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自是不同意!」

一陣大笑,皇宮轟隆作響,巨大的宮殿竟是從中間分開,整個金鑾殿直接升了上來,足有四五十米高方才停下。

皇甫光明、白玉瑤、秦少孚還有皇甫長青一下子出現在了所有人面前,同時出現的還有一人,在皇甫光明背後二十多米處,是羽空桑。

那一處本身在其他宮殿中,此時也隨著大殿一起升了上來。

今天的羽空桑穿著與平日不同,頭上挽著道髻,身上穿著青色袍子,沒有了平日的艷麗嬌媚,卻是多了幾分淡雅如蘭的氣質,更似神女。

是她……秦少孚頓時明了,皇甫光明口中的主持陣法之人並非雲靈子,而是羽空桑這位護國聖女。

琅山一脈很奇特,並沒有特別的規矩,所以很多人都只在自己的領域擅長,其他領域就很普通了。

雲靈子雖然號稱老神仙,可若論陣法一道其實不如其師弟雲墨子。

但云墨子擅長的陣法缺少通玄之意,不是陣法不行,而是他修為不行。

而羽空桑正好彌補了兩家短處,取兩家之長。可以說,若論陣法修為,便是雲靈子都不敢說自己比這個徒弟強。

眾人沒想到皇甫光明會在這個節骨眼上出現,還是這種方式,頓時都是一愣。

好一會後,還是金鱗王冷哼一聲:「昏君,何不束手就擒,免了這刀兵之災。」

「天大的笑話!」

皇甫光明深處兩指,對著金鱗王一指:「逆賊,今日你若投降並自罪三千書,朕可以考慮放你一條狗命,讓你老死家中。」

「果然是不識時務!」

金鱗王冷哼一聲,再看著雲靈子道:「老神仙,我不願與琅山交惡,但您若執意如此,那本王就只有得罪了。」

「無量天尊!」

雲靈子道了一聲:「貧道曾與陛下約定,不插手大寒朝內戰。若尊駕只是與金陵大軍前來,貧道自然不必出來,可惜的是……」

輕嘆一聲不語,但眾人已經知其意思。

若知是遼東和金陵大軍,此戰不說輸,但想要贏也是很難,所以才聯合了東夷大軍。

不僅僅是東夷,就連雍國的攝政王姜明輝和恆國元帥高宮磊都來了,這已經不是簡單的內戰了。

「那便得罪了!」

無限血核 金鱗王一聲冷哼,大手一揮,一柄方天畫戟在手。

「無量天尊!」

雲靈子嘆息一聲,手中拂塵一甩,一團團玄氣亦是在他周身出現。

兩人尚未出手,只是互相對峙,就見得風起雲湧,卷積砂石衝天,化作麒麟與仙鶴長鳴,攪動乾坤萬象。

四周武者皆是暗驚,小心翼翼。

武道通玄之後的境界稱之為天位,而天位亦是分等級的,小天位、大天位、玄天位、太天位。

四等境界,每一層都是質變,多數在小天位,少部分在大天位,玄天位更是達到了一個難以企及的程度。

眼下整個京城內,武道通玄強者已經匯聚了超過四十人,可以說整個東荒的強者來了大半,而達到玄天位的,卻只有雲靈子、金鱗王、獨孤家鎮海王和還藏在皇宮中的真龍王。

除去蜀山劍派的劍仙李雲清,可以說東荒的頂尖強者已經在此匯聚。

兩個玄天位強者的對峙,已經宛若傳說中仙人過招了。

「老神仙交給我,你們去誅殺昏君!」

金鱗王長喝一聲,便是引動砂石化作一頭巨大的土麒麟對著大鶴衝去,自己費神踏步,方天畫戟直搗黃龍。

一個唐家和一個獨孤家的天位強者立刻踏著一間間屋頂,對著高台寶殿上的皇甫光明殺去。只要拿下這昏君,這場戰爭就結束了,雲靈子也沒有了繼續出手的理由。

邪魅總裁:你只配代孕 眼看就要到達之際,突然聽到一聲龍吟,隨即見得一條青龍從一間宮殿中飛出,雷鳴暴擊,劍光閃耀,瞬間將兩人擊退。

處女座的旅 再見得一道身影從破了個缺口的宮殿中縱身飛出,落在宮殿屋脊的一角上。

一身灰袍,手持逆鱗劍,雙眼渾濁,卻有一種懾人神光。瘦弱的身子看似已經禁不起狂風,但現場沒有人敢輕視。

這人,正是當朝真龍王。

當年太廟一戰,真龍王敗於張七魚之手,傷勢極重,但沒有人敢因此小看他,尤其是神將家族。

