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臨岩部落?就是那個《狼來了》那個?」何林華問著蒂亞,眼神在那七個人身上一一掃過,這七人中,領頭的那個壯漢的實力最強,勉強達到了先天入境,而另外六個人的實力,則都在後天頂峰。說起來,也這就是一個標準的中等狩獵小隊了。

蒂亞聽不懂狼來了什麼意思,她哆嗦著解釋道:「臨岩部落是我們部落的死敵,他們經常跑到部落附近搶獵物,搶人口,是壞蛋,一群大壞蛋!」

「哼!小丫頭,剛才拿什麼扎老子的,扎的可真夠疼的!」那個大漢開口獰笑著,轉向四周的巨狼屍體看了看,「啊!兄弟們,咱們今天運氣真好,居然殺了七隻巨狼,這麼多巨狼屍體,夠咱們部落吃幾天的了!搬走!」

那個大漢說著,大搖大擺地背起地上的一頭巨狼屍體,調頭就走。

「壞蛋!大壞蛋!快點把巨狼給我放下!那是我的獵物!是我的獵物!」看到自己的獵物要被搶走了,小丫頭終於也不淡定了,大叫著跑了出去,拖住了那個巨人壯漢。

「滾開!什麼你的獵物!這是我的獵物!」壯漢冷哼一聲,扭頭瞪了蒂亞一眼,蒂亞手一抖,就放開了那壯漢,「這是我們臨岩部落剛剛狩獵到的獵物,你一個連狩獵隊最低標準都到不了的女人,怎麼可能殺掉七隻巨狼?這是我們臨岩部落剛剛狩獵到的!」

「可是……可是……可是這就是我的獵物!」蒂亞強聲辯解道。

何林華忽然開口道:「蒂亞,算了,這些東西,他們想要,就讓他們拿去算了。」對方一共有七個人,其中還有一個先天入境,雖說要是對付起來,也能夠對付得了,但是實在犯不著為了幾具巨狼的屍體跟他們起這些爭端,浪費寶貴的靈力啊!

「可是……可是……」蒂亞兩眼含著淚水。

「小丫頭,你趕緊趁著現在老子心情好,趕緊跑掉吧!要不然,一會兒老子把你搶回去,讓你給老子生孩子去!」那個大漢繼續恐嚇道。他現在只看到一個勢單力薄的小丫頭,對付這種小丫頭,按照他們的慣例,都是要拉回部落裡面填充人口。不過,這次獵物太過豐盛,他也就管不著小丫頭了。

至於剛才說話的何林華,他們都把他當成了蒂亞的寵物了……

「哈哈哈哈……」那些人也一個個笑了起來。

「把這小丫頭抓回去生孩子算了!」「屁股大,胸也大,好生養啊!」「孩子生下來一定很強壯……」「你用完了記著給我用……」

那些人說話越來越不堪入耳,小丫頭更是又被嚇得躲回了何林華身後。

何林華越聽眉頭皺得越深,最後猛然間抬起了頭,看向那領頭的壯漢,靈力運轉,渾厚的聲音如同炸雷:「你說,你們剛才背著這些東西灰溜溜地跑掉該多好呢?沒事幹說這麼多話惹我生氣。你信不信,我一個一個地宰了你們?」

這些獵物被搶走,何林華還真的不在乎――獵物沒有,再弄一些就是了。可是,現在他們都這麼糟蹋起蒂亞了。

不可饒恕!

「啊?」

忽然之間,那個壯漢「啊」了一聲,把眼睛看向了巨狼屍體上的何林華,呆了片刻,旋即放聲大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好笑!太好笑了!一個這麼點兒大的寵物,居然敢吹牛說要宰掉我們……哈哈哈哈哈哈……啊……」

「嘭!」

忽然之間,那個壯漢粗壯的手臂上一聲輕響,隨後四道劍氣以四方角度從中彈射而出,帶出了壯漢胳膊上的一塊血肉。然後,血肉又在空中忽然爆開,一把小劍閃著淡青色的光芒,悠悠然地飛回了何林華的手中,四道劍氣兀自沒有消散,圍繞在了何林華的身周。

再看那個壯漢,他的小手臂上內側的皮肉居然整個被割了出來,露出了森森白骨,血液如同如同噴泉一般向外噴著。

「你們說,我有沒有這個實力?」何林華冷聲道。

剛才為了切掉這這個大漢的小手臂,他那一瞬之間,就耗費掉了兩成靈力――現在靈力少了,才知道靈力真的是很值錢的啊……

「啊……」

那些巨人驚恐地「啊」了一聲,一同向後退了一步――那個大漢可是他們部落里的一把好手,居然連反抗的力量都沒有,轉眼間就被廢掉了,他們如何能不驚恐?

