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自我證帝是什麼?和承載帝命有區別嗎?」

「難道是不依靠帝命,只依靠自己,成為了大帝?」

「嘶,秦南渡劫之後,竟然以一己之力,追殺各大勢力的數百位大帝巨頭!」

「那篇古書上記載的居然是真的,真的有人可以自我證帝!」

「什麼?那個鐘聲響起,是因為魔發劍神,向南天門發起了挑戰?」

「九州劍神和日月劍神,居然都是魔發劍神的分身?堂堂南天門,竟然被魔發劍神打開了一條巨大的裂縫?」

「魔發劍神不惜耗費自己的生命,是想讓秦南看清楚南天門的力量?」

「萬古第一帝啊!這是萬古第一帝!」

「秦南師兄成為大帝了?」

「這怎麼可能,他明明承載帝命失敗了啊!」

一道道無比震驚的聲音,在半神之國和中州的每一塊土地上響起。

這兩道消息,實在是太過驚人。

只不過,剛開始的時候,那些大帝之下的修士們,根本不知道自我證帝到底是什麼,意味著什麼。

畢竟,每一位大帝巨頭誕生之後,必須要發下天地誓言,不能將那些秘辛透露絲毫。

但是在每個世界中,從來沒有不透風的牆,曾經不少大帝隕落之際,除了留下傳承之外,也留下了不少的秘典,上面就清清楚楚記載了一些會顛覆整個世界觀的秘辛。

正是因此,自我證帝和那些秘辛,也隨著這場風暴,朝著四面八方,迅速蔓延,直至最後,大部分的修士,都徹底知曉。

「原來除了自我證帝之外,還可以依靠自己證帝!」

無論修為高低,無數修士的心中,都有這個念頭冒了出來。

正如昔日秦南超越武道規則,三大天才超越武道規則掀起的風暴一樣,這讓他們看到了一條全新的武道之路。

這,便是各大巨頭口中的新時代!

這種新時代,不僅僅是秦南一舉震動天下,成為蒼嵐大陸一代巨頭,成為破碎南天門的希望。

而是,當所有修士,發現一條全新的武道之路,並且還有人成功的情況下,他們的心中,就會有一個種子生根發芽。

尤其是那些有著天賦、運氣、毅力、智慧,卻礙於帝命、神格數量所限,尚未成就更高境界的修士們,他們勢必會付出自己的全部努力,去尋找,去嘗試自我證帝、自我封神。

儘管在如今的局勢之下,幾乎不可能成功,但燎原之火,已經浮現,遲早有一天,必將席捲天下! 第一千四百零五章恐怖殺局

此時此刻,極南之地。

當各大勢力巨頭們紛紛趕來之時,誰也沒有想到,在一處奇特的虛空之中,帝榜、神榜、南天門的意志,分別坐在了一張古老的水晶桌前。

「沒想到,這數萬年以來,因為一位大帝的誕生,我們竟然會坐在一起。」

帝榜之靈喝下一口靈茶,忍不住感慨說道。

「其他的不必多言,如今消息已經傳開,火焰已經被點燃了。」神榜之靈眉頭微微一皺,道:「南天門,你想如何聯手?」

「此次見面,我有三個想法。」南天門意志幻化的藍袍中年人,眼中露出了抹寒芒,「第一,我們聯手,篡改規則,天下間所有秦姓之人的氣息無法隱藏等等,好讓各大勢力之人追殺他!」

「第二,神格爭奪戰之時,一旦秦南進入其中,你們便傾盡全力,干擾神格爭奪戰,讓其他天才繼承神格!」

「第三,聯手毀掉無天道台等等地方,讓其無法招來武神雷劫,以防萬一!」

現在的秦南,對於它們而言,根本沒有一丁點威脅。

真正的威脅,是封神后的秦南。

因此它這次提前和帝榜、神榜會晤,除了一起聯手追殺秦南、阻攔秦南進入神格爭奪戰等等必要事情之外,最主要的是布下一個個的局,讓秦南封神的希望,徹底為零!