大寒朝初建之時,不知道是因為防備其他神將家族,還是在自己武道上偶爾所得,又或者真如他所言是為了對付其他異武魂武者,真龍皇甫明曾創造了一種無雙秘術。

這種秘術對付其他武者沒有什麼特殊的效果,但用來對付擁有神武魂和異武魂的人卻是妙用無窮。

可以說,如果真將這秘術學到大成,大天位的神武將亦有機會擊敗玄天位的神武將,而這在正常情況下是不可能的。

這亦是青龍神將家族能統治大寒朝這麼多年的原因之一,其他四個神將家族在武道上已經處於劣勢。

誰也不知道真龍王將這秘術學到了什麼程度。

「轟!」

突然間一聲巨響,一道劍光衝天,再見一人從一片廢墟中走了出來。

「一招落敗之仇,今日正是時候。」

「張七魚有請老神仙賜教!」

眾人一驚,誰也沒想到,張七魚這個狂夫竟是在這個時候出現了。 看著突然出現的張七魚,秦少孚頓時在心中暗嘆一聲果然……

他早已想到以張七魚的性格,什麼事情都做的出來,尤其在景城出手相助滅了唐天恆后,他就有了一種感覺,這個狂夫的出現並非偶爾。

強勢婚寵:腹黑總裁惹不起 張七魚應該是想藉助這次遼東和金陵造反來做點什麼,而以他的作風,一般事情根本引不起興趣,最大的可能就是針對琅山的雲靈子。

現在看來,果然如此。

但讓秦少孚不解的是,張七魚說過不想插手天下霸權之事,此事突然出手針對雲靈子,便等於是在幫遼東,判了大寒朝死刑。

有雲靈子和真龍王兩個玄天位強者,加上真雷神獄陣法,應對叛軍未必會輸。

可一旦張七魚接下了雲靈子,結果根本無需多想了。

為何會這樣……這樣的張七魚太矛盾了……

秦少孚心中不解,而皇甫光明則是臉色都變了,騰地一聲站起來,指著張七魚大聲喝罵:「你這逆賊,是要與我大寒朝不死不休嗎?」

張七魚側過頭,瞥了一眼,再冷冷說道:「我知道你的秘密和你的計劃,需要我現在說出來嗎?」

不知道是何秘密,卻是讓皇甫光明深吸一口氣,好像被掐住了脖子一般,半個字都說不出來。

四周陣法蔓延,雷電閃爍,天空中開始出現可怕的能量,羽空桑正全力催動陣法達到覆蓋整個京城的效果。

「無量天尊!」

雲靈子輕嘆一聲,拂塵一甩,也不多言,抬手間凝聚真氣。

「時間不多,我先出手為敬。你要想清楚了,如果不能在最短的時間內打敗我,死的人會更多!」

似乎在威脅,說完之後,張七魚長嘯一聲,手持軒轅劍直接出手。

他的劍道霸道兇狠,尋常武器根本承受不住那樣的真氣衝擊,而軒轅劍不在其中。

這柄軒轅黃帝留下的曠世神兵,在某種程度而言,已經是道家的法寶一列,非一般武器範疇。

別說一個張七魚,就算是十個張七魚的真氣,也能承受。

這也正是符合張七魚所要,他要的本就不是軒轅劍的銳利,而是其堅固。

那一劍斬出,彷彿開天闢地,逆天而行,穿透了時空一般。

白色的劍光,照亮半個京城,看的所有人心驚膽戰,包括了那些天位級別所謂的絕頂強者。

一個個臉色大變,不斷在心中權衡,若換做是自己,是否接的下這可怕一劍。

答案是不能,哪怕是金鱗王和鎮海王都感覺夠嗆。

同樣是玄天位,戰鬥力亦是有著極大的差距。

天下第一狂夫,實至名歸。

而老神仙之名亦非隨便說說,坐在大鶴背上隨手一擊,一道玄光飛出,化作一面氣盾頂在前方。

劍光斬中的瞬間,氣盾破碎,但劍光的威能亦是大減。大鶴雙翅一扇,便從中直接飛過。

電光火石之間,張七魚突然高高躍起,揮舞軒轅劍以力拔山河之勢突飛猛進,一劍開天,瞬間劈到了雲靈子上方。

浮沉一甩,玄光飛射,化作一個圓形護罩,閃爍清冷之光,雲靈子以強硬之法,硬生生的將這一劍給擋了下來。

鋒銳之力阻斷,但力道卻並沒有消散,蠻橫之力將雲靈子連同大鶴直接擊飛,竟是到了京城邊緣。

張七魚縱身飛躍,凌空踱步,再是一劍,終於是雲靈子逼出了京城,到了陣法籠罩之外。

見得如此,秦少孚心中瞭然,如何不明白張七魚想法。

他想要一場公平的戰鬥,所以出言要挾,再這樣的情況下,雲靈子想要獲勝就無法做任何保留。