在他們臨岩部落里,這種被廢掉的狩獵者,要麼被驅逐出部落,任由他們自生自滅;要麼會被送給那些可怕的維基人,被那些維基人殺掉,帶回維基聯邦。這兩個結果,不管哪個,都是悲慘萬分……

「你……啊哈!」那個大漢另一隻手揚起巨斧,從上向下劈向何林華。

「蹭!」

何林華跳了起來,那四道劍氣一同沖向了大漢,連續幾次旋切,把那隻大漢的另外一隻手切了下來。

「啊嗚……」那個大漢兩手都受到了重創,撲倒在地上,兩眼怒睜,「你有本事殺了我,我們臨岩部落不會放過你的!」

「好。」何林華應了一聲,手中玄陰劍直指大漢脖頸,沒入其中,然後在何林華的控制下旋轉一周,那大漢脖頸內已經被整個割斷。隨後,玄陰劍從那個大漢脖子處飛出,帶出了一蓬鮮血、肉末,飛回了何林華手中。

大漢脖頸被完全切斷,頓時斷絕了氣息,兩眼之中滿是不信地倒在了地上――他根本沒有想到,眼前這個人居然這般殺伐果決,說殺就殺,居然一個字都不多說!

而何林華,現在則在為他的靈力惋惜著――剛才那一下子,又消耗了他半成靈力,他心疼啊!

那些其他巨人眼看著自己的頭領幾乎在轉眼間就被殺掉,一個個嚇得肝膽俱裂,掉頭就要逃跑。

「你們再動一下試試,誰動殺誰!」何林華冷哼一聲,幽冷聲音傳入那些巨人耳中。巨人一個個如墜冰窖,身體如同石化了一般,動也不敢再動一下,渾身上下,汗珠子止不住地往下流著。

「滴滴……系統提示,發現強壯的魂魄,是否吸收?」

選擇了吸收,何林華的心情才好了很多――這個魂魄就是再弱,也應該有幾十點陰靈力吧?好歹把自己剛才損失的靈力給補回來了。

「蒂亞,你不是想把這些獵物都給弄回去嗎?你看咱們讓這些人幫忙怎麼樣?」何林華指著那六個巨人問道。

「林華哥哥,你……你殺人啦!還殺的臨岩部落的人?」蒂亞驚愕地說著。

「怎麼了?」何林華奇怪。

蒂亞道:「林華哥哥,你這次可闖下大禍了,就算你是星際旅行者也不行!臨岩部落不僅有最強大的戰士,還跟維基聯邦那群臭老鼠最為親密。你殺了他們的人,會被他們殺掉的!」

「呃……小丫頭,這些是我的事兒。我的問題,你就不用操心了。你到底想不想讓他們把這些東西弄回石頭部落了?要是不想……」

「想!當然想了!」蒂亞想了想何林華的話,倒也是,何林華是個旅行者,就是再怎麼著惹事兒,最後也算不到他們石頭部落上吧?而且,何林華那麼厲害,那些臨岩部落的壞蛋也不一定能打得過他呢!

何林華無奈地笑了笑,這小丫頭,還真是有意思呢。他冷著臉,轉向了那六個臨岩部落的人,冷聲道:「你們……還用我下命令嗎?」

何林華話音一落,那六個人立刻兔子一般地跑到了那些獵物的旁邊,然後一人一具屍體地扛了起來,最後一個看上去很強壯的人則一人扛了兩具,然後眼巴巴地看著何林華,等著何林華下令。

「你們聽他的,別看著我。」何林華伸手指了指小丫頭,把大權放到了小丫頭身上,然後自己飛到了小丫頭的肩膀上。

剛才那個巨漢居然給何林華提供了50點陰靈力、20點陽靈力和15點其他各屬性靈力,這也算是意外所得了。

這時,何林華的腦中又不由得想了起來――這種巨人的魂魄貌似靈力挺不少的,要不要專門殺掉一些巨人搜集魂魄呢?一想到這裡,何林華立刻把自己這個邪惡的念頭甩出了腦外。

他何林華雖然自認不是什麼好人,但也不是濫殺無辜的壞蛋。之所以殺眼前那個巨人,是因為他招惹了他和蒂亞了。如果剛才那些人老老實實地背著獵物走了,何林華根本不可能出手!

