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艾麗莎姐,我們要談一些重要的事情,你能不能迴避一下?」

「沒問題,我先回房了。」

艾麗莎站起來,回到自己房間。

等她離開之後,郭芙蓉嘖嘖笑起來,媚眼如酥:「真是不服不行。我以前聽,艾麗莎患有公主病,高高在天,目空一切,沒想到你這才來兩天,就把她製得服服貼貼,男人魅力真是爆表啊!怎麼樣,上過沒有,滋味如何?」

「郭芙蓉,你認真一行不行。她要我救命,當然對我客氣。」葉雄無語她。

「姐姐可是女人,女人對女人的感覺,看得最准。」談到男女之事,郭芙蓉彷彿十分感興趣,笑道:「如果她不喜歡你,會穿著睡衣出來跟你聊天?如果她不是喜歡你,會對你千依百順?我進來的時候,她那嫉妒跟提防的眼神,聽我是你姐姐,她馬上鬆口氣,聽是干姐姐,她馬上又防賊一樣看著我。我敢打賭,要是她對你沒好感,我切。」

「切什麼切,你有得切嗎?」葉雄白了她一眼,感覺她越越過份。「我是讓你過來幫忙查案,不是讓你過來幫我泡妞。」

「查案跟泡妞不衝突啊,你想想,破完案之後,跟美女來一場風花雪月的事,這不是英國諜戰之中經常出現的情節嗎?」郭芙蓉笑道。

葉雄瞪著她,不話。

「在外國一夜浪漫並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不像國內那麼保守。我只是提醒你,省得你錯過美女,以後後悔。」

「既然外國這麼開放,不如咱們來一場風花雪月,艾麗莎我是沒性趣了,對於你我可是性趣非常大,怎麼樣?」

被多次撩撥,葉雄終於受不,目光肆無忌憚地落到郭芙蓉身上。

郭芙蓉雖然臉蛋不是特別漂亮,但是身材一絕,該翹的地方翹,該突的地方突。她是練武的,身上散發著一鼓野性,容易讓男人生起一鼓征服欲。

最吸引葉雄的,還是她妖媚到骨子裡的騷氣,不知道在床上,是不是也這樣。

被葉雄火辣辣盯著,郭芙蓉咯咯笑了起來,波滔胸涌,妖嬈眾生。

「好弟弟,姐姐都是快三十歲的老女人,不合你口味,你還是找艾麗莎這種剛成熟的少女吧,她才是你喜歡的。」

跟葉雄談論這些話,郭芙蓉居然一都不覺得尷尬。

葉雄認識的女人之中,除了沒心沒肺的安樂兒,沒誰有她這麼大膽了。

「如果我就喜歡你這種呢?」

葉雄看向她的目光,更加火辣放肆。

如果能用語言形容葉雄此刻的眼神,能轉化成三個字:性騷擾。

「好弟弟,你不會真的吧?」

郭芙蓉迎視他的眼神,似笑非笑。

「對於男人來,美女多多益善,我又不吃虧。」葉雄雙手抱胸。

「你不後悔?」

「除非你也有艾滋病。」

「你才有艾滋病,姐身體可是好得很。」郭芙蓉嗔罵一句,這才繼續道:「姐姐很霸道的,上了姐姐床的男人,就要跟姐姐結婚,你能把家裡那個嬌嫩的老婆休了,跟姐姐結婚?」

「我還是先憋幾天。」

把老婆休了跟她結婚,除非自己有病。

郭芙蓉咯咯笑起來,幾乎笑翻在沙發上。

葉雄總覺得她笑得太誇張了,笑容里甚至有幾分寂廖的味道。(未完待續。。) 「言歸正傳,讓你來談事情的,別扯那麼遠。」

接下來,葉雄將羅斯家族遇到的問題告訴郭芙蓉,雖然他答應老邦尼不能出他的事情,但是郭芙蓉必須清楚真相才能便於查探,所以他一都沒有隱瞞。

「沒想到老邦尼居然對自己妻妹下手,真是狠啊!」到這裡,郭芙蓉突然想起什麼,似笑非笑地望著葉雄:「好弟弟,你不會跟他一樣,把唐寧美女推了吧?」

葉雄差被這句話嗆死。

「好端端怎麼又扯到唐寧身上了。」]

「就是有好奇怪而已。」

郭芙蓉這才嚴重起來,認真道:「如果我猜得不錯,羅斯家族的幕後主使就是獸組織聯盟。這段時間,中情局一直在查獸組織,但是摩爾大魔王太狡猾,我們一直都找不到他們的基地,也找不到他們的核心人物。不過我們查探得知,他們資金鏈出了很大問題。」

「難道他們想吞掉羅斯家族的財產?」

「這種可能性非常大。這一年來,獸組織聯盟在全球嚴重受創,除了在華夏被滅掉之外,在韓國,島國,還在中東一些國家,都遭遇比較大的打擊。聯合同反恐中心已經成立專項部隊,專門對付獸組織在境外的勢力,現在的獸組織聯盟已經到了非常艱難的地步,加上我們中情局打擊,現在摩爾日子很不好過。」