但他也不想輸在不公平之下,所以將雲靈子逼出京城,如此便不會被陣法影響。

見得如此,金鱗王大喜,大喝一聲:「拿下昏君!」

話音一落,便是手持方天畫戟,揮舞出一頭土麒麟對著王座方向飛來,氣勢洶洶。

真龍王皇甫德銘身形一閃,逆鱗劍出手,化出古怪劍痕,變作一方印台擊出。速度極快,直接擊中土麒麟。

「砰!」

一聲大響,看似可怕的土麒麟竟是在瞬間土崩瓦解,看似不堪一擊。

「天龍真印!」

金鱗王深吸一口氣,這是真龍皇甫明創造的神功之一,對神武魂和異武魂有極強的壓制力。哪怕真龍王並沒有領悟太多,也足以在面對自己的時候保持強大優勢。

可以說,若非真龍王當天在太廟重傷,他也不敢在這個時間起事,定然要等到真龍王壽終正寢才敢動手。

「可惜,你也只是強弩之末!」

金鱗王與鎮海王互相看了一眼,便是聯手對著真龍王殺了過去。一人不足以敵,但兩人就不一樣了。

出招之際,鎮海王大喊一聲:「去殺了那琅山女子,真雷神獄陣法一旦布成,恐怕會夜長夢多!」

話音一落,立刻有獨孤家天位高手飛踏屋檐,對著催動陣法的羽空桑衝去。

秦少孚一直在觀察局勢,豈會讓人得逞。亦是縱身飛躍,飛踏屋檐,騰空之間,催動神武魂,化出最強戰體凌空一刀劈了過去。

白玉瑤躺在軟榻上側目看著,眼中神色複雜莫名。

攻擊羽空桑那人轉身一劍,與大夏龍雀擊中,真氣爆發,大夏龍雀刀芒狂吐,竟是將其直接逼飛。

飛身踏足落在一宮殿之上,那人大驚失色:「大夏龍雀……神武魂六變?」

大夏龍雀足以讓人心驚,畢竟是大禹皇武器,曾無敵了一個時代。而對方神武魂的情況,似乎比五變還強,恐怕是傳說中的第六變了。

「轟!轟!轟!」

一陣陣巨響,真龍王、鎮海王、金鱗王,大寒朝三王交手,頃刻間回去了小半個京城,不知道多少士兵百姓被餘波震殺。

「拿下昏君!」

一名東夷小天位武者對著大殿上的皇甫光明沖了過去。

天位強者,對一個近乎沒有修為的普通人,結果如何,無需多言。

就在眾人完全想不出還有什麼可以改變局勢的時候,突然聽到一聲慘叫,氣浪喧囂。

仔細一看,眾人大驚失色。

那名東夷小天位武者此刻被人掐住喉嚨,猶如小雞一般提在手中,渾身綿軟,無力掙扎。

而掐著他喉嚨的那條手臂之主人,竟是那傳說中幾乎沒有修為可言的皇甫光明。

一聲轟鳴,真雷神獄陣法終於完全運轉,將整個京城籠罩,猶如一個巨大的囚籠。

「哈哈哈!朕等今日多年了!」

大寒朝皇帝陛下的笑聲震天,氣息猶如狂龍呼嘯,直飛蒼穹。 在羽空桑的催動下,真雷神獄陣法完全運轉,一道道能量交織,彷彿天之道紋垂天而落,覆蓋在整個京城上。

一時間,再也看不到外邊的情況,抬頭只能看到能量閃爍,猶如宇宙星辰。

「哈哈哈哈!」

皇甫光明放聲大笑,身上的氣息急速提升。

鍛骨……氣海……真魂……小天位……大天位……

直到玄天位方才停下,整個人的氣勢亦是變得猶如高山仰止,令人震驚。

「轟!」

一聲巨響,真龍王猶如流星一般飛來,擊穿一間間宮殿,最後被能量餘波按在了宮牆上。

口中鮮血涌動,臉色雪白,保持著被擊中的姿勢一動不動。

縱然學了天龍真印,但體內傷勢還在,年歲又高,面對鎮海王和金鱗王聯手,終究是不敵,已經是沒有了多少戰鬥力。

但局勢卻似乎並沒有因此變得可怕,所有人都停了下來,震驚皇甫光明的突然變化。

「昔日,我大寒朝太祖真龍皇甫明功參造化,冠絕天下,離仙道只有一步之遙。可惜,那個時代的神將家族損失太過嚴重,人手不足,無法應對四方逆賊宵小之偷襲。直到最後,也無法統一東荒。」

「從我知事開始,我就在尋思如何改變。如今你們四方宵小實力不弱當年,又有麒麟逆賊狼子野心,我倒是沒想到玄武一族居然也會叛逆。如果我依然如正常方式來逐鹿天下,最終也不過在重複太祖舊事,根本無法突破。」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