我解釋啊!」洛天抬起手中的裂天槍,開始不斷的抵擋著冷秋蟬的進攻來。

與此同時,惡魔領主等人絕望的發現,無論他們怎麼衝擊,都沖不出那強橫的壓力。

「跟他們拼了!」惡魔領主的那個同伴,眼中露出凶光,目光看向黑白無常和戒渡,直接飛身而起,朝著正抵擋著冷秋蟬攻擊的洛天沖了過去。

咔咔之聲響起,一枚枚利刺從那名中年人的後背之上刺出,中年人的身軀也是發生了變化。

下一刻一個通體黝黑的怪獸出現在了洛天的近前,看起來跟食屍鬼有些像,但是食屍鬼乃是鬼物中最低階的存在,絕對到不了仙王境。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