「多行不義必自斃,像這樣的恐怖組織,遲早會滅亡。」

「我們一直都找不到摩爾的蹤跡,沒想到他居然把念頭打到羅斯家庭的頭上,中情局正好順著這條錢查下去,把他給揪出來。」郭芙蓉道。

「太好了,有了你們中情局幫忙,查這案子成功率就大很多了。」葉雄非常高興,畢竟這可是牽扯到一大筆錢收入。

「這兩天你保護好艾麗莎,別輕舉妄動,我回去跟上級商量一下怎麼做,一有消息,我馬上告訴你。」

「麻煩你了。」

「咱姐弟,誰跟誰,咱倆可是同生共死過的好朋友。」郭芙蓉咯咯笑道。

諸天文道 「不是同床共枕嗎?」葉雄調戲。

「你還是跟你的艾麗莎同床共枕吧,姐姐這種女人,你吃不消的,咯咯。」

看著她笑得花枝招展,波滔洶湧的模樣,葉雄忍不住狠狠吞了唾沫。

這個女人,真是撩死男人不要命,還是早早把她送走為妙。

「不早了,我先送你出去。」

將郭芙蓉送走之後,葉雄回到客廳,正準備回房間睡覺。

艾麗莎突然從房間出來,走到他旁邊坐下來,問道:「你朋友走了?」

「嗯,她回去了。」

艾麗莎鬆了口氣,她還真怕那女人會留下來,那時候她都不知道怎麼辦。

真要把葉雄趕走,她沒那麼大決心,現在葉雄可是她的貼身保鏢,沒有他,分分鐘會出事。

「艾麗莎姐,還是早睡吧!」葉雄站起來,不敢正視她的身體。

艾麗莎穿著睡衣,雖然不是很暴露,但睡衣在本質上對男人的衝擊是非常大的,而且她又長得這麼驚世駭俗,葉雄真怕自己忍不住做出什麼事情來。

雖然她有艾滋病,但tt能預防啊!

「葉先生,那早睡,晚安。」

艾麗莎本來想出來跟葉雄會話,沒想到他這麼快就下了逐客令,只好回房間。

回到房間之後,葉雄盤坐在床,修鍊一會龍旋內功,再修鍊一會拳法。

自從知道古武的厲害之後,他一直都非常刻苦修鍊,不敢有絲毫鬆懈。達到內功三層境界之後,凡間的高手已經無法進他的法眼,一般情況他都不屑於出手。他感覺自己的心態明顯過了那種爭強好勝的境界。

不知道對上第二階段變身的基因戰士,能不能單憑實力把他們幹掉?

換在以前,他還真不敢有這種想法,但是今日不同往日,他早就不是以前的實力了,古武讓他的實力達到了一個新的高度,所以他目光直然高些。

除非對方研究出像洛里一樣變態的第三階段基因戰士,否則他根本就不怕。

剛把龍旋內功,天雷拳跟逍遙掌溫習一片,房間門被敲響。

葉雄走過去開門,艾麗莎端著一碗糖水一樣的東西,遞給他。

「冰糖燕窩是媽咪燉的,我這兩天的胃一吃甜的東西就不舒服,給你吃了。」艾麗莎道。

「要不給你爹地媽咪吃,我不太習慣吃這個。」葉雄拒絕。

這不熟悉的環境,陌生人給的東西,他還真不敢吃,一想到艾麗莎身上的病,他就有種毛骨悚然的感覺,怎麼敢吃?

「葉先生,這是我的一番好意,就當是我對你兩次救命之恩的報答。」艾麗莎急道。

葉雄正想什麼,床上的手機響了起來。

「艾麗莎姐,我先接個電話,你拿去給邦尼先生吃,他一定會你孝順的。」

葉雄完,勿勿地掛了電話。

艾麗莎臉上露出黯淡之色,一鼓失落湧上心頭。

從到大,她從來沒試過主動向一個男人示好,結果一次次被拒絕。

她一口氣將燕窩糖水喝了個乾乾淨淨,哼了一聲道:「不吃就不吃,我還不稀罕呢!」

正在這時候,門突然被推門,葉雄出現在門口。

艾麗莎看看葉雄,再看看碗里被她一口喝光光的燕窩,想死的心都有了。

剛才她還騙對方自己胃疼不敢吃,這才轉眼間就一口喝光光,這是撒謊被抓個正著啊!