這邊,小丫頭得了權力,立刻開始指揮這那些人向石頭部落走去。她這一路上是大呼小叫的,那些巨人有那個速度稍微慢了一些,她衝上去就是一腳,一個十足的女惡霸、女奴隸主的模樣。

何林華看著小丫頭髮了會兒威,忽然想起了一個重要的問題,問道:「蒂亞,你們巨人有墳墓嗎?」

「墳墓?什麼是墳墓?」蒂亞聽不懂何林華的話。

何林華想了想,解釋道:「這麼說吧,就是你們族裡面,加入有誰生病或者重傷或者老了,然後死了,你們怎麼樣處理他們的屍體?」聞到這裡,何林華想起,這石頭部落貌似是一個原始部落吧?他們……該不會把那些屍體給吃……

太噁心了!太噁心了!

「你說的是那個啊!他們,他們都會被天葬掉。」蒂亞說道。

「天葬?什麼意思?」何林華追問。

蒂亞說道:「就是把他們的屍體扔到部落外面,然後就完了。」

扔出去,然後……就完了?這種葬禮,可真是夠簡單的啊。

不過,這樣一來,自己想要找一處巨人墳場,搜集魂魄的理想,不是完全破滅了嗎?看看儲物戒指裡面的一堆空空的收魂戒指,何林華一陣鬱悶。現在,現在要是能有一戒指的魂魄,該多好啊…… 有六個臨岩部落的人幫忙,這一路上走的飛快,不過半個小時,就看到了石頭部落的影子。

部落入口一下子出現了這麼多人,那些負責守衛的人拿著石斧、石錘跳了出來,擋在了前面,警惕地大聲問道:「你們是什麼人?來石頭部落想幹什麼?」

「守衛哥哥!是我!是我啊!」蒂亞從後面跳了出來,「我的寵物點點幫我打死了七隻巨狼,然後打敗了臨岩部落的壞蛋,讓他們把獵物扛回來了!你們快點幫忙!快點幫……啊!」

在聽到「寵物點點」這幾個字的時候,何林華終於不能保持淡定,飛到興奮地蒂亞小丫頭的身後,朝著屁股就是一腳。

「林華哥哥……」蒂亞挨了一腳以後,知道自己又忘形了,可憐兮兮地看著何林華。

其中一個守衛呆了片刻,問道:「蒂亞?是蒂亞?你說什麼?這些獵物,都是你的?那他們……」

「他們是臨岩部落的壞蛋!他們想搶我和林華哥哥的獵物,被林華哥哥打敗了,還殺了一個……」蒂亞張口解釋,手中捧著她的林華哥哥。

那些守衛看著在蒂亞手裡面打哈欠的何林華,心裏面奇怪了――這個小東西,不是蒂亞昨天從什麼地方撿回來的寵物嗎?怎麼一轉眼間,又成了哥哥了?

最後,蒂亞又解釋了兩句,那些守衛也都聽不進去,而是派人從那些臨岩部落的人手中接過了獵物,押著那些臨岩部落的人,回到了部落里,把這件事情告知了部落首領。

部落首領是一個比其他巨人要高出近一半的超級大漢,名叫艾克汗,屬於那種實力暴強的人,在何林華的探視裡面,部落首領的實力居然達到了先天第四境頂峰,對於整個部落裡面不是後天,就是先天一二層的人來說,確實有點鶴立雞群的感覺。

聽聞了這件事情后,艾克汗立刻著急了部落裡面的幾個長老,討論起這件事情來,那個本基明老頭子也在裡面。

當然,這些人並不像部落里的戰士、普通人一樣,在為巨狼肉頭疼,他們討論的重點,是落在了如何處理與臨岩部落的關係上面――當然,那些巨狼肉,他們肯定連骨頭都不會放過,全部吞掉啦!