「這些都可以,只不過你們做的事情,似乎少了點吧?」

神榜之靈淡淡問道。

「神格爭奪戰開啟之前,我們會動用秘法,讓九天之上的天才,來到蒼嵐大陸!」南天門之靈一雙眼睛,直視著神榜之靈。

「哦?」一旁的帝榜之靈眼中閃過了抹光芒,道:「難道是天神所處勢力的九天天才?」

「那是自然。」南天門之靈未曾看他,面無表情道。

若不是此次必須要聯手,否則的話,它根本不會理會帝榜。

「既然如此,那便按此行事。」

神榜之靈略一思索,便點頭答應。

「看來他們二人,那些事情,都不知道。那便不告訴他們,說不定到時候……」帝榜之靈眼中閃過了抹精芒,心中暗道:「成為我萬年難遇的機會!」

曾經秦南參加帝榜考核的時候,對於秦南身上的一些秘密,它知道的一清二楚。

後來他還向神榜舉薦過秦南,可以將秦南當做一枚重要棋子來培養,不過當時他幸好留了一手,沒有將三生劫和秦南那個與九天上強者有所牽連的神秘武魂的事情,告知給神榜。

至於南天門和那位天神,它們根本沒這個機會知道,否則的話,就不會這般布局了。

「各大勢力的人,都已經來了,我們過去。」

南天門見此,身形一閃,消失在原地,神榜、帝榜之靈則是緊隨其後。

百息之後,南天神地。

在無數弟子、長老們震撼的目光之中,一道道強大無比的氣息,如同一道道蓋世長虹,刺破長空,沒入了南天神地的最深之處。

這些人分別是武道宗宗主、瑤池聖地聖主、妖神禁地之主、遺失葯院之主、厄難森林之主、九字古海之主、殺神禁地之主以及八大古族族長和那些威震天下,幾千年尚未出世的巔峰武神。

雖然有不少親自出手幫過秦南的巨頭們沒有到來,但是毫不誇張的說,這恐怕是蒼嵐大陸有史以來最為盛大的一場會晤。

哪怕昔日帝榜、神榜、南天門以及那位神秘天神之間的交鋒,亦或者是八千年前飛越女帝出世,也未曾造成這等景象。

「此次秦南證帝,大逆不道,罪惡滔天!故此,我、帝榜、神榜,現在聯合諸位,哪怕尋遍整個蒼嵐,也必須將他斬殺!」

「若是此次誰不出手,誰幫助秦南,那便要面臨我們的怒火!」

「若是這一次,誰全力出手——」

在一座古老的宮殿之中,南天門、帝榜、神榜無比威嚴的聲音,像是九霄神雷般,開始回蕩起來。

總裁的冷酷小寶寶 時間緩緩的流逝,這場無比盛大的會晤,僅僅持續了數千息的時間,便徹底結束。

結束的剎那,一道道的神念,如同卷天而起的潮浪,沒入了各大勢力之中。

「聽吾之令,二長老、三長老、七長老、九長老,你們率領四大殿所有修士,一起將這門法印催動,你們的神念,便可進入連神碑之中!」

「傳我之令,讓三位至尊長老,結束閉關,率領三門族人,催動這門法印,神念進入連神碑!」

「師尊,此次南天門那邊——」

雖然不少的勢力,不想對秦南出手,亦或者是有著自己的算計,但是表面之上,他們都答應了三大巨頭,傳去了神念。

至於連神碑,則是南天門第六大至寶,只要催動特殊的法印,哪怕隔著極為遙遠的距離,神念也可以進入石碑之中,與其他的神念,進行溝通。

當極為浩大的戰爭出現之時,南天神地才會祭出這門法寶。

當然了,還有值得一提的是,遺失葯院之主的意志被強行抹殺,血族、焰族、雷族之人,則是與南天門達成了某種交易,相安無事。

時間繼續流逝,三百息之後,各大勢力修士的神念,紛紛進入連神碑。

這場盛大會晤的結果,也隨之浮出。

由陰陽老道、天都武神、第二帝使、第三神使負責所有一切。

各大勢力的修士們,則自行劃分為數千隊,分別前往半神之國、五大洲之中,進行搜尋,若有發現,立即彙報!

「我乃陰陽老道,現在傳你們一門秘術,此術學會之後,立刻出發!」

在那連神碑之中,一道沙啞的聲音,響在了所有修士腦海之中。

這門秘術,極為簡單,不過多時,一位位的修士,紛紛習會。

若是有人刻意觀察的話,便會發現,在各大勢力之中,一條條的隊伍,浩浩蕩蕩,化作了一道道的流光,沒入了天穹的四面八方。

「各大勢力聯合追殺秦南?」

「什麼?所有勢力都在其中?」

在南天神地的推波助瀾之下,一道消息,再度宛如風暴般,席捲了整個半神之國和中州。

所有的修士們,再度震動,一雙眼中,露出了抹驚恐之色,那剛剛燃起的一絲火焰,頓時被一盆冰水淋下。

僅僅只是剛剛證帝,竟然就得遭遇這等滔天殺局? 王允梅一臉不贊同的搖了搖頭,嘆氣道:「那這禮物也太貴了!」

就像王允梅說的,小艾若是需要筆記本電腦,她自己目前的經濟情況完全可以自己買一台,亦或者她這個做母親的給買也沒問題。

甚至於妹妹家的情況若是好一點,她都不會反對。

主要還是因為王允芝家的經濟狀況不好,負擔一台電腦怕是要花掉兩個人半年的工資。

「不礙事,南城馬上拆了,兩萬塊錢我這個當小姨的還是出的起的,而且給小艾花,我一點都不心疼。」王允芝笑著道。

買都買了,王允梅還能說什麼?只道了句:「你從小就慣她,這都寵的快沒邊了。」

「小姑,你咋不說給我也買一台呢。」王梓辰心裡吃味,湊到王允芝身邊開口。

蔣春芬見狀不禁用手裡的大蔥杆子敲了一下王梓辰的腦袋:「去去,次次考試吊車尾,你還想要電腦?我看給你買碗豆腐腦還差不多!你要是和小艾一樣,每次都能考個年級前五,數學競賽得金獎,高考加個二十分,別說電腦,火箭媽也給你買。」

王梓辰揉著頭,一臉不情願:「咱家又不缺兩萬塊錢,你要給我買了,我保准好好學習。」

「你上次要手機的時候也是這麼跟我保證的,我信了你的邪!」蔣春芬道。

王梓辰聞言,一時語塞,半晌輕哼一聲:「不給買拉倒,誰稀罕。」

說完便堵著氣出了廚房。

直到八點多,所有的菜才全部端上桌,眾人紛紛入座,簡艾坐在王允梅和簡煜中間,笑的格外開心。

生日宴之前,自然是要吹蠟燭許願了,王允芝將蛋糕從冰箱里拿出來端上桌,然後拆開外面的彩帶,一手掀開盒子。

翠綠色的蛋糕裝點著新鮮的水果和五彩繽紛的軟糖,看上去格外的鮮艷可口,只是當眾人注意到上面的字時,就是紛紛一愣。

祝宇宙超級無敵第一帥的哥哥生日快樂。

「哎?」王允芝先反應過來,卻是一臉懵圈:「這咋回事?」

簡煜打眼一看,便知道發生了什麼。

「小姨,你拿錯蛋糕了!」簡煜哭笑不得的道。

「啊?」王允芝一愣,繼而懊惱的開口:「不是,這咋還能拿錯了呢?那店員親手給我的。」

簡煜聞言便出言解釋:「我去訂蛋糕的時候,有個小姑娘和我一起訂了一模一樣的蛋糕,她是給他哥哥訂的,這顯然是那個小姑娘訂的。」

眾人:「……」

這不扯犢子呢嗎?

小艾過生日,蛋糕上裱著宇宙超級無敵第一帥。

「哎呦,這可怎麼辦。」王允芝一時有些尷尬,拿著那蛋糕盒不知道該咋弄。

簡艾見狀,卻是無所謂的笑笑:「不礙事小姨,那小姑娘的哥哥跟我一天生日,我倆互吃對方的蛋糕,也是一種緣分不是?就吃這個,看著就好吃!」

簡艾態度隨意,顯然是真的不介意拿錯了蛋糕,畢竟是個食物而已,吹了蠟燭就吃掉了,誰還在意上面裱了什麼字? 第一千四百零六章盟主之位

與此同時,中州某處虛空,七曜飛仙劍內。

秦南等人進入其中之後,被那道無上劍光,帶到了反天盟眾多大殿的最深之處。

誰也不知道,在這個地方,竟然懸浮著一個長達方圓五千丈,呈現出來了七彩之色的巨大湖泊。

湖泊的中間,則有一顆高達三十七丈,樹榦如玉,枝葉似冰的古樹紮根在此,散發著一道道混沌般的氣息。

「這難道是——」

小蟲以及剛剛到來的武源閣、源道天山之主,立刻被這顆古樹吸引。

「與你們想的一樣,此乃菩提玉魂樹,曾經魔發偶然得到了它的一截樹根,後來經過悉心照料,重新煥發了生機。」七曜劍靈踏步而來,臉色蒼白,聲音嘶啞,像是大病纏身。

「還真是菩提玉魂樹!」

小蟲三人頓時倒吸了口冷氣。

要知道,在上古時期,菩提玉魂樹僅僅只比蒼嵐之樹差了一絲。

而且它具備的一些玄妙,連蒼嵐之樹都無法與之媲美。

咻!

忽然之間,一道浩瀚如海般的無形之力,不知從何而來,演化出來了一頭太古巨龍,以著極其驚人的速度,朝著秦南撞去。

秦南體內那恐怖的大帝之力,瞬間爆發,將之擊成粉碎。

只不過,仍有一絲無形之力,尚未磨滅,沒入了秦南的體內,使得秦南一身氣息,好像是失去了束縛一般,在天地間若隱若現。

武源閣眼神立刻一冷,道:「看來帝榜、神榜、南天門已經聯手,篡改了天地規則,讓你的氣息,無法徹底隱藏!」

「就在剛才,三大巨頭聯合了所有勢力,前往蒼嵐各地,開始追殺秦南!」源道天山之主掃了一眼令牌,冷笑道:「沒想到堂堂三大巨頭,也會有同時感受到威脅的一天!」

「所……所有勢力?」

一旁的司馬空,臉色瞬間白了,龍帝和九尾妖帝也遭到了不小的衝擊。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