艾麗莎頓時羞得滿臉嬌紅,不知道應該什麼好。

「房間信號不是特別好,我出去打個電話。」

葉雄裝作不知道,跟她擦身而過。

艾麗莎飛快地跑回床房,砰地把門關上,再也不敢出來了。

真是丟臉大了。

葉雄走到客廳,找個信號好的地方,跟楊心怡聊了會天。

他已經習慣了跟她聊會天才睡覺,以防她得抑鬱症。

聊了半個時,閑扯很多事,那邊這才依依不捨地掛了電話。

葉雄掛掉電話,正準備回房,突然看到樓下一道黑影閃過。

一名保鏢腦袋骨碌地掉到地上,血涌如注。

不好,敵襲。(未完待續。。) 艾麗莎回到房間,將碗砰地拍到桌面上,忿忿不平。

「有什麼了不起,不吃就不吃,等事情一了,我就讓你滾蛋,再也不想見到你。」

想起自己三番四次示好,對方一都不買賬,艾麗莎心裡憋得慌。

她從來沒見過這麼裝逼的男人,

艾麗莎回到床上,正準備睡覺,突然房間門被激烈地拍打起來。

「艾麗莎,快開門。」葉雄在外面大聲叫喊。

讓我開門就開門,我豈不是很沒面子。

想起剛才受到的委屈,艾麗莎逆反心理生起來,她並沒有馬上過去開門。

她要讓他瞧瞧,被人漠視的滋味。

「艾麗莎,艾麗莎。」

「等一下,我在換衣服。」

艾麗莎不想跟對方鬧得太僵,畢竟他以後是自己的保鏢。

她懶洋洋地躺在床上,女人換衣服時間肯定很長,就讓他好好等一下。

正在這時候,窗戶嘩啦地爆炸開,一隻全身黝黑的怪物闖進來。

狼首,人身,全身黝黑髮亮,一根毛都沒有,赫然就是她上次在醫院見到的狼人怪獸。

狼人剛進來,一眼就看到床上的艾麗莎,飛快地朝她撲過來。

艾麗莎還沒來得及喊救命,狼人已經夾著她,朝窗口躍出去。

聽聞房間裡面傳出聲音,葉雄震驚之下,一腳將房門踹開,正好看到一道黑影從窗口躍出去。

他飛快地跑過去,黑影居然從三樓直接跳下去,一損傷都沒有,朝外面逃去。

換在以前,葉雄還真沒辦法,但是現在他學會古武的縱躍之術,三樓對於他來只是意思。

他跟著跳出去,穩穩地落到地上。

剛開始他還想出手救人,但見對方夾著艾麗莎,根本沒有殺她的意思,看來想活脫。葉雄正想瞧瞧,到底是什麼人要抓艾麗莎,當下遠遠地尾隨著。

狼人逃出大馬路之後,身體漸漸變,恢復人形,變成一名一米七八,三十歲左右的光頭男人。

男人走到旁邊一輛車子之中,將艾麗莎塞進去,四下看了一遍,見沒有人追來,這才坐進車子里,揚長而去。

葉雄見街邊停著一輛車子,走了進去,一拳頭將玻璃打碎,將車門打開。

搗弄片刻之後,車子響了起來,葉雄開著車子追了上去。

可惜,就在這短短的瞬間,那輛車子已經不見了。

葉雄掏出手機,撥通郭芙蓉的電話。

「郭芙蓉,艾麗莎出事了。」

將事情經過飛快地出來之後,葉雄報出對方車牌,這才道:「你馬上幫我查查,他現在在什麼地方。」

「等一下,我馬上派人去查。」

很快,郭芙蓉就找到了,在她的指引之下,葉雄很快就追上那輛車子,慢慢跟上去。

「獸組織聯盟不簡單,人多勢眾,高手又多。如果你發現他們的蹤跡,千萬別輕舉妄動,一定要等支援來了再動手,聽到沒有?」郭芙蓉嚴肅告誡。

「我知道怎麼做,你跟蹤我的手機定位,沒有我的命令,你們的人千萬別動手,聽見沒有?」葉雄道。

「心一。」

掛掉電話之後,葉雄緊緊地跟在那輛車子之後。

對方非狡猾,中途轉了兩次車,如果不是葉雄精通追蹤之術,早就被發現了。

一個時之後,車子停在市中心一座大廈地下停車場。

停車場保安嚴密把守,葉雄不敢開車進去,只能找個地方停下車。

……

艾麗莎幽幽醒來,發覺頭腦一陣疼痛,這才想起剛才在房間被一個狼人闖進來打暈帶走,後來的事情就不知道了。

她睜開眼睛,發覺自己正躺在一張沙發上。

這是一間非常大的辦公室,從落地窗里可以看到紐約市漂亮的夜景,由此可見,自己正處於一幢非常高的大廈之上。

落地窗邊,站著一名身穿黑色西裝的青年男子,背對著她,滿頭金髮。從背影來看,身體比較瘦長。此刻的他,正在看紐約夜幕下繁華的都市。

葉輕眉復活傳 「你是誰,為什麼要抓我過來?」艾麗莎緊張地問。

男子轉過身,目光落到艾麗莎身上,嘴角露出一抹邪笑。

「艾麗莎,看看我模樣,你猜猜我是誰?」

艾麗莎目光落到男子臉上,渾身一顫,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這男人怎麼跟自己長得這麼像?

那身形,臉形,還有五官,簡直就是一個男版的自己。

巔峯遊戲製作人 這到底是什麼回事?

「你是誰。」艾麗莎再次問。

「我都不知道應該叫你姐姐,還是叫表姐。」青年男子彷彿很頭疼的樣子,抓狂道:「按身份來,我應該叫你表姐,但是按照血緣關係來,我應該叫你親姐姐。」

「你到底是什麼意思?」艾麗莎激動地問。

「你爹地沒有告訴你真相?」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