「這次,蒂亞這小傢伙,可真是惹下大麻煩了!居然帶著那個星際旅行者殺掉了臨岩部落的人,這不是沒事找事嗎?我建議,把蒂亞和那個星際旅行者全部捆起來,交給臨岩部落發落!」其中一個長老長得賊眉鼠眼的,皺眉說道。

艾克汗也道:「嗯,蒂亞小傢伙這次確實惹下了不少麻煩。不過,她動不得。」艾克汗說到這裡,重重的在那位賊眉鼠眼的長老那裡瞪了一眼:「蒂亞的父母當初為了保護整個部落,與維基人誓死拚鬥,最後被維基人殺害並帶走,我們現在若是連他們的後代都沒辦法保護,族裡面的戰士,又有誰願意為部落而戰?!」

「不錯,首領說的對。」本基明也笑眯眯地說道,「莫斯特,不要因為當初跟小丫頭的父母結仇,現在還想著報復。你這樣做的話,小心迪恩殺了你!他現在已經快成為三級勇士了,很有可能是下一代首領的繼承人……」

「本基明,你在胡說些什麼?」莫斯特被說中心事,大聲地咆哮著,「我莫斯特怎麼可能是那種人?蒂亞得罪了臨岩部落的人,如果不把她交出去,就算你能打得過臨岩部落的首領,你能擋住維基人的攻擊嗎?我這全部都是為了部落著想!」

「是嗎?」本基明陰陽怪氣地輕笑一聲,乜了莫斯特一眼。

莫斯特頓時急了:「老頭子,想打架是不是?」

「打就打!誰怕你啊!」本基明也豁然站起身來。

「都給我閉嘴!」艾克汗一拍石桌子,本基明、莫斯特都大眼瞪小眼的看著對方,又坐下下去。

艾克汗想了想,說道:「不管怎麼樣,蒂亞是絕對不能交出去的!否則,我們石頭部落肯定會人心浮動。而且,把蒂亞交出去,肯定會寒了那些戰士的心,也會被臨岩部落認為好欺負,這個先例一開,就算沒有維基人、臨岩部落,我們石頭部落最終也會滅亡!不過,那個傷人的旅行者……」

「首領,那個旅行者只是一個外人,他殺了臨岩部落的人,不管怎麼樣,我們部落都不能包庇,要不然,那可就是滅族之災了!」莫斯特趕忙說道。

「這……確實如此。」艾克汗說道,「那就讓蒂亞把那個旅行者交出來,把他交給臨岩部落吧……」

「首領,我可不認為,把那個旅行者交出去是最好的選擇。」本基明忽然開口道,「且不說,把他交出去,臨岩部落的怒火會不會消失。單單是那個旅行者的身份,把他交出去,對我們來說,就是一個大麻煩!」

「老傢伙,你開什麼玩笑?難道你還想包庇下那個旅行者?你可要想清楚了!若是包庇那個旅行者,我們百分之百會面臨著臨岩部落的怒火了!」莫斯特拍桌子道。

「老混蛋!你拍什麼桌子?你是一個只知道動手打人的武夫,我才是咱們石頭部落的智者!智者你懂嗎?老子現在就是給你解釋維基人是怎麼來到夸特星球的,也也聽不懂!我就是告訴你,夸特星球是橢圓形的,你還是聽不懂!」本基明也拍桌子叫道。

艾克汗也是一拍桌子,喊道:「好了,你們兩個都閉嘴!」本基明、莫斯特再次非常統一地開始吹鬍子瞪眼兒了。

「本基明智者,你來解釋一下,為什麼不能將那個星際旅行者交出去。」艾克汗揉了揉腦門兒,他這個長老議事團一共有四個人組成,一個比一個頭疼啊……

「嗯。」本基明應了一聲,解釋道,「我先對你們說一下我昨天的發現吧。昨天,蒂亞帶著那個旅行者去我那裡,讓我對那個星際旅行者進行測試,我在測試的時候,你知道那個星際旅行者怎麼了嗎?他居然反彈回了我的精神力量!」

「反彈回了你的精神力量?難道他是一個精神力者?」艾克汗皺眉道,「不過,就算這樣,他殺掉了臨岩部落的人,我們也不應該護著他……」

「哈哈,首領,你真的以為,那個小傢伙就那麼簡單嗎?」本基明道,「我當時猜測,那個叫何林華的,應該是一個星際旅行者,結果運氣不好,飛行器壞了,在旅行途中迫降了夸特星球,然後恰好被蒂亞小丫頭給撿了回來。不過,昨天晚上,我回去之後,越想越不對,連夜派一個二級勇士到蒂亞昨天撿到他的地方看了看……那裡,根本沒有飛行器!」

「本基明長老,你到底想說什麼?」艾克汗皺眉問道。

本基明微笑道:「我剛才去外面查過了那些巨狼身上的傷口,你知道那是什麼殺傷的嗎?是飛劍。」

「飛劍!」艾克汗、莫斯特二人訝然失神,不敢相信,「是修士的飛劍?他……他居然是一個修士?!那他為什麼會來這個星球!」

「他當初出現的時候,是在傳送陣台那裡……」本基明說到「傳送陣台」四個字的時候,幾乎是一字一頓。

「什麼!?」艾克汗、莫斯特二人徹底嚇呆了,「在傳送陣台,難道,他居然不是乘坐飛行器,而是……」

「不錯,很有那個可能。」本基明說道,「他可能是一個倒霉的修士,在乘坐傳送陣的時候發生意外,然後自己進入了時空隧道,發現了這裡的坐標,來到了這裡!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他的強大,根本就不是我們能夠想象的……」

「能夠從時空隧道裡面安然逃脫?你開什麼玩笑?那裡面的時空亂流,隨便一道都能把你給切成粉末!」莫斯特叫道。

本基明道:「但這是事實。他很有可能是從時空隧道里出來的。而且,能夠抵擋時空隧道內時空亂流的力量,並不是沒有。傳聞中,那些進入三級文明的國家的最強力量,只要運氣好的話,就能夠從時空隧道內安然逃脫。對了,我記著,他們對那種力量,叫做元嬰期……」

「這個世界上,真的會存在那種力量嗎?」艾克汗問道。

「當然會了。」本基明說道,「高級文明的力量,不是你能想象的,如果那個叫何林華的星際旅行者真的是一位元嬰期修士的話,別說是臨岩部落了,就算是整個維基聯邦,他都能輕易毀滅……而且,我們偉大的先祖……」

說到這裡,本基明沉默了。不僅僅是本基明,就連艾克汗、莫斯特都露出了緬懷的神情。

「那……」過了片刻,艾克汗試探。

本基明道:「幫他,只要他能記住我們這個人情,什麼都夠了。」本基明頓了頓,又道:「他真正的實力,你們或許不太清楚。我估計,他昨天從時空隧道中出來的時候,所有的力量應該都消失了,跟維基人一樣弱,但是僅僅只過了一夜,他就能夠輕易地殺掉七隻巨狼。七隻巨狼形成合圍之後的威力,想來你們也是懂的。根據蒂亞所說,他從出手到結束,一共只用了不到15秒鐘!他這還僅僅只是過了一夜,實力恢復了一點點。如果他的實力完全恢復,你們能想象嗎?」

「交好他,不惜一切的交好他!」本基明最後總結道,「這種人物,如果我們因為這次的事情的罪了他,後果……是真正的滅族!一個不留!」

「好!」艾克汗一咬牙,「我聽你的!但願這件事情真的如你判斷!」

「放心吧,首領,我的判斷,到現在為止應該還沒有出過錯吧?」本基明笑道。

說起這句,艾克汗臉上也輕鬆了不少:「是啊,你是我們石頭部落唯一的智者,你的智慧,有時候甚至會決定整個部落的存亡……」

「本基明,你真的確定,那個人會是一個修士嗎?」莫斯特問道。

「可能性很高,九成吧。」本基明推斷道。

其實,在他看到何林華的飛劍的時候,他基本上已經確定,何林華就是一個修士――除了修士,根本沒人會使用飛劍。

現在,真正讓他疑惑的,是何林華的實力――他的實力,真的達到了元嬰期嗎? 「好吧!雖然老子看你不順眼,但你的推測我還是相信的!石頭部落犯不著為了賭他不是一位修士,去討好臨岩部落。」莫斯特雖然跟蒂亞一家有仇,但是能夠身為一個部落的長老,大體還是能夠看得明白的。

為了部落的利益,他不能允許部落毀滅這種事情發生!

「好,現在進行長老表決。」艾克汗說道,「同意保護蒂亞、保護旅行者何林華的,舉手。」

「刷!刷!刷!」

艾克汗、本基明、莫斯特同時舉起了手,然後把目光投向了第三位長老。那個長老瘦瘦小小,看上去跟一個人乾兒似的,眼睛眯著,一點一點的,似乎快睡著了。

「大長老,部落里發生了一些事情,需要你表決一下。」艾克汗推了推大長老。

大長老一手擴在耳朵上:「說……說完了?你們說什麼來著?我聽不太清……同意!我全都同意……」

艾克汗、本基明、莫斯特:「……」

三人心裏面同時想到,看來,是時候選一個新的長老出來了,這個大長老,現在可是名副其實的尸位素餐了。